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1月,越南当局派部队占领我法卡山,利用有利地形向我国边境开枪开炮.并派遣特工人员渗透、袭扰和破环我国边境前沿哨所阵地。截至1981年4月止,越南军警特工对我国边境各种挑衅活动39起,发射枪弹2300余发,枪杀我国边民,破坏民房,使得群众流离失所。


面对越军一而再再而三的军事行动,我方忍无可忍决定对法卡山地区的越军采取行动,务求将法卡山地区的越军予以清除,恢复我对法卡山的控制。法卡山位于中国广西壮族自治区宁明县上石地区边缘,海拔500米,由3个高地组成,面积为1万多平方米。


战斗于 1981年5月5日凌晨6时打响。总攻很顺利,首先用炮火连续袭击敌军阵地,把敌军工事摧毁后,炮火开始延伸,战士冲上法卡山对越军阵地发起猛列的攻击,把越军打得鼠头乱窜,一下子摸不着北,不到一个小时就全歼了法卡山上的守敌,夺回了失去两年之久的法卡山。


越军不甘心失败,连续向法卡山反扑,但都击退。当时法卡山上还没建有任何防炮的工事,敌人的炮火来了只能卧倒在地,听天由命。连续几天的坚守我军的伤亡也很大。


5月16日早上,越军动用了一个加强团的兵力进行反攻,他们也学起了我们的战术,首先是炮火持续的袭击,向我阵地上倾泻了近千发炮弹,当时我方的阵地几乎都被摧毁了,在重炮的掩护下,越军一个连接一个连分多路,多方向,多梯次向我阵地发起攻击,阵地上硝烟弥漫,弹片横飞,最前沿的5号4号3号阵地相继失守, 其后越军的炮火越来越猛烈,后面指挥的营部发了疯似的向坚守在法卡山最前沿五号阵地的五连呼叫,但阵地上的通讯器材全部被炮火损坏,步谈机里面毫无五连的回应!


六连连长梁天惠从步谈机里听到营长呼叫五连的急切声音,知道五连情况危急,便主动向营长请求增援。


前沿如果被越军占领,我方要夺回势必伤亡很大,因为此山在越南方向是一个缓坡,而在我方一侧则是一个很徒的徒坡,在这危急的时刻,6连连长梁天惠和副指导员陈维林立即带领部队穿过越军的炮火封锁,直奔法卡山。当赶到三号阵地时,只见越军从正面、左右两侧分多路直扑过来,形势十分危急。梁天惠迅速把坚守在阵地上的兵力和增援兵力作了调整,指挥剩余人员集中火力压制敌人,同时呼唤炮兵向阵地前沿作压制性射击!随即,我炮火在三号阵地左、右两侧和正面二、三米处的越步兵群中开花,进攻的越军躲避不及,霎时血肉横飞,断臂残枝炸得满天飞舞,当即毙敌十多名,打退了冲到阵地前沿和两侧的敌人。显然,越军的指挥官也打红了眼,在损失了大量的兵员后,借助炮火的掩护,接连几次向三号高地发起冲击,战斗十分激烈。二十分钟的激战后,一排只剩下六个人,副指导员中弹牺牲。在危急时刻,梁天惠从这条堑壕跑到那条堑壕,鼓励战士们战斗。终于顶住了越军的反扑,巩固了三号阵地。三号阵地巩固后,梁天惠想趁机一鼓作气夺回四、五号阵地。四,五号阵地是法卡山的两条腿,三号阵地是主体,夺不回四、五号阵地,三号阵地也难以保住。于是梁天惠立即组织了一个加强班的兵力向占领了四号阵地的越军发起反击,请求炮火袭击四号阵地,同时下令留下六零炮班和炊事班坚守三号阵地,其余人员做好向四、五号阵地反击的准备。我炮火延伸后,第一梯队冲击,越军发现了这一意图,立即以大量的炮火进行封锁拦截,收复四、五号阵地的意图受阻。这时候,越军顽强的战斗力也得到了体现:地表经过炮火耕犁的四号阵地上越军人数多,在我炮火的急袭下死伤惨重,但剩余的越军还是组织起来向我进攻的第一梯队进行顽强抵抗,密集的火力造成了第一进攻梯队的较大伤亡!立即丧失了战斗的能力。为鼓舞士气,梁天惠立即带领第二梯队,一马当先冒着越军的弹雨拼死夺回了四号阵地;五号阵地上的越军见四号 阵地被我夺回后,立即组织一个多排的兵力向四号阵地进行增援,梁天惠高呼炮兵要求火力支援,但越军离四号阵地实在太近,为怕误伤我方仅以中小口径火炮对进攻的越军进行压制,微弱的火力根本压制不住越军的攻势,梁天惠再次急呼,要求以大口径炮火抵近压制!霎时间,大部分的越军被密集覆盖的弹群吞没。我 阵地上的人员乘势又向五号阵地发起了勇猛冲击。在阵地上的越军人员已经死伤大半,而后续梯队也没有多少人员可调配增援,残余的越军无法再进行支撑,只能放弃占领的阵地退却。19时52分我夺回了失去的全部阵地。


仅这一天,越军就在我阵地上陈尸257具!(有另一种说法为:这一仗击毙越军500余名);而我军也付出了重大代价:五连阵亡29人,六连阵亡26人,四连阵亡4人 !


战后,6连连长梁天惠被广州军区授予“战斗英雄”的称号,所在营被中央军委授予法卡山英雄营称号。


梁天惠,广西横县人,壮族,退休干部。1947年8月出生,1968年4月入伍,历任战士、班长、排长、连长、副营长、营长、副团长、师副参谋长、副师长、军分区副司令员,大校军衔。参加过边境自卫还击作战,先后两次荣立一等功,1981年7月,广州军区授予他“战斗英雄”荣誉称号,是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