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进歌厅三度逃兵

yngjysl 收藏 7 170



[九十年代突闻性解放气息,不能接受又退缩的糗事]


邻县出差歌厅之首度见识

一九九五年四月,春季的一天,在县市级政府某部门工作的本人,到州内一邻县参加州局举办的一个地区级工作业务培训会,初次见识了歌舞厅的“内容”,震惊得无以复加。那是培训班结束的最后一天,应主办会议的当地县局领导盛情之邀,参加培训出席会议的各县市全体人员,包括各县市局负责人和一般干部,合计四五十人,在丰盛的送行晚餐后,浩浩荡荡地“杀”奔到该县城边上,一家偏僻却风景尚可的歌舞厅。主题自是常见的男女配对跳舞吧。

自己不会跳舞呀,只好干瞪眼,于震耳欲聋的刺激音乐声中,在一旁瞧成双配对的“风景”啰。参加会议的,除个别女性外,绝大多数是男性,先自个还为“古人”担忧,尽是男人怎么跳,会让大家跳独角舞?殊不知,一是当地领导考虑周到,早安排好了,一男必有一女相配的,二是歌舞厅本身有的是小姐,一长串站在门口相迎,姹紫嫣红肥瘦高矮,任君各凭喜好一一选择啰。人人配好对上场嬉情了,看我在一旁独自吹冷风,人家马上给找来一俏小姐。

那是十八九岁模样,看上去清秀白晢文静,长相可爱苗条的一位小姑娘,敢说不喜欢是睁眼讲假话啦。人倒较大方,一来就坐在个人的身旁,温言小声问:“咋个不跳舞”?得到答复马上接口道,“不要紧,我带你跳”。可自己一身上下太紧张,和陌生不通款曲的女子,无缘无故无情无意的,从没经历怎擦枪上阵?此时偌大歌厅里,原来满场的男男女女,竟然不知溜到那儿去,一对也不见了,奇怪呀。小姑娘看我脸色一笑,手一指周边小黑屋子,莞尔了。

是呀,四边黑古隆咚的,不知何时灯光没了,有好多间袖珍小房间呢。再笨蛋傻瓜的人,此时也终于开窍了,那些小房子里,定然是发生了生理舒缓,心理释放之类的事宜了吧。心里咚咚跳着,更加不敢接受人家的盛情了,彼时一当地县局某长走到我旁边,说“就是个摸摸捏捏,没事,别怕”。可本人心理上,对婚姻外没感情的男女接触事,本质上极反感,那里会欣然认可了?看小姐为难十分,似没完成任务状,一参训伴当路经,急抓其陪此女,溜也!

返程途中,本人初哥样,惹一众培训者笑翻了天。亦有当地某人,因我未领情,责说城府深。

本市工作联谊之二次作陪

大概两年后,因人际矛盾,我从政府部门调出,重回原单位干行政执法工作。一次,本部门与当地某强力司法机关开展工作联谊活动,同样是饭后,一样再进歌厅,又上演了同样的尴尬事。和上次在邻县一般,事先自己毫不知情,只晓得公款请客吃饭,搞两单位的会餐,不了解餐后照旧有歌厅跳舞安排,所以,又懵懵懂懂地复演昨日的情节啦。都是本单位领导悄没声照顾的“好生意”哟,此次的人略少于上次,但也有二三十人的样子,饭局开了三桌呢。

“入时随俗”,当官的布局定下的地点,原来是熟门熟路的关系户,似乎头儿是常客老熟人啦。从主管领导与老板娘的熟络程度看,已经不是头一二遭的生意来往了,肯定在事先,就一一安排打点得十分到位了。一行人出了酒店,转身就跟在当头者屁股后面,上楼进了一家设在三楼,非常熟悉的地方,外表却看不出什么样,令自己大感意外的歌舞厅,因其窗户全都用黑布蒙得严严实实的!好生意上门,笑吟吟个子高佻的老板娘,马上就把一切弄妥帖了。

此番,各人的舞伴,不是由各人自行挑选,而是由老板娘配对,与上回完全不同。个人感觉到,就象“贩卖牲口”那样,职务最高的人,老板娘推向其怀中的女子,无疑是在场小姐中最漂亮好看的,科室负责人一类,入怀的女人则要稍次一筹,普通科员与之跳舞的,则属寻常姿色一流啦。老板娘|“送|”到本人面前的,是一位粗粗胖胖脸孔显黑,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也许是看我胖就来个胖对胖吧,绝妙啦。真是狗眼看人低哟,令我心理大为不舒服。

当然了,根本在于,本人对此类“活动”,内心是排斥的十分不感冒,没有哪个“雅兴”。仍然是端坐不动,仍然是向女人说不会跳舞,仍然说没关系教你跳,人家再三再四地老喂人吃瓜子蜜饯糖果,甚至不管不顾地坐在你的大腿上,心里厌恶啊象吃了苍蝇一样,这时灯光黑了,好戏开场啰,赶忙说要上卫生间。女人特地交待:“不准跑喀,你一跑,我今天的份钱没了”,嘴里应着“好好好”,去了会回来的,可肚里打的妙招却是乘机逃跑,谁管得那么多?

千篇一律呀,舞池周遭,照旧是一间连一间的小黑隔间。似乎天底下的舞厅,都是一个模子?

与好同事喝茶聊天之误入

吃了两回“亏”,上过双次“当”,自然就不能再现第三遭啦,否则就成明知故犯了。尽管事后挨了领导批评,同事责怪对人翻白眼,说不通时尚的“人情世故”,不是男人所为,但自己哼哼哈哈的,不理睬就是了。只是此后,同一种招术反复,再让本人参加类似活动啊,没门了!凡公款吃饭喝酒,不管是本部门还是与其它单位交谊欢好,一喝完酒吃完饭,当即“家中有事”一句话撂下,速速溜之乎也!久而久之,庆幸呀,都知道了自己的德性,没人找了。

可尽你千提防,万小心的,人总有疏忽的时候,不是说,“老虎也会打盹”吗?尴尬后,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日,与一交好的男同事到城郊办事,归途中,同事说口渴了,要请我去喝茶,不知其中有诈,欣欣然又三度入“虎狼窝”啦。也许他没听说过我的立场,也许他要证实一下传言,也许他故意要拉本人下水,总之,歌舞厅门对自己三度又开了!好不扫兴晦气,进了门才知晓,自己昏昏然又着了道,被人暗算了。当然,说不定相反,人家是好心呢。

这是一家小型歌厅,与我去过的前两次地头相比就差多了,没有宽大的舞池,只有一小间客厅,旁边有三五间小隔房。坐下,茶肯定是倒来了,瓜子小食品也端上来了,女老板掏出手机一打,不一会儿,两位小姐就施施然地上二楼来,紧贴我两人坐下啦。晓得一而二,二而三地做了“冯妇”,心里那个郁闷呀,就象猫抓心一样,太难受了!立即站起告辞要走,同事赶忙说:“人都来了,就这回算了,不是不好办了,让人作难”。哪能听人指挥,给这脸面?

断然起身出门,同事只好拦住,一再交代“你不能回去说,特别特别别和我家人讲”。此一请求自然是合情合理的,百分之百地要答应并做到了,人家的隐私要尊重,你可以不学模学样乱来,但绝对不能卖他人的码呀。为尊者为好友为男人隐,是起码的做人道德,不能管什么对错好坏了,再说此种事儿现代也不稀奇。古老的儒家道义信条,亲亲相隐友友相隐,否则的话,变成臭狗屎,你日后如何取信于人,怎样与人相处?一走了之,让后面的咒骂一片。

此事过去十几年了,至今我遵守承诺,真的没有对人透露过半个字。同事亦需相隐啊,观其家庭安稳如昔,即证我言无虚。



2012-2-11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