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神话世界的权力谱系想象

waxgaw 收藏 0 289
导读:老版《西游记》的导演杨洁说,当年开拍时,曾经向赵朴初先生讨教,希望这位佛教协会会长能为《西游记》题写片名,但赵朴初拒绝了。赵先生的看法是,《西游记》在佛教界是不被认可的,唐僧是个伟大人物,在佛教界备受推崇,而《西游记》却把他描述为一个哭哭啼啼的脓包,为了树立孙悟空而贬低唐僧,观众和读者看到他跟看到刘备似的。“如果我给你题了片名,佛教界会不高兴的。”当年这部电视剧,现在已经被当成了“经典”,那首主题歌《敢问路在何方》也被反复传唱。 关于《西游记》,众多大学问家做过研究和考证。鲁迅先生在北京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老版《西游记》的导演杨洁说,当年开拍时,曾经向赵朴初先生讨教,希望这位佛教协会会长能为《西游记》题写片名,但赵朴初拒绝了。赵先生的看法是,《西游记》在佛教界是不被认可的,唐僧是个伟大人物,在佛教界备受推崇,而《西游记》却把他描述为一个哭哭啼啼的脓包,为了树立孙悟空而贬低唐僧,观众和读者看到他跟看到刘备似的。“如果我给你题了片名,佛教界会不高兴的。”当年这部电视剧,现在已经被当成了“经典”,那首主题歌《敢问路在何方》也被反复传唱。


关于《西游记》,众多大学问家做过研究和考证。鲁迅先生在北京大学讲《中国小说史略》时为《西游记》专设了一个名词为“神魔”——历来三教之争,都无解决,互相容受,乃曰“同源”,所谓义利,邪正,善恶,是非,真妄诸端,皆混而析之,统于二元。鲁迅考证,唐代李公佐的传奇故事《李汤》中,写到了大禹治水,把一个力大无穷的水怪无支祁压在了龟山下面,这个“无支祁”就是孙悟空的原型。胡适先生则有长文《西游记考证》,他的观点是,孙悟空的形象来自印度史诗《罗摩衍那》中的神猴哈奴曼,《罗摩衍那》比《西游记》早得多,在中印文化交流过程中,神猴哈奴曼的故事肯定流传到了中国。


1915年,《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在国内影印出版,这本小书在日本发现,王国维断定,这是南宋临安勾栏瓦肆中的“说经”话本,小书共17节,其中第二节就是取经故事的开始。唐僧遇见一白衣秀才,那秀才说:“我不是别人,我是花果山紫云洞八万四千铜头铁额猕猴王。我今来助和尚取经。此去百万程途,经过三十六国,多有祸难之处。”这本小书的故事性不强,远不如同时期的话本生动,许多学者认为,它并非“话本”,而是寺庙中的“俗讲”。上世纪80年代,陕西榆林发现画有猴行者的唐僧取经图,学者们推断,在晚唐或五代时期,西北的寺庙中就有唐僧在猴行者的帮助下前往西天取经的故事流传,《大唐三藏取经诗话》是普及佛教的课本。


然而,《西游记》一书虽然讲的是西天取经,唐僧、如来、观音都是重要角色,其中的道教色彩也不容忽视。《西游记》的版本之间最大的差别就是第九回,有的版本加入了陈光蕊(就是唐僧的父亲)被害又被龙王救活的章节,有的版本则没有这段。据说,清朝的汪澹漪翻刻《西游记》,加入了这段包含唐僧出身的“江流儿”故事,不过,汪澹漪重刻并评点西游,不只是要加上这段故事,他认为,《西游记》是修炼道家金丹的教科书。《西游记》诸多刻本的序言中,有一位清朝的野云主人的《增评证道奇书序》,文中说:“忽得西陵汪澹漪子评本,题之曰《证道奇书》,多列《参同》、《悟真》等书,以为之证。”说修丹证道者日益增多,正是《西游记》之功。清朝悟元子刘一明《西游原旨序》中这样说:“《西游记》者,元初长春邱真君之所著也。其书阐三教一家之理,传性命双修之道。俗语常言中,暗藏天机;戏谑笑谈处,显露心法。古人所不敢道者,真君道之;古人所不敢泄者,真君泄之。一章一篇,皆从身体力行处写来;一辞一意,俱在真履实践中发出。其造化枢纽,修真窍妙,无不详明且备。”


现今,张纪中担任总制片人的《西游记》已经广泛传播,筹备之初,张纪中即有判断:“《西游记》是一本讲道教的书。”2007年5月25日,《西游记》剧组在上康城公寓举办研讨会,李安纲教授给剧组成员讲《西游记》,其主要观点是:一、吴承恩并非《西游记》作者,这本书的作者是丘处机,作者之争,其实就是文化之争。二、孙悟空的形象是人类心灵的象征,七十二变是心理活动,十万八千里的筋斗云是念头飞跃,一万三千五百斤的如意金箍棒是元气的流布。三、《西游记》文化原型是全真道的经典《性命双修万神圭旨》。李安纲先生说,《西游记》采取儒家积极入世的精神,借助道家生命修炼之手段,达到佛家四大皆空之境界。他的这些主要观点收录在他的《文化载体论》一书中。


李安纲先生说,孙悟空是心,心理活动就是七十二般变化。《云笈七签》中说,夫心之念道,凡有两种,一念法身,七十二相,八十一好,具足微妙,三界特尊。二念真身,犹如虚空,圆满清净,不生不灭。沙和尚是脾脏,调和五脏,一路上不能发脾气,不见得要有什么作为。猪八戒是肾脏,猪八戒一路上的表现是贪吃好色,但什么肮脏的活儿都要他来干。《西游记》描述的师徒取经,实际是沿着人体的任督二脉、天堂地狱、五脏六腑走了六圈,所有脏腑部位重复六次,遇到的妖魔鬼怪都有其象征,所以拍摄电视剧,妖魔鬼怪不能随意增减。


解读《西游记》的著作,从来都是极具想象力的。萨孟武先生有一本小书叫《西游记与中国古代政治》,由西游的故事说开,谈论政治与权力。比如,先讲孙悟空救了乌鸡国国王的性命,国王以王位相让,孙悟空说:“老孙若肯做皇帝,天下万国九州皇帝都做了,只是我们做惯了和尚,是这般懒散。”作者由此援引《荀子》说:“天之生民非为君也,天之立君以为民也。”再引《史记》中的“秦始皇本纪”说:“上至以衡石量书,日夜有呈,不中呈,不得休息。”这本小书对《西游记》权力系统的分析,也许能让读者了解此书的儒家色彩。相比之下,另一本《妖眼看西游》则更加天马行空,该书作者穆鸿逸先生按照自己的理解重新讲了一遍《西游记》的故事,他说,孙悟空去学本事,完全就是“楚门的世界”,他的师傅须菩提祖师不遵从西方如来的价值观,要掌控东、南、北三大洲的宗教权,要做“东天教主”,他培养孙悟空就是要培养一个恐怖分子,他在天庭中的共谋者是太上老君,太上老君不满意自己在天庭中的地位,所以不断地生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太上老君把孙悟空关进炼丹炉,是为了让孙猴子更方便地刺杀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和须菩提祖师的计谋,和《天龙八部》中慕容复与段延庆的密议有相似之处。


《西游记》中的时空观复杂,其设置的天地有繁复的变化,才给众多兴趣爱好者提供了想象力施展的平台。由此,讨论《西游记》的想象力也就成为一件极有意义的事:各种不同的解读方法拼贴出了中国神话/现实一个个饶有趣味、彼此交错的谱系,我们希望借对它的解读,能激发出读者更丰富的想象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