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冷兵器时代骑兵决定农耕民族的命运《参赛》

立石000206 收藏 16 3817

点我参与更多骑兵传奇讨论

沿着历史的脉络,追溯征战云烟,渐渐远去的骑兵仍然值得追思与回味,冷兵器时代的精锐骑兵是衡量国力的标志,犹如二战时期的机械化部队,德国之所以在短时间内横扫欧洲,与充分利用机械化部队的快速闪击分不开,坚固的要塞难以攻破可以不攻,灵活机动地绕开迂回,瞄准薄弱环节快速推进,直捣心脏,对于没有战略纵深的小国来说,失去首都也就等于亡国,至于部署在边境地区的部队,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后勤保障与战时指挥系统,只要给予军事压力,不战就可迫使对手自溃或者投降,根本没有自我生存的能力,波兰、奥地利、丹麦、荷兰等小国一击而拿下,相对而言,法国在欧洲算是一个大国,构筑马奇诺防线煞费苦心,德军绕开之直插腹地,攻下巴黎一举搞定。德军进攻苏联,日本侵略中国,均陷入泥淖之中,旷日持久,埋下了失败的祸根。反观日军进攻东南亚地区的条块欧洲殖民地,没费多少周折就搞定了,故此,机械化部队不是不可以战胜,被进攻国只要有充分的战略纵深,有维系民族抗战的指挥系统,不妥协,不投降,坚持抗战,再优势的机械化部队也将成为强弩之末,失败将成为必然。

中国历史上下五千年,在冷兵器时代,只要农耕民族实现内部统一,均为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的战争,两者互为长短,国家的防卫重心逐步北移,骑兵部队的建设不可或缺,能否战胜游牧民族,主要看骑兵队伍是否强大。秦统一六国,却匈奴七百里,因为没有足以抗衡匈奴的骑兵,只得修长城以防御,主要原因农耕民族是定居民族,农耕帝国需要防卫的战线太长,游牧民族飘忽不定,随时可以对漫长的农耕民族的防线实施打击,即使新兴的农耕帝国国力强大,找不到决战目标劳神费力,动用大量兵力用于防御,游牧民族则不然,可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打不胜即走,打胜了大肆抢掠,秦朝的短命与防卫匈奴分不开,一是修长城耗费了大量国力,二是防卫匈奴投入了大量兵力,致使国内兵力空虚,本为用于防卫匈奴的陈胜、吴广揭竿而起,立即成为燎原之势,帝国却没有足够的兵力镇压,关东之地尽失,又深入关西进攻秦的心脏地区,秦帝国无兵可用,不得不拼凑骊山徒成军予以抗击,其实,起初的起义军的战斗力并不强,只章邯率领的骊山军就击溃了攻入关西的义军,打败了项梁率领的楚军,如果一鼓作气彻底歼灭项梁集团,不给楚军重新组合的机会,秦帝国或许能够延续。但是,章邯并没有那么做,而是率领得胜之师攻打赵国,与此同时,驻防长城一线的秦帝国长城军团回军镇压,态势对秦帝国有利,灭掉赵国指日可待。在此期间,楚国在楚怀王的领导下得以整合,派刘邦率军攻取关西,派宋义、项羽救赵,消灭了长城军团,章邯投降,秦帝国灭亡。汉帝国建立,民穷国弱,连皇帝坐的马车都配不齐一色的马,更谈不上建立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同样面对着匈奴的威胁。汉六年匈奴入侵,刘邦亲征,被匈奴骑兵合围在白登七天七夜,采取贿赂的办法才脱身,充分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只能采取防御与和亲的战略。经过休养生息,内部整合,国库逐步充裕,实施马政,汉帝国终于建立了一直强大的骑兵队伍,从被动防御转入主动防御,再至主动进攻,对匈奴实施反击,大打歼灭战,致使漠南无王庭,打败匈奴进而征服之,控制并经营西域,帝国版图成倍增加。

从被动防御到主动防御乃至战略进攻,汉帝国经历了吕后、文帝、景帝、武帝前期三朝半,凡七十余年,立国之初不是不想打击匈奴,而是国力不够,养马对于农耕民族不是容易的事,耕田主要用牛,一般人家出行拉货用牛车,比较富裕的庄户人家采用骡车,乐于养牛养驴养骡子,大都不喜欢养马,因为牛驴骡食量各异,不容易生病,好养,与农业生产息息相关,马的食量大,容易生病,不经济,不好养,一般农户养不起,只有官员与大地主大商人才养得起,普及不到大众,谈不上临战时征用快速组建骑兵队伍,只能有政府财政负担,建立一支一万人的骑兵部队抵得上十万人的步兵部队的消耗,马要吃草,需要有充裕的草场,需要吃料,料即粮食,一匹马每天至少五斤粮食,还得有相应的人员饲养培训,一匹战马从出生到投入现役,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保有一万人的骑兵队伍至少在养马场保有三万多的大小马做为替补,再者,农耕民族不善于骑马,充当骑兵还得经常训练,长此以往,保有骑兵花费巨大,国力不够难以实现。游牧民族则不然,马是生产工具,放牧离不开马,出行离不开马,加之有广大的牧场,普及到千家万户人手一匹马不是难事,人人都会骑马是在生产生活中炼成的,只需付之于军事训练,战时召集即可成军,国家不需刻意组建骑兵队伍,相应军费支出大为减少,再者,游牧民族的作战是流动的,想打哪里就打哪里,主动权在自己手里,一旦进入农耕地区,一望无际的庄稼是马的尚好食草,农户及官府的粮仓是马的料及士兵的食物,农户养的猪羊牛驴尽可宰杀使用,积蓄的钱财尽可抢掠,根本不需要后勤,战争对于游牧民族是发财的机会,人人乐于从事,和亲也罢,送钱财也罢,边患始终难以解决,只击溃不解决问题。在此期间,汉帝国不是无所作为,苦于骑兵队伍不够强大,只能凭坚城防守,打击来犯之敌,只能击溃之,不可能深入敌境实施歼灭性打击,因为步兵机动性不强,行进速度缓慢,容易受到骑兵的攻击,加之大漠里没有可供食用的食物,只后勤保障就是大问题,故此,在汉武帝之前从未向匈奴主动进攻过,只是对来犯之敌迎击。飞将军李广亲历了文帝、景帝、武帝三朝,履任边郡太守,也亲历了从被动防御、主动防御、主动进攻三个阶段,从其战绩可以看出,仅只是主动防御的名将,王昌龄的《出塞》说的明白,“但使龙城飞将在,不使胡马度阴山。”李广的威名可以不使胡马度过阴山,可以对来犯的敌人实施打击,也可以主动进攻对阴山之内的敌人攻击歼灭,但对阴山之外的敌人无能为力,不是李广的能力不及,而是国力使然,国家战略使然,人的思维定式使然,凭手中不足万人的骑兵队伍难以打击号称控弦百万的匈奴骑兵。随着国力的增长,雄才大略的汉武帝终于组建了一支三十万人的骑兵队伍,彻底解决边患势在必行,虽然匈奴骑兵号称百万,其实没有那么强大,能战之士不足二十万,其余的老幼不等,主要是大漠之内人口稀少,无异于全民皆兵,兵员素质大打折扣。汉帝国人口众多,精心组建的骑兵队伍百里挑一,训练有素,说是以一当十并不为过,三十万打击百万不难理解。

公元前133年,汉用马邑城诱使匈奴入塞,汉军埋伏在附近山谷,准备聚歼,被匈奴识破,无功而返。公元前129年,匈奴南下攻汉,汉武帝放弃固守城池的被动防卫,主动迎击,拒敌于过国门之外,分四路大军出击,车骑将军卫青出上谷,骑将军公孙敖出代郡,轻车将军公孙贺出云中,骁骑将军李广出雁门,四路将领各率一万骑兵。首次出兵的卫青英勇善战,直捣龙城,消灭匈奴数千人,斩获匈奴骑兵七百人,取得胜利。另两路失败,一路无功返回,即便如此,也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一、汉朝自高祖刘邦建国以来,屡屡受到北方匈奴的掠夺羞辱,不得已采取和亲政策,但也没有阻止匈奴的不断入侵,孝文帝十四年匈奴十四万骑大入关,一度略至长安附近的甘泉,对汉朝边郡和百姓的烧杀劫掠,可谓汉朝的心腹大患。龙城的胜利大大鼓舞了汉军士气,为以后汉朝的进一步反击打下了良好的人心基础。

二、为反击匈奴提供战例分析,匈奴骑兵不是不可以战胜,一般而言,凡匈奴大举南下入寇,一般为精骑主力倾巢而出,后方空虚,卫青带领骑兵长途奔袭,直捣匈奴祭天的地方龙城,也可以说是匈奴的首都,取得胜利,首都都这么不堪一击,后方的其他王庭更加空虚,只要处置得当,打败匈奴只是时间问题。公孙贺部由于侦察疏漏没有遇匈奴骑兵,也没有深入敌后进攻匈奴王庭,无功而返。公孙敖部与匈奴南下主力遭遇,力战而败,损失七千精骑,但也给敌方重创。李广是当时名将,匈奴最为重视,必欲消灭之,伊稚斜单于集中三路大军大约五万骑兵合围包剿,几乎全军覆灭,主将李广被俘,在押解途中佯装死亡才得以脱身,收拾残军还朝。如果卫青遭遇匈奴主力,也逃不出失败的命运,因为一万骑兵很难战胜数倍于己的骑兵,之所以取得胜利,与公孙敖、李广力战吸引匈奴主力分不开,如果公孙贺胆子大一点,主动寻找匈奴后方王庭攻击,也会和卫青一样取得胜利。

三、汉帝国骑兵队伍的建立,有了主动迎击的本钱,如果骑兵力量不足,无法阻止铁骑南下,只能凭坚城要塞坚守,广大的农耕地区将暴露在匈奴的铁骑之下,烧杀抢掠在所难免,对战区经济破坏巨大,一时难以恢复,此役虽然损失了一部分兵力,但却阻止了更大的破坏。

汉朝对匈奴的反击,使得匈奴的进犯更加猖狂了。公元前128年秋天,匈奴骑兵大举南下,先攻破辽西,杀死辽西太守,又打败渔阳守将韩安国,劫掠百姓两千多人。汉武帝派李广镇守右北平,匈奴兵则避开李广,而从雁门关入塞,进攻汉朝北部边郡。汉武帝又派卫青出征,并派李息从代郡出兵,从背后袭击匈奴。卫青率三万骑兵,长驱而进,赶往前线,斩杀、俘获敌人数千名,匈奴大败而逃。公元前127年,匈奴集结大量兵力,进攻上谷、渔阳。武帝派卫青率大军进攻久为匈奴盘踞的河南地。这是西汉对匈奴的第一次大战役。卫青率领四万大军从云中出发,采用“迂回侧击”的战术,西绕到匈奴军的后方,迅速攻占高阙,切断了驻守河南地的匈奴白羊王、楼烦王同单于王庭的联系。然后,卫青又率精骑,飞兵南下,进到陇县西,形成了对白羊王、楼烦王的包围。匈奴白羊王、楼烦王见势不好,仓惶率兵逃走。汉军活捉敌兵数千人,夺取牲畜一百多万头,完全控制了河套地区。因为这一带水草肥美,形势险要,汉武帝在此修筑朔方城,设置朔方郡、五原郡,从内地迁徙十万人到那里定居,还修复了秦时蒙恬所筑的边塞和沿河的防御工事。这样,不但解除了匈奴骑兵对长安的直接威胁,而且建立起了进一步反击匈奴的前方基地,更是收复失地之战。

此两役充分证明力骑兵的快速机动性,匈奴面对名将李广的骑兵,认为难以撼动,便绕开之,攻击汉军的薄弱处取得了侵略战争的胜利。汉朝廷命卫青、李息出兵攻击,大败匈奴,取得了反侵略战争的胜利。迂回侧击,关键在于快速机动,攻其不备,战之能胜,收复河朔可谓经典,己方完胜却对敌方以重创,斩获颇丰。

匈奴不甘心在河南地的失败,一心想把朔方重新夺回去,所以在几年内多次出兵,但都被汉军挡了回去。公元前124年春,汉武帝命卫青率三万骑兵从高阙出发;苏建、李沮、公孙贺、李蔡都受卫青的节制,率兵从朔方出发;李息、张次公率兵由右北平出发。这次总兵力有十余万人。匈奴右贤王认为汉军离得很远,一时不可能来到,就放松了警惕。卫青率大军急行军六、七百里,趁着黑夜包围了右贤王的营帐。这时,右贤王正在帐中拥着美妾,畅饮美酒,已有八九分醉意了。忽听帐外杀声震天,火光遍野,右贤王惊慌失措,忙把美妾抱上马,带了几百壮骑,突出重围,向北逃去。汉军轻骑校尉郭成等领兵追赶数百里没有追上,却俘虏了右贤王的小王十余人,男女一万五千余人,牲畜有几百万头。汉军大获全胜,高奏凯歌,收兵回朝。此役为汉军主动出击,动员兵力之众前所没有,是从积极防御走向主动进攻的首开之战,更是攻入敌方腹地的经典战例,为彻底解决匈奴问题奠定了信心。

经过几次打击,匈奴依然猖獗。入代地,攻雁门,劫掠定襄、上郡。公元前123年二月,汉武帝命卫青攻打匈奴。公孙敖为中将军,公孙贺为左将军,赵信为前将军,苏建为右将军,李广为后将军,李沮为强弩将军,分领六路大军,统归大将军卫青指挥,浩浩荡荡,从定襄出发,北进数百里,歼灭匈奴军数百名。这场战役中卫青任命霍去病为嫖姚校尉,带领八百骑兵,做为一支奇兵脱离大军在茫茫大漠里奔驰数百里奇袭匈奴,打击匈奴的软肋。此仗霍去病斩敌2028人,杀匈奴单于祖父,俘虏单于的国相及叔叔。这次战役中,共取得了歼敌两千余人的辉煌战果。战后全军返回定襄休整,一个月后再次出塞,斩获匈奴军一万多名。此役虽然歼敌规模不大,却为彻底打败匈奴进行了尝试,卫青率主力与匈奴主力对峙,霍去病只率区区八百人奇袭成功,与公元129年卫青亲率骑兵直捣龙城想死,所不同的是那次正面与匈奴遭遇的两路人马失败,这次与匈奴主力正面交锋的汉军主力胜利,证明匈奴的后方空虚,名将霍去病脱颖而出,为以后的大纵深作战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前121年春,汉武帝卫青陈兵于边境,吸引匈奴主力,又任命十九岁的霍去病为骠骑将军。率领一万精骑于春、夏两次率兵出击占据河西地区的匈奴部,歼4万余人。俘虏匈奴王5人及王母、单于阏氏、王子、相国、将军等120多人,降服匈奴浑邪王及部众4万人,全部占领河西走廊。 同年秋,奉命迎接率众降汉的匈奴浑邪王,在部分降众变乱的紧急关头,率部驰入匈奴军中,斩杀变乱者,稳定了局势,浑邪王得以率4万余众归汉。从此,汉朝控制了河西地区,打通了西域道路。此役意义重大,创造力长途奔袭歼敌的奇迹,不要后勤,以战养战,隔开了匈奴和西域属国的联系,为之后的漠北大战,经营西域打下了基础。

公元前119年春,汉武帝命卫青、霍去病各率五万骑兵,发动漠北战役,分别出定襄和代郡,深入漠北,寻歼匈奴主力。卫青大军北行一千多里,与严阵以待的匈奴军遭遇,卫青用武刚车组成环形阵地,派出五千骑兵冲向敌阵,匈奴一万多应战,双方激战在一起,甚为惨烈。忽然刮起暴风,顿时一片黑暗,卫青趁机派出两支军队包围单于营帐。伊稚斜单于发现汉军人多势重,难以抵敌,慌忙上马,在精骑的保护下突围逃走。卫青发现单于逃走,马上派兵追击,匈奴兵不见单于,军心打乱,四散奔逃,汉军趁势掩杀,斩杀俘虏匈奴官兵19000多人。之后,汉军一直追击,打到真颜山赵信城,获得了匈奴囤积的粮草,补充军用,然后烧毁城池及剩余粮草,胜利班师。霍去病率军北进两千余里,与匈奴左贤王部接战,歼敌70400人,俘虏匈奴屯头王,韩王等3人及将军、相国、都尉83人,乘胜追杀至狼居胥山,在狼居胥山举行了祭天封礼,在姑衍山举行了祭地禅礼,兵锋一直逼至瀚海。这次战役,汉军两路大军长途奔袭,创造了农耕民族进行大漠决战的经典案例,打垮了匈奴的主力,使匈奴元气大伤,再也没有能力南下窥视汉朝,无奈之下逐渐向西北迁徙,出现了“漠南无王庭”,匈奴对汉朝的军事威胁基本上解除了,从此,大汉帝国控制莫南莫北,经营西域,建立行政管理体系,帝国版图空前广大,影响深远,择机后世,终两汉三国,游牧民族从未成什么气候,为中国继续拥有西域奠定了人文基础。

大汉帝国之所以能够打败强大的匈奴,是与国力的提升并重视骑兵队伍的建设分不开,在冷兵器时代,步兵用于打击步兵用于防守可以,用以打击骑兵办不到,更不能进行深入大漠与骑兵决战,对付骑兵只能用骑兵,冲击对冲击,机动对机动,卫青、霍去病创造的奇迹前无古人,后有来者还说的过去,如果换一个时代,让成吉思汗和卫青对阵,输赢在两可之间,也许成吉思汗成不了气候。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后首先攻击的是中亚、中东、东欧的游牧民族及绿洲小国,周边没有大帝国与之对垒,可以说世事成就了他,他及他的后继者进攻盘踞在中原地区的金国,联合南宋才摆平了,继之进攻南宋耗费了五十年的时间,如果南宋能够组建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在中原地区与之交锋,牵制蒙古骑兵的精力,江南的江湖勾叉蒙古骑兵不是强项,很可能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假以时日,力量可能此消彼长,就不会有崖山之后无中国的局面出现。宋朝之所以没有恢复汉唐大帝国的辉煌,是因为防内甚于防外的内敛政策限制了武人的主观能动性,以文御武,让不知兵的文官控制部队,被动防守,防不胜防,被动挨打,一遇进攻均遭失败。根据北宋的经济实力,组建一支骑兵队伍不是问题,可终宋一代,始终没有组成,南宋初期的岳飞组建了一支,大有直捣黄龙之势,但却被赵构扼杀了。可以想见,骑兵部队机动性强,打击敌人灵活快速,用于政变也将如此,小家子气的赵构不得不想,犹如满清,世界大势已经跨入热兵器时代,为了防范汉人,限制火器的发展,沉浸在满洲骑射的意淫中,终被西方的船坚炮利打败,终被觉醒的人民推翻。金国灭亡北宋,主要原因是北宋没有骑兵队伍与之抗衡,中原地区的士平坦,适合骑兵作战,宋军不占优势,但是,金兵进攻江南便失去优势,已是强弩之末,进攻几次均被南宋军民击溃,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如果赵构象汉武帝信任卫青一样岳飞,放手让岳飞大干,收复失地,经营草原不无可能,但是,历史不能如果,僵化的军政管理体制是失败的根源,再加之猜忌,万劫不复。

强汉之后的五胡乱华,五胡骑兵只能在长江以北地区横行,对于江南地区望江兴叹,始终没有建立起统一的国家,被后来崛起的杨坚家族取代,暴露了骑兵队伍的局限性,时间久了,农耕民族的再起必将成为事实,进而反击出去,控制游牧民族,隋唐帝国做到了。北宋、南宋亡于游牧民族之手,是统治阶层内敛保守,不主动出击,被动防御,被对手逐步蚕食打击,慢慢弱化之故。大明帝国的立国基础好与宋帝国,控制了东北,拥有良好的养马场,但却没有长期拥有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对时常攻击长城以内的游牧民族给予毁灭性的打击,斩草除根,进而控制经营,以之边患不断,最终亡于游牧民族之手,教训深刻。李自成义军攻入北京,崇祯皇帝上吊自杀,满清勾结吴三桂入关,逐鹿中原,南明朝廷内部不统一,一盘散沙,组织不起有效的抵抗,被动防御,各自为战,终被满清各各击破,亡国亡天下。如果南明是统一的政权,满洲骑兵在江南作战并不占优势,最低限度可以形成南北对峙,运作好了大举反攻,收复失地也有可能。

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妄想做蒙元、满清殖民中国的美梦,其机械化部队相当于冷兵器时代的骑兵,对没有机械化部队的中国军队大打出手,从华北地区南下进攻,扬言三个月内灭亡中国。血肉之躯难敌钢铁洪流,华北地区地势平坦,少雨干旱,适合机械化部队作战,劣势装备的中国军队难以抵挡,只得利用山区要塞抵抗,但也架不住飞机大炮的狂轰滥炸,大片领土落入敌手,大有从北到南囊括之势。国民政府审时度势,主动攻打日军在上海的据点,吸引日军进攻上海,开辟江南战场,致使日军陷入到江南多雨多江湖的泥淖中,机械化部队展不开,速决战变成持久战,失败只是时间问题。德国进攻苏联,起初苏联准备不足,难以抵挡德军机械化部队的闪电攻击,大城市连连失守。但是,苏联国土广大,有战略纵深,相对于中国工业基础雄厚,装备精良,加之盟国的支援,能够组织起机械化部队与之对抗,很快进入反攻阶段,机械化部队对机械化部队,打败德军,攻入德国首都柏林。

冷兵器时代的骑兵部队是国之利器,是国土积极防御的生力军,大纵深大迂回不可或缺,其战略战术影响深远,犹如现代战争的海陆空一体的数字化部队,精确打击大歼灭亘古不变,只要国力允许,世界各国趋之若鹜。

-----------------------------------------------------------------------------------------

最近,斯皮尔伯格的一战大片《战马》在国内上映,骑兵、战马热在网络上似乎又热了起来。而在20世纪以前,不论在中国还是西方,骑兵的数量往往决定着一国国力强弱。冷兵器时代的骑兵从来不是为防守而创立的,闪电突袭,战略机动,从公元前4000年中亚人类驯化马开始,无甲无镫短矛的早期轻骑兵、强弓重甲的草原骑兵、甲骑具装的欧亚重骑兵,到近代横扫欧洲的西欧骠骑兵、龙骑兵、长枪骑兵、胸甲骑兵……骑兵主宰了近2000年的世界大势。

您有什么关于骑兵的疑问或想法,您想和其它网友讨论骑兵历史吗?您对骑兵战史有自己的见解吗?欢迎参加本次“骑兵传奇”话题征文活动,本次活动不要求您的主贴字数有多少,只要您的话题有见解,能引起讨论,即可参加我们的活动。

点击了解“骑兵传奇”活动详情

精美奖品等你拿:

第二代龙牙战术长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奖品由 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君品行地址:点击进入

2011铁血“辛亥百年”文化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奖品由 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君品行地址:点击进入

本文内容于 2012/3/5 16:02:18 被小编a2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轻骑骁卫 在第4楼的发言:
通篇讨论骑兵的重要性,但是似乎没必要扯上南宋。南宋主要的马产地都丢光了,马匹主要靠进口,受制于人,马匹的数量和质量都很难保证,建设骑兵尤其是大规模骑兵基本是没可能的。就像现在你有钱美国人也不卖装备给我们啊,那年头骑兵那么强悍,有能力供应大量马匹的邻国怎么可能把这种战略物资大量出口?

金兵入主中原,只占领了河北、山东河南、安徽一部分,山西一部分,陕西、陇西等地还在南宋手里,仍然保有养马基地,南宋的中兴四将的部署都有骑兵部队,岳家军最强,军一级的编制有十二军,计有:一、背嵬军;二、前军;三、右军;四、中军;五、左军;六、后军;七、游奕军;八、踏白军;九、选锋军;十、胜捷军;十一、破敌军;十二、水军。其中踏白军和游奕军都是马军番号,而背嵬军则是岳飞的亲军,也基本上以骑兵为主。也就是说,岳家军约有四分之一的编制为马军。而根据王曾瑜先生考证,岳家军全军约有十万人,平均每军八千余人。踏白、游奕和背嵬三军相加,尽管应该不会有二万骑兵之多,但上万骑兵应该是有的。而岳飞的孙子岳珂在《鄂国金佗稡编》第二十二卷《吁天辨诬卷之二淮西辨》中曰“而况背嵬之士,先臣之亲军也,穎昌、朱仙,皆以是军取胜,而八千余骑亦不可谓寡矣。”也就是说,在经历颖昌和朱仙镇大战后,岳飞前往淮西救援的时候,手下尚有八千余骑。绍兴六年,岳家军北伐,一路攻城多滴,攻城主要用步兵,野战用骑兵,两万余的骑兵完全构成局部优势,攻克金国的军事重地朱仙镇创造了步骑混合作战的经典战例,赢得了朱仙镇大捷,如果不是赵构一十二道金牌逼其退兵,拿下收复原北宋首都指日可待。古时但凡首都,都有一处军事重镇拱卫,长安的军事要塞是潼关,安史之乱时叛军攻下潼关,很快就拿下了长安,洛阳的军事重镇在虎牢关,北京的军事重镇是天津,英法联军、八国联军都是攻下天津后直取北京,宋时的开封北边有黄河,从南边攻击开封必须拿下朱仙镇,朱仙镇当时是水旱码头,一条汴河直通开封,距离开封只有二十多公里,水陆并进一天可到,当时金国拱卫开封的骑兵几乎被岳飞消灭,根本没有了野战能力,很快就可攻下开封,迎赵构还都。可悲的是这一切都被投降派扼杀了。可以想见,建立金国的女真人是游牧民族,拥有东北、塞北的优良马场,骑兵是强项,步兵防守城池可以,进攻不行,在行进中容易被骑兵攻击,没有相应的骑兵与之对垒,岳飞不可能北伐成功,也可以说是功败垂成。其实,宋政府南渡后很想有一番做为,赵构节衣缩食,励精图治,支持中兴四将训练部队,组建骑兵队伍,英勇抗敌,打败了南侵的金兵,又支持岳飞北伐,不知为何来了个大转弯,至今众说纷纭。如果赵构的胸襟开阔一点,象刘邦用韩信一样用岳飞,指挥举国兵马北伐,可以集中至少六万的骑兵队伍,再加上几十万的步兵,兵员数量上优于金兵,收复失地并不是不可能。可惜的是,机会失去,岳飞被害,南宋再也没有能力北伐,也曾北伐过几次,均以失败告终。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