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哪位将军歼灭国军数量居中共各将领之首

waxgaw 收藏 20 11338
导读: [img]http://img7.itiexue.net/1452/14528251.jpg[/img] 在国共争夺天下最为激烈的解放战争时期,有位对战争进程影响举足轻重的人物。他统率人民解放军四大方面军之一的华东野战军(三野),横扫国民党政权的腹心地带:华东与中原,歼灭蒋介石军队245万,占807万歼灭总数的30.6%,居全军首位,被毛泽东誉为“全国各区战绩最大的军队”。 在战略上,他提出的战争初期先内线作战以及集中主力在长江以北打大规模歼灭战的建议,改变了毛泽东原有的决策,使中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解放战争哪位将军歼灭国军数量居中共各将领之首

在国共争夺天下最为激烈的解放战争时期,有位对战争进程影响举足轻重的人物。他统率人民解放军四大方面军之一的华东野战军(三野),横扫国民党政权的腹心地带:华东与中原,歼灭蒋介石军队245万,占807万歼灭总数的30.6%,居全军首位,被毛泽东誉为“全国各区战绩最大的军队”。


在战略上,他提出的战争初期先内线作战以及集中主力在长江以北打大规模歼灭战的建议,改变了毛泽东原有的决策,使中央5年结束战争的计划提前两年实现。


因其为创建共和国立下了卓绝的战功,1949年9月,他当选为第三野战军首席代表出席开国大典,并继毛泽东、朱德、贺龙之后,第四个为人民英雄纪念碑铲土奠基。


他,就是两让司令一让元帅,被毛泽东称为“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共和国首席大将粟裕。


在决定现代中国命运的南线大决战--淮海战役中,时为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委的粟裕,在战略与战役两方面都起了首屈一指的作用。然而,囿于多种原因,当时国共双方以及今天的许多人都未弄明白,在这场“垓下之战”中,谁是蒋介石最关键、最主要的直接对手。


“子养电”到“齐辰电”:战略构想的最早起源和蓝图


1947年8月,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后,陈谢、陈粟两路大军相继跟进中原,这里成为全国的主战场。


蒋介石深知“得中原者得天下”的古训,调集了90个旅的强大兵力于中原,和刘邓、陈粟,陈谢三路大军对峙,形成了反复拉锯的僵持状态。


此时,奉毛泽东明令负责华东野战军(即陈粟大军)战役指挥的副司令员粟裕,在不断思考如何才能打破僵局,以迅速扭转中原战局,进而夺取战争的胜利。


经过3个月的探索,1947年12月10日,他写出了《对今后作战建军之意见》,认为“我军必须高度集中兵力,打更大规模的歼灭战,才能逐次歼灭敌军主力,迅速改变中原战局。”即必须集中刘邓、陈粟,陈谢3路大军更大的兵力,打更大规模的歼灭战,同国民党军进行几次大的较量。


粟裕准确地预料,只要解放军能打两三个大歼灭战,就能在中原战场上取得决定性胜利,战争形势即可急转直下。全国的政治局势也将迅速变化,解放战争即可迅速获得全面胜利。


这一战略构想与当时毛泽东一再强调的不要后方的战略跃进,以及避免打大仗的意图不同。因此,粟裕又经过40余天的思考,才毅然于1948年1月22日上报中央。


这就是军史上有里程碑意义的“子养电”,成为以后豫东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的最早起源。


然而,在粟裕“子养电”发出时,毛泽东已于1947年12月作出中原战场分兵南进的战略决策,决定由粟裕率华野3个纵队(军)渡长江南进,以迫使中原的部分蒋介石主力回援,改变中原的僵持战局。


收到粟裕的电显然,对于改变中原以至全国战局,人民解放军高级领导人中此时存在着两种战略设想,一是分兵渡江南进,一是集中兵力在中原地区打大歼灭战。


“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是粟裕的特点。3天后,粟裕复电毛泽东和中央,重申他在“子养电”中的观点和建议。他认为,如果在近一段时间,将在中原战场的刘邓、陈粟,陈谢三支野战军统一指挥,采取忽集忽分的战法,打几个大歼灭战,必定能够改变中原的战局。


接到粟裕的电报后,毛泽东与陈毅等人再次一起研究。在多数人支持的情况下,毛泽东复电粟裕,所部按中央原计划行动。


然而,粟裕并未放弃自己的探索和研究。他仍然坚定地认为,集中兵力在中原黄淮地区打大歼灭战,更有利于迅速改变中原战局。因此,4月18日,他再次向毛泽东建议华野三个纵队暂不渡江南进,集中兵力打几个大规模的歼灭战。


粟裕在电报中还提出,如果中央同意自己的建议,那么可以在打完第一个歼灭战以后,“除以一部相机攻占济南外,主力则可进逼徐州,与刘、邓(即后来的中原野战军)会师,寻求第二个歼灭战”。这预计在徐州地区进行的第二个歼灭战,已经成为淮海战役的最早战役方向设想。


粟裕的屡次建议终于引起了毛泽东的高度重视。毛泽东决定请他到中央当面陈述理由。在4月底到5月初召开的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上,毛泽东、周恩来等五大书记听取了粟裕的当面汇报,最后决定在既定战略方针不变的前提下,采纳他的建议。


同时,作为厚望,毛泽东特意将华东野战军原司令员兼政委陈毅调往中原野战军,令粟裕接任其职。后因粟裕再三谦让,毛泽东才名义上保留了陈毅原来的职务,由粟裕担任代司令员兼代政委,以便粟裕统率华野纵横中原,大展身手。


一个月后的1948年6月,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在中原发起第1个歼灭战——豫东战役,歼灭国民党军近10万人,迅速改变了中原战局。毛泽东喜出望外地说:解放战争爬过山坳了!


三个月后的1948年9月,粟裕统率华野发起的第2个歼灭战——济南战役结束,歼灭国民党军10.4万余人,拉开了战略大决战的序幕。


9月24日,济南战役尚有枪声时,粟裕即致电毛泽东,建议举行第3个歼灭战:淮海战役。毛泽东于次日复电欣然同意。这是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中,唯一由战区领导人命名的战役。


10月5日至24日,粟裕即连续3次召开作战会议,讨论和制定淮海战役作战方案,进行战役的各项准备工作,并于10月23日下达了所部16个纵队(军)参加的淮海战役预备命令。


此时,中原野战军负责人陈毅、邓小平率4个纵队(军)于10月下旬到达徐州附近。粟裕考虑到两军由原来的战略协同即将转为战役协同,即于10月31日致电中央军委、陈毅、邓小平,建议:“此次战役规模很大,请陈军长、邓政委统一指挥。”


毛泽东于次日复电同意粟裕的建议。陈毅、邓小平则于11月2日复电表示“本作战我们当负责指挥”,同时又强调,“唯因通讯工具太弱,故请军委对粟谭方面(即华野)多直接指挥”。


在此基础上,毛泽东又于粟裕正式发起淮海战役10天后的11月16日决定,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组成淮海战役总前委,统一领导和指挥淮海前线作战和支前工作,解决了两军配合作战的指挥问题。


战役发起后的11月8日,粟裕根据当前敌我态势,预测蒋介石可能采取两种方针:“第一,以现在江北之部队,再加上由葫芦岛撤退之部队,继续在江北与我周旋,以争取时间,加强其沿江及江南及华南防御。第二,立即放弃徐、蚌、信阳、两淮等地,将江北部队撤守沿江,迅速巩固江防,防我南渡,并争取时间整理其部队,以图与我分江而治,俟机反攻。”


他认为,如果解放区对战争还能作较大支持,则以迫使蒋介石采取第一种方针,即主力留在长江以北更为有利。因此向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建议:“抑留敌人于徐州及其周围,尔后分别削弱与逐渐消灭之(或歼孙兵团,或歼黄维兵团)。……在战役第一阶段之同时,应即以一部破坏徐蚌铁路,以阻延敌人南运。”这就是使当初粟裕建议的“小淮海”发展成后来战略决战,歼灭国民党主力于长江以北的“大淮海”的关键建议——“齐辰电”。


11月9日午时,粟裕又向中央报告,“刘峙有以徐州为中心与我决战模样”,正在调整部署,“实为歼敌之良机。”显然,他是在再次坚定中央进行战略决战的决心。

报后,毛泽东与正在中央的陈毅等人商议,决定坚持既定决策,于1948年1月27日电告粟裕,令其准备率军南进。陈毅还为此兴奋地写下诗句:“五年胜利今日卜,稳渡长江遣粟郎(粟裕)。”

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慎重考虑后,于11月9日佳亥(9日21—23时)复粟裕齐辰电并告华东局,陈邓,中原局,指示:“齐辰电悉。应极力争取在徐州附近歼灭敌人主力,勿使南窜。华东、华北、中原三方面应用全力保证我军的供应。”


这份电报表明,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已经采纳了粟裕的建议,毅然作出将淮海战役发展为南线战略大决战的决策。淮海战役最终由原来消灭黄百韬兵团,攻击两淮、海州、连云港的“小淮海”,发展为以徐州为中心,东起黄海,西至豫皖边,北自陇海路,南到淮河的广阔区域同国民党最大最强的徐州刘峙集团决战的“大淮海”。


上述从“子养电”到“齐辰电”的过程,是粟裕在战略上对淮海战役的卓越贡献,一步步勾勒出了蒋介石在长江以北的嫡系精锐部队主力走向坟墓的路线图。


机断专行,提前两天发起战役。悍将黄百韬命丧黄泉。


粟裕与毛泽东精心筹划、部署淮海战役的时候,徐州“剿总”刘峙集团4个兵团约60万人,分布在以徐州为中心的陇海和津浦两条铁路线上,企图阻止粟裕的华东野战军南下,以拱卫南京、上海。


其中黄百韬第7兵团约12万人,是淮海战场上兵力最多的国民党兵团,也是粟裕和毛泽东商定的首战目标。一仗消灭12万,又是对整个战役影响很大的初战,为求必胜,粟裕精心运筹,果断决策,大奏奇效。


在作战部署上,粟裕采取了声西击东的策略。1948年10月28日,根据战场态势变化,粟裕及时调整了作战计划,并报中央以及友邻部队中野刘伯承、陈毅、邓小平(此时粟裕尚未建议陈邓统一指挥),“运(河)东作战以歼灭黄百韬兵团为主”,同时在运河以西“造成我南北聚歼李(弥)兵团、攻略徐州之态势”。战役发起时间,运河以西各部为11月7日晚,运河以东各部为11月8日晚。


根据这一计划,粟裕先派两个纵队向鲁西南进军,以9个纵队用于运河以东,以歼灭黄百韬兵团为主;以6个纵队加4个旅用于运河以西以南,造成南北聚歼李弥兵团、攻略徐州的态势,隐蔽华野意图,声西击东,错乱国民党军的部署。


蒋介石的统帅部和徐州“剿总”果然中计。11月4日,在参谋总长顾祝同主持的部署“徐蚌会战”的会议上,徐州“剿总”各个兵团司令官都说自己防区当面发现共军重兵集结。判断华野将由鲁西南南下,而不会在徐州以东发动攻势。


因此,顾祝同决定放弃海州、连云港,固守徐州,集结兵力于津浦路徐蚌段,作攻势防御。这一部署正好给粟裕分割歼灭黄百韬兵团提供了有利条件。


在出击时机上,粟裕根据战场态势变化,机断专行,决定提前两天发起战役。顾祝同主持徐州会议以后,粟裕很快就由侦察得知蒋军动向,判断他们有“集中兵力固守徐州及徐海段、徐蚌段,以阻我南下攻势,掩护其加强江防及江南后方部署”的企图。


11月6日,粟裕又发现,驻守海州的国民党44军有西撤新安镇并归黄百韬指挥的动向,隐蔽在冯治安部的地下党员何基沣、张克侠在发动起义上“要求更趋积极”。


形势的发展表明,淮海战役的发起时间宜早不宜迟。因此,粟裕当机立断,果断将提前两天发起淮海战役,即由原定11月8日晚改为11月6日晚。11月6日戌时,粟裕一面将作战部署上报中央并告邓小平、陈毅,一面下令部队立即执行。


次日,粟裕收到中央的复电。毛泽东十分信任地指示:“完全同意鱼(6日)戌电所述攻击部署,望你们坚决执行。非有特别重大变化,不要改变计划,愈坚决愈能胜利。在此方针下,由你们机断专行,不要事事请示。”


毛泽东在电报中不仅肯定了粟裕发起淮海战役“先斩后奏”的举措,而且明确授予了他在今后行动中“机断专行”的权力。


粟裕这一果断决策打乱了国民党军的部署,夺取了战场主动权,使其措手不及。这两天里,何基沣、张克侠率所部成功起义。华野主力迅速通过起义部队防区,切断了黄百韬兵团西撤徐州的通路。同时,华野全军在粟裕签发的《关于全歼黄百韬兵团的政治动员令》的命令下,分3路向南挺进,从徐州东南西北几个方向同时发起攻击,并迅速完成了对黄百韬兵团的分割包围。


国民党统帅部和徐州“剿总”惊叹:“未料共军行动这样迅速!”


11月6日,蒋介石又调华中“剿总”所属的黄维兵团到太和、阜阳地区,相机东援

粟裕在考虑吃掉黄百韬兵团的同时,还随时关注整个淮海战场以至全国战局的发展,及时提出关于全局的建议并调整华野的作战部署,为下一步歼灭整个徐州地区的80万国民党军创造条件。他后来总结说:“作为战区指挥员,应不断地研究、分析敌我力量的对比变化,发挥主观能动作用,敢于适时地把战局推向新水平,而不能坐待条件完全成熟。从孟良崮战役到豫东战役,再到淮海战役,都使我体会到这一点。”


11月7日,即在战役发起一天之后,粟裕就与华野参谋长陈士榘、副参谋长张震议论,认为不论战局如何发展,孤立徐州,截断徐州之敌陆上退路甚为必要。于是连发三电给中央、华东局、中原局和陈毅、邓小平、谭震林、王建安,判断淮海战役发起后“有提前夺取徐州,使敌不能南撤可能”,认为“目前主要关键为能否全歼黄(百韬)兵团,同时作下一步准备”,要求谭震林、王建安率领的华野部队按预定计划迅即出陇海线,建议陈毅、邓小平率领的中野部队直出津浦路徐蚌段,截断徐州之敌退路,“尔后,或继续歼灭黄维兵团(可能回撤),或歼灭蚌埠之孙元良兵团(可能收缩蚌埠),或者夺徐州,当依实况再定。但孤立徐州,截断徐敌陆上退路甚为必要,这样可更有利于今后之渡江作战”。毛泽东于11月8日7时复电:“估计及部署均很好。”


在11月9日9时另一电中,粟裕再次建议陈毅、邓小平“即令豫皖苏军区将徐蚌铁道截断,以阻延敌人南撤”。


在粟裕的建议下,毛泽东于11月10日连发3电,指令陈邓集中中野4个纵队攻取宿县,控制徐蚌段铁路,切断徐敌南撤通路;指令华野以勇猛神速手段歼灭李弥兵团,切断黄百韬兵团西撤通路。3电都以“至要至盼”作为结语。


在毛泽东的严令下,中野于11月15日攻占宿县,切断了徐州与蚌埠间的联系,徐州国民党主力南撤通路于是被堵死,为完成南线战略大决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此时,敌情也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为挽救黄百韬兵团,蒋介石决定派爱将杜聿明连夜赶赴徐州就任“剿总”副总司令兼前进指挥部主任,指令黄百韬“固守待援”,指令邱清泉,李弥两兵团迅速东进,以及确山地区的黄维兵团立即开向徐州增援。


11月11日,粟裕分割包围了黄百韬兵团,切断了其西撤通路。对黄百韬兵团和由徐州东进的邱、李两兵团,粟裕又采取自己首创的“攻济打援”的战法,以6个纵队歼灭黄百韬兵团为主要作战目标,同时7个纵队阻击徐州东援国民党军,争取在阻援打援中歼灭一部分援军。


这时,蒋介石仅仅发现粟裕“有包围歼灭黄兵团之企图”,并未察觉他有更大的胃口——歼灭其江北主力于徐州地区。蒋介石的计划不过是救出黄百韬兵团而已。杜聿明后来回忆说:“他们并未料到解放军已有一半以上兵力担任阻击打援,并准备在淮海战役中实行战略决战,消灭国民党军。当然我也未料到这点。”


11月11日,围歼黄百韬兵团的战斗开始。作战过程中,粟裕命令参战部队适时转换作战方式。由运动战转换为村落阵地攻坚战,用近迫作业的办法把交通壕挖到黄百韬的阵地前沿,使其完全成了“瓮中之鳖”。


与此同时,粟裕派出华野苏北兵团等部,成功阻击了杜聿明解救黄百韬兵团的各路援军。


激战至11月22日止,华野全歼黄百韬所部12万人,司令官黄百韬被迫自杀。淮海战役第一阶段作战胜利结束。


钳制、阻击南北两线5个兵团;主动给刘陈邓再派援兵。


黄百韬兵团被歼后,蒋介石在淮海战场上的总兵力还有6个兵团50余万人:徐州地区的徐州“剿总”和邱清泉、李弥、孙元良3个兵团30余万;蒙城地区黄维兵团12万;蚌埠地区李延年、刘汝明2个兵团10余万。


如何确定这三个战场的主要打击目标,如何处理主攻战场与钳制、阻击战场的关系,各个歼灭这三股国民党军,关系到整个战役的胜负。


从战役发起后开始,粟裕就一直在考虑选择第二阶段作战对象。早在11月7日的电报和8日的“齐辰电”中,他即向中央建议,华野歼灭黄百韬兵团之后,下一步作战“或歼孙(元良)兵团,或歼黄(维)兵团”。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