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叙利亚生活的日子—和大家交流叙利亚情况

在叙利亚的中国人很少,最多的时候大概是1400人左右,其中包括了中企驻外、留学生、商人和在叙利亚定居的中国人。本人有幸2009年赴叙利亚,在那里工作了三年,11年底因局势紧张撤回国内,这个帖子用来和大家交流在叙利亚的所见所闻。不定什么主题,想到哪说到哪吧,大家有兴趣交流的我尽力回复。

民族:在我眼里,中东人都长得差不多,所以叙利亚那么多民族,除非问到,要不还真分不出来是哪个民族的。从民族服装上可以区分,但叙利亚城市里男人大多都是西装革履,女人则穿着随意,有包着头穿一身中东休闲装的,有现代服饰的,也有一袭黑袍子从头蒙到脚,实在是弄不清楚。勉强可以作为特征的是阿拉比亚后裔的阿拉伯人脸庞圆润些,眼睛颜色比较淡,看着有种忧郁的意思。有希腊血统的长得比较周正,鼻高眼大皮肤白皙,有些还是蓝眼睛。库尔德人面部线条峻刻,天生严肃,肤色较黑且粗糙,毛发粗硬。这是几个比较明显的民族,其他的亚美尼亚人、土耳其人后裔,就实在分不出来了。偶然也能看到黑种人,这个最好认,是当年雇佣兵团后裔和近些年的移民。

宗教:不信教的人总觉得教徒是敬而远之的物种。但到了叙利亚,就想远也远不了了:这里基本上人人都是教徒。逊尼派、什叶派、基督徒、苏菲派、东正教,应有尽有,好像没见到佛教徒。叙利亚是中东罕见的宗教宽容国家,各教派的人可以共同生活在一个环境,只简单划分一下基督区,但也不是很严格,往往教堂对门就是清真寺,好在***和***教做礼拜的日子错开了,要不到时候听听交响曲也挺好玩。叙利亚还有个独特的现象,什叶派和逊尼派可以串着玩,到了祷告时间,可以到对方清真寺去参加祷告,据说是以前哪位经学家解读的,简便易行实用性强。从外部看来,在叙利亚的什叶派和逊尼派也不怎么分明,当然这个问题属于不方便问的问题,所以没深入了解过。

毕竟还是***教为主,除了个别***城镇,走到哪都能见到高耸的清真寺尖塔,和埃及四塔式清真寺不同,叙利亚的清真寺大多是一座塔,偶尔有两座的,宣礼人(Mu’adhdhin)也都从正宗的大嘴巴变成了大喇叭,到了每天五次的祷告时间,就吟唱或者是朗诵一段经文。刚去叙利亚的时候半夜常被吵醒,习惯了之后就睡得更香了。

交通:叙利亚的交通,就一个字:乱。叙利亚汽车拥有率还比较高,车款也种类齐全,从奔驰宝马大众标致到现代尼桑本田丰田,中国车在那里也很受欢迎,价廉物美,多是低档轿车和皮卡还有微型面包。中档车基本上是日韩的天下。还有些伊朗或者是其他什么国家的车,认不出牌子来。富人驾豪车,穷人就弄辆破破烂烂的N手车开着玩。城市里街道狭窄,路两边停的密密麻麻都是汽车,车流就从狭窄的道里呼啸而过。叙利亚以前没严格的交通法规,现总统上台后搞现代化,才制定了比较详细的交通规定,很多老司机还不适应,还是该怎么开怎么开,警察也没什么办法——他们连测速器都没装备,到了2010年年中,才刚开始给警察配上手持式测速器,最简陋那种,警察就猫在路边端着测速器查超速——这可是一查一个准的,中东人做什么都慢,就开车飞快,经常是在城外公路上飙到160以上,不管好车烂车,城里也不下60码,个个都是生死时速的好手——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警察查超速,司机们在会车时会打几下大灯,告诉对面来车:再往前有警察了,充分体现了友爱精神。

好在叙利亚司机虽然喜开快车,但还算遵守秩序,比如支路让主路、拐弯调头让直行,都会有耐心的等着,不会乱挤乱拱,这就大大减少了恶性交通事故的发生,常见的事故多是刹车不及的追尾,还有弯道的自行翻车和冲出路面栽到沟里。

叙利亚没有带护栏的高速公路,也没有收费站。到黎巴嫩和约旦的该算是国际高速了,羊群一样在路上晃荡,更可怕的是小孩们,时不时快跑过路面,如果判断不准,很有可能撞上。

出了车祸,叙利亚人不像我们一样要大吵一顿,诸如长眼没有瞎了眼了之类的恶语是不会从他们嘴里冒出来的,可能是宗教的因素,要顺从要和谐啊,两边一般是下车来看看车撞的怎么样了,然后握个手,一起蹲在路边等警察和保险公司来处理,有的聊着聊着就成好朋友了,警察来了之后会主动要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撞死了人,也没见到有抬着棺材拦住路,挨辆车要钱的,都是居委会出面协调一下,赔偿个数额(知道的两起都赔的很少),可能在他们看来,生老病死都是真主的意思吧。

叙利亚汽油柴油价格不高,此前官方汽油价格划到6块多人民币的样子,柴油两块多一点,这是有政府补贴的,很多黎巴嫩车跑到叙利亚都要加满油再回去图个便宜。动乱以来供应不足,汽油涨到7块多,柴油将近3块,但常断货。

货币:叙利亚货币管制比较严,市面上流通的是本国货币叙利亚镑(SYP),近两年汇率波动比较大,一美元换叙镑从44到50,黑市上可能还要高一些。大多数商店只收叙镑,一些涉外商店、宾馆饭店可以收美元或者欧元,估计其他阿拉伯国家的货币也能使用,没有尝试过。向我们国家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一样,在银行外边也有等在那的人,看到外国人就凑过来问有没有美元换,不过不算多。人民币和叙镑不能直接兑换,去叙利亚旅游和生活比较麻烦。叙利亚外汇储备原来有70多亿美元,动乱以来,随着西方国家和阿盟成员国对叙利亚的经济制裁,美元欧元结算都受阻,储备急剧减少,等储备花完了,政府就该难做了,毕竟它在能源上做不到自给自足,还要花外汇购买成品油和天然气。

再写一点叙利亚政府和老百姓对中国人的态度。

此前叙利亚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只能算友好,中国公司到政府部门办事,受到的接待也比较热情,尚未超出正常范围。中国在安理会为叙利亚说话后,就有点感恩涕零的意思了,遍布城乡的检查站,看到是中国人就免检挥手放行,享受超国民待遇。

老百姓相对来说淳朴一些,一直对中国人很友好,路上走着经常有人用中文喊你好,和路人攀谈起来,英语好的说的天花乱坠,英语不好的也会磕磕巴巴的说I love China。也有非主流的,从飞奔的车窗中探出身子朝中国人怪叫,彰显个性,但总体上友好度90以上。动乱以后,老百姓也分了派,有支持政府的,也有同情反对派的,支持政府的见了中国人就没完没了的感谢感激感恩之类的,同情反对派的会悄悄的说:反对派上了台也是要和你们中国人合作的,你们可以悄悄撤走两不相帮,回头稳定了再回来做生意啊。

毕竟生活了不短的时间,头绪太多,不知道该怎么选择话题,慢慢整理补充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