李金华:现在公款吃喝——都靠做假账解决...

122师广播员 收藏 0 204
导读:[B]李金华:现在公款吃喝——都靠做假账解决...[/B] [img]http://img10.itiexue.net/1454/14549770.jpg[/img] 昨日,全国政协中共界别,委员们针对政府财政预算报告展开讨论。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监会原主席柴松岳在谈到财政预算外资金时表示,“预算外资金”可以有,但应给代表委员讲清楚。此观点当即被全国政协常委、新华社原社长田聪明打断。随后,李金华、王玉庆先后加入战团。就怎么管理“预算外资金”,治理“小金库”腐败展开激辩,全程近1个小时。 [

李金华:现在公款吃喝——都靠做假账解决...

李金华:现在公款吃喝——都靠做假账解决...

昨日,全国政协中共界别,委员们针对政府财政预算报告展开讨论。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监会原主席柴松岳在谈到财政预算外资金时表示,“预算外资金”可以有,但应给代表委员讲清楚。此观点当即被全国政协常委、新华社原社长田聪明打断。随后,李金华、王玉庆先后加入战团。就怎么管理“预算外资金”,治理“小金库”腐败展开激辩,全程近1个小时。

[第一幕] 柴松岳 “预算外”没有也不行

昨日的讨论重点围绕政府财政预算报告展开。政协副主席李金华首先发言。第二位发言的是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柴松岳。

柴松岳一上来就对预算外资金“开炮”。“两个报告看起来好像很到位,面面俱到。但真去研究,好多东西搞不清楚”。柴松岳说,看不清楚也就算了,“笼子内资金”还好,但好多问题,腐败出在“预算外资金”。“预算外资金到底有多少?该给我们代表委员讲清楚”。柴松岳表示,他测算今年财政预算外资金至少增加1.2万亿。他表示,这么大一笔钱,哪些进笼子,哪些不进,应该增加透明度。应该在财政使用上设置监督机制,保证人大政协的监督。“但是,预算外资金没有也是不行的”。柴松岳话锋一转。

[第二幕] 田聪明 许多腐败从预算外资金开始

坐在柴松岳正对面的是田聪明。“你说,为什么(没有财政预算外资金)就不行?”田聪明发问。“说句公道话,我在地方也干过。预算外资金也是留的。比如给你留500万。但天灾人祸很多,这500万往往是不够的……”“500万不够,我给你1000万行不行?你要多少,讲清楚我给你增加。但我始终认为不该存在预算外资金。”田聪明紧逼。“这个……我的意见和你不一样。说实话,老田啊,你没在政府干过……”当过省长的柴松岳音量提高,指向新华社原社长田聪明。在座委员笑。“政府那么多事情,没一块预备费是不行的”。柴松岳说。田聪明直接抢过话头。“我先讲一个观点,公款出国旅游控制不住,为什么?关键是没控制预算外资金。你要机动我给你机动,你要预备费我给你。但都必须透明,纳入预算……我就百思不得其解,没有预算外资金为什么不行?”“这点要向美国学习!”田聪明介绍,2003年他在报纸上看过介绍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王绍光的一本书,《美国“进步时代”的启示》,他批给新华社的领导看。

“我们要学习它一切好的东西,抵制坏的东西”,田聪明介绍,这本书讲述美国过去腐败横行,杂乱无章。但美国通过50年努力,国会终于控制了全部预算。美国的腐败问题得到治理。“如果学习美国,我觉得我们用5年就可以做到”。田聪明说,他随后在新华社推行改革。“新华社是中国最大的事业单位”,田聪明说,他在新华社8年,一年要管资金40个亿。过去预算外资金很多,管理混乱,许多干部因此出了问题,推行改革后,所有开支纳入预算,年初申报。废除领导“一支笔”,所有开支纳入办公会集体决策。一年下来,三公开支减少70%。田聪明说,许多腐败就是从预算外资金开始。中国要反腐败,不解决“小金库”就无从治理。 “钱要花,但必须有预算,进入预算就是透明的。这样才能形成监督”,田聪明最后说。 田聪明讲完。对面的柴松岳回敬道,“老田啊!我跟你的终极目标一致。”

“但我跟你说实话,你的意思是一刀切,不管什么预算外资金,统统进预算内,我认为做不到,政府这个经济是很复杂的。我认为可以有预算外资金,解决这个资金的必要性是要公开,要规范……”“五年!五年不行,十年行不行?”田聪明音量更高。“方向对,实施难度很大。”“如果没难度要我们现在这些人干什么,现在是改革的时候,现在是需要改的时候了!”田聪明加重音调。显得语重心长。全场大笑。“我的思想落后了,不够解放。咱们想法是一致的,关键具体实施我感觉到有一定困难,还是该保留一定的预算外资金,政府集中处理,必须规范。”柴松岳主动结束争辩。

[第三幕] 王玉庆 治本之策在精兵简政

“柴主席讲得很好。”政协委员王玉庆表示肯定。并询问对面的田聪明,“老田,纳入预算就能防止腐败吗?”王玉庆表示,部委和地方政府部门很大一部分三公支出是不通过机关财务走账的。大部分都是由下面的事业单位来承担。部长局长请客,就由这些下属单位来买单。“真正机关的账上是查不出问题的”。“所以,必须都进预算。下面的单位也必须进预算。”田聪明回答。“事业单位还可以办公司。这些公司就管不住了。它再来走账,你怎么监管。”“事业单位办的公司也要管,也可以纳入”,田聪明答。一边的张维庆憋不住了,“做了预算也可以做假账嘛”。王玉庆认为,治本之策在于政府精兵简政。放权,瘦身,减少事业单位。从而使政府职能转变。

[第四幕] 李金华 摆在桌面上总比不摆好

在田聪明和柴松岳的辩论中,政协副主席李金华也不断插话。“现在我们公款吃喝,有几个不喝茅台的?”李金华说。“这些钱从哪里来?都是通过做假账解决。”他说。李金华表态支持田聪明,“正因为我们现在很多东西正门没开,所以邪门多得不得了,所以现在假发票到处都是。有的正门该开还得开,宁可把它摆在桌面上,现在好多东西摆不到桌面上,桌下的问题只会更多。”李金华说。李金华认为,虽然进入预算不能完全解决腐败问题,但还是得从制度上纳入预算。王玉庆表示,田聪明那事业单位,可以在预算内留出招待费。但在部委,部长也不敢在预算内批钱让司长请人吃饭。

田聪明则认为,正常的工作需要,应列支招待费。但招待费要有标准,一个人人均多少钱确定好,自然能管住公款大吃大喝,也能治理公费出国游。

来源:新京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