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过外交解决钓鱼岛 日本却已有战备方案

不再分军种 收藏 7 1117
导读:日本对中国海洋力量发展很纠结 日本对中国近年来海洋力量的发展进行了认真的跟踪分析和研究,在大量分析材料的基础上得出的这样一个“警惕中国”的结论。应该说,这是一份严肃的报告,而不仅仅是为了做宣传的。从这份报告可以看出,日本军界、安全界对中国海洋力量发展的一种纠结心态:一方面,日本承认中国发展海洋力量是一个自然的事情,因为随着中国国力增强,海外利益增多,为了维护海洋生命线的安全,中国海军就要走向远海,这是中国发展经济的必要保障。日本承认这个现实。   但另一方面,他们也认为,中国

日本对中国海洋力量发展很纠结


日本对中国近年来海洋力量的发展进行了认真的跟踪分析和研究,在大量分析材料的基础上得出的这样一个“警惕中国”的结论。应该说,这是一份严肃的报告,而不仅仅是为了做宣传的。从这份报告可以看出,日本军界、安全界对中国海洋力量发展的一种纠结心态:一方面,日本承认中国发展海洋力量是一个自然的事情,因为随着中国国力增强,海外利益增多,为了维护海洋生命线的安全,中国海军就要走向远海,这是中国发展经济的必要保障。日本承认这个现实。


但另一方面,他们也认为,中国发展海军力量会打破美日主导西太平洋海域的现状,对美国和日本的海洋利益构成挑战。因此,他们利用东海、南海等问题上中国与周边国家的争端,渲染中国对美日以及南海周边国家构成威胁,并由此得出“中国海权威胁论”。


日本在经济衰退的背景下,其国防预算每年都在下降,因此防卫省要赢得财政预算上的特别关照,就需要提出“中国威胁论”这样一个话题。


还有,日本资源比较贫乏,去年发生大地震和海啸以后,核能发电基本瘫痪,这提醒日本今后要加强石油、天然气等能源的获取,而海洋油气资源自然是一个重点。


更重要的是,中日两国还存在钓鱼岛争端、东海划界以及油气资源开发问题,日本站在未来国家安全的战略高度,在2010年12月就已正式批准了新的防卫计划大纲,将中国列为主要防范对象,这至少是未来5年日本的一个国防方针。更具体地说,在未来的5年,日本逐渐将军事战略重点转向西南岛屿——钓鱼岛及其附近海域,未来的军事装备、军事部署都要以此为基准。


另外,中日关系存在结构性矛盾。日本担心中国军力的发展会取得东海乃至西太平洋的制海权、制空权。因此,只要中国海军在东海海域有活动,包括中国海军穿越宫古水道进入太平洋等,日本都极为敏感。日本不断地制造一种说法,即中国要突破第一岛链,进入第二岛链,即美国的关岛等。日本的这些反应,某种程度上讲,是针对中国未来有可能统一之后,在西太平洋海域的一种战略考量和部署。


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在海洋问题上,日本一直采取使矛盾尖锐化的态度,尤其是在钓鱼岛问题上。但是,在2011年出台这样一个报告,且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应该说,当中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配合美国重返亚太。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说白了,就是拿海洋问题说事,尤其是拿南海问题说事,企图以南海问题为抓手,让美国的重返变得名正言顺。同时,还能起到挑拨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的关系。


我们在谈中国海权的时候,很多人喜欢用马汉的“海权论”,但实际上马汉的“海权论”是适应当时新兴力量美国的扩张理论提出的。中国没有这样的行为,中国主张的是“和谐世界,和谐海洋”,但很多西方人认为这只是中国的一种宣传口号。这是西方的误解,这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有具体的内涵,“和谐海洋”的首义就是反对海上霸权,因为有霸权就没有和谐海洋。在中国人看来,整个太平洋、印度洋的国际海域都是全人类共享的,它不是属于哪一个国家的私产。如果说当其他国家要使用这些海洋时,有些国家就认为这是对海洋现状的挑战。这本身就是一种霸权心态。


当然,我也奉劝国内一些头脑发热的人,他们认为这几年中国的经济有所发展,综合国力有所提升,海军力量有所增强,就错误地提出一些口号,比如说“在军事以及海权上要跟美国争世界第一”等。我认为,这种观点是完全错误的。


在钓鱼岛的问题上,中国的做法和日本完全不一样。日本把钓鱼岛列入美日安保条约的范围,实际上就是将钓鱼岛问题军事化。对美日而言,钓鱼岛争端是一个可以动用武力来解决的问题。而中国一直把钓鱼岛问题当做外交问题来看待,我们提出的是外交谈判的方法,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


尽管在钓鱼岛的问题上我们完全站得住脚,即便是国际法专家都认为我们把钓鱼岛问题拿到国际法院,我们获胜的机会是百分之九十五,但我们在钓鱼岛的问题上从没想过使用武力,我们前往钓鱼岛海域的是执法船。中国在钓鱼岛问题的处理上是很谨慎的。


中日在1978年缔结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其中有一条规定很重要,就是中日双方不以武力和威胁解决彼此之间的任何争端。对目前在中日双方有争议的岛屿和海域,双方要在外交途径上建立必要的渠道,建立经常性、实质性的海上协调机制。对钓鱼岛这一客观存在的现实,双方应正视,并以负责任的态度,进行和平对话和外交磋商。领土问题能解决就解决,暂时不能解决,双方可以“搁置争议”,探讨“共同开发”的领域和途径。现在看来,共同开发的条件还不成熟,但至少应该搁置争议,以维护两国关系的大局。


对于日本不断的小动作,中方要坚持原则立场,向日方提出忠告和抗议。在危机管理机制没有建立之前,我们要继续正告日方要防止这些错误的举动引起矛盾的扩大。还有一点,日本目前仍处在经济衰退、政局不稳的状态,随时可能出现重大的政治变故,我们要防止某些人利用中日之间的矛盾,挑拨中日关系大局。今后,中国要对日本在钓鱼岛等问题上出现的一些新动向做深入分析和全面判断。当前,日本的这些行为不过是小小的试探,实际上日本军方已有战备方案。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