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的佛经的确早已面目皆非

fwoods 收藏 3 795
导读:释迦牟尼佛涅盘后虽有部分弟子对释迦牟尼佛讲过的法进行“结集”,但没有形成文字,“结集”一词其实就是:合诵、会诵之意,并不涉及到文字。由于当时佛法是口授相传的原因,不过几十年,就已经开始出现口传谬误。 《付法藏因缘传》中就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阿难一百二十岁时,在竹林中听见一个僧人念:“若人生百岁,不见水老鹤,不如生一日,而得睹见之”,阿难就告诉这个僧人说应是:“若人生百岁,不得生灭法,不如生一日,而得了解之”,僧人先是答应了,回去问教导他的老僧,那老僧却道阿难老朽,不必理会,且如前诵。阿难是

释迦牟尼佛涅盘后虽有部分弟子对释迦牟尼佛讲过的法进行“结集”,但没有形成文字,“结集”一词其实就是:合诵、会诵之意,并不涉及到文字。由于当时佛法是口授相传的原因,不过几十年,就已经开始出现口传谬误。


《付法藏因缘传》中就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阿难一百二十岁时,在竹林中听见一个僧人念:“若人生百岁,不见水老鹤,不如生一日,而得睹见之”,阿难就告诉这个僧人说应是:“若人生百岁,不得生灭法,不如生一日,而得了解之”,僧人先是答应了,回去问教导他的老僧,那老僧却道阿难老朽,不必理会,且如前诵。阿难是释迦牟尼佛的亲传弟子,在释迦牟尼佛身边侍候了二十六年,以“多闻第一”而著称,但以他的权威,对谬误竟然也是不能纠正了。释迦牟尼佛涅盘后几十年就如此,那到了五百年后佛经被系统的整理出来时,那可想而知里面该有多少有意无意的改动啊,该有多少误传啊。而且在这几百年的时间里,很多人都把自己的理解,自己下的定义掺杂进去,把很多地方完全弄乱了,甚至于一些人自己把编造的东西当成释迦牟尼佛讲的法。


比如说在佛经被系统的整理出来之前,古印度出了一个叫“大天”的人,犯罪后无处可去,遂到鸡园寺出家,并欺骗别人说他已经修成了正果,于是投到大天门下的人越来越多,“上下归仰”。很多人都改到大天门下听他讲经,他讲经时,偷偷的对佛教教义做了很多颠倒的说法。信众越来越多后,大天开始公开宣扬自己的见解,其中一条是“但有智人能说诸法亦得造经,汝等若欲作经可随意作”,公开宣扬大家可以随意把自己的东西,当作释迦牟尼佛的法去说,去传给别人。大天还把他的那一套,称之为“真佛教”。


当时一些佛教长老找到他,说:“汝言非佛教”,然而大天口才极好,强词夺理,各位长老都辩不过他。大天得到许多人拥护。大天的真面目到他死时,才为人所知,然而已经晚了,因为当时都是口传,所以后人已经很难分辨出哪些是释迦牟尼佛讲的,哪些是大天和他的徒众们自己编造出来的。而且这种自己编造佛经的事在古印度上不断出现,就是同一部佛经也不断出现新的版本,每一个新的版本都会出现新的内容。


其实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使印度的佛教教义越来越庞杂,分歧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难以使人修炼,越来越难以使人得到提高,最后完全消失。这一切正应验了释迦牟尼佛的预言:“如狮子身中虫,自食狮子肉,非余外虫,如是佛子自破佛法,非外道天魔能破。”(《梵网经》)。


近来又看到一个佛教败类引用《大智度论》中的“何者是佛法?佛法有五种人说:一者佛自口说,二者佛弟子说,三者仙人说,四者诸天说,五者化人说”这一句话。


其实正是这些佛教弟子自己写的什么“论”,论来论去,最后把人导向了歧途。《大智度论》中的这一句话正是不打自招的供认了,后来的一些佛教中人把自己的话当作释迦牟尼佛的法去说、去传的历史事实。


“佛自口说”的,当然是佛法了。然而佛弟子,一个修炼过程中的人怎么能把自己的话当成指导人修炼的佛法去说呢?“仙人” 说佛法同样也是说不过去的,修炼讲专一,你怎么知道那个仙人是不是你那一法门的呢?你又怎么知道那个仙人能不能够度你得正果?打坐入定中看到个仙人显现一番说了什么话,你把他的话当成指导你修炼的佛法,那你可真就危险了。至于说“诸天”说佛法那就更可笑了,天人自己都在三界中,怎么能说出佛法指导你出三界呢?“化人”这个词意义不明确,好像是说另外空间的生命显现演化出的人,你又怎么知道这个“化人”背后的因素不是破坏佛法的魔障呢?


其实佛经里面正是因为被大量添加了各种各样的“佛弟子说”,“诸天说”等等混杂的,甚至是很低层次上的东西,从而使释迦牟尼佛的法只占其很少的一部分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