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们需要改革,但改革不等同“私有化”

山中狼烟 收藏 16 450

又是“两会”时节,还面临着领导核心换届的问题,有关是否需要改革的议题又被中国社会重新热议。从一些评论的口吻看,似乎现在的中国没有进行改革,在某些人的心目中改革就是“分产”,就是要搞私有化,高想着再来一轮“过瘾”的私有化浪潮才象改革,只有那样才算改革。中国当前没有这方面的大动作,于是他们瞅着机会就出来鼓动一番,这不,还抬出美藉世行行长前来助阵,什么“不进行私有化中国经济将会死去”,大有危言耸听。可是要说为经济机制诊病,这位先生显然跑错了地方,放着他自己的母国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不管,却不远万里到经济局面正好的中国来支招,岂不滑稽?

当今中国社会虽然有一定的稳定性,但在政策的调整变化总是有的,社会的利益调整也无时不刻地在进行着,要说没有改革是无视现实。此届领导根据中国社会出现发展失衡和分化的实际,提出“和谐社会”的目标,以及“科学发展”的观念。不能说在政策上有多么完美,但在关注弱势群体,以及改善社会基层状况方面进行了大量的工作,为缓和社会矛盾作出了极大的努力。不概念化改革,而是实际求是地面对所存在的问题进行改进,在政策走向上确实体现与时俱进的精神,在这一点上此届领导核心是应当受到肯定和赞赏的。

然而在中国某些社会势力看来改革只有一种模式、一个方向,那就是忽视人的社会性需要,最大化社会竞争,让原始冲动毫无限制地发挥,忽略经济内外在平衡与协调的要求,让经济以本能方式自由运行。可要知道一个失衡的病态经济不会有持续性,一个恶质的社会生态肯定会拖住经济发展的步伐。当年的平均主义是一种极端性错误,而这种无视社会分化问题的思维同样也是极端性错误,甚至是更可怕和更可恶的错误,因为它必然共生着严重的社会公平缺失和道德缺陷,任由其发展结局就是一个“朱门酒肉臭,路有冻尸骨”的极端社会,显然与社会主义理想背道而驰,如果中国改革的政治走向果真如此,共产党纵使名称不变,也是徒有其名了,以追求社会公平为基本价值观的中国革命也就完蛋!

自清末意识到民族的衰败的现实后,中国社会就一直在思变图强,蕴藏有巨大的改革能量,社会变革的争议纷呈,甚至演变为势不两立的阶级大搏杀,这其中当然也包装顽固的“全盘西化”主张。关于社会主义下的社会改革开放问题,在邓小平时代就已有过争议,最后得出必须进行改革开放的社会共识,几十年来中国的经济发展,更固化了中国社会对现有改革思维的认可。其实更早一点的“大跃进”等革命运动何偿不是一种变革追求,只是在具体方式上有偏差失误罢了。“水不动则腐”,不肯有破茧化蝶般的变化导致了我们民族的衰落,中国社会的主流意识对此早有定论,所以一直在追求着变化。因而在中国谈论是否需要改革有点像一个伪命题,攻击别人不改变其实更多是一种政治手段。

中国的问题所在是如何变革,在于改革的价值取向。当年国共之争就是因价值取向相异而引发政治斗争。虽然新中国前30年在社会改革演进的过程中轻略了个性差异的需要,陷入“乌托邦”理想之误,但不能否认那也是一种社会变革的探索。邓小平主政后,号召中国人民重新认识社会主义,指出了平均主义的危害性,建议对中国的经济机制进行市场化改造,本质上是对改革思维的重新调整。实践结果表明,当初以打破平均主义为主题的改革思路是正确的,改革开放铸就了中国经济的暴发性发展,奠定了中华民族重新崛起的现实。

然而并不意味着我们在这过程中是完美的,应当承认在对过去的扬弃问题我们把握并非都很精确,在经济快速增长下掩饰着不少需要检讨或反思的地方。实际上我们未能坚持不少本当珍惜与东西,更积累了过去不曾面临的新问题。今天我们的社会中令人抱怨或不满的地方还有许,诸如各种发展失衡,社会分配不公,阶层分化,道德感滑落,治安恶化,还有禁而不绝的腐败现象等等都在困扰着我们,使相当一部分人无法感受到经济发展成果,同时也威胁着社会和经济的稳定性,这些问题的存在要求我们必须进行改革,在改革中不断进步和完善。

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改革改革压力并不比之前小。现实是我们的GPD攀升了,却伴生数量庞大的弱势群体,缺钱失学的儿童,无钱治病的患者,不堪重负的“房奴”。都说经济局势大好,也许是真的,有在人灯红酒绿、尽情炫富,可更多的人没甚感觉,在几个“钱坑”阴影的重压下喘不过气来,生怕一场小羌或变故就致使家蓄告馨,求救无门。上世纪80年代我们还仍然强调“共同致富”,进入90年代后我们几乎把这“深化掉了”,抛到九霄云外了。尤其是为了给国企私有化让道而抛弃了大批的产业工人,导致中国社会的分化猛然增强,向一个社会情绪对立、群体事件频发、“维稳”工作艰巨的社会生态演进。

曾何几时我们把应有的社会保障当作“大锅饭”端掉,把不可缺乏的政府救助机制视为经济累赘而尽量弱化。在对私有化的追捧中,将教育、医疗、劳动保障等一系列基础性的社会公共需求“市场化”,结果是书难读,病难看,社会形态向“森林法则”靠近,“血汗工厂”的名声远扬,连资本主义世界对此都大加指责,这些难道是一个主张共同富裕价值观的社会应当存在的现象吗?当我们的社会需要白居礼这样的髦耋挺身而出,躬着他那苍老的身躯登车赚钱进行个人捐资助学时,不知道究竟应该感动还是悲哀,在心灵震撼的同时更应当拷问一下造成这种状况的社会机制。

我们的社会还出现了特殊利益集团的倾向,房地产业为获取超级利润,操纵鼓动投机性购房,与社会需要和政府的经济政策相抗衡;银行业按他们自己的透露已是“钱都赚得不好意思”了,还要不断假借“国际接轨”之名盘剥普通民众,还有电力行业、油企行业等等其工薪福利远远超出社会平均水准,仍觉自己的产品或服务价格低廉,大叫“与美国差距甚大”,当然还有那遍地都是忙着收“超级卖路钱”的路霸们。他们利用自己的经济优势地位,在各种媒体大造舆论声势,要挟政府和社会接受他们的观点,以牟取超社会的集团利益。而与此同时,广大基层群众的要求和呼声往往被既见钱眼开又喜附庸权贵的媒体地封闭住,得不到应有的伸张。

当改革导致系统性地出现社会不公缺陷时,要说没有失误是不可能的,需要反省我们的思维是否出了问题。应当承认在过去的一段改革中,我们存在有一种片面性追求的倾向,完全从技术角度去考虑经济政策,无视其中可能存在的道德问题,例如当年把国企改革建立在产业工人生存的直接恶化上就是如此。失误的本质是把经济的发展与群众的生活要求对立起来,并放弃调节社会分配的政府责任,想单纯地依靠“水涨船高”的自然效应去改善社会分配矛盾。但在一个调节机制不充分的社会里,这种自然效应永远无法抗衡私欲膨胀所导致的社会分化。所以经济指标在增长,社会的整体生活质量却并未因此而同步提升,甚至有可能反而恶化了。

改革是一种求变观念,是有方向性的,不同的改革取向会产生完全不同样的社会效果,不同的社会特质也需要不同的改革意向和目标。在孙中山年代,改革就是要推翻腐朽的封建王朝体制,向现代社会过渡,民主革命时期的改革是追求建立一个充分体现正义公平的社会制度。而改革开放之初,打破平均主义、激活生产力是改革的主要任务,如今几十年过去,中国社会已是天翻地覆地变化,社会的主要矛盾也随之改变,以强化个体竞争为主的粗放式改革已逐渐脱离了它所适宜的社会环境,和谐和科学发展应当成为社会的主要诉求。改革就是要对之前的某些过时的政策、或过激的认识和理解进行调整,缓解对经济进一步发展形成阻碍的社会机制性矛盾,而不是一谈及改革就非“市场化”或“私有化”莫属,这是一种狭隘和偏颇的观念。

具体到现有的国企,需要改革的地方确实很多,如今的国企高管仍是行政委派制,缺乏公开透明的竞岗过程,既无履职目标又无对国有资产保殖增殖之明责,其责、权、利均模糊化,对企业的责任感仅凭他们个人的道德水准来决定,也不知怎样体现他们动辄数十万、成百万年薪的价值,同时企业盈利的管理和归向不清,没有公开和公正的经营审计,缺乏防范权钱交易或经济犯罪的有效机制,等等,如果改革将国企管理机制改善和健全了,国企同样能在市场经济中充满活力和具有竞争性,并非一定要将其私有化不可。当然,私有化也是改革的一个选项,但不是唯一。要意识到公共服务产业私有化存在一定的社会风险,因为私有资本的本性是唯利是图,不承担社会道义或责任,只有自我利益的无限扩大化,这与产业的“公共性”是不完全兼容的,很容易成为社会矛盾的聚焦点或暴发点,当初并非完全推行的“教育产业化”和“医疗市场化”就是前车之鉴,所引发的社会问题至今依然积重难返。

还要指出的是,在大唱“私有化”的社会群落中,有些出于认识的僵化,把改革等同于私有化;有的则是想既得利益扩大化,想从中再捞取一把;有的纯粹是居心不良,有意误导。我们绝对需要改革,只有改革才能不断完善和进步。但必须警惕某些蠢蠢欲动的势力,他们口中的改革很可能与我们社会的整体利益愿望和要求并不一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吹短笛的时候 在第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军盲一号 在第4楼的发言:
......


呵呵,为什么不想办法当资本家呢?


国有的时候工人是拿工资,私有了工人照样拿工资,没准比国有拿的还多,国有的时候你们这些无产阶级又获利了多少呢?最多有口饭吃而已


国有资产如果放过在那要国家来补贴,还真不如私有化,否则等于就是养一群寄生虫

一些人对“国有资产流失”盯得很紧,但对“国有资产消失”却视若无睹。

实际上楼主的话题太大,这不是个只凭简单朴素的感情和看些网帖的水平能聊的明白的事,不过楼主无疑立场是对了,摸着石头不过河符合改革造就的利益集团的利益。

 以下是引用长车踏破 在第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吹短笛的时候 在第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军盲一号 在第4楼的发言:
......


呵呵,为什么不想办法当资本家呢?


国有的时候工人是拿工资,私有了工人照样拿工资,没准比国有拿的还多,国有的时候你们这些无产阶级又获利了多少呢?最多有口饭吃而已


国有资产如果放过在那要国家来补贴,还真不如私有化,否则等于就是养一群寄生虫

一些人对“国有资产流失”盯得很紧,但对“国有资产消失”却视若无睹。

实际上楼主的话题太大,这不是个只凭简单朴素的感情和看些网帖的水平能聊的明白的事,不过楼主无疑立场是对了,摸着石头不过河符合改革造就的利益集团的利益。

从理论上说,私有经济和公有经济都能找出证明其优越性的依据。与其争论私有化是否是毒药,不如探讨现在是否具备私有化的条件(比如法律法规,监管机制等等)更有现实意义。

谈改革,不私有化,怎么改?还有,卖淫不合法化,也不能谈改革。


利益最大化是所有资本的特征,不随姓公姓私而改变。拿“两桶油”为例,它们的社会道义体现在哪里?是体现在国内高油价出口低油价上吗?是体现在奔驰茅台随便买吗?是体现在日本地震成亿地捐呢?

本文内容于 2012/3/9 19:11:27 被吹短笛的时候编辑

楼主应该首先区分改革分两大部分,政改和经改,你谈的是经改。

经济改革主要是由过去的政府全盘计划调控,掌管全部资源分配的计划经济,向市场为主导的市场经济过度的改革。经改首先就承认了“私有财产”的合法性,承认了“商业”和商业活动的合法性(改革前叫投机倒把),如果对于楼主的标题来说,经济改革实际上就是“私有化”,政府做的就是逐渐从市场中放权,放弃过多的干预,减少政府行为参与市场经济活动。但我们只在一定的程度上做到了这些,现在我们的市场经济地位还不被国际承认,楼主提到的油、电、金融业之类的实际上都是国企,也就是说国家仍然把持着重要的部门和资源。

说多了删帖,另外和貌似看新闻联播、喝蒙牛的楼主,说了也白说。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