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瓦解日军 我游击队曾将12名负伤日军交还

785441119 收藏 2 131
导读:   “8年抗战,我们是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进行的。我们主要是打游击战,游就是走路,击就是打仗,又游又击。走路是为了打仗,要打胜仗必须多走路,胜利是建立在脚板上的。”向守志回忆。   抗日战场上,向守志随129师转战太行山,享受了太多胜利的喜悦。   神头岭伏击战,机枪连连长向守志打得鬼子叽哇乱叫,他和战友们毙伤俘日军1500余人。日本《东亚日报》随军记者本多酒沼在《脱险记》中写道:“神头岭战斗大伤皇军元气,八路军的灵活战术,实在使人难以琢磨。”   1938年3月,为了


“8年抗战,我们是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进行的。我们主要是打游击战,游就是走路,击就是打仗,又游又击。走路是为了打仗,要打胜仗必须多走路,胜利是建立在脚板上的。”向守志回忆。

抗日战场上,向守志随129师转战太行山,享受了太多胜利的喜悦。


神头岭伏击战,机枪连连长向守志打得鬼子叽哇乱叫,他和战友们毙伤俘日军1500余人。日本《东亚日报》随军记者本多酒沼在《脱险记》中写道:“神头岭战斗大伤皇军元气,八路军的灵活战术,实在使人难以琢磨。”


1938年3月,为了破坏日军向晋南、晋西进犯的交通运输线,刘伯承、邓小平根据日军一处受袭他处必援的规律,决定以385旅769团为左翼队袭击黎城,引诱潞城的敌人来援;以386旅为右翼队,在潞城与浊漳河畔潞河村之间设伏,迎击增援黎城的日军。


21岁的向守志时任386旅771团2营机枪连连长。


向守志分析指出:“这种战法,在《孙子兵法》上叫做‘攻其所必救,歼其救者’。”


战前,刘、邓首长并没有给386旅设定具体的伏击战场。386旅旅长陈赓、政委王新亭召开作战会议,作战参谋通过仔细研究作战地图,一致决定将伏击战场设在神头岭。


从地图上看,位于潞城县城东北125公里处的神头岭确实是个打伏击战的好地方。那里有一条深沟,公路正从沟底通过,两旁山势陡险,既便于隐蔽部队,也便于出击。


但是,陈赓没有马上做结论,而是环视一下会场,然后问道:“神头岭的地形谁看过?”


会场一阵沉默,参谋们没有人察看过现场地形。


陈赓宣布散会,立即带领侦察警戒小组前往神头岭。


现场情景令所有人大吃一惊:实际地形与地图标示的完全两样,公路不在山沟里,而在山梁上。路两边,地势比公路略高,但没有任何隐蔽物。山梁宽度不过一二百米。显然,这样的地形,是不大适合打伏击的。


向老将军说:“在共和国十大将中,有一种说法,那就是‘打仗最精数陈赓’。”


回到旅部,几乎所有的人都反对将伏击战场设在神头岭。然而,“最精”的陈赓再次令所有人大吃一惊:“我看,这一仗还是在神头岭打好。”


接着,陈赓分析说:“一般讲,神头岭打伏击的确不太理想。但是,现在,却正是我们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的好地方。正因为地形不险要,敌人必然麻痹。山梁狭窄,兵力确实不易展开,但敌人更难展开。”


向守志叹服地说:“事实证明,旅长确实高人一筹。”


“‘杀猪’地点选定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杀猪’了。”向守志说。


向守志所在的771团在左,772团在右,都埋伏在路北;补充团设于对面的鞋底村一带。陈赓还决定由771团抽出一支小分队向潞河村方向游击警戒,相机炸毁浊漳河上的大桥,切断两岸敌人的联系;由772团3营担任潞城方面的警戒,断敌退路。


向守志回忆说:“上面的作战方针确定后,接下来就要靠我们下面的脚板了。我们要先于敌人赶到伏击地点,然后才能‘杀猪’。”


一阵强行军后,向守志率领机枪连赶到预定地点。伏在工事里,向守志既兴奋又紧张。他说:“兴奋的是眼看着又可以打一场大仗了;紧张的是敌人会不会如我们预料的那样行动?计划实施中还会碰到什么问题?等等。这些都令人担心。”


3月15日,担负“钓鱼”任务的左翼769团在团长陈锡联的率领下,对黎城展开了猛烈攻击。


3月16日,驻潞城的1500多名日军,慌忙赶往黎城支援。上午9时,当他们赶到神头岭附近时,看到公路桥被毁,知道中了八路军的计。


“但为时已晚,他们已经进了我们的伏击圈。就在他们掉转回头时,我们已从正面和公路东、西两侧实施夹击。”向守志扶了扶眼镜,挥舞着拳头说。


日军就地展开顽抗,但为地形所阻,重火器不能发挥作用。向守志指挥机枪连的6挺马克沁重机枪,向日军猛烈射击。“我们打得鬼子叽哇乱叫,尸横遍野,枪弹满地。当时,几个鬼子受武士道精神的毒害较深,呼天唤地,被我用机枪送上了西天。”老将军说到这里,异常兴奋。


这次战斗,八路军毙伤俘日军1500余人,缴获长短枪500余支和骡马600余匹。刘伯承认为是很成功的“吸打敌援”战例;日军统帅部称它为八路军“典型的游击战”;在伏击战中逃跑的日本《东亚日报》随军记者本多酒沼在《脱险记》中写道:“神头岭战斗大伤皇军元气,八路军的灵活战术,实在使人难以琢磨。”


向老将军说:“神头岭,成为日军的‘伤心岭’。”


响堂铺伏击战,向守志掌握打汽车的诀窍,他和战友们歼敌400余名,毁敌汽车180余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少将联络参谋乔茂村请求蒋介石“传令嘉奖,以资激励”。


向守志说:“如果说神头岭战斗体现了开国大将陈赓的精明的话,那么,响堂铺伏击战则充分展示了开国元帅徐向前过人的谋略。”


这一仗,也是向守志在抗日战场上打得最得意的战斗之一。因为“敌汽车全部被毁,日军震动极大”。


响堂铺伏击战是在神头岭伏击战之后半个月进行的。当时,侵入晋南、晋西的日军,虽然连续遭到八路军的沉重打击,但为实施其配合津浦铁路线作战,相机进攻潼关、西安和陕甘宁边区的计划,仍继续向黄河各渡口猛犯。


为了给日军进一步的打击,刘伯承、邓小平、徐向前决心以3个主力团,在响堂铺地段,消灭敌人的运输线。具体战斗由129师副师长徐向前指挥。


响堂铺是位于河北涉县以西、山西黎城县东阳关以东,邯(郸)长(治)大道上的一个小村。村南侧,是海拔1400多米的高山,山峰陡峭;村北边,是海拔1200多米的高山,山势平缓,地形起伏,并有一些村庄。两山之间是一条长长的峡谷,日军依山顺谷修了一条简便的汽车路。所以,响堂铺是日军由邯郸进犯山西的咽喉之地。


3月30日,徐向前这样部署部队:386旅771团和385旅769团的主力,分别在邯长大道以北的后宽漳至杨家山一线山地设伏。同时,769团抽出几个连在椿树岭、河南店、王堡等地设伏,阻击可能由涉县西援之敌,并掩护该团左翼。


第二天拂晓,771团得到情报:东阳关的几百名敌人,向苏家峻的772团7连伏击阵地开去。是不是敌人发现了我军的行动?


就在部队犹豫之际,徐向前冷静地作出分析判断:我军昨夜的行动十分隐蔽,敌人至多只能发现我苏家峻之小部队。一切按原计划进行。


战前,771团2营机枪连连长向守志根据团长徐深吉、政委吴富善的指示,向全连指战员专门进行了打敌汽车的教育。“我要求大家要沉着冷静,仔细观察,按照任务区分,首先要消耗汽车上掩护的敌人,其次打敌驾驶员,再就是打汽车的油箱和轮胎。”向守志回忆说。


31日上午,当由黎城开向涉县的日军汽车队约180辆汽车驶入伏击区时,伏击部队向日军汽车队突然出击。向守志亲自用重机枪向当面日军车队猛扫,掩护兄弟部队指战员向日军车队冲击。


11时,战斗基本结束。这次战斗,共歼日军400余名。当时,八路军没有汽车驾驶员,汽车开不走,180余辆汽车只好一一点着,全部被毁。


向守志回忆说:“敌人被打得丢盔弃甲,汽车相撞或中弹起火,顿时浓烟滚滚,火舌四射,横竖堆集。”


对于响堂铺之战,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派赴第18集团军的少将联络参谋乔茂村在致蒋介石的电报中请求“传令嘉奖,以资激励”。


后来,徐向前元帅还以《响堂铺之战兼贺抗战胜利四十周年》为题,写了一首诗。当地政府和群众还竖立了一座响堂铺伏击战纪念碑。


凌石屯伏击战,向守志和战友们打得鬼子光屁股。“这是‘最有趣的一仗’。”他说。


1939年9月中旬,八路军青年抗日游击纵队771团第2营营长向守志正率部参加冀南地区反“扫荡”。当时,巨鹿、新河、宁晋等地日军换防,每天有3至5辆满载日军的汽车来往于巨鹿、新河之间,纵队司令员徐深吉认为这是打击敌人的最好战机,决定771团在新河至巨鹿公路上的东、西凌石屯之间伏击。


向守志率2营所属5个连的干部到现场侦察,区分任务,研究打法。15日拂晓前,各营分别进入伏击地区隐蔽。


“这天下午,由巨鹿开往新河的七八十名日军,乘3辆汽车驶入伏击地段时,我指挥本营各连,和第3营一起,将密集的机枪、步枪火力射向敌人,接着手榴弹也飞进车厢,敌人死的死,伤的伤,大部被歼。残敌滚下车后企图沿公路边的道沟逃命。哪知头两天下过大雨,道沟里虽没有明水,但淤泥过膝,逃敌的鞋子和衣服全粘上了泥巴,跑不动,爬不出来,有的被打死,有的被活捉。少数脱光衣服,赤着脚往巨鹿跑,又被第1营兜歼,最后只剩下几个光着屁股的鬼子逃到巨鹿城。”向守志回忆说。


这场伏击战,还俘虏了12名日军。“鉴于他们均已负伤,我们将他们伤口清洗包扎后,带上宣传品,于当夜送往巨鹿城外,让日军收容,对瓦解敌军起了很好的作用。”


向守志说,抗日战场上,他也曾受过批评。1943年3月,771团副团长向守志率领一个连在河北威县打了一场消耗仗,尽管胜利了,但自身伤亡也很大。“上级给了我严厉的批评。因为,当时,八路军的目标是多打游击战、伏击战,避免与敌人硬拼,过多消耗自己。”向守志说,“批评也是好事,吸取教训,能让我更好地成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