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器岂容私相授受?

叶志威 收藏 0 5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俄罗斯的梅普二人转可能要继续转下去了,据来自俄新社3月2日的消息,俄罗斯总统候选人、现任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证实在他赢得总统选举的情况下,打算推荐梅德韦杰夫担任国家总理职务。为什么要用“证实”一词呢?因为早在去年9月24日,梅普二人就投桃报李,梅推荐普为2012年总统候选人,普则表示若当选将推荐梅任总理。现在看来普还是相当守信用的,至于将来是否真守信用,还要等待“历史的检验”,譬如当年叶利钦利用完了列别德,很快就将他踢开了,所以眼下只能说梅普二人转可能要继续转下去了。


俄罗斯的政治也是挺值得玩味的。当初“西式民主”代替“苏式民主”的时候,似乎很多人都是起劲地“鼓与呼”的。可现在看来,虽然苏联时代的“衣帽厅”民主已过去几十年了,人民似乎都获得了票决权。可“民主”在俄罗斯这片广袤的土地上,仍然严重地发育不良。“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可能俄罗斯的气候不宜吧,总之“民主”在俄罗斯仍然只是“政治强人”们的道具。不知是不是应了“唯上智与下愚不移”这句话,俄罗斯人民似乎都傻了,居然也由着他们折腾。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这话听说过吧,那是我国古代的封建帝王(据说是曹操)说的,普京没这么大的胃口,他只想干二十年。他真的这么去做了。他的第一个连任期满了之后,没有像年轻的克林顿那样去写写书,走走穴,甚至帮老婆站站台,而是开始了为期四年的“中场休息”,弄了个“影子”梅德韦杰夫在前台帮他看着场子。准确地讲,普京是“休而不息”,他还霸着总理的位置,行使着事实上的总统的权力。这下子可好了,看历史剧看多了的我们,期待着看热闹了,总幻想着“年轻睿智的新君一举拿下专横跋扈的权臣”的一幕在克里姆林宫上演。


可事实令我们失望了,四年下来,梅普二人转演得出奇地“和谐”。演绎了千百年的血腥宫廷斗争史,似乎并没有在克里姆林宫重演。中国有一种药叫“伟哥”,专治那种病的,我想俄罗斯人大概也是叫梅德韦杰夫“韦哥”的,四年来压根儿就没“雄起”过。就连患有“不育之症”的光绪皇帝也造过他“亲爸爸”慈禧太后的反,梅得韦杰夫却甘当了四年的傀儡和影子,最后还主动推荐那个恣意摆布他的人再做总统,自个儿连面子上也不争一下。看来“韦哥”人格有问题啊。这样的人适合“继续在政府工作”吗?他能给人民带来什么啊?


可是普京爱上了梅德韦杰夫,所以他在四年前把人民之公器,国之重宝放心地交到他的手上保管——代管。当初肯定是说明了的,至少是心照不宣的,是“代管”而不是彻底“过户”。所以梅德韦杰夫也踏踏实实地做了一个好“管家”,现在普京“王者归来”,奖赏是有的,于是许诺给个总理做。对于“政治强人”普京将人民公器私相授受,操弄和侮辱民主游戏规则的做法,俄罗斯人民居然就选择了服从与配合,还真是令人难以理解。不仅如此,在中国,似乎也有不少人对普京似的“政治强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们直呼普京为“猛人”,很是艳羡他的那股子“敢作敢当”劲。


不错,“政治强人”们的领袖魅力和干事魄力,有时候也很有效用,也很能迷惑人。但从长远来看,这是一种并不稳健的政治制度,并不文明的游戏规则,是十分有害的。观察现代俄罗斯的政权交棒史,我们可以发现,从叶利钦以降,俄罗斯的最高权力棒全部是私相授受的,“民主”只不过是一个可笑的道具而已。俄罗斯人之所以表现得很配合,那是因为主观上俄罗斯人迷信权威和强人,客观上俄罗斯的民主气候还没有成熟。


过分信任或迷恋某个政治强人,把国家民族的前途与命运全部寄托在一个人的身上,其实是十分危险和有害的。倘若这个人比较理性,对国家民族的责任感较强,又多点悲天悯人之心,则这个国家民族都是有幸的。倘若遇到希特勒那样的骗子和狂徒,岂不把国家民族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当然,我们并不是不欢迎政治强人,而是政治强人必须自觉地把自己关在笼子里。强人的政治魅力和影响力留在将来要比留在当世好得多。美国的华盛顿算得政治强人吧?他也是带领美利坚民族“枪杆子里出政权”的人,可谓没有比他更强的了,但他走进美洲的“大陆会议”和后来的美国国会的时候,依然规规矩矩地坐在角落里听候议员大人们的发落。他怎么没有发动他的那些“大陆民兵”们“将革命进行到底”,把议会的那些耍嘴皮子的老爷们一锅端掉自己清清静静地坐“龙椅”呢?最近我听到奇谈怪论,说华盛顿之所以没有做皇帝(国王),是因为他没有生儿子。这简直是笑话,没生儿子就不能过把“皇帝瘾”就死?后周的郭威,妻儿老小全被政敌杀光了,后来不照样称孤道寡?


普京也没生儿子,但我们保不准他在干完又一个八年后,不把权力棒交给他的女儿或女婿。走着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