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新型步战车曝光 高度机密配备自毁装置

daviet1999 收藏 5 3615
导读: [提要] 近日,解放军报公开报道我军新型步战车已经装备王牌部队。据悉,该型新装备信息化程度高、造价昂贵,享有“战马”美誉。此外,战车配备“任务终端自毁按钮”,便于战时紧急处理特殊情况。 [img]http://img4.itiexue.net/1454/14548720.jpg[/img] 原文配图:带领官兵进行战术演练。   人物简介:魏德明,山东广饶人,曾任连长、军务股长、营长、参谋长、陆航团副团长等职,2008年10月任济南军区某团团长,3次荣立三等功,2011年


[提要] 近日,解放军报公开报道我军新型步战车已经装备王牌部队。据悉,该型新装备信息化程度高、造价昂贵,享有“战马”美誉。此外,战车配备“任务终端自毁按钮”,便于战时紧急处理特殊情况。


解放军新型步战车曝光 高度机密配备自毁装置

原文配图:带领官兵进行战术演练。



人物简介:魏德明,山东广饶人,曾任连长、军务股长、营长、参谋长、陆航团副团长等职,2008年10月任济南军区某团团长,3次荣立三等功,2011年被总部表彰为第十二届“全军十大学习成才标兵”。任团长以来,他带领官兵圆满完成了多项重大演习任务。团队先后被军区、集团军表彰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军事斗争准备先进团”,荣立集体二等功一次。



魏德明和“铁拳团”名声在外,引得“蓝军”摩拳擦掌要和他较量。“跨越—2009·鹿寨”演习前,“蓝军”就放出话来:我们要让“铁拳团”变成棉花团儿。


8月16日,“铁拳团”开拔!这是一次真正具备现代战争意味的战略投送:五路大军,万人千车,从空中、铁路、陆路向水网纵横、山高林密的预定地域挺进。


车队刚上公路,天空就飘起雨来,一路雾气弥漫。


平时耀眼的车灯只能发出桔黄色的微光,能见度不足5米,部队能够按时到达当天的预定集结地域吗?


此时,指挥方舱里的魏德明信心十足,他摁下身边一台机器的按钮,屏幕上立即出现无数跃动的亮点,各个编队的行进位置看得一清二楚。


解放军新型步战车曝光 高度机密配备自毁装置

中广网资料图:济南军区猛虎师09式轮式步兵战车家族演练登陆作战。



上午8时10分,作训参谋过来报告,各营按时间节点都已到达各自预定地域,可以召开作战任务部署会了。顿时,液晶显示屏上传来各指挥所终端情况,图像清楚稳定,声音清晰准确……


“我方位置被敌锁定!”会议刚结束,警报就骤然响起。


“迅速向五号疏散地域转移!”魏德明一声令下,指挥方舱紧急撤收,静默无线电3分钟后便离开原地。


后来得知,若慢上两分钟,“蓝军”火力攻击群导弹点火,即可判“铁拳团”出局了!


8月18日17时40分,在京港澳高速公路某地段,“铁拳团”正编队行进。突然,前方传来情况通报:某化工厂遭到“恐怖分子”破坏,氯气泄露,40名职工中毒!


“蓝军”又出招了!魏德明迅速命令参谋何海拿出地图,研究判定化工厂的具体位置。


“不好!部队在化工厂下风处。”魏德明立即下达“穿戴防毒面具”的命令。尔后,带领500余名官兵赶到事发地点。


现场一片狼藉。边控制毒源,边抢救群众!魏德明分配任务:“防化分队堵住氯气泄*,对周围沾染地段进行洗消;卫生队在安全区内开设野战救护所,抢救轻伤群众,联系当地医院和警察抢救重伤员……”


17时58分,防化分队传来消息:“漏洞已堵住,正在对染毒地域进行洗消!”


18时,警车和救护车鸣着警报呼啸而至。官兵们把中毒深的群众抬到救护车上,朝市区飞奔而去。这时,防化分队报告:洗消完毕,险情解除!


一路上,“蓝军”虽怪招迭出,却没占到丝毫便宜。


8月27日,凌晨4时10分,位于中国西南的十万大山一片寂静。建国初期,“铁拳团”官兵曾在这方土地上席卷残匪。


寂静战场,风云暗涌。隐身于密林的移动指挥方舱内,眼中布满血丝的“铁拳团”团长魏德明娴熟地操作着电子沙盘,详细查看作战地域内的地理信息。


“跨越—2009·鹿寨”演习开始以来,“铁拳团”创下中国人民解放军多项行军新纪录。此时,距魏德明就任“铁拳团”团长不到1年的时间,能够创造这么多的辉煌是值得骄傲的。但“铁拳团”作为主力中的主力,王牌中的王牌,使他无暇享受成功的喜悦,因为决战即将打响。


10时30分,战斗如期打响,魏德明指挥第一正面攻击群发起攻击,在飞机、火炮、坦克和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以雷霆万钧之势向“敌”阵地发起立体攻击。刹那间,寂静的山谷万雷滚动,火光冲天,硝烟翻卷。


当攻击群突击到一水网地域时,侦察引导队报告敌情:“6号高地上空,‘敌’一架无人侦察机正对我实施侦察;3号高地敌暗堡发扬火力,我开辟通路的障碍排除队被压制。”


魏德明马上命令:“机动防空队,占领发射阵地,打击‘敌’无人侦察机。火力队对3号高地敌暗堡实施火力压制,右翼攻击分队集束火箭班向3号阵地发射烟幕弹,掩护障碍排除队开辟通路!”


1分钟后,一枚导弹像长了眼睛一样呼啸着飞向“敌”无人侦察机;坦克引导步兵像一把把尖刀直插“敌”纵深……


双方激战近4个小时后,“铁拳团”取得完胜


解放军新型步战车曝光 高度机密配备自毁装置

中广网资料图:济南军区猛虎师09式轮式步兵战车家族演练登陆作战。




年轻的黄河三角洲南端,有一处广袤富饶之地——广饶县,我国著名的军事著作《孙子兵法》的作者孙武就诞生于此,他的后世子孙、齐国军师孙膑亦袭居于此,素有“孙子故里”“吕剧之乡”“齐笔故乡”之称。


广饶有个孙武祠,魏德明就出生在孙武祠旁梧一村的一户农家小院里。


儿时,魏德明最喜欢到孙武祠中玩耍。那里古槐荫翳,劲柏苍苍,景致极为清幽。孙武祠的旁边是关帝庙,两座建筑都始建于南宋年间。


有关孙武和关羽的传说,是魏德明小时候最爱听的故事。一位兵圣,一位武圣,两个军事奇才的传说成了魏德明的启蒙教材。从此,从军报国的种子在魏德明幼小的心灵生根发芽。


有一次,村里的小朋友们做游戏,一个年龄大的孩子“任命”自己为“大将”,让魏德明当“二将”,魏德明心里不服气,坚决不同意:“我要当就当大将,绝不当什么二将!”


两个人争执不下,遂决定各带一支“队伍”用“打仗”来定胜负。那个孩子守住一段城墙,让魏德明攻,谁赢谁当大将。最终,魏德明让几个人在前面佯攻,自己带着3个人迂回到侧后,利用“奇袭”攻下山头。


后来,堂哥魏召荣参了军。出发那天,村子里鞭炮齐鸣,堂哥穿着绿军装,戴着大红花,在众人的簇拥下,登上了接兵的卡车。挤在人群中的魏德明羡慕不已,暗暗发誓长大了一定也要当一名光荣的解放军。


1990年的春天,“猛虎师”来村里招兵,魏德明第一个报了名,并顺利地通过了体检和面试。然而,因为名额有限,镇里有一个干部的儿子也想当兵,就通过关系把魏德明顶下来。


为了不错过当兵的机会,魏德明就让堂叔带着他去找武装部长,武装部长对魏德明说:“机会多的是,秋天再去吧。”


魏德明不同意:“不行!我一定要这次去,能到‘猛虎师’当兵的机会也许只有这一次。”


看到武装部长不帮忙,他们又找到接兵干部朱清伟。一见面,堂叔就问朱清伟:“你看这小伙子行不行?”


看魏德明身材魁梧,眉宇间一股英气,朱清伟当即说道:“这个兵我要了!”


最终,在多方的努力协调下,那位镇干部的孩子被拿掉,魏德明如愿参了军。


在料峭的春风中,魏德明坐上了西去的军列。


不知在闷罐车中过了多久,魏德明来到了位于河南安阳的“猛虎团”。


魏德明虽然长得人高马大,但刚入军营之初,单杠一个也拉不上去,双杠做几个就撑不起来,每次跑五公里都累得头昏眼花。有一次高强度训练结束后,重感冒的魏德明感觉恶心,在整理内务时实在忍不住了,哇哇地吐了一地,被班长背到卫生队打点滴。


虽然身体素质不突出,但凭着一股永不服输的韧劲,魏德明硬是扛过来了,并一天一天地进步着。


正是因为魏德明的这种意志品质,全团标兵班七连八班挑兵时,排长杨金山第一个就挑了魏德明。八班是全军有名的队列示范班,魏德明在八班时曾两次为军委首长表演队列。


在“猛虎团”,魏德明从排长一直干到了团参谋长。2008年10月,抗震救灾归来的魏德明走马上任“铁拳团”团长。


解放军新型步战车曝光 高度机密配备自毁装置

资料图:轮式步战车方队通过天安门广场。




2010年5月2日23时,天空下着蒙蒙细雨,在几盏探照灯的照射下,某铁路货运站一片朦胧。


魏德明站在雨中,注视着不远处的平板车。那一刻,他的心中激情奔涌:这一天将是“铁拳团”脱胎换骨的开始!


平板车上,享有“战马”美誉的新型轮式步战车正缓缓驶下。新中国成立60周年首都国庆阅兵时,“铁拳团”的官兵驾驭它隆隆驶过天安门。它的火控系统、机动性能、指挥控制系统等方面都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它承载着中国陆军的光荣与梦想。


当步战车全部安全“着陆”后,在场的上级领导竖起了大拇指:新装备从生产厂家到部队,行程近千公里,没请兄弟部队作外援,没让厂家作护驾,接装完成得有条不紊,是个奇迹。


而奇迹的背后凝聚着魏德明的无数的心血与汗水。


新装备未到,魏德明就带人到兄弟单位和机械化步兵学院考察学习,邀请了30多名院校教授和兄弟单位领导到团里出谋划策、深入论证,最终形成了《团改制换装建设三年规划》。同时,依托装甲团、炮兵团举办新装备知识培训班,安排部分干部骨干到装甲团跟训。经过1年的努力,教、训、管、保、建基本形成规范,新装备列装技术应用培训经验还被总部和军区推广。


新装备到位后,魏德明又开展学习培训和互帮互学活动,并建立起“经常性学、阶段性考、硬指标促、突出者奖”等多项机制,在全团掀起学习机械化信息化知识的热潮,催生了一大批新装备操作使用和维护管理骨干。


刚开始,机关和营连领导反复强调新装备信息化程度高、造价昂贵、大部分电控开关易损坏,乘员训练放不开手脚。特别是因误按任务终端自毁按钮造成新装备损坏的惨痛教训,让官兵实装训练显得更为谨慎。


一位网名叫“普通一兵”的战士把“怨言”晒到团局域网上:“新装备再怎么高贵毕竟是装备,不是花瓶,只准看不准摸,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实现人装结合,形成新的战斗力?”此言一出,立即引来30多名网友顶帖赞同。


“装备就是拿来用的,我们不能畏手畏脚,更不能‘因噎废食’。”面对官兵的热议,魏德明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


为了打消官兵疑虑,魏德明和常委组成“常委先训班”,开第一车、打第一炮,使官兵们学习新知识、掌握新技能、钻研新战法的热情空前高涨起来。


新装备列装技术应用培训展开不久,魏德明发现自动炮实弹校炮校不准。他把所有营连长集中起来找原因,发现问题症结在于弹着点标不清、修正量计算过于繁琐导致修正量计算经常出错。


有没有一个简便易行的计算方法?魏德明在车上反复操作体会,晚上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一连画了21张草图,终于做成了“简易修正量计算架”,并归纳了“计算公式要牢记,平均坐标除距离,厘米千米要换算,正负符号不能乱”的修正量计算口诀,有效提高了校炮速度和准度。


2011年8月,步战车驾驶训练展开后,为了准确掌握步战车的极限性能,魏德明让人筑起了一道0.3米高的垂直墙,并亲自开起了步战车。


只见步战车一阵轰鸣驶到垂直墙前,油门一加,飞跃而过。在一旁观看的官兵都捏了一把冷汗,步战车一个掉头,魏德明探出头来伸手示意再加高5公分。


又是一阵尘土**,步战车呼啸而过……一次次的突击中,垂直墙的高度在不断增加。增加到0.42米高的时候,步战车被卡住了,几经试验都没能通过。


魏德明关闭发动机,从车上走下来说:“记住,中等土质,0.42米是极限值,而不是说明书上标的0.55米!”


2011年11月,“确山决胜—2011”演习拉开战幕。确山脚下军旗猎猎,上百台新装备依次排开,队伍雄壮,有千军万马之势。


“嘭,嘭!”随着两颗红色信号弹升空。山谷间疾驰出的6辆新型轮式步战车,过危桥、越堑壕、趟水坑,炮响靶落,摧枯拉朽,大显神威。


现场观摩的总部、军区领导及专家向魏德明竖起大拇指:战车列装一年半就能熟练驾驭,你们是当之无愧的陆军先锋!


解放军新型步战车曝光 高度机密配备自毁装置

轮式步战车方队通过天安门广场。




2011年9月,魏德明带领官兵远赴数千公里,首次砺兵雪域高原。在高海拔地区,90%以上官兵不同程度出现了头痛、嘴裂、呕吐、失眠等症状。


“山高氧低,但我们‘铁拳团’官兵血液里含铁量高,撑得住!”魏德明诙谐地与官兵们互相打气。


进驻10天后,部队顺利度过高原高寒适应性训练的适应期。这时,魏德明主动向上级提出进行雪山适应性训练的申请。


“这个可不行!”西藏军区负责支援保障部队训练的两名藏族干部多珠和石达次仁听到这一消息后惊讶地说。原来,部队驻地的海拔就已经高达4500多米,而附近的雪山海拔基本都在5000米以上。多年来,一茬又一茬部队来藏驻训,没见过有部队到雪山上训练的。


千里迢迢从中原来到高原,哪能因怕风险就退缩呢?魏德明带着军医来到西藏军区总医院,虚心向医生求教内陆人员登山各项生理指标。经过层层选拔,最终挑选了13名突击勇士。


9月5日,魏德明带领13人的小分队向冈底斯山脉开进。车辆行驶至海拔4800米时就无法再向前开动了,魏德明就带领大家徒步前行。漫漫登山路,10米不同天。一会儿阳光明媚,一会儿狂风骤起,但队伍的高度一直在上升,4900米,5000米……到了山顶附近的一片开阔地,一名随行的参谋报出了海拔:5700米。大家一阵欢呼。


“山上的雪水可用来做饭,露营时应选择下风口并尽可能把帐篷地下化,巡逻警戒尤其要注意做好伪装防护……”随行的作训参谋详细记录了魏德明总结的训练经验。


9月10日,魏德明带一个排的兵力向6100米的雪山发起挑战。随着海拔高度一米米的升高,一组组数据被采集组人员不停地记录着:脉率最高为117次,最低为95次,平均为106.78次;血压低压最高为95,最低为67,平均低压为83.78。


在魏德明的带领下,“铁拳团”共进行了9个课目的探索性训练,采集了14类共30余种训练数据,梳理形成了各类研究成果47篇25万字、照片2600余张、视频18小时,为驻内陆地区任务部队进驻高原作战演练积累了经验、探索了路子。


人上高原有高原反应,初上高原的新型步战车最开始也“水土不服”:缺氧,油料燃烧不充分,动力平均下降25%、射击精度下降24%、故障率增加30%。


为解决训练中遇到的难题,魏德明打电话邀请厂方专家前来指导。围绕“动得快、打得准、破得开、突得进、攻得下”等作战行动要求,采取找对手过招、开“诸葛亮会”等措施,检验和提高新装备的战法运用、指挥控制和装步协同等能力。


9月下旬,随着3颗红色信号弹升空,演练正式打响。


经过近1小时的激战,“铁马”长驱直入,全歼顽“敌”。


从高原返回中原没多久,“铁拳团”就面临一次选择:在即将到来的“确山决胜—2011”实兵对抗演习中,到底是以机步团还是摩步团的身份参演?


“我们决定以机步团身份参演,检验新装备训练成效!”师党委会上,魏德明的表态让师首长感到意外。


到2011年10月,“铁拳团”新型步战车配发仅1年多,新型自行榴弹炮还不到1年,原本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形成战斗力的新装备,究竟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不单是上级首长、友邻单位怀疑,当初本团部分官兵也有些担忧。


“新装备列装形成战斗力一般规律是3年,我们还不到两年就参加实兵演习,演砸了怎么交待?”


“对抗演习是实打实、硬碰硬,此次对抗不但红蓝对抗,还有红红对抗,红红对抗的对手换装已超过10年,用我们的短处跟别人的长处比,有多大胜算?”


“这次演习是实战性、检验性的,不是训练观摩的演习,不是为了对抗而对抗,是一次大考,是检验新装备训练成果最好的舞台。因此,我们绝不能错过。”魏德明说得斩钉截铁。


其实,魏德明主动请缨绝不是一时冲动。2010年下半年,“铁拳团”圆满完成新装备技术应用培训,成功接受总部、军区验收,官兵掌握了技战术性能和维护保养技能。2011年,他们又严格按照装甲步兵分队大纲要求,完成了班排连战术合训,从单车到连初步形成战斗力。


“同意你们以机步团身份参演,并担任主攻群,驾新装备,打新弹药,10项实打任务给你7项,有没有信心完成?!”在演习部署会上,师长公茂栋当着全师指挥员的面问魏德明。


“请首长放心,坚决完成任务!”魏德明响亮地回答。


演习当日,一辆辆新型步战车左右突击,穿越各种障碍,迅速扑向敌阵地前沿。


战至12时许,敌方阵地被全部占领。硝烟散尽,成绩揭晓:“铁拳团”的7项实打内容全部优秀,“猛虎师”与红红对抗的某红军师平分秋色。


解放军新型步战车曝光 高度机密配备自毁装置

轮式步战车方队通过天安门广场。




“训练离打仗近了,离打赢就不远。”这是魏德明的口头禅,他抓训练从不含糊,坚持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


2009年4月,团里按计划进行轻武器夜间射击考核。几个波次打完,成绩还不错。


“灯泡功率是多少?”站在靶子面前,魏德明出其不意地问了大家这样一个问题。


四周一片寂静,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


“25瓦。”负责场地设置的作训股张参谋慌忙答道。


魏德明发现了张参谋的惊慌,他把靶纸后的灯泡摘下来一看,上面的功率标志虽被擦除了,但他感觉肯定不止25瓦。一深究,才知灯泡都是30瓦!原来,为了提高可视性和射击安全,作训股悄悄地选用了30瓦功率的灯泡。


“新大纲规定的是25瓦,这样搞成绩是上去了,等将来打起了夜战能行吗!”魏德明要求立刻按照大纲要求重新设置射击场地和目标靶,并把夜间射击作为一个常态化训练课目来训。


1个月后的考核中,不少连队就已经打出了90%以上的及格率。


2010年“三实”训练开始后,魏德明让人在训练场地上设置铁丝网、火圈等障碍物,施放烟雾和无源干扰弹,把靶子换成隐显目标、随机距离,让官兵从800米起步,进行短停顿射击。


当时,机关和部队都有畏难情绪。魏德明就在动员会上讲:“实战化不是光在嘴上喊的,要落实到每一次训练中。安安稳稳趴在那里扣扳机,先要问问敌人允许不允许!”


第一次组织训练,就有1人崴了脚,3人挂了彩。看到官兵们一瘸一拐的痛苦样儿,魏德明心里很难受,但他知道绝不能松口,如果“三实”训练都不实了,还有什么能实起来?!


魏德明带着机关围绕如何调整呼吸、如何估算距离、如何快速瞄准等方面找对策、教方法。经过3个月的训练实践,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6月份,在接受军区实战化训练考核时,军区首长现场抽点400名官兵,进行11种武器、9类19种弹药的实打实爆考核,总评优良率达93.7%。


2011年初春,云梦山的路上扬起一阵烟尘,驶来了一辆“勇士”车。车还没停稳,魏德明就从车上跳了下来,他大声问司参谋:“昨天我们自己考核的成绩怎么样?”


“及格率刚过50%。”司参谋答道,随后他狡黠一笑:“不过今天大可以放心,我们的及格率不会低于90%。”


“怎么回事?”


“为了确保在考核中不出问题,我们在设置道路驾驶训练场时,把限制路的宽度增加了一点点……”


“拿尺子来!”魏德明蹲在地上,拿着尺子一量,限制路果然宽了10厘米。


“立即按标准重新设置!”


“10厘米用肉眼根本看不出来,不会出问题。”


“这次考核成绩很重要,考的不好对团队形象不利。”


“战场上你能让敌人把道路给你加宽10厘米吗?”魏德明一句话说得大家“哑了火”。


众人立即按大纲考核标准重新设置了场地。


奇迹没有出现:考核及格率刚过半。看着“惨不忍睹”的成绩,魏德明鼓励大家:“只要训练作风实,不愁成绩上不去。”


对于训练中的“假把式”,魏德明眼睛里从来不揉沙子。


2011年8月2日,“铁拳团”专门召开军人大会,魏德明当场宣布收回高炮连的“海训武装泅渡先进单位”奖牌。


原来,高炮连在海训武装泅渡中夺得全团第一名,领回了“海训武装泅渡先进单位”的奖牌。第二天,有人给魏德明“爆料”:高炮连使了假,“第一”有水分!


后经调查证实,已经3年未评先的高炮连,为了在这次比武考核中夺魁,悄悄从其他连队借了3名训练尖子。


当时成绩已经公布,奖品也发了,怎么办?有些官兵认为,这件事传出去不光高炮连不光彩,团队也会给外界留下考风不实的印象,还是私下里批评一下算了;高炮连鼓足劲想打翻身仗,如果处理重了,对该连官兵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要说处理,将该连所得奖牌收回就行了。


“平时考核不打假,上了战场难制敌!”魏德明认为,对高炮连必须从重处理,决不姑息迁就!


经团党委班子研究后,作出了处理决定:连长在团军人大会上作检讨,连队训练成绩降低一等、取消评先资格。


在“铁拳团”,官兵们对魏德明是一百个服气,大家都说:“如果要上战场打仗,就要跟团长这样的人上!”


对于官兵们的信任,魏德明说:“真正的军人,受命之日,寝不安席,食不甘味!真正的军人,为了胜利,不惧险阻,勇往直前!我一定要和官兵们把‘铁拳团’铸造成一支无往不胜的铁拳部队!”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