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kjlzywz 收藏 26 1257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防空导弹部队击落的首架敌机不是U-2

最近在某网站看到有文章说,我地空导弹部队击落的第一架飞机是美制U-2高空侦察飞机,开创了世界地空导弹击落敌机的历史,这是个误解。就击落U- 2飞机而言有N个“首次”:(1)世界上首次击落U-2飞机,是被苏联萨姆-2导弹击落的(1960年5月1日);(2)在中国首次击落U- 2飞机,是被我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击落的(1962年9月9日);(3)在古巴首次击落U- 2飞机,是被古巴萨姆-2导弹击落的(1962年10月27日)等。但我空军地空导弹兵击落的第一架敌机不是U-2,而是美制国民党空军的“RB-57D”高空侦察机,时间是1959年10月7日,此役开创了世界防空史上用地空导弹第一次击落敌机的先河。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之际,老卡于2011年6月29日参观了由空军装备部举办的《利剑长空数风流》专题展览,展览主要介绍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几十年的建设成就。现将击落RB-57D部分介绍一二。

一. 上世纪50年代我国防空的空白

1. 美蒋飞机的猖狂侵扰

上世纪50年代,我人民共和国刚刚建立,为打破帝国主义的封锁,积极开展战略武器的研制。两弹一星等重大工程陆续上马。台湾当局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对我频繁进行空中侦察、骚扰,急切想得到我有关重点项目建设情报和我军作战指挥,要地防空部署等情况。

195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台湾国民党空军总部情报署联合筹建了第34 飞行中队(臭名昭著的“黑蝙蝠”中队),使用P-2V、B-17对中国大陆实施低空侦察、散发传单等破话活动。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03a 上图为美制P-2V夜间中低空侦察机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04b 上图为美制B-17远程巡逻侦察机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03b 上图为美制RF-84战斗侦察机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05 上图为台湾国民党空军B- 17飞机在空中使用侦查相机拍摄。

我航空兵、高炮、探照灯部队协同作战,在1955年至1958年连续击落击伤敌机,有效打击敌人嚣张气焰。其中:RF-84六架、B-17四架、P-2V两架。

2. 台湾国民党空军使用高空侦察机逃避打击

为逃避中国大陆对中低空侦察机的打击,迫使台湾国民党空军不断更新机种,到50年代末期,美国政府对失去中国大陆情报很着急,把极端机密的RB-57A、RB-57D、U-2等飞机提供给台湾国民党空军,组成“黑猫”中队以实施高空侦察。台湾当局曾叫嚣,要把我华北西北当成自己的后院。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06b 上图为美国空军服役的RB-57D高空侦察机。RB-57D的高空性能:升限高度(18000—20000米)、最大航程(6800公里)、速度(1100公里/小时)、续航时间(8.5- 9.5小时)。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06c 上图为美国空军服役的U-2高空侦察机。U- 2高空性能:升限高度(23200—24000米)、最大航程(7000公里)、速度(920- 1000公里/小时)、续航时间(8.5- 9小时)。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07 上图为RB-57D、U- 2飞机窜扰大陆的四条主要侦察航线。(1)西北甘肃航线:台北—福州—武汉—西安—兰州—酒泉—鼎新—银川—武汉—福州—台北。(2)北京航线:台北—海上(上海)—青岛—北京—烟台—海上(上海)—台北。(3)东北航线:南朝鲜木浦—烟台—大连—沈阳—长春—白城—齐齐哈尔—嫩江—哈尔滨—丹东—南朝鲜木浦。(4)西北新疆航线:泰国—缅甸腊戌—察隅—昌都—格尔木—罗布泊—若羌—察隅—缅甸腊戌。

3. 我高空防空的空白

当时我空军担负国土防空的最先进装备,是米格-19歼击机和100毫米高射炮,中低空还有歼-5飞机。其中米格-19飞机实用升限(17500米)、100毫米高炮最大射高(14000米)。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09 上图为我方飞机与美蒋U-2飞机升限差距对比。敌人RB-57D侦察机的升限高度(18000—20000米)、U- 2侦察机升限高度达(23200—24000米)。如此对比我处于绝对劣势,多次发生敌机就在上方大摇大摆进进出出,我拦截米格-19干着急无法接近。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09b 上图为我米格-19飞机企图拦截高空侦察机U-2示意图。由于飞机升限不足,美蒋敌机毫发无损,深深挫伤我防空部队积极性。

二. 中央英明决策组建地空导弹部队

1. 上世纪五十年代,世界主要军事强国相继研制了地对空导弹武器装备,主要有美国的MM- 14型“奈基”地空导弹、英国“警犬”型地空导弹、苏联的C- 47(萨姆- 2)地空导弹等。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11 上图为美国的MM- 14型“奈基”地空导弹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12 上图为英国“警犬”型地空导弹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13 苏联的C- 47(萨姆- 2)地空导弹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14 上图为苏联的C- 47(萨姆- 2)地空导弹拦截敌机的示意图,苏联的防空导弹当时在世界是最先进的之一。情报显示,萨姆-2导弹使用制导雷达发现和自动跟踪目标。当目标进入杀伤区,引导员可发射1—3发导弹。制导雷达不断测量目标和导弹坐标位置,并比较计算,形成控制指令,发送给飞行中的导弹,控制导弹飞向目标,达到遭遇范围半径随即爆炸,摧毁目标。

2. 美蒋欺我高空防空能力薄弱,肆无忌惮地窜入侦察骚扰,极大地刺激新中国政府。面对挑战,党中央、中央军委高瞻远瞩决策立即与苏联协商,引进能够对付敌高空侦察机、加强高空防御的武器装备;迅速组建中国自己的地空导弹兵部队,狠狠打击台湾国民党空军对我大陆的高空侦察;尽快建立我独立自主的地空导弹仿制、研制、生产和试验基地。

于是1957年9-10月,以国务院副总理聂荣臻为团长、陈赓大将和国家经委主任宋任穷为副团长的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问苏联,与苏联谈判签订了《苏联在火箭和航空新技术方面援助中国的协定》,内容之一是苏联向中国提供五套C-75地空导弹装备,并帮助中国组建、训练地空导弹兵部队,筹建地空导弹研制、生产、教学和试验基地。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16上图为1957年9月中国政府代表团在苏联时的照片,自左至右:聂荣臻(元帅、副总理)、万毅(中将、工业部部长)、李强(经贸部副部长)、宋任穷(上将、国家经委主任)

3. 迅速组建地空导弹部队

随着中苏协议的签订,人民空军迅速组建三只地空导弹兵部队。第一营:于1958年10月6日在北京北郊清河镇沙河机场正式成立,营长张建华,政委张思聪;第二营:于1958年12月26日在北京大兴县高米店组建,营长张岳振华,政委张许甫;第三营:于1959年1月18日在江苏省徐州市组建,营长杜宪照,政委尼特。

地空导弹兵部队组建初期,所有官兵都是从空军高炮、雷达、探照灯、通信、航空兵等兵种精选而来。干部全部高职低配,像营长政委原职都是师团级干部,连长指导员由团营级干部担任。由于当时美蒋特务活动频繁,出于保密需要所有地空导弹兵部队和装备对外统称“543”部队。地空导弹部队由空军司令部防空指挥部统一指挥调配,空军副司令成钧中将分管负责。

随后,又成立了地空导弹第四营,归国防科委领导,防空作战由空军统一调动指挥,主要承担与苏联专家磨合,学习掌握熟悉装备使用和编写技术操纵手册,以及为今后研制生产打基础等。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17 上图为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上将在一营成立大会上作动员。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18 上图为地空导弹兵一营成立大会会址。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18b 上图为指战员集中后露天召开学习动员大会

三. 厉兵秣马积极备战

1. 接收第一套装备

地空导弹兵一营成立仅仅一个月,苏联的装备就到位。1958年11月,一营在黑龙江省满洲里火车站接受了第一套C-75地空导弹装备。一营完全在苏联专家指导下工作,很快展开兵器,担任作战值班。但主要操作手(指令员、雷达通信维护技师等)均由苏联专家担任。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19 上图为1958年11月,一营在满洲里接装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20 上图为苏联地空导弹专家与中方人员见面

2. 接装培训苦练技术

为迅速自主承担战备值班,1959年5月开始,二营、三营、四营在国防部五院(钱学森任院长的导弹研究院)进行地空导弹接装培训。学习没有现成统一教材和讲义,五院技术人员看着俄文教材讲,学员在台下边听边记。三个营共用一套兵器练习操作。官兵们住帐篷克服一切困难,争分夺秒、夜以继日地钻研技术,用三个月时间,就掌握了先进武器装备技术性能和使用方法,最后以优异成绩完成接装训练任务。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28 上图为从苏联进口的C-75地空导弹和发射架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27 上图为从苏联进口的C-75雷达制导站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22 上图为苏联C-75地空导弹阵地组成示意图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24 上图为官兵接装训练时住的单帐篷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25 上图为官兵抓紧一切时间进行学习讨论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26 上图为官兵在雷达制导站内进行操作训练(此照片时间可能有误)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29 上图为官兵们进行导弹装配操作训练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30 上图为官兵们在讨论学习中遇到的疑难问题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31 上图为优秀引导技师张宝林在学习装备知识

四. 实战部署保卫首都

1. 周密布防北京周边

1959年10月1日是建国十周年纪念日,首都北京将进行隆重的庆祝典礼。为预防美蒋间谍飞机入侵捣乱,初步学成结业的年轻地空导弹兵部队,奉中央军委命令首次担负首都防空作战任务。

具体部署如下:(1)第一营进驻北京大兴县东枣林乡,防控北京正南方向;(2)第二营进驻北京通县张家湾乡,防控北京东南方向;(3)第五营进驻北京顺义县河南村,防控北京东北方向;(4)第四营进驻北京昌平县沙河,防控北京西北方向;(5)第三营进驻北京丰台槐树岭,防控北京正西方向;

2. 战前紧急排除故障

1959年10月1日紧张度过了,没发生什么紧急情况。随后几天官兵们不放松警惕继续守护在导弹阵地,严防敌人轻举妄动。但在1959年10月6日傍晚,二营阵地雷达制导站出现故障,接收不到任何信号。在上报空军领导的同时营、连组织技师彻夜进行排除。为防止二营阵地出现漏洞,空军司令部做了补救预案。二营官兵连续奋战八个小时,终于排除故障装备顺利投入战备值班。从此以后,地空导弹兵立下规矩“排除故障不过夜”,并成为装备保障的光荣传统。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33a 上图为二营雷达制导站技师连夜排除故障,保证兵器顺利值班。

五. 二营首战告捷击落美蒋RB-57D高空侦察机

1. 敌机出动直逼北京

1959年10月7日10点零8分,台湾空军“黑猫中队”一架RB-57D飞机,由上尉飞行员王英钦驾驶从台北桃园机场起飞,起飞后没按惯常航线,而是经浙江温岭进入大陆,沿盐城、济南、唐山、山海关、大同、郑州,转一大圈,最后经过天津直逼首都北京。

由于我方保持高度机密,美蒋情报机构和西方媒体事先对我防空导弹部队毫无所知。该机保持飞行高度19500米,一路毫无顾忌大摇大摆,他知道大陆空军拿他没办法,毫无戒心执行他的第三次间谍飞行。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06 上图为美国空军RB-57D-2型(机号:796-53-3979)于1958年7月12日在太平洋比基尼岛上20000米高空,观测并采集核武器(原子弹空爆)爆炸试验数据。

2. 沿途我航空兵多次起飞拦截

自进从大陆,我远程雷达始终监视其动向。作为佯攻,我南京、北京、济南、沈阳、武汉等军区空军所属歼击航空兵部队,先后起飞多批次米格-19飞机拦截使用机炮拦阻射击,但终因飞行高度不够,未能奏效。敌机见此更是有恃无恐,再次通过天津上空就直奔北京而来。

3. 地空导弹当空炸响敌机瞬间葬身火海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37 上图为是我地空导弹二营击落RB-57D型高空侦察机战斗经过示意图。

(1)敌机据北京480公里时,地空导弹群指挥员张伯华,命令各营进入“一等”战备。

(2)11点50分,二营在敌机距离阵地135公里时,打开制导雷达。

(3)距离阵地115公里,二营制导雷达捕捉到目标。

(4)距离100公里时,二营完成导弹接电准备。

(5)敌机距离70公里时,二营营长下令“导弹三发,28公里消灭目标”,随即接通制导雷达站与发射架同步,导弹转入自动跟踪。

(6)当敌机接近到35公里时,二营营长岳振华果断下令“发射”,三发导弹呼啸升空腾,飞向目标。

(7)12点04分,导弹将敌机RB-57D打得粉碎,残骸坠落在北京市通县安平镇地面。上尉飞行员王英钦当即毙命。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35 上图为国民党空军RB-75D空中飞行照片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35b 上图为我C-75型地空导弹发射瞬间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39 上图为敌机RB-75D被导弹击中后起火坠落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40 上图为被击落的RB-57D飞机部分残骸,清晰可见国民党空军徽记。

六. 惊雷一声响,我军长出一口恶气

1. 开创历史先河

由于我空军击落近20000米高空的美蒋侦察机,并通过新华社、人民日报向外宣布,引起全世界震惊。

我《人民日报》1959年10月10日第一版转发新华社消息“在华北上空我击落美制蒋机一架”内容很短:“新华社9日讯 美制蒋空军RB-75D型高空侦察机一架,于7日上午窜扰我华北地区上空,被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部队击落”。短短几句引发各国纷纷猜测,中国用什么样的先进武器能击落美国如此先进的侦察机。

而我《空军报》则于1959年10月16日,用整个第一版,套红标题“我一举击落美制RB-57D型蒋机一架”,副标题为“作战部队隆重举行祝捷大会,空军首长到会嘉奖”,最精彩的是眉题“低来低打、中来中打、高来高打”,明显点破主题,我军已经具备打击敌人高空侦察机的能力。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51a 上图为纽约时报一则消息:美联社东京10月9日电 … … 经北京广播电台确认,中国击落了美国制造的RB-57D高空侦察机 … … ”

2. 为英雄地空导弹部队祝捷庆功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43 岳振华营长向朱德元帅、杨尚昆等领导汇报战斗经过(1959年10月8日)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44 贺龙元帅、徐向前元帅、李富春副总理、蔡畅等领导视察二营阵地(1959年10月9日)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45 岳振华营长向空军首长汇报战斗经过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46a 国防部长嘉奖令电报(1959年10月10日)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48 空军在二营驻地举行祝捷授奖大会会场(1959年10月14日)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49 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上将给作战有功人员授奖(1959年10月7日)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D-50 空军副司令员成钧中将在祝捷授奖大会上讲话

后记。

1. 据了解,我击落美制蒋空军RB-57D后,并没有公布使用了什么武器,使得美蒋空军误以为是飞行员王英钦操纵失误,随意降低高度被我歼击机攻击所致。所以,美蒋空军继续麻痹轻敌,再次掉入我方布下的迷魂阵,最终有“不死黑鸟”之称的U- 2 高空侦察机被我英雄的地空导弹兵部队击落,而且一下破纪录的击落了五架U- 2飞机,全都是地空导弹兵的功劳,着实痛快。

2. 下面是老卡实拍的一组地空导弹阵地照片,取名《阵地黄花亮利剑》(2009年5月10日大汤山脚下)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我防空导弹击落首架敌机不是U-2


说明:

1. 全部照片拍摄于空军装备部《利剑长空数风流》专题展览,配有蓝色“老卡实拍”标记均为首次上传;少数有黄色“老卡传图”标记的图片来自其它。

2. 相机:SONY DSC-H7;时间:2011年6月29日;地点:航空博物馆综合馆三层。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