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德:有防御东风21的办法


此文原载于《航空知识》2012-04期,由司古编译自美国兰德公司资深分析人士罗杰·克里夫(Roger Cliff)2012年1月20日发表于日本《外交政策》网站的访谈文章。发表此文并不表示证实其陈述或赞成其观点,仅供读者参考。


兰德:有防御东风21的办法

作为一种从未针对移动目标进行过正式公开测试的武器装备,中国DF-21D反舰弹道导弹显然受到了媒体的颇多关注。一年多以前,美国军界宣布DF-21D已经具备了初步作战能力。在你看来,这种导弹在作战能力上究竟达到了何种程度?

我从未听到过任何关于该导弹测试的其他消息,我原以为中国可能会在2011年1月11日进行过测试,但迄今为止我没有听到实际测试进行的消息,可能中国方面进行了测试,而我们没有得到消息。中国人民解放军一般不会宣布武器测试的新闻,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一定不会在2012年测试该导弹。如果中国测试DF-21D,美国卫星应该能发现并跟踪导弹的发射情况,但按照惯例,美国政府一般不会在第一时间公开这些情况,一般会滞后一段时间,才可能有消息透露出来。

假设中国还没有测试过DF-21D打击海上移动目标的能力,那么就不能认为这种武器已经完全具备作战能力。DF-21D是专用于打击大型水面舰艇的,在陆地上进行测试是无法完全模拟水面实战条件的。

还有一个数量的问题。一年前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官威拉德海军上将曾表示,DF-21D已经具备初步作战效能,但对于初步作战效能的解释却并不明确。他的意思究竟是这种导弹系统已经展示出基本的作战性能,还是这种导弹已经开始交付作战部队?他并未明确说明。如果是后者,那么装备数量又有多少?如果DF-21D仍处于开发阶段,这些问题自然不需解释,但如果明天爆发战争,中国可能会把测试用导弹投入作战;如果开发工作已经接近完成,有一个甚至更多齐装满员的导弹旅列装完毕,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虽然导弹可能由于水上实弹射击效果不能完全满意而仍需进行一些改进工作,但这种情况却正是美国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即陆基中段防御系统所要应对的问题。如今美国已经建造和部署了超过20枚拦截弹,虽然整个系统的研制尚未完成。因此我说我不确定威拉德上将发言的具体内涵。

兰德:有防御东风21的办法

中国国产中程弹道导弹,外媒认为这是DF-21C,称该弹与反舰弹道导弹DF-21D具有技术同源性。


对于DF-21D的射程也存在争议。最初关于该导弹射程的说法不一,从1 500千米到2 700千米。究竟射程多大?随着技术改进,射程还能进一步增大么?

美国最新的中国军力报告显示,DF-21D“射程超过1 500千米”。但这一说法仍很含混。假定如果DF-21D射程超过2 000千米,则报告应该说射程超过2 000千米。我估计其射程应在1 500到2 000千米之间。即使导弹在上升段弹道测试,美国情报分析人士也能通过观测其弹道精确计算导弹的发射能量状况,进而推测出导弹的射程。这其中的原因并不难理解,固体燃料火箭发动机在飞行中很难关机,因此导弹的能量状况不会因设定的测试弹道而发生改变,这样中国就很难隐瞒导弹的射程。此外,我确信中国希望至少进行一次全射程测试,因此我倾向于认可美国国防部关于射程的估算。

一旦中国开发出弹道导弹拦截海上舰船的基本技术,将该技术应用于其他远程导弹应该就相对简单。DF-31A也是一种公路机动固体燃料导弹,射程11 200千米以上,因此理论上中国有能力生产一种射程至少11 200千米的公路机动的固体燃料反舰弹道导弹。从中国的实际情况考量,3 000千米可能是较好的射程选择,这一射程可以覆盖关岛。由于远程导弹再入段的极高速度,中国需要对反舰弹道导弹的机动弹头进行某些技术改进,但这种改进并不算十分复杂。

兰德:有防御东风21的办法

中国国产DF-31A洲际弹道导弹,外媒称该弹射程超过11 200千米,是中国陆基远程战略打击能量的重要支撑。


在美国当前的反制武器中,你认为美国有什么装备能防御这种导弹么?“宙斯盾”战舰上的“标准”SM-3导弹能够防御么?

美国有多种可用的应对装备,其中一些我还不是很清楚。应该清楚的是,中国如果要用反舰弹道导弹成功攻击美国海军舰艇,那么首先必须发现敌舰,并确认这艘美舰的类型是其希望攻击的目标,如航空母舰,获取足够详细的位置数据,才能发射导弹。要想获得这类信息,一小时前的陈旧卫星照片是无法使用的,因为一小时内水面舰艇可能行驶到25英里(40千米)以外——导弹发射后还要向导弹发送中段实时制导信息。最后,导弹的弹头还要能够锁定并导向目标舰艇,才能完成攻击。这个复杂的“杀伤链条”为美国提供了防御攻击的机会。例如,美国可以干扰、欺骗或摧毁中国用于探测目标舰艇的超视距雷达。在中国侦察卫星按照可预测轨道飞越美国舰艇编队时,可以使用烟幕或其他屏蔽手段干扰其侦察效果。也可以干扰向导弹发送的中段制导指令。在导弹锁定目标后,还可以设法干扰或欺骗其弹头。实际上拦截反舰弹道导弹可能是最困难的事情,“标准”SM-3装备有大气层外拦截器,这意味着它只能拦截大气层外中段飞行的导弹,为目标舰艇提供护航的“宙斯盾”战舰必须在来袭导弹再入大气层前加以拦截,否则除非“宙斯盾”战舰恰好位于来袭导弹飞行轨迹的下方,才可能拦截成功。DF-21D可能装备有诱饵装置,会在中段飞行时启动,这会让SM-3的拦截变得更加困难。美国“宙斯盾”战舰也装备有“标准”SM-2 Block 4防空导弹,这种导弹可以在大气层内拦截来袭导弹,但DF-21D的弹头会采用极高的过载机动,这使得SM-2 Block 4几乎无法成功拦截。

这些措施是否能够真正奏效,我们尚无法确定。即使在中国进行实际靶舰攻击测试后,中国也无法完全模拟美国舰艇可能采用的全部反制手段来进行测试,正如美国海军无法针对真正的反舰弹道导弹攻击进行拦截试验一样。一旦真正的交锋发生,那么肯定有一方惊愕,另一方失望,但究竟结果如何,我们是无法预测的。

兰德:有防御东风21的办法

国庆60周年阅兵式预演中的中国短程战术弹道导弹,外媒称其为DF-15B。


中国是否可能将某种型号的DF-21D出售给巴基斯坦等国家,或出口射程缩减版的DF-21D?

导弹本身并不是完整的武器系统,其效能十分有限。反舰弹道导弹发挥效能是各个子系统组成的大系统成功运行的结果。一些国家可能会购买DF-21D,那只是为了震慑其潜在敌人,但其实际使用效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除非购买国家在必须的探测、数据处理和通讯系统上投入巨资。我怀疑中国不会出售DF-21D,因为这样可能造成技术秘密的泄漏,如雷达频率和波形特征等,有了这些信息,美国这样的国家会更容易找到应对其攻击的方法。


DF-21D能否改造成空射型或潜射型反舰弹道导弹?

原本DF-21实际上是潜射弹导导弹JL-1的陆基型,因此我看不出有什么原因能阻止DF-21D重回海上,成为潜射型反舰弹道导弹。虽然由于重新设计的弹头可能让DF-21D无法由“夏”级核潜艇携带(JL-1就是为该艇设计的),但中国更新的“晋”级核潜艇在改装后应该可以携带。理论上,我认为DF-21D可以从飞机上发射。DF-21的重量已经超出了中国最大轰炸机H-6的载荷,但像伊尔-76这样的运输机经过改装应该可以携带。实际上,DF-21是作为从静止状态竖直发射的陆基导弹设计的,而空射型导弹由于发射平台已经具备了一定的高度和速度,其要求完全不同。

另一个可能的发射平台是水面舰艇。如果DF-21D可以从水下发射,那么它也一定能从水面舰艇发射,但水面舰艇要经过特殊设计,才能垂直发射这种大型导弹。


总体上你认为在作战条件下,DF-21D对太平洋地区的美军构成怎样的威胁?

我们无法准确知道这种导弹在实战条件下效果如何。但这种武器系统可能真正的效果是影响美国在与中国发生冲突时使用水面舰艇的方式方法。DF-21D可以让美国舰队的反导防御系统不得不将注意力分散在反舰巡航导弹和反舰弹道导弹两个不同的防御方向。前者是掠海飞行,而后者则从天而降。

我认为单独的“宙斯盾”战舰无法同时防御来自巡航导弹、作战飞机和反舰弹道导弹的威胁,这样导致的结果势必是一部分舰艇重点防御巡航导弹和飞机,而另一些舰艇则防御弹道导弹。这样实际上等于降低了防御效果,增加了对方反舰武器突防成功的可能。DF-21D并不一定是改变战争结果的决胜兵器,但它的确让美国增加了过去没有的防御维度。由于DF-21D的出现,美国在距离中国海岸1 000英里(1 600千米)范围内作战将会变得更加冒险,以往他们面对的是飞机、水面舰艇和潜艇的威胁,现在又增加了反舰弹道导弹。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的决策者在向这一地区派遣大型水面舰艇之前,就必须经过审慎的思考,做出艰难的抉择,一旦这样做,就要冒着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可能在作战中损失首艘航空母舰的风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