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个把我第一件衣服吃了的人走了

浪子虚名 收藏 42 939

中午时分,手机响了。看了看手机屏幕,号码陌生,但可以看出是老家Q城的,不像是推销假发票或是冒充XX名牌大学老师,竭力鼓吹要你读一个MBA总裁班之类的垃圾电话,于是按下了接听键。

“是山牯么?”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询问。

“嗯、嗯……”山牯是我的小名,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必定沾亲带故,用家姐的话形容,能叫出自己小名的人,那可是“有资格人士”。一想到是“有资格人士”的来电,我支支吾吾的“嗯、嗯”立刻变成了热情洋溢的“是的、是的,我就是山牯……请问您是?……”

“我是海儿……你知道我是谁了吧?”

“噢!海儿姐呀,知道、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海儿姐是小时候跟我在一个机关大院里长大的。父亲当年担任公安局局长的那些年,海儿的父亲是法院的院长。海儿的妈妈是人民医院妇产科的护士长,母亲经常对我提起当年两家人之间的“深厚”交情,比如都是公检法系统的老同志啦,当年我出生的时候,超出预产期半个多月,导致个头太大(有九斤半之重),难产,是海儿的妈妈在产房守了三天三夜才顺利接生下来啦……等等。

父亲去世已经十一年了,但是两家人的往来依旧不断,特别是母亲,退休在家无事,走动反而比过去更多些,每次母亲回Q城打理老屋,必定与她那些老同志往来频繁,在一起慨叹时光如过隙之驹。

每次母亲从Q城回来,总会有某某老同志“走了”(去世)的消息带回来,尔后细数张家长,李家短的典故。一次,母亲同我聊起了海儿的父亲。“他身体好啊!你父亲与海儿爸爸的年纪相仿,但是一个却先走了十多年,海儿的爸爸身体健壮着呢!”母亲这样说。

“是海儿的爸爸有什么养生之道吧?”我与母亲搭话。

“海儿的爸爸早年有严重的偏头痛,这病看了很多医生,吃过很多药也没见好。后来,海儿的妈妈打听到有个民间的偏方,说是用上好的新生儿的胞衣(胎盘)炖天麻等中药,吃了就能治好偏头痛的病根。”

“什么是上好的胞衣?”我追问道。

“上好的意思就是男婴儿的胎盘,而且要大的,超出预产期的老胎盘,这样才有效果。”母亲这样解释。

“噢!这么说,我的胞衣正好符合上好的条件喽?是海儿的爸爸把我的第一件衣服当作治头痛的药给吃了?”

“是的。”

“我的胞衣是什么样子?” 我很好奇。

“很漂亮!海儿的妈妈洗干净(胎盘)之后给我看过了,大大的,雪白雪白的,有点像被碱水泡过的海蜇皮。”

“吃起来,味道怎么样?”

“什么味道你就要问问海儿的爸爸啦”。母亲笑了笑。

“我的第一件衣服是被海儿的爸爸吃了!我有时间回Q城的话,我要去看看海儿的爸爸,看看那个把我第一件衣服吃掉了的人,说真的,我已经想不起海儿一家人是什么样子了。”

“是要去看看,海儿的妈妈接你出生的呢!每次在Q城老同志聚会的时候,海儿妈妈就念叨你,你应该去看看。”母亲这样对我说。

电话那头海儿的问话很急切:“山牯,你家的电话是XXXXXXX么?”

“是呀!”

“平常打电话,你母亲都在家,怎么我今天打了好几个电话,你母亲都没有接听呢?”听得出,海儿的心情有些急迫。

“噢!我母亲今天去听什么老年健康讲座去了,可能不在家。”

“原来这样啊!”电话那边的海儿舒了一口气。

“海儿姐,找我母亲有什么事么?”

“哪我就跟你说吧,我爸爸,前天因心肌梗塞走了,去世了……你转告你母亲……我就不再另打电话了…… ”

海儿还说了一些,当时的我似乎没听出完整的内容,脑子里只在想,那个把我第一件衣服吃了的人走了……也说了些“节哀顺变”之类的话,差一点就把我想问问海儿的爸爸,想知道我的第一件衣服是什么味道的话说了出来,稀里糊涂中把电话挂了。

晚上回到家中,把海儿电话的内容告诉了母亲,母亲愣了好一会,嘴里叨念着:“好快啊!上次见面还是红光满面,说走了,就走了……”我没敢接母亲的话茬。

母亲摸摸索索的翻阅电话本,说要给海儿的妈妈打电话,不忍看到母亲的悲伤,乘此机会我赶紧下楼,对妻说:“我们出去吧!”

“去哪里呢?”

“随便,要不……就去看场电影吧。”

晚上的电影是美国大片:《生死新纪元》,说的是2017年的人类已经掌握了先进的人类克隆技术,人死了,可以再生。20年后,围绕着克隆的“精品美女”各种力量展开了生而复死,死而复生的较量。影片里的主人公说:“……当我明白这些的时候,我已经死了。”

电影散场,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在想:我的第一件衣服,我还不明白是什么味道的时候,随着吃了它的人,走了……


本文内容于 2012/3/4 23:30:28 被浪子虚名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