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好好管教地方官员了

2月20日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发表了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言论,现在日本的政治家发表这种言论还真不是什么稀奇事。也不知道日本政治家的无能和这二十年来的日本经济不景气哪个是鸡哪个是蛋,所以这些年日本的政治家中有一个风潮就是不谈实际,谈的东西越是不沾边越好,除了虚无缥缈的“****”之外就是攻击中国,把日本经济失败的原因归咎于中国的崛起,抢了日本企业的市场,抢了日本人的工作机会,这样一来,否定历史也就成为了一种必然的归宿,因为前辈们当年做的并没有错啊,这就是否定历史成为日本政治家新时髦的由来。


河村隆之竞选名古屋市长成功之后一直靠主张减税来吸引公众的注意力,他还弄了一个叫做“减税日本”的地方性政党想大规模参与国家政治。但河村之所以能够主张减税是因为名古屋是爱知县的县厅(县政府)所在地,而丰田自动车的根据地就在爱知县,每年能够向爱知县提供大量税收以及就业机会,所以河村的减税除了能够迎合选民之外也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作为根据。但同时这个特殊条件又决定了他的“减税”政策主张无法推广到日本全国,因为日本的财政情况的现实就是“濒临破产”,连一直打着反对增税而上台的民主党现在也不得不采取增加消费税的政策,民主党的教训告诉了河村如果想再次进军国家政治,问鼎首相宝座就无法使用“减税”的口号,必须寻找其他方式。


河村找到的方式就是表明自己是“保守派”,“保守”在日本现在是一种时髦,因为现在把日本搞乱了的那些政治家们找出来的日本之所以经济失败的理由是“教育失败”,这个“教育”并不是指文化教育,而是指“爱国教育”,说是现在的人不爱国才搞坏了经济,要爱国,要爱这个国家的历史,这样经济就立即会好。


这几年日本的各地方行政长官经常比中央政府首脑还要更加拉风,最早是宫崎县的东国原英夫,再后来是名古屋的这个河村,而现在河村已经过了气,风头正健的是大阪的桥下彻。所以这次河村为了东山再起,采用了剑出偏锋,不按常规出牌的战术。一般日本政坛人士发表这种言论都是在自己的支持者圈子里,不太引起外交纠纷,而这次的河村居然找了一个中国的副市长,还就是发生南京大屠杀地方的副市长来发表这类言论,还主动把事件捅给新闻界,其目的就是要把事情闹大。


很不幸的是,那位南京市的刘副市长的表现还就在河村的算计之中,帮助河村取得了几乎是圆满的胜利。刘副市长在河村如此赤裸裸的挑衅面前,还居然不知所云地打着哈哈说:“南京人还是热爱和平的,我们需要学习历史,而不要延续仇恨。”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有刘副市长本人才能够加以解释,但起码日本方面是完全可以解释为刘副市长已经默认了河村言论的。要知道这个刘副市长就是发生南京大屠杀的地方的副市长,而且他还主管法律工作,是法律专家。所以刘副市长的默不作声就是对日本右翼言行的最好背书。


事态就是有这么严重,无论是外交部发言人在事后发表的讲话,还是南京市在事后宣布暂停和名古屋市的官方往来都已经无法消除刘副市长的“默认”所造成的恶劣后果了。如果刘副市长真的当场就回击了河村的挑衅而只是被日本的不良媒体有意截留的话,只要南京市公布视频,则日方的花招不攻自破,但遗憾的是到现在为止这么简单的对策居然没有被使用。


人们不禁要问,这位刘副市长有没有人管教过?人们还想知道的是:这位副市长知不知道他行动给国家民族造成的后果?除此之外,人们还想知道一个主管政法的副市长去日本干吗?是去学日本的“政”,还是去学日本的“法”了?无论是考察也好,参观也好,他们回国之后有没有什么考察报告之类的,这些考察报告能否让纳税人拜读一下?


周恩来总理曾经说过“外交无小事”,从事外事工作一定要做好预习功课,和在国内不一样,即便是副市长也无法通过行政手段来捂住什么盖住什么。实际上现在是网络时代,日本的政治家都拥有自己的网页,网页上清楚地写明了自己的政治主张。只要看一下这个人的网页就知道了这个人的政治倾向,就可以准备应付方案的。刘副市长他们出国之前做没有做过预习功课,如果做了功课的话,为什么还要去见这位河村隆之,或者在河村挑衅之时手足无措语无伦次?如果出国之前没有做足预习功课的话,责任到底是在疏忽职责的刘副市长本人还是辅佐的其他官员?


这些有失国体地方官员应该受到教训,但同时是不是也要管教一下其他的地方官员,使他们不至于出门去干有失国体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