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大,没影响你XXOO吧?”——办公室里的趣事若干

救火候 收藏 3 2008
导读:09届的毕业生在经过了一年半的入职培训后下到部门也已经一年有余了。鉴于我这个当头的本来就没什么架子,在不谈工作的时候更加是“没大没小”甚至时不时“无恶不作”,所以他们也没把我当外人,很多他们中间的趣事也就传到了我耳朵里,甚至就发生在我面前。 李建业这小子脑子还是不错的,只不过时不时会短路一下,所以他这边的笑话也不少。 上个星期他就被他的同窗集体BS了一回。 中午饭后,那群人坐在一起聊天,我从旁边经过的时候,正好遇上他拿着一个李泓用的护肤品在自言自语:“什么叫脑软膏?”我一听顿时愣了,反

09届的毕业生在经过了一年半的入职培训后下到部门也已经一年有余了。鉴于我这个当头的本来就没什么架子,在不谈工作的时候更加是“没大没小”甚至时不时“无恶不作”,所以他们也没把我当外人,很多他们中间的趣事也就传到了我耳朵里,甚至就发生在我面前。


李建业这小子脑子还是不错的,只不过时不时会短路一下,所以他这边的笑话也不少。

上个星期他就被他的同窗集体BS了一回。

中午饭后,那群人坐在一起聊天,我从旁边经过的时候,正好遇上他拿着一个李泓用的护肤品在自言自语:“什么叫脑软膏?”我一听顿时愣了,反正中午休息时间正好有空,于是走过去一看,那瓶子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薄荷脑软膏。


张崇这小子嘴比较甜,打招呼的时候不是“哥”就是“姐”的,不过这好习惯也有不凑巧的时候。

那天早上,先是李泓经过,叫一声“泓姐早”,这个没什么问题;接着遇见了余彤,“彤姐早”也没什么问题。接着是王璐瑶经过,他不假思索地就叫了一声“遥姐早”……


这小女生的穿着吧,往往在毕业之后的区区2-3年里变化很大,从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学生妹一转眼就蜕变成了职场丽人。

张敏就是个很典型的例子。09年夏天刚毕业的时候还留着个很短小的辫子,我经常调侃为“兔尾巴”。区区两年就成了飘逸的长发和黑丝高跟鞋。眼下是冬天,自然而然就是黑色的打底裤+高跟靴。

那天上午我正好在忙,于是叫她代我去开个会,谁想她坐在位子上很扭捏很为难很尴尬……就是不肯站起来。我以为她不太舒服,也就没为难她,叫另一个人替我去了。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发现所有人都走了唯独她还是坐在位子上,叫她一起去吃饭也是之前那样的扭捏为难尴尬……这下我就真有点纳闷了。员工健康始终还是要关心的,那我只好开门见山地问她:“不舒服吗?想看病就去看病,想早点回去休息就回去休息,现在和我说一声你赶紧想干嘛就干嘛……”她打断了我,终于站起来,环顾四周无人后用很小的声音告诉我:“今天出门没注意,到了公司才发现我在肉色丝袜外面穿了黑色打底裤,这样很透,看起来很像‘那种女人’”……

那种女人?这下轮到我彻底的哭笑不得了。闹了半天是不敢见人啊!我瞅了一眼,没发现她的所谓“很透”有什么大不了,眼下这种半透明的黑色打底裤市面上有的是。于是赶紧地安慰她“没事没事,这点根本就不算透,看不出什么来。再说了你又不是什么网格装……”好一通着装教育,总算让她恢复正常了。这时我抬腕一看,快一点了,食堂歇业了。


林娟长的还是挺有女人味道的,性格上完全就是个大老爷们,这些都不算什么,更重要的是,她是个十足的“傻妞”。傻到什么程度呢?

昨天中午,她夹在一群男男女女中,一脸殷切地在问:“你们几个男的怎么都这样?快点告诉我,3P到底啥意思啊?”……


应届生的故事毕竟只能算是傻的可爱,那些工作了好几年的人,就是彻底的大胆了。


今年任务比较很紧,所以过年没放假,年初一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来上班的。这天生产部总经理按例召集所有人在生产现场开会,我按例也要到现场控制室去和我的人打个招呼,发个红包。刚走到控制室门口(此时现场的生产部例会议还在进行中),就听见麦克风里(现场控制室有广播电话,这样方便现场招人)传来朱立群的声音:“同志们辛苦啦!”把老江老胡阅兵时的腔调学了个十足……


今年年会时正好有一些俄罗斯客户受邀一起出席,当时他们也踊跃参入,献上好几曲。前几首听不懂也不了解不知道,最后一首是原版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这首歌在中国是家喻户晓的,那现场的互动显然相当热烈。等到他们唱完,现场的掌声也结束,我这桌的几个人在那里集体大喊:“哈拉修”……


一次生产线处理异常,我安排两个人晚上值班,根据生产线的情况随时调整生产计划,随时汇报。晚上九点的时候,电话来了。接起电话,还没容我问呢,林建良先问道:“老大,没影响你XXOO吧?”……


兄弟们很激情,小姐妹们也没落后。尤其是在部门聚餐的时候,那简直就是个肆无忌惮。

去年夏天的一次,吃到一半李强的手机响了,一听他接电话那温柔就知道,是他结婚没多久的老婆来电,旁人不过是嘲笑他“男人的败类”,只见李泓偷偷摸摸地凑近他,对着手机大喊一声:“老板,洗脚水要凉啦!”……


这还只是李泓的个人行为,国庆前后的那次就是集体行动了。

那次是徐文渊把他的未婚妻带来了,尽管大家都知道他们拍拖了一年多,但余彤还是立刻装出大吃一惊的样子:“上次好像不是这个么?”王璐瑶和林娟立刻不约而同的大惊小怪:“这么快你就另觅新欢啦?”……


当然,我要承认,他们之所以这么大胆,也是受了我的影响甚至“鼓舞”。前年,我的部门被评为最佳团队,所以在去年初的年会上,我要发表答谢感言。面对着上千人的会场,拿着麦克风,我在很常规很职业地“感谢领导的支持,感谢其他部门的合作,今后我们将更加努力……”正式发言结束之后,又特意地大喊一通:“运营系统的兄弟们,支援部门的兄弟们,今天晚上,供应链的姑娘你们随便挑”……

会场上的老外基本都不懂中文,面对满堂的喝彩起哄颇有些莫名其妙,等到翻译告诉他们事情后,那笑的就别提有多么灿烂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