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告女星生存实录:13万被包养1年接待“主人”3次

军人命运 收藏 1 897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通告艺人说,自己的朋友曾被一位美籍华裔、从事风投行业的男人包养,对方在后现代城为其租下一套两居室,并安排一辆宝马供她日常出行。另外再给她一张每月透支额为十万元的信用卡,另有三万人民币的现金供日常开销。对方一年来大陆三次,每次十天半个月左右,剩下的时间,对北京的“亲人”不闻不问,完全自由。“在这个行当里混久了,渐渐你会觉得,什么都是假的,男人、朋友、感情都是假的,只有钱最有保障。”



娱乐圈边缘军团在限娱令中壮大


通告艺人近来颇受关注。先有浙江台《爱情连连看》节目女嘉宾陈明月驾宝马车撞人,后有频频露面于台湾综艺节目的艺人Makiyo醉酒殴打司机,这一混迹在各个电视台通告但缺乏代表作品的演艺圈从业者群体,于是被纳入了更多媒体和大众的关注视野。


就大陆的通告艺人而言,尽管现阶段只能在栏目中混个脸熟,但“限娱令”引发的蝴蝶效应,却似乎为她们提供了开拓全新发展空间的可能:电视台娱乐节目的空间变小、监管变严,让其他非电视台的出口都相继以为或者误以为找到了新的发财致富路,于是各网络门户都在和电视台齐头并进,尝试着制作自己的自制综艺栏目。


网络自制栏目需要嘉宾,但是制作者也并不明确自己需要谁,或者节目早期也无法找到“真正的明星”,自然,视觉冲击力强、尺码够大、脸蛋够美的人,成为了首选。她们因为曾在电视节目出现,也算略有名声。因为常年混迹在娱乐圈,是娱乐圈的边缘人,找起来也算方便。


而对于通告艺人来说,跑通告是她们在没有戏可拍的现状下,能和摄影机产生的最近距离,也向娱乐圈又迈进了一步,何乐而不为呢?早前“朝阳V姐”事件浮出水面,正是由于“限娱令”这只蝴蝶在扑扇翅膀。“朝阳V姐”是这样的一群人:微博上,她们的地址栏写着北京市朝阳区,认证信息则是模特、艺人、演员,她们热爱发布自拍照片,照片显示她们均拥有长腿、锥子脸、大胸,手拿iPhone,一身名牌,服装深V。利用造假身份,她们参加各种网络综艺节目的录制,曝光度颇高。后来假身份被揭,网上为之哗然一时。


正如“朝阳V姐”不惜为了节目制造假身份,大多数通告艺人也不会放弃上节目的机会,并尽可能表现出位,以谋求在演艺圈的发展。她们有时会在节目中行为夸张,最经典的例子,就是当年马诺制造的“我宁愿在宝马里哭,也不愿在自行车上笑”,这做足了“节目效果”,赚足了眼球和收视率;有时会选择上一些更容易风生水起的节目,如相亲类节目,最好能大胆讽刺男嘉宾,令众人错愕。只是上节目还不够,还要在线下辅以积极有效的宣传——利用自己的微博展示自己的生活,或者美艳惊人,或者是大牌秀场,又或者是夜生活的召集令,姐妹们听到集合的号角,都会一拥而上。


她们面容姣好、身材傲人、小有名气、私生活丰富多样,与粉丝互动的方式俨然有了明星架势,看起来,一切都很好,足够活色生香,足够满足年轻女孩的虚荣,足够令另一些年轻女孩心生羡慕,更何况,也许前面还有更灿烂的星途。然而常识也告诉我们,表象之下总隐藏着另一个真实,光环不能触及的所在往往有其他故事发生。


跑通告钱很少,却是打开知名度的办法


通告艺人的收入,是否足以支撑她们的消费?一只常常上镜的LV包,是多少场通告换来的?实际情况是:“单靠通告会饿死。”通常来说,即使是已经在综艺节目中频频露脸的通告艺人,每次的通告费也绝不高于千元。资深电视人J小姐说:“通告艺人来上通告,我们节目组花不了多少钱。有时我们只会给她们几百块钱车马费,嫌少?没关系,很多人想上通告。”


上一次通告能拿到千元左右的通告费,已经不算低了,有时只有500元,或者更低的300元。如果在其他城市上通告,节目组出了交通费和住宿费,有时甚至没有通告费。比较倒霉的那个月,L只上过3次通告,一次500元,两次300元,加在一起1100元。


但是上通告这件事,关系的不仅仅是钱,而是利。在模特界和通告界小有名气的刚小希说:“上通告和上杂志一样,是双方都会得利的事儿。这个工作要么是名、要么是利,既然上通告可以出名,总要放弃一些利。而且出了名,总会有人来找你代言、做广告的。”


资深电视人J小姐也认为:“尽管很难因此接到大的代言,但还是有一些商家会从电视上看到你,然后邀请你去某个商场的开业典礼剪彩,或者代言一个乡镇企业的服饰之类的。”


叶梓萱的知名度之所以能从网游界走向普通百姓,正是因为东方卫视的相亲节目《百里挑一》,那比林志玲还嗲的招牌发音——“男嘉宾你好……”、“我妈妈说……”以及美少女双马尾造型,性感傲人身材,都为她引来了意想之外的争议和话题。“我真是为了找结婚对象而去的,不是为了炒作或出名。”在电话中接受记者采访的叶梓萱语速很快,与电视荧幕上那个嗲到人骨头酥的叶梓萱判若两人。


那么,无法从通告中获得足够收入来源的通告艺人,一定会用其他方法来填补自己开销的巨大亏空,大多数女生都同时从事模特行业。刚小希是模特中经营得比较成功的。


去年11月,她还在拉斯维加斯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show,“在拉斯维加斯,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展示,我们这个公司的展示是当时中国唯一一家,我真人大小的蜡像就被放在宾馆的大门口。”


已经是固定通告艺人的夏文晴,也会排话剧,其实话剧是相对收入不高的一份工作,“做平面模特拍照片,一小时有至少1000块的收入,但是话剧又辛苦,也赚不到太多钱,只是作为喜好。不过我自己和朋友共同经营的设计公司,也会有一些收入。”


叶梓萱也坦承通告收入并不高,“通告费我从来不列入我的收入范围内,因为通告费真的很少呢,并且我是抱着找对象的态度去的节目。”好在她家境好,并且收入多样,能够通过广告、代言、电视剧、电影、MV、模特、网络营销、公司职员以及各种其他收入来摆平通告收入不高的现状。


流连于酒吧与闹市,有人找真爱有人求包养


在北京,如果你路过新光天地时看到一辆兰博基尼,请不要过于错愕;如果转身又是一辆玛莎拉蒂,也别以为郭美美在你方圆一公里以内。新光天地对面的后现代城里,无数嫩模、通告艺人都生活在那里,她们说不定就是车主。你可以试着培养自己的狗仔能力,记下车号,然后再到工体的酒吧去寻找这辆车,说不定还会遇到“朝阳V姐”在酒吧里玩儿得正盛。


通告艺人马幼茜看到自己的照片被放在“朝阳V姐”的新闻里,吓了一跳。再看看文章对她们的描述,十分不满:“那个什么爆料人说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我们去夜店也就是喝喝酒玩一玩,现在谁没去过夜店啊!哪有人那样啊!”与朝阳V姐群体合作过节目的电视制作人W先生说,“她们大多出手豪迈,言行举止也很开放,做节目的时候你跟她说,姑娘,你回去多看看微博,多总结总结现在社会上流行的话,到节目上来说,说不定就能红了。她们就真的会为了博眼球这样做。”


不仅生活阔绰,不惧炒作、不怕袒胸露乳,甚至不惧“艳照”也是通告艺人的共同特征。通告艺人刚小希曾经在“波斗门”事件期间走红网络,视频中穿着暴露的刚小希,和另一位女子争风吃醋大打出手,互相拉扯裙子,直至露胸露底。但事后刚小希在通告中澄清,这是一则广告,商家出钱她拍片,完全是一场策划中的“波战”。


“你有被包养的朋友么?”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通告艺人说,自己的朋友曾被一位美籍华裔、从事风投行业的男人包养,对方在后现代城为其租下一套两居室,并安排一辆宝马供她日常出行。另外再给她一张每月透支额为十万元的信用卡,另有三万人民币的现金供日常开销。对方一年来大陆三次,每次十天半个月左右,剩下的时间,对北京的“亲人”不闻不问,完全自由。“在这个行当里混久了,渐渐你会觉得,什么都是假的,男人、朋友、感情都是假的,只有钱最有保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