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东奥]外国哲学家怎样看中国?

工业革命以来,近代西方思想家大多坚信“唯一不变的是变化”,但却认为传统的中国是超稳定的“不变的中国”,

黑格尔曾经称中国是“例外中的例外”。他说:“中华帝国是一个神权政治专制国家。家长制政体是其基础,为首的是父亲,他也控制着个人的思想。这个暴君通过许多等级领导着一个组织成系统的政府……个人在精神上没有个性。中国的历史从本质上看是没有历史的,它只是君主覆灭的一再重复而已。任何进步都不可能从中产生。”而实际上中国根本没有什么神权,如果有的话,那也只有皇权,皇权就是神权,皇帝就是天之子。

从未到过中国的马克思常常将中国比作木乃伊和活化石。他在1862年撰写的《中国记事》中写道:“中国这块活的化石……社会基础停滞不动,而夺得政治上层建筑的人物和种族却不断更迭。”马克思对太平天国这样“打天下坐天下”的所谓“革命”并不欣赏:“它是停滞的社会生活的产物”,因为它“破坏了一切,而什么也没建立起来”,“除了改朝换代以外,他们不知道自己负有什么使命”。

与马克思齐名的马克斯•韦伯甚至在他的著作中略去皇朝更替,将中国历史看作一个皇朝的N次反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