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名将关麟征:我的一生是打日本鬼子的一生

鬼子六 收藏 0 1691
导读:关麟征旧居 特点:该楼东抵重庆道,南沿长沙路,西临成都道,北临湖南路。建筑面积390平方米,为砖木结构三层楼房,外檐为缸砖清水墙,立面中部筑半圆形塔楼,院内原有草坪、花坛和鱼池,是一座具有英国风格的庭院式住宅楼。 关麟征 (1905-1980)原名志道,字雨东,陕西户县人。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历任国民党陆军新编第五师副师长、第二十五师师长、第五十二军军长、第三十二军团军团长、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陆军军官学校校长、国民党陆军总司令等。1949年赴香港,1980年8月病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关麟征旧居


特点:该楼东抵重庆道,南沿长沙路,西临成都道,北临湖南路。建筑面积390平方米,为砖木结构三层楼房,外檐为缸砖清水墙,立面中部筑半圆形塔楼,院内原有草坪、花坛和鱼池,是一座具有英国风格的庭院式住宅楼。


关麟征


(1905-1980)原名志道,字雨东,陕西户县人。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历任国民党陆军新编第五师副师长、第二十五师师长、第五十二军军长、第三十二军团军团长、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陆军军官学校校长、国民党陆军总司令等。1949年赴香港,1980年8月病逝。


“我的一生是打日本鬼子的一生”,晚年的关麟征对自己的戎马生涯颇为自豪。台儿庄战役之后,日军名将坂垣征四郎不无钦佩地说:“关麟征的一个军应视普通支那十个军。”就是这样一个因为军人“威风”而参军的少年,在中日战场上充分显示了中国军人的“威风”,他不仅赢得了国人的赞赏,也赢得了对手的尊敬。


长沙路上的关麟征旧居如今是天津市和平区房地产管理局的办公用房。当年,“关铁拳”置办这处房产,自己并没有居住过太多时间,主要都是由家眷居住。


“麟征”本是别人名


如果人生可以预知,这个当年只想做“连长”的少年也许应该把自己从军的目标设计得更高一些。


关麟征原名关志道。小时候,关志道学习成绩很好,但是生性调皮。小学毕业时,他考试成绩为全班第一,但因有违反校规之事,降为第二。这一天老师问他将来毕业后的志愿是什么。关志道看见县城里驻了一连兵,领兵的连长很威风,于是答道:“我希望将来当个连长。”


连长的“威风”大概就这样在关志道心里悄悄地播下了种子。读到中学的时候,关志道仍然对从军的心愿念念不忘。这一天,关志道的一位朋友悄悄告诉他,孙中山先生在广州开办一所军官学校正在秘密招生。朋友弄到了一张署名邓毓玫和吴麟征的护照,吴姓同学嫌广东太远不想去,如果关志道想去的话,只要将护照上的“吴”改成“关”就行。


一心想从军的关志道喜出望外。父母对关志道的选择也非常支持,老父把家中牲口卖了25块银圆作为旅费,送他南下。关志道把护照上的“吴麟征”改了个“关”字,从此改名“关麟征”。在上海,关麟征与同学见到了同盟会元老于右任。于问他们为什么要当兵。关麟征根本不懂得什么“三民主义”和“革命斗争”,只好老实回答:“当军官威风。”这份淳朴憨厚却打动了于右任,不久,他们取得了秘密介绍信南下广州。

1924年,19岁的关麟征进入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成为第一期学员。他被编为第三队,并参加了中国国民党。开学典礼上,孙中山勉励学员不仅要做一个有高度才能的军人,而且要做一个不怕苦、不怕死的军人。“不怕苦、不怕死的军人”对关麟征一生的戎马生涯产生了重要影响。


“古北口”战初告捷


黄埔军校毕业后,关麟征在经历了东征陈炯明和中原大战之后,积累了一定的实战经验,也开始逐步显示出他身上所特有的军事才能和天赋。“九一八”事变后,关麟征常以“毋忘国耻,收复失地是中国军人的任务”来教导部下官兵。1932年年底,徐州成立二十五师,关麟征任师长。宣誓就职时,关麟征以抗日救国为主题,号召全师将士誓死抗击日寇,保卫中华民族。一个军人的“黄金时代”由此开启。


1933年年初,日军攻陷山海关,并进犯察哈尔、热河境内长城诸口,华北岌岌可危。关麟征奉命开赴古北口抗日。到达前线后,关麟征亲临第一线指挥作战,猛烈反击日军。双方短兵相接,战斗惨烈,关麟征被敌人枪弹炸伤多处,浑身是血,但他仍然力战不退。中山先生在开学典礼上的那句话时时在关麟征耳边响起。他一定要做一个“不怕苦、不怕死的军人”。身旁随从官兵10余人全部战死,他也毫不畏惧,仍然从容指挥官兵与敌人搏斗,终于将敌人击退,占领高地。


古北口战役是自侵略热河以来日军受到的第一次沉重打击。关麟征因古北口抗战有功,获国民政府颁发的勋章一枚。他和其他伤员住院期间,北平各大、中学校学生前往慰问献花者络绎不绝。《大公报》主笔张季鸾撰写社论《爱国男儿,血洒疆场》以贺其功。


关麟征的妹妹关梧枝回忆,古北口大捷后,关麟征写下了一首七言诗:“半壁河山狼烟中,烽火照红北地冰。长城之外牧寇马,铁蹄咫尺危古城。大厦将倾于汤火,神州存亡瞬息中。岂肯折膝求苟安,站直抛颅笑颜生。炎黄子孙多傲骨,我今抗日三请缨。”


“台儿庄大捷”留英名


1937年七七事变时,关麟征已升任五十二军军长。这年秋天,他率部队在平汉铁路从事抗日斗争。9月,他参加了保定战役。10月,他率五十二军在漳河南岸击退日军土肥原十四师团。转年,关麟征参加了著名的台儿庄会战,他迎来了“打日本鬼子一生”的顶峰。


1938年3月31日下午,由临沂南下的日军坂垣第五师团沂州支队约4000人配备野炮、坦克突然袭击关麟征的五十二军指挥部。此时五十二军的兵力全部投入战斗,关麟征身边只有约300人的一个警卫营兵力。关麟征临危不乱,佯攻迷惑敌人。拖延至黄昏后,增援队伍赶回,关麟征一举反攻,把日军坂垣第五师团沂州支队包围,全歼日军骑兵。此后,关麟征乘胜追击,大大减轻了台儿庄外线进攻的压力,有力地支援了台儿庄的正面防守战。不久,关麟征五十二军、王仲廉八十五军挥戈南指,加紧对包围台儿庄的日军进攻。白天枪炮轰击,晚上纵火夜战,使敌人日夜不宁,先后毙敌1000余人,并将台儿庄东面的甘露寺、杨楼、陶墩等据点收复。这一胜利,使台儿庄东北面所受的日军威胁全部解除。4月6日晚,李宗仁下令全线反攻,中国军队在台儿庄战役中获得了辉煌胜利。


台儿庄战役后,4月下旬关麟征率军把日军冈崎支队包围在码头镇西面的北涝沟。关亲自指挥部队勇猛围歼堵击敌人,使日军死伤累累,伤亡惨重,仅日军四十一、四十二两个联队伤亡即达1400多人,获得重大战果。


关麟征因台儿庄作战有功,升任第三十二军团长。当时,在黄埔军校毕业生中任军团长的仅有胡宗南和他两人。在台儿庄战役中与关麟征较量过的坂垣征四郎说:“关麟征一个军应视普通支那十个军。”关麟征由此得名“关铁拳”,国内的军事评论家对他的军事才能亦大加赞赏。


书法为乐度晚年


1949年关麟征移居香港后,深居简出,闭门谢客。他不参加任何政治性集会活动,不会见新闻记者,也从未在报刊上发表过任何言论。“解甲归田”之后,他以读书写字、教育子女为乐趣。他的妹妹曾到香港看望他,关麟征生活有规律,洁身自好,每日早睡早起,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牌。


关麟征喜好书法,他从青年时代就有寻访名碑的爱好。1946年,关麟征得知临潼华清池珍藏有一块北魏元苌的《温泉颂》碑,十分爱慕,想得到这块碑的拓片,特意派随员到临潼县政府交涉。以关麟征当时的地位,想要一幅拓片易如反掌,但他却以法币10万元的巨额馈赠作为临潼县中学生奖学基金,以此“换取”拓片,留下了“儒将”的赞誉。


1980年8月1日,关麟征因心脏病猝发去世。徐向前元帅发去了唁电:“噩耗传来,至为悲恸,黄埔同窗,怀念不已,特此致唁,诸希节哀。”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