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夷之辨:有中国特色的民族主义理论

叶落如刀 收藏 6 1065

本人正在天涯煮酒发表新帖《龙战于野:华夏对外战争》围绕华夷命题聊聊古代对外战争,为此希望和大家一起探讨学习,以整理写作思路。


对于我们的人生来说,第一件大事是什么?不是爱情,不是自由,不是事业,当然更不是挖坑灌水。除了吃奶以外,遇到的第一件大事是取名字。想你我降生之时,全家群策群力、大鸣大放、绞尽脑汁,就为了取个好名字,以寄托人世间最美最好的愿望。

顾名而思义,一个国家的自我认识,也可以从国名上大致了解。特别是中国传统上把“名”看作基本的原则性问题。《论语》有云: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孔子把正名看作执政的头等大事。但别把这又当成儒家搞封建礼教、残害心灵的罪状,早在孔子之前的牛人管仲所著《管子•正第》就说:“守慎正名,伪诈自止。”

不管是中华民国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关键词都是“中华”:中者,中央也,说的是地缘;华者,光辉也,说的是文化。人嘛,都是有自尊的,谁不希望自己是一副高大全的形象呢?所谓英雄所见略同,亚洲的另一个文明古国波斯国在1935年改国名为伊朗,也是因为波斯语中“伊朗”就是“光辉”的意思。

在中、华这两字之外,另一个关键字是“夏”:夏者,夏后氏也,说的是血统。《说文》解为“夏,中国之人也”,也就是古代汉族人的自称,“华夏”就是“光辉的中国人”之意。《史记•夏本纪》记载夏后氏的族谱:“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帝颛顼,颛顼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禹者,黄帝之玄孙而帝颛顼之孙也。”乖乖,这夏后氏是根正苗红的炎黄子孙啊。而且夏后一族不是躺在祖先功劳簿上睡大觉的啃老族,其子孙光宗耀祖,一举建立中国第一个王朝夏朝。此后历经商灭夏、周灭商,但就像公司领导换届,企业本身还是一脉相承的,“夏”俨然已成为所有人的自我认同,比如西周共王的祭器《墙盘》铭文云:“上帝司夏尤保。”大概是铜器所见最早的夏字,意思是说“上帝特别宠爱夏人”,堂而皇之以夏自居,后来春秋战国的诸侯国更是自号“诸夏”。


中、华、夏,分别对应着中国人在地缘、文化和血统上的自我认知。以此为依据,所谓华夷之辨,在理论界有三种方法:

第一种方法:屁股决定脑袋,以地缘辨别华夷。

《礼记.王制》曰:“中国夷狄五方之民,皆有性也,不可推移。东方曰夷,被发文身,有不火食者矣;南方曰蛮,雕题交趾,有不火食者矣;西方曰戎,被发衣皮,有不粒食者矣;北方曰狄,衣羽毛穴居,有不粒食者矣。中国夷蛮戎狄,皆有安居”,可以简称为“东夷西戎、南蛮北狄、中华”,和金庸老先生说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是一个造句格式。一句话,屁股蹲在哪儿,就决定了你是什么人。

这应该是最原始、也是最简单的方法。中国的第一个王朝夏朝,版图大概是以河南省西部为中心,北到河北南部,南到湖北中部;东到山东河南交界处,西到山西南部,基本上处于中国版图的腹心位置。此时以地缘而辨华夷,大概是没错的。

第二种方法:老子英雄儿好汉,以血统辨别华夷。

武王灭商,大封诸侯,把三大姑七大姨的亲戚们,外加上识时务的前朝遗老都派出去当地主。说是地主,其实地还不是你的,都还攥在外族人手里呢。这就像周天子开的是一张空头银行支票,您想变现?成啊,您去抢银行不就行了!当然,要抢银行,周天子还是会赞助武器弹药、马仔小弟的,这些诸侯倒也争气,纷纷在当地站稳脚跟,初步奠定了中国的版图。周王室和这些诸侯封国,就统称诸夏。《国语•郑语》曰:“夫成天下之大功者,其子孙未尝不章,虞、夏、商、周是也”,诸夏的血统就是夏、商、周、姜四族,也就是姒姓、子姓、嬴姓、姬姓、姜姓及其支属氏族,具体包括周王室和鲁、晋、郑、卫、韩、魏、燕、虞、虢等姬姓国;齐、申、吕、许等姜姓国;徐、黄、郯、江、赵、秦等嬴姓国;子姓宋国等,《荀子》记载周初分封了兄弟之国十五,同姓之国四十,如果加上其他几姓,《吕氏春秋》说达到了封国四百、服国八百的程度。那么,这四百个国家就是血统意义上的“华”,而八百个服国就是血统上属于四夷,但政治上向周王室纳贡的国家或部落。


第三种方法:讲文明讲礼貌才是关键,以文化辨别华夷。

《春秋左传正义•定公十年》:“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周易•系辞下》记载“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周公制周礼而治天下,被儒家尊为圣人。衣冠、礼仪往往用来代指文明。

《孟子》:“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于夷者也。”

《汉书.匈奴别传》:“夷狄之人贪而好利,被发左衽,人而兽心,其与中国殊章服,异习俗,饮食不同,言语不通。”

较明显的例子是楚、越、吴三国,这三个诸侯国号称祖上是华夏的王,但后来不遵守周礼,被中国的诸侯斥为夷狄,后来又接受了周天子的封诰,遵守了“礼”的等级规范,就成为了中国的诸侯。

常有人引用所谓的子曰,“夷狄进于中国则中国之,中国退于夷狄则夷狄之”,如此论调实则大谬。首先,这话不是孔子说的,也不是孟子说的。孟子只说过“臣闻用夏变夷,未闻变于夷者也”。孟子这句话,本来是批评陈相和他的弟弟陈辛背叛他们的老师陈良而向许行学习的.。“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实际出于韩愈之笔,是韩愈对《春秋》笔法所作的概括。韩愈云:“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夷而进于中国则中国之。”(《五百家注昌黎文集》卷一一《原道》)是说《春秋》以“礼”作为判别夷狄与中国的标准,凡是言行符合“礼”的,夷狄亦可视为中国,反之,则中国亦可视为夷狄。所谓礼,即以“周礼”为核心的道德规范。


太祖说:理论联系实际;

鄙人说:否则就是放屁。

理论界的这三种方法,实务界到底能不能操作呢?简单地说,从地缘论到血统论,再到文化论,基本上是一个时间递进关系,也符合事物演变的逻辑。夏朝时代,版图基本上位于中原地区,地缘论凑合能用;到了周朝,周人本身就是从西方进入,重要盟友姜姓氏族更是明显的西戎后裔,此时地缘论就在“政治上不正确”了,于是改用血统论;按理说,血统论是最清晰的,人都是娘生的,顺藤摸瓜总能搞清楚谱系,但随着周王朝的圈地运动发展得又快又好,各地诸侯国和蛮夷戎狄们发生了混血,这叫一个乱,这就像希特勒同志大练血统大法,不料走火入魔,后来发现他自己也有个犹太祖先,于是血统论也难以为继。特别是后世的五胡乱华、蒙古灭宋和满清入关,做了亡国奴的华夏人不甘心哪,于是就又出台了有点自欺欺人、也有点理性光辉的文化论。但天无二日,理无二论,血统论和文化论这两种民族主义理论必然要做出个取舍,例如面对太平天国与满清的决死搏杀,到底选哪一边站对呢?从血统上来说,洪秀全是华,满清是夷;从文化上来说,打着***旗号的太平天国又成了夷,而口口声声遵奉儒家的满清却似乎成了华。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