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可恨老实人

去年的九月十五,一位姓李的同事专程邀我一道去儿子的班主任李老师家送礼。原因是我和他的儿子是同桌,开学时座位在第一排。昨天班上调整座位,他俩被调往最后一排的屋角。两人的个子本来就比别的同学倭矮半个头,在后排被前面的高个子挡住,上课时根本看不到黑板。李同事的儿子说:教师节那天(九月十日)全班所有同学家长都给班主任送了礼,就我俩没送,所以班主任调整座位搞打击报复。

我一听这事就怒火中烧,这样的老师根本就不具备教书育人的资格,怎配当班主任,学生在他手下会教出啥德性!别说送礼休想,我还和他没完呢!李同事看见我发怒的神态,居然一脸的不以为然。

“你真是从真空中冒出来的,对人情世故一无所知。现在的老师都这样,这算什么?行为比李老师恶劣的还大有人在。占绝大多数的学生家长都对老师心存怨恨,可都敢怒不敢言,怕老师存心给孩子小鞋穿,影响孩子升学。就算这次讲理时道理站在你的一边,可最终吃亏的还是自己的孩子。”

“这样的学还不如不上也罢,要去你去送,给这样的老师送礼连门都没有,不但不送,我还要去找李某算帐!”

李同事只好连夜拎着两条“玉溪”和两瓶“剑南春”上李老师家了。

第二天上午,我气咻咻地来到李老师的办公室,“请教”他因何把我的儿子调往最后排的座位。李老师的原因有二:

一、我儿子上课不好好听讲,爱讲话,影响了同学们的学习,全班同学都对他有意见,强烈建议把他调往后排。

二、我儿子不尊敬老师,有一次上数学课时,我儿子居然回过头来和后面的同学讲话,被数学老师发现了,主课老师很不满意。

我的回答如下:

一、如果是全班同学认为我儿子影响了他们的正常学习,一致要求把他调往后排,我没说的;但是否如此不能听你一面之辞。下一节是你的课,我们可以去班上搞一次民意测评,你先讲五分钟,我后讲五分钟,然后让同学们无记名投票。如果真如你所说我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认错并赔礼道歉,如果不是你也应该有个说法。

二、就算我儿子有一次违犯了班上的纪律,但类似的情形是不是只有他一人,如果不是为何只把我的儿子调往后排,是不是还有别的原因。如果你回答是我们可以把上面的测评再来一次。

三、我儿子是班上年纪最小个子最矮的学生,理当坐在最前排的座位上,退一步也应该坐在前三排。如果上面的理由都不成立,我到要请教因何把我儿子调往最后一排的屋角。

听了我的话,李老师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他自操教棍以来还是第一次碰上这等不晓事又认死理的学生家长。结果读书人竟然率先恼羞成怒起来。

“我干吗要你在我们班对学生讲话!我干吗要搞民意测评?我是班主任,想怎样决定就怎样决定!我连排座位的权力都没有,我还当啥班主任!你说有别的原因,那你说别的原因是什么?”

“我是来和你讲道理的,你这话就有点不讲理了,是你先说调换座位是学生的集体意见,我才有民意测评一说。致于别的原因,你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不用我把话在这里挑明。”

“总之座位我是调定了,不服你去上告!”

“话既然说到这一步,我也把我的观点挑明了,我既然敢来找你,就不会怕你以势压人,这事我是非要弄个水落石出不可。我这就去找学校的领导,如果他们不肯出面我就找媒体讨说法;如果媒体不理睬,我还可以找教育局。我相信天下这么大,总有我说理的地方,就算真个没有我说理的地方,我还有最后的办法。”

“你不妨把最后的办法说出来,我又不是小孩子,怕吓唬的。”

“你看过《水浒》,应该知道武松杀嫂的故事。”

“知道一些。”李老师的语气明显缓和下来。

“武松知道哥哥被嫂子谋害后,第一步是干啥?”

“去告官,结果官吏都被奸夫西门庆的银子打通了,不理睬武松的状子。”李老师的脸上有得意之色。

“后来呢?”

“后来?……”李老师的脸由红转青。

“还是我来说吧,后来武松自己操刀把嫂子和奸夫全杀了!我不想走武松那条路,因为这事太小了,但如果李老师一定要把我推向那一条路,我也身不由己。你的文化和身价都比我高,不会为一点小事和我这个大老粗较劲吧?我给你三天考虑的时间,如果三天之后我儿子还坐在后排,我会找你的!”

我头也不会地走出了李老师的办公室。

第二天,李老师来电话了,说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我的同学某某也是他的好友,看在某某的面子上,把我的儿子调往前排。我知道这是李老师在给自己找台阶,就顺水推舟,也在话筒的另一端大声道谢。

那位李同事的儿子也向前调了几排,但仍在第五排,他老兄认定我比他送了更重的礼品,对我的解释一百个不相信。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还在后面:我的儿子不但没有再向后调动座位,李老师也没给他小鞋穿,毕业时以优异的成绩升到重点初中。李同事一直在不但地给班主任送烟送酒,可儿子的座位仍象弹簧一样前后挪动,每向后挪动一次,李同事就要拎上高档烟酒上门一次……

由此看来,不识时务也不一定就是件坏事,如果中国多几位象我这样不识时务不随潮流不谙大体的学生家长,中国的教育腐败也不致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这个最不应该出现腐败的地方,腐败的程度却骇人听闻。和上世纪八十年代相比,如果说老师的品格在整体下滑的话,部分学生家长又何尝不是始作甬者呢?

儿子毕业一年后,我打电话请李老师吃饭,他接到电话的第一反应就是莫明其妙,问请他吃饭为啥?我说不为啥,因为你曾经是我儿子的老师,现在我这里有几位教育界的朋友,想请你一道来聚聚,不知肯不肯赏脸?

“可我现在已经不是他的老师了,他有新的老师,你应该请他们的。”

“你永远是他的老师,请你是尊师重道,请他们性质可就变了。”

“你这样的家长真是少见,现在的学生都忘师卖道,离校后不打老师的闷棍就不错了,尤其是我们小学的老师!这顿饭我一定要来,无论如何要来!!!”

…………

李同事是我们单位出了名的老实人,他的故事在中国有一定的代表性。李同事的老实本份给他的儿子和中国的教育带来什么后果呢?结果是不言自明的。

一是害了他的儿子,送烟送酒付出的经济代价也许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危害是使他儿子的价值观发生病态的扭曲,认为天下事不需要正当的辛苦努力,只需要投机取巧就可达到目的,结果他儿子自此不爱学习,成绩每况愈下。望子成龙的李同事在节衣缩食送出了不少高档烟酒后又整天愁眉苦脸为成不器的儿子唉声叹气。

二是毒害老师的品行,给中国的教育腐败添油添彩。正是因为有如此多的老实家长,老师的行为才会越来越肆无忌惮,越来越和教书育人传道授业的宗旨背道而驰。这个后果的危害性比第一个要大一万倍!

这就是老实人的好处!!!

老实人最突出的个性是胆小怕事,息事宁人,在个人受到不公正待遇时,宁愿自己付出代价也不敢讨还公道,就更不用说替社会申张正义和主待公道了。下面的一则事例更能说明传统中国人的老实本份背后隐蔽的灾难性恶果。

去年无意间看了一本期刊,上面登载了这样一则故事:

一个刚到美国的中国人去一家中国餐饭进餐,不巧遇上了劫匪。

劫匪拿着一把刀子(在美国人人有枪,餐馆的老板也有)指向掌拒,掌柜把钱柜里仅有的两百多美元现钞全给了他。

劫匪走后,中国顾客问老板为何不报警,老板说报警没有用,警察至少要半个小时才到,那时劫匪已逃得无隐无踪了。

中国顾客不相信老板的话,他听说美国警察工作效率很高,案发三五分钟即可赶赴现场,为了证实老板的话是否可信,便做一次好事佬按响了报警号码。

不想果然如老板所言,等了半个小时才来了两个警察,若无其事地做了一个笔录就走人。

中国顾客义愤填膺,大骂美国警察混帐渎职。想不到中国老板竟然帮美国警察说话。

“这也不能全怪美国警察,怪只怪我们自己当初不争气。说句凭良心的话,美国警察还是很不错的,既称职又不受贿。别的地方发生抢劫案,警察总是在三五分钟内赶赴现场,就我们中国餐饭例外。”

“哪是为啥,美国人真的歧视中国人吗?”

“那到不是,美国人的种族欺视并不象内地宣传的那样严重,造成目前的现状还是中国人自己。早期的情况不是这样,中国餐饭遭受抢劫时,美国警察也是在三五分钟内赶赴现场,当场把劫匪抓住,可受害人害怕报复,居然不敢站出来指证劫匪,警察只好把抓到手的强盗当场放掉。于是美国警察对来自中国案件的报警不再热心了,久而久之就成了今天这幅现状。”

“这里别的商店也在光天化日之下遭抢吗?”

“有是有,但很少,劫匪看到中国人好欺负,在光天化日之下一般只敢抢中国商店,因为抢别的商店风险太大,外国人不怕事,不但当场报警,还和劫匪搏斗,劫匪在得手之后很难安全逃脱。尤其是犹太人开设的店铺,劫匪更是不敢问津。犹太人在遇劫之后不但即刻报警,还督促警察办案,如果认为警察办案不力还会合伙出资悬赏缉拿劫匪。碰上这样的硬对头,劫匪只好自认倒霉,唯一的对策就是不抢犹太人。这条街上只有一家犹太商店,中国餐饭则有十多家,可劫匪只选择人多势众的中国餐饭动手,犹太商店从未遭抢。就是那些中国人不敢出面指证而逍遥法外的劫匪也不感中国人的恩,过几天又照样来抢,好象不欺负中国人就天理不容一样。更为气人的是,来自中国的劫匪也选择中国餐馆动手!我们这个民族也真是的!!!”

…………

看了这则故事,我想起折腾了世界政治近半个世纪的中东问题。几百万个犹太人居住在被敌意的阿拉伯人包围的一块弹丸之地上,承受着面积和人口大出上百倍的阿拉伯世界的压力,结果反而越来越强大,阿拉伯世界几次联合起来作出铲除犹太人的尝试都没有成功。如果这块弹丸之地上(2.5万平方公里)居住的是几百万个中国人,诸位想想会是什么结果?

犹太人能够在敌人的心脏长期生存下来并越来越强大,显然不是老实本份息事宁人的结果,而是拚死反抗任何形势的强暴和强加于他们的不公正。相比之下,中国人的老实本份在已知世界一再地吃大亏,十七世纪,可恨的西班牙人在菲律宾对数量比他们多得多的华人进行了三次灭种式的大屠杀。我并不奇怪西班牙人的灭绝人性,而是奇怪这些屠杀何以能够成功的进行?因为华人的数量占绝对的优势。之所以这样,除了华人的不团结外,华人的老实和胆小则是问题的关键。一直到前几年,小小的印度尼西亚居然也无视北方那个强大国家的存在,胆敢光天化日之下在首都的街道集众抢劫华人的财产,屠杀无辜的中华男人,当众轮奸中华妇女……更令人痛心的是:这些暴徒在行凶之后居然没有得到应得的惩罚!诸位不妨想想,如果行凶的对象是美国人,结果会是怎样?我敢说印尼会成为第二个阿富汗!

还有一个更具讽刺性的后果:中国人的老实怕事并没有造就他们奉公守法的国际形象,相反他们的形象因此一落千丈,不但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保护,还成为邪恶势力争相凌辱的最佳对象。

这都是老实本份付出的代价,可见老实本份确然不是什么好的品质,至少不是什么值得稍*称道和发扬的品质。

基于多方面的原因,中国人对老实人往往是很偏爱的,因为古往今来中国的国土上存在太多的暴徒和太多的非理性暴力,地痞流氓一直是中国历界政府解决不了的社会问题。因此中国人都爱老实人,认为老实人不会侵害他们的正当权益,丝毫也意识不到中国之所以有那么多的暴徒,就是因为中国的老实人太多的缘故,可以说每一个暴徒背后都有一个老实人在为其输血打气。如果没有如此多的的老实人为暴徒提供极好的生存环境,暴徒就没有容身之地了。老实人不但造就了流氓地痞车匪路霸;还造就了为数众多的贪官污吏,造就了难以扭转的腐败和不公正!因为中国的老实人太多,所以中国理性的暴力太少,结果非理性的暴力因为没有“天敌”的缘故,得以迅速滋长蔓延。我走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看到了不少恃强凌弱的社会画面,可很少看到弱者不畏强暴据理力争的镜头。

综上所述,老实人最具社会危害性的特点有三:

一是老实人胆小怕事,遇事藏头缩尾,在自己付出代价的同时也助长社会的邪恶势力。

二是老实人没有责任心,没有担当,更没有主见,喜欢和稀泥,办事能力极差,若把重大的事情交给这号人一定要出大问题。如果让老实人当皇帝,朝中绝对是坏人的天下。

三是老实人没有原则,千万不可让这号人去主持公道,这号人连黑白都不敢说,就更不能指望他们区分正邪了。

在一个文明的国度里,一个拥有上述三个特点的公民是不是合格的公民?是不是值得称道的公民?当然不是,这样的公民应该越少越好!

还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暂居的小城破获了一个流氓团伙。这个团伙在当地作恶行凶了十多年,杀人、抢劫、强奸、强收保护费什么都干,团伙的头目更是恶贯满盈,群众一直对他们的暴行忍心气吞声,受害之后敢怒不敢言,害怕他们报复。头目在受审时,刑侦队员问他这些年作案频频得手的秘诀是什么,头目的回答竟然是那样的简单:

“什么秘诀也没有,我一个大老粗,能有多少点子。现在作案很容易的,受害人都胆小怕事,既不敢反抗又不敢报警,所以每次都能得手。我刚出道时胆子也很小,后来就越玩越大了。”

“难道就没碰过钉子?”

“前两年碰到一个,在东门开鞋店的一个姓吴的蛮子,我上门收保护费,他不给,我拿匕首威胁他,想不到他小子比我还玩命,二话不说就抓起一把凳子往我头上砸,他老婆则抓起电话报警。我一看势头不对就跑了。”

“那你事后有没有报复他?”

“傻子才会去报复他!他那幅天不怕地不怕的倔脾气,带人去报复必然要出人命案,那样我也脱不了干系。我们只想发财,并不想和某人赌气拚死活。其实干我们这行的秘诀有一个,那就是识相,码头不是打出来的,而是看出来的,每次选择的对象最好是胆小怕事的,自尊心强的最好莫惹,不小心惹上了要即时缩手,那样才不会栽跟头。刚出校门的小流氓不谙此道,绝果没几天就栽了。”

…………

这个头目被判了枪决。公判会那天,我身边的一个老头声泪俱下地喊杀得好杀得好,人民政府万岁。我问他何以如此激动,他说这家伙丧尽天良,当着他的面把他女儿强奸了。我问他当时是否在场?他拍胸回答说在场,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坏蛋强奸他女儿长达一个小时。我再问头目可曾绑他,他回答说没有;又问他身旁可有凳子木棍什么的,他说有,不但有凳子木棍,还有锄头。

“那你何不称他施暴时一锄头挖在他的头上?”

“我哪敢呀?他是出了名的流氓,他会报复的。”

看到这样的国民,我当时的气不打一处来,劈面一巴掌打在他的老脸上。

“你也算人!你比那坏蛋更该杀!!!”

因为中国有如此多的老实人,所以才造就了如此多的暴徒。国民一直在恃强凌弱的暴徒和忍气吞声的老实人两个极端徘徊,敢于反抗强暴又奉公守法的现代公民则少之又少。

有一点需要特别强调一下:老实和诚实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中国人的爱撒谎和不诚实也是举世皆知的,别以为老实人会说真话,老实人一样在撒谎,一样不诚实,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们更没有勇气说真话。

在外族入侵民族危亡的关头,老实人往往最容易当汉奸,都是恭顺的亡国奴。他们宁愿妻子儿女被外敌凌辱,也不愿奋起抗暴向侵略者讨还尊严和公道。所以老实人不可能成为民族英雄。

在本文将要结束之际,我要郑重地申明一个观点:别以为糊涂老实不是缺点,它对人类文明的危害与邪恶是不相上下的,暴政多半和低素质的老实人群相伴而生。中华民族要想在已知世界立于受尊重的不败之地,就不可再偏爱老实人,最好和老实的国民告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