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思念

记忆0湘江 收藏 3 4907
导读:每一个人都会有思念,我刻骨铭心的思念在那湘江之滨的岚角山保方寺村。岚角山,对于我来说,是多么遥远的地方呀!那里住着一个我一直挂牵、思念的人——杨大哥。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半醒半寐之中,我仿佛听到杨大哥那浓浓的湘音。在零陵当过兵的战友们都熟悉坐落在岚角山的军人服务社。在军人服务社的另一头有一家缝纫社。79年12月,刚走出校门的我又步入了军营。因年纪轻,个头矮小,部队发的衣服、裤子几乎都穿不得,3号衣服穿起把膝盖都遮住了,裤子的腰可以提到脖子下,无赖之下只好往缝纫社跑。我第一次走进缝纫社,一间约

每一个人都会有思念,我刻骨铭心的思念在那湘江之滨的岚角山保方寺村。岚角山,对于我来说,是多么遥远的地方呀!那里住着一个我一直挂牵、思念的人——杨大哥。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半醒半寐之中,我仿佛听到杨大哥那浓浓的湘音。在零陵当过兵的战友们都熟悉坐落在岚角山的军人服务社。在军人服务社的另一头有一家缝纫社。79年12月,刚走出校门的我又步入了军营,光荣地成为海军38251部队的一员。因年纪轻,个头矮小,部队发的衣服、裤子几乎都穿不得,3号衣服穿起把膝盖都遮住了,裤子的腰可以提到脖子下,无赖之下只好往缝纫社跑。我第一次走进缝纫社,一间约30平米的房子里有10几名师傅正在忙乎,操作第一台缝纫机的师傅是位男的。估计30岁出,只见那个大哥蓬头垢面,一边领口是向上翻着的,衣服上也有不少污渍,鞋是耷拉着的,裤子很破旧,似乎是他唯一的一条裤子,手也脏脏的,真是邋遢的令我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蓦然间,他说:“当兵的,你做爪子?”他的话我基本没听明白,他又指着我手里的东西,我明白了,忙说:“改衣服、裤子”。他就是我第一次见到的杨大哥——杨江贤。

一来二往,我们由“供需关系” 逐渐成为了好朋友。80年,部队开始流行穿喇叭裤。我们这些学生兵适应形势很快,我首先请杨大哥用水兵裤,按照我的设计,给我改了我穿的第一条喇叭裤,随后又介绍了许多老乡、战友去,一时间他的生意空前火爆,一提到改喇叭裤都知道杨师傅。这样,很多找他的人,首先就是找我。我想,这个角色也许就相当于现在的“经纪人”吧。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到我退伍的时候了。在离开部队的前一天晚上,杨大哥把我请到他家为我饯行。沿着通往2营区的公路,再穿过一段田间小径,就到了杨大哥的家。在落霞的映照下,一位妇女在自家小院里把收获的谷物用木耙在地上铺匀,木耙和地面发出“刷~刷~”的摩擦声,看见来人了,看门狗“汪、汪、汪”的叫了起来,院子里的鸡也不停的“咕~咕~咕”叫着。女主人忙迎上前,拉住我的手说:“欢迎你哈,小张”。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吃到地道的湘菜——爆炒仔鸡;喝的地道大腕酒——米酒。在当时的中国农村,物质生活处于相对匮乏的年代,能够受到如此高规格的款待,杨大哥一家对我的热情和尊敬程度就可想而知了。夜深了,军营那边传来隐隐约约的军号声。大哥、大嫂借着月光陪我走完田埂小道,把我送到通往部队的公路上,我们才含泪而别。杨大哥他不仅是我的兄长,也是我的老师,他也教了我怎样厚道做人,他高贵的人品影响了我的一生,不曾想到,这一别竟是32年。

三十多年来,我几乎每天都思念着杨大哥,牵挂着他们一家,多少次魂牵梦萦回湘南,几回回梦里重返岚角山保方寺村,杨大哥的音容笑貌时常浮现在梦里,勾起我深深的怀念,那一幕幕往事仿佛又重现眼前,使我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令人心潮澎湃的军旅生活,回到了岚角山保方寺村那个令我魂牵梦萦的地方。

如今的杨大哥已是年逾花甲的老人,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已成家立业。他完全可以在家颐养天年,可他仍然从事着他的老本行。厚道、淳朴的杨大哥对我这个远离家乡奔赴湖南保家卫国的小兵的淳朴的关爱,化成了我对他的无尽的思念,每每夜深人静时,我的脑海里就会不停搜索在军营、在岚角山保方寺村的一幕幕令人难以忘怀的往事,一段一段如电影般播放着。现在,我已是天命之年,但对杨大哥的思念却与日俱增。思念您啊,我的兄长、我的厚道、淳朴的良师益友,我魂牵梦萦的杨大哥!


本文内容于 2012/3/8 15:30:10 被记忆0湘江编辑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