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突然

晓风残月旭 收藏 60 2623
导读:不知为什么今天晚上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今天下午之前还好好的。可能是看到很多人都多才多艺,而自己却什么也不会吧。第一次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无能。什么都不会,高二会的魔方因为太久没玩都已全部忘记。就连在高中唯一能端上台面的语文在这个地方也毫无发展空间。 从未有过如此害怕,语文似乎已经淡出我的视线里,没有接触过语文的我已经差不多把以前背的那些忘了。没事时想默一首古诗竟不知道我学过哪些古诗。 每天浑浑噩噩的活着,行尸走肉般的飘荡在校园中。文学社,那个我我认为在大学中唯一

不知为什么今天晚上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今天下午之前还好好的。可能是看到很多人都多才多艺,而自己却什么也不会吧。第一次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无能。什么都不会,高二会的魔方因为太久没玩都已全部忘记。就连在高中唯一能端上台面的语文在这个地方也毫无发展空间。


从未有过如此害怕,语文似乎已经淡出我的视线里,没有接触过语文的我已经差不多把以前背的那些忘了。没事时想默一首古诗竟不知道我学过哪些古诗。


每天浑浑噩噩的活着,行尸走肉般的飘荡在校园中。文学社,那个我我认为在大学中唯一一片文学的净土也似乎没有什么事做,在这样下去就打算退出了。这日子真的很累。收获到什么了吗?没有。现在在学校里那些大学同学说我很内向,叫我要开朗一点。呵呵,内向,或许是吧。开朗,可以吗?心的窗户已经关上并尘封,如何让阳光照进来?在这里,我似乎忘了我还是那个造反派头目,我还是那个整天嘻嘻哈哈的语文课代表。在班里少之又少说话,不是不敢说,只是不想说。


一个最喜欢集体生活的我现在在这里也不想再参加什么聚会了。上礼拜同乡会和文学社组织去南国桃园我都拒绝了。部长问我为什么不去,我说不想去。她还和我开玩笑说文学社这么多女生,去那他介绍一两个别各部门的给我认识。变化真大,要是以前她对我说,我自己都会叫她介绍一两个来认识。


景辉曾问我大学会拍拖吗?我笑着说:“你说呢?你看我和那个女生接触过吗?”他问我为什么大学这么沉默,天天在班里沉默寡言,是不是放不下她?我说不是。是因为我害怕。景辉说听说过被爱情伤透的女人,还没听说过被爱情伤透的男人。而且还是那个敢和班主任闹翻的纪律委员。


经历过一次我已经怕了,甚至不相信有真正的爱情了。因为不相信有真正的爱情,所以我不想和任何女生有任何暧昧关系。有爱情吗?我曾经相信有,也一直坚信有。我曾经一度怀疑我遇到她之前相信的那句“只有永恒的利益”是错的。但现在我不再相信有了。


学校恋情最终逃不过现实的枷锁。任何所谓的坚贞不移的爱情最终在那个黑色六月死去。所有的海誓山盟将在黑色六月变成南柯一梦。转身之后还有谁会记说过什么?还有谁会知道为了那句话,有一个人傻傻的等了好久好久,最终在一个晚上把全部记忆埋葬。经济基础确定上层建筑,我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是。最终的结局只能是我再被伤一次。景辉说我想的太绝对了,可能是吧!


上次和大象聊天,我说你还记得你那时和我说过什么吗?大象说:“记得,我那时说很羡慕你们,说如果我和我喜欢的人能像你们一样就好了。”我笑着问他:“那你现在还羡慕我吗?”他沉默了。呵呵,傻子都想得到。他说“唉,这个世界说变就变,谁也料想不到,一下子就吾似人非了。你和景辉曾经是让大家都觉得一定会幸福的一对,是和猪哥在众人祝福和见证中结合的一对,现在你却变成了大家最担心的一个人。”我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是说了一句“我没什么好担心的,以前的那个肥佬还没死,只是累了想休息一下”。


大家都希望我能再找一个,能够重新快乐,都说看到我真正的快乐他们才会放心。而我已经不想再轻易接触了,不为其他,只是不想在那个六月之后又痛苦半年。现在的生活或许才是适合我过的生活。一个人偶尔发发呆,偶尔伤心一下,为自己的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自卑一下。然后揉揉脸庞,让自己早已僵的脸微笑一下。继续过好明天。


至于会不会拍拖,或许会,或许不会。反正这条路一个人走惯了,至于有没有人陪已经不重要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