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陶汝坤给周岩及周岩家人造成的伤害,作为他的父亲我椎心之痛难以言表,再次表示痛心和深深的歉意!现对网民关心的相关情况说明如下:


我儿子陶汝坤1995年4月出生,系在校学生。2010年初和周岩产生早恋,虽我们极力反对,但感情一直较好。案发前一周左右,因周岩另有男友,陶汝坤不能正确妥善对待,在2011年9月17日晚对周岩实施了伤害。事情一发生,我们接到了他的电话随即赶到医院,他已随120救护车到达安医附院烧伤科,我们及时给予了治疗。9月18日早晨,陶汝坤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一周后批捕,至今一直在看守所羁押。


事情发生的当夜,陶汝坤就多次向周岩和其家人表达了后悔愧疚的心情,并向其母亲下跪忏悔。双方父母就赔偿问题也一直在商谈。周岩父母要求的赔偿款虽从2011年10月底的1000万元后降至12月份的600万元,到2月12日要求的赔偿款280万元外加一套住房,由于我们也是工薪阶层,在住院期间已借款,我们实在无力承担巨额赔款,希望继续磋商,但遭到拒绝,继而在网络发表文章。


一直以来我们怀着赎罪和伤痛的心情竭尽全力救助周岩。自2011年9月17日至12月20日周岩住院期间,我们始终积极地在治疗上和生活上给周岩及周岩家人提供我们能做到的所有帮助。每天下班后到医院看望孩子和她父母,询问病情,及时足额缴纳医疗费用,唯恐耽误孩子治疗。到12月20日,周岩父母通知我们已和医院商定出院时,我共支付住院期间医药费33.86万元,不欠医院任何费用。在周岩住院期间,考虑到她父母往返不便,我特地在安医对面租房给她父母居住,好照顾孩子,还另外支付周岩父母1万元用于日常开支。随着季节变换,我们及时给周岩和其父母购置衣物及生活用品。


由于教子不当,我孩子犯下如此罪行,我只有尽力赎罪。为了有利于周岩康复,住院期间我们和她父母商量向医生要求住在单人病房。出院时,出于对周岩在家中用药不便的考虑,我们还请医院开了够6个月用的美皮护和疤痕贴,价值6万元。

出院后,2011年12月21日至2012年元月20日一个月内,我们多次到周岩家探望,询问病情。


2012年元月31日支付周岩复诊医药费0.17万元。


虽然双方在协商赔偿,但从事情发生到目前为止,案件一直在按司法程序进行,陶汝坤一直关押在看守所,他必将会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我也绝不回避我应该承担的责任。



受害人的母亲对其评价:

时至深夜,刚把周岩全部弄好睡下,就接到各地询问我“讹诈”陶汝坤父母1000万元的电话,听到这种话我们的肺都要气炸了,明明是他们出尔反尔不负责任,反而颠倒黑白说成是我们“讹诈”。对于大家的疑问,我们一一作出回复:


第一说周岩另有男友才致使陶汝坤用如此残忍的手段伤害周岩,完全是为陶汝坤开脱罪行,想往周岩身上泼脏水而无中生有。我们就是为了让女儿躲避陶汝坤的纠缠,安心学习,才把周岩转学至肥东撮镇中学,后来由于陶汝坤继续纠缠,不得已周岩又休学一年。案发的9月17日是周岩在休学一年后重返学校仅两周的时间,我们坚决反对孩子早恋,周岩是很乖巧的孩子,根本不存在“另有男友”。


第二关于陶汝坤随120赶到医院,这也是陶汝坤父母当初让我们签署《情况说明》上表达的意思,就是想要证明陶汝坤对周岩进行了积极救治。事实是周岩在被火烧起来时,陶汝坤就在旁边看着,还叫着“你去死吧”,周岩小姨扑灭火并拨打120,急救车来了之后,陶汝坤也跟着下楼并准备打车走,是周岩小姨拉着陶汝坤没让他走掉,才发生第二天在医院陶汝坤被警察带走的情况。


第三关于一万元的费用问题。2011年11月13日,陶汝坤父母拿了《情况说明》来让我们签字,因为上面的内容与客观事实不符,我们拒绝签字,陶汝坤母亲就让我给她打个一万元的收条,这笔钱是前面一个多月他们支付周岩生活费、护理费和房租陆续给的,而且收条上的字也是陶汝坤的母亲写好,我在最后签了字。自此之后,陶家就开始陆续拖欠医院费用,也不再给生活费用,直至欠医院七至十万时,医院要求我们出院。


第四关于所谓我们索要1000万和600万的问题,事发后的几日,周岩尚有生命危险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时,陶汝坤的父母口口声声说他们会负责周岩的治疗,带周岩去韩国整容,治疗10年20年都陪着。听了这样的承诺,让我们受伤的心稍有些安慰,我们也相信了陶汝坤父母的话。这也是所有媒体和网友疑问为什么事发后没有立即公开这个事,求助于媒体的原因。但是当周岩从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后,陶汝坤父母就开始不停追问我们,要我们报个数字来了结这个事情,这让我们很气愤,陶的父母竟然出尔反尔。周岩出了这样的事,我们不是要你们的钱,只要你们能够一直负责周岩的治疗,现在,我们依然是这个想法。直到12月20日周岩被迫出院,我们没有答复陶汝坤父母的要求,我们也不可能提出1000万、600万这样的巨额数字,再多的钱也换不回我以前那个健康可爱的女儿!


第五关于280万元和一套住房的赔偿问题。春节之前,陶的父亲拿着《取保候审申请书》来到家里让我们签字,被我们拒绝。出院以后我们多次给陶汝坤的父母打电话,让他们支付周岩在家的治疗费用,他们都拒绝,而且还让我们卖房子。在我们多次打电话之后,2月12日,陶汝坤的律师独自一人来到家里,再次提出要我们报个数字,我们听说在北京、上海治疗类似的整容手术,按现在的费用也需要二三百万,更何况,周岩的手术需分很多年才能完成,所以我们向陶的律师提出280万元的赔偿数字。这并不是我们的初衷,因为之前陶汝坤的父母承诺过治疗10年20年都陪着我们负责到底的。关于陶家的旧房子,我们从未提出要过,反而是陶家当初为了打发我们,自己提出在双岗的旧房子作为赔偿给我们,被我们拒绝。


第六所谓我们和医院商定出院。作为周岩的父母,我们希望能给孩子最好的治疗,如果不是因为陶汝坤的父母拖欠医药费,我们怎么可能会让孩子回家进行保守的治疗?现在周岩虽然在家中保守治疗,但是每天我们还需要好多治疗费用。周岩烧伤的面积高达30%,每日要涂复方肝素钠尿囊素凝胶6支,一支售价57元。


第七所谓的租房的事实。我们不否认房子是陶汝坤的父母给我们租的,房租按天计算,每天40元,另每天支付10元水电费。租房时他们只支付了10天的房租费,总共400元。但我们从9月18日一直住到周岩出院的12月21日,一共住了3个月。共支出了房租费3500元。周岩出事后,在重症监护病房住了一个多月,周岩的妈妈得知周岩出事之后就昏迷了,不得已我们找了周岩的两个亲戚和周岩的小姨一起轮换照顾周岩。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们在给陶汝坤父母出具10000元收条时才注明包括护理费2000元整。


第八所谓出院时价值6万元的疤痕贴。这个与事实不符,首先这个6万元是包含在33.8663万元中,而不是33万元之外的另有6万元的药。周岩现在使用的疤痕贴还是在医院时使用的旧的疤痕贴。如果真像如陶汝坤父母所讲的一次性开了6万元的疤痕贴的话,那么医院的用药清单中肯定能反映出来。


第九所谓2012年1月31日的1704.6元住院费。自从周岩出院之后,陶汝坤的父母就拒绝再支付任何费用,但是周岩每天仍需要很多费用进行治疗,迫不得已我们找到了陶汝坤母亲的单位,最后经单位协调,在周岩去医院复查时,陶汝坤的父亲陶文到医院支付了1704.6元的复查费用。这是陶汝坤的父母支付的最后一笔费用,到目前为止,陶汝坤的父母没有再支付任何的费用,而且陶的母亲在周岩出院后再也没有来看过周岩。


陶汝坤的父母发帖说真诚的向大家道歉,请问你真的做到真诚了吗?如果是真诚为什么要诬陷我女儿“另有男友”?如果是真诚为何要编造1000万和600万元的赔偿?现在多少钱也无法换回从前的周岩。你说你们是工薪阶层,合肥市审计局处级干部和合肥市规划局财务处长的职业难道和我们每月1500快工资的工薪阶层一样吗?


对于陶父的回复,我的评价是:无耻兽父!原因已经在原回复上用黑体标出,不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