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有人对笔者将国运和球运放在一起而不以为然。两者的运数怎么可能做比较呢?

绝对有联系的。尽管国运是人在球(地球)上玩,而球运是人直接玩球。而且由于玩法艰难,玩不好就“完球”。


一国之运,涉及天时、地利、人和,其兴盛和衰落受太多的外部因素制约,非单纯的人力所为能够达成。

天时,是大的国际环境适宜,正是风生水起之时;西班牙的崛起代表世界海权时代的到来,英国的崛起是引导第一次工业革命,由此而推,大国之运都有历史必然的轨迹,就不一一而论了。

地利,是你这个国家在地球上的立足之地是否合适?在不在中心位置,偏僻地方基本没戏,转动地球仪,美国、中国、德国、法国都在地球之腰,英国、日本是岛国,俄罗斯横跨两洲,都属于另类。

人和,涉及民族、文化、宗教等人文领域,人的素质尽管有先天和后天的差异,但毫无疑问是第一因素。文化是否具有博大的包容度,是否具有兼收并蓄的再生能力也是极为重要的。在这一点上,个人推崇英国、德国和中国文化。之所以没有提土耳其、埃及、巴西、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就是因为文化有致命缺陷。


人类也许是万物之灵,站在地球上被动地转来转去之后,N年前N人忿然,于是人们开始玩球,手掷脚踢,外加棍打棒击。

放眼看去,凡属在地球上混得好的,包括过去的、现在的,都是玩球玩的好。荷兰、西班牙、德国足球没的说,提起阿贾克斯、巴塞罗那、拜仁慕尼黑,男人们几乎都知道,至于他们国家的首相和首富都靠边站。英国人玩足球也玩斯诺克,法国人是网球足球都爱的要死,美国人最狂热的不是NBA,更不是足球,最火的是棒球联盟和北美职业冰球联赛。中国人全民玩球的时间短,多数球类不灵,于是盯上乒乓球,60多年下来也把地球人打服了。

总之,手脚齐上玩球,玩的好的,都是地球上的牛人一族。


中国人和气,不擅长横冲直撞,有侵略性和攻击性的运动都不入流,民族特性使然,无可奈何。

这绝不是偶然的竞技现象。中国人玩足球年头不短了,似乎宋朝高俅那厮就有拿“金球奖”的水平,中国人矮算个屁理由,西班牙、墨西哥比咱高?就算万里挑一也能选出十一个人来吧?所以,踢球不积极,思想有问题,和身体、技术没必然关系。


说几件小事,当兵时团里和社会上一样,正流行足球热,于是新兵们自然扎堆成立一支足球队,由于多是学校主力,部分还是大连足球城来的,结果是横扫全团,可后来遇到飞行大队就不会玩了,往下踢怕碰腿,往上踢怕碰眼睛,被连灌7球,区队长说没法玩了,以后跟他们高挂免战牌,后来全师比赛,团长派学员队参加,拿个第二回来,回来后队长夸团长英明,没派天之骄子去,团长连连点头,说知道飞行员踢球是窝里横,真出去不成。当时带我们的学员队长是参加过华北阅兵空军方队的帅哥,球踢的棒,训练也是特狠,谁违纪就罚操场走正步5圈,腿上绑木板在标准足球场走5圈下来,个个累得要抽筋,现在想想脖子都发硬。有一次队长说你们快要毕业回部队了,周日带你们上街转转,可算周日到了,天那叫一个好,连个云彩丝都看不见,站着都冒汗,10点集合弟兄们,居然是列队走着去的,望着四处淌汗的傻兵,队长说,这么热的天,你们去和老百姓挤车,还是军人么?军人的牺牲精神是平时自我磨练出来的。勇气和责任是军人脖子后面那根筋,你们明白了吗?当时弟兄们都淌汗了,没明白,但是以后我想很多人明白了。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军人。


中国男人内敛,近代更是如此,爱老婆本人不反对,可上升到妻管严的高度不是好事情。一个民族的男性逐渐丧失血性会带来整个族群的退化,女性在人类属性上是负责生养繁育和包容,乾和坤、天和地那里有什么尊卑之分?为了国家强盛,家庭和睦,生活幸福,别废了男人的天性。这是对个人好,往大了说,也关乎球运和国运... ...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