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二战

王大旭 收藏 0 1805
导读:23时35分:我们被包围在一座老旧碉堡里,敌军炮兵的近射轰塌了碉堡的一部分。眼看就要失守。我们把所有的地图和文件烧掉。 23时37分:敌军已经上到房顶了!我们没有放弃——我们发送了信号弹,把碉堡的坐标告诉了潜伏的炮兵。这是一着险棋,他们驰援很可能会被敌军全歼。 23时40分:险棋奏效了!敌军撤退了。当我们的步兵上来给碉堡解围时,房顶上躺了200具敌军的尸体。 2012年2月21日,社交网站推特上“直播‘二战’”的账号正在直播72年前的这一天——“二战”中著名的“冬季战争”,这一

23时35分:我们被包围在一座老旧碉堡里,敌军炮兵的近射轰塌了碉堡的一部分。眼看就要失守。我们把所有的地图和文件烧掉。

23时37分:敌军已经上到房顶了!我们没有放弃——我们发送了信号弹,把碉堡的坐标告诉了潜伏的炮兵。这是一着险棋,他们驰援很可能会被敌军全歼。

23时40分:险棋奏效了!敌军撤退了。当我们的步兵上来给碉堡解围时,房顶上躺了200具敌军的尸体。

2012年2月21日,社交网站推特上“直播‘二战’”的账号正在直播72年前的这一天——“二战”中著名的“冬季战争”,这一天苏联入侵芬兰,两军激战,一位芬军上尉罗宁后来在日记中记下了那些历史性时刻。账号发布时间是当年战事发起的时间。目前这个账号的关注者超过22万。

“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否则战争和杀戮随时有可能卷土重来。”英国小伙阿尔文·科林森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是“直播‘二战’”的创立者。

“直播‘二战’”将持续直播六年,于2017年9月2日终结,那是72年前日本签署无条件投降书、“二战”宣告结束的时刻。

科林森喜欢在推特上发布普通人在历史中的故事。图为1936年2月2 日,几十位德国女孩列队,准备学习纳粹青年团主办的音乐课。 (美联社/图)

诺曼底登陆的关键人物是大兵瑞恩

科林森今年24岁,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历史学系,现在在伦敦一家地方杂志社工作。

半年前,科林森在推特上创立了“直播‘二战’”。“直播”是通过一个类似于“时光机”的辅助工具网站SocialOomph实现的,科林森每天会提前编写好10到40条“二战”段子放上网站,设定每条推特的发送时间,与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同步。时间一到,自动穿越回“二战”进行的时刻实时直播。

科林森是一位狂热的“二战”史爱好者,他每天会花三四个小时在各类报刊杂志、记录个人“二战”经历的专门网站、政府公告、回忆录中搜寻“二战”故事。上尉罗宁的日记就是他在一位德国教授克劳斯·迪尔克斯为“二战”中阵亡的欧洲官员建立的网上档案馆里找到的。

“我们几乎所有人都与‘二战’有着某种私人联系。”科林森的“二战”记忆,是由他祖父开启的。

科林森的祖父曾在“二战”时服役于英军,1942年2月,和战友们在新加坡对日作战时,被日军击败,新加坡失陷,包括他在内的8万多名英军沦为战俘,当时的英国首相丘吉尔也承认那是“英国历史上最严重的灾难,也是规模最大的投降”。直到1945年,日本战败,祖父才被释放回到英国。

“我的祖父没有被杀害,但他说每天都在目睹折磨、杀戮和血腥。”儿时的科林森喜欢缠着祖父讲“二战”的故事,但面对痛苦的过去,祖父总是选择沉默。

科林森开始四处搜罗“二战”的书籍、私人信件、报纸、图片和影音资料,还进入牛津大学历史系学习,企图读懂自己的家族和祖父那一代人在“二战”中的行为。

在英国,不是每个年轻人都像科林森一样对历史充满热情。英国没有一本固定的历史教科书,历史课属于选修课。英国教育标准办公室发布的教育信息显示,英国中学生中只有三分之一选修历史,而在《每日镜报》的调查中,接近三分之二的英国年轻人对诺曼底登陆日(D-DAY)一无所知。一名16岁少年说:“D-Day代表世界末日(Doomsday)。”在《星期日电讯报》的问卷调查中,一位20岁的学生认为诺曼底登陆的关键人物不是艾森豪威尔,而是斯皮尔伯格电影《拯救大兵瑞恩》中的大兵瑞恩。

“比起历史书里冷冰冰的数字,战争片是有血有肉的。”“直播”正是科林森看战争片得来的灵感,“用文字营造身临其境的紧张感,进而唤起了解‘二战’的热情。”

好莱坞大片给他的另一个启发,是体验“二战”。德国入侵波兰,在一个波兰护士的日记里他读到:德国士兵把很多发电厂给炸毁了,人们都没电用,只能用蜡烛,医院里做手术也是如此;有位伤兵因为太饿,偷偷囫囵吞下了一颗带壳的核桃,被核桃噎住进了医院,医生动了一通宵手术才将核桃取了出来,伤兵得以活命。

2011年9月1日凌晨,科林森把历史的时钟拨回到72年前那个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前的一刻,发布了“直播‘二战’”的第一条信息:“伪装成波兰军队的(德国)党卫军部队正在袭击(德国)格雷维茨的广播电台,而这正是德国进攻波兰的借口。”德国“闪击”波兰,战争的硝烟滚滚而来。

1944年5月,德国国防将军安东·杜斯勒在执行枪决前被捆绑在柱上。“大西洋网”汇集了众多二战历史图片,科林森在﹃直播﹄时所使用的图片也多来源于此。 (美联社/图)

张伯伦和希特勒的玩偶畅销

德国“闪击”波兰第三天,英、法对德宣战,“二战”全面爆发。2011年9月3日,72年前的这天,英国连动物园也关门歇业进入战备状态,动物们无家可归,动物园请求公众收养动物,并愿意支付费用:睡鼠每周6便士(人民币0.25元);价码最高的是企鹅,每周30先令(人民币12.5元)。科林森在一份过期报纸中发现了这则广告,它成为“直播‘二战’”的一条实时信息。

德国“闪击”波兰第十天,死亡的气息已经越来越浓。一位波兰护士雅德维加在日记中写道:“我在走廊里,快死的人被一行一行地摆在这里——每行都很长,超过100码(约91.4米),都是残缺不全的尸体。”

在华沙郊区,一对平民姐妹安兹娅·米卡和卡兹米亚·米卡随家人从城里逃来避难,那时她们分别是14岁和12岁。当两架德国轰炸机盘旋头顶时,姐姐安兹娅和母亲以及另外五名妇女正在挖土豆,她们已经五天没吃饭了。轰炸机朝附近的一间房子扔下了两颗炸弹,炸死了两个人。姐姐安兹娅跑到一棵树下寻找掩护,但是飞机正在调头。轰炸机用机关枪扫射逃散的妇女们,子弹击中了安兹娅的脊柱和肩膀。妹妹卡兹米亚跑过来试图救姐姐,但姐姐已经倒在血泊中不省人事。

米卡一家的故事是科林森“直播‘二战’”第十天时收到的一封读者来信,寄信人是妹妹卡兹米亚,她是家族中惟一的幸存者。“二战”结束后,她辗转来到英国,成为一所教会学校的老师,从此再没有回到波兰。

“我认为你在做着一件伟大的事,个人历史是不应该被忽略的,我真高兴能用这样的方式永远怀念我的家人。”卡兹米亚在信中这样告诉科林森。

2011年12月27日,72年前,波兰瓦维尔一家酒吧,两名德国人在酒吧被杀,为了报复,警察马克斯·道默下令任意抓捕120名波兰男子。瓦维尔妇女雅尼娜·普尔策德拉斯卡的丈夫和儿子也被抓走了,她觉得他们可能会被驱逐出境,准备给他们送去汤和面包。“波兰人被押往火车站。我跑过去喊道,我的儿子啊!德国人开始大吼,用步枪把我往外赶。我发疯般地往车站跑,希望能见到他们,把吃的给他们。然后我听到令人恐惧的喊叫和机枪连续开火的声音。我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我走到屠杀地点,他们并排躺着。他们俩都死了,我丈夫的身体因为剧痛而扭曲。”多年后,人们找到了雅尼娜留下的日记,雅尼娜的丈夫和儿子是纳粹德国进行“瓦维尔大屠杀”中扫射的114位波兰居民中的一员。

米卡姐妹的故事是“直播‘二战’”中为数不多的完整故事,大多数时候,“直播‘二战’”中只有一些人的只言片语,不断有网友留言询问科林森,那些人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能说我也就知道这么多,毕竟很多日记的主人已经去世了,而更多的人不知下落。”科林森说。

72年前的一天,英国女子温妮弗莱德·爱德华兹穿上了婚纱,她在日记中写道:“我是个运气不错的新娘,婚礼上该有的东西全都有,因为我的婚礼是在战前就计划好了的。”这是战争中难得的温馨时刻。1939年年尾,英国结婚人数剧增,婚礼已经比前一年多了10万场。年轻恋人在男方被征召入伍前抓紧时间结婚。

战争阴霾下,1940年原定在芬兰赫尔辛基举行的第12届奥运会被迫取消,但法国依然歌舞升平——2012年1月,72年前的一夜,巴黎春夏新款时装展如期进行。钻石在这一年非常流行,因为欧洲实行了“灯火管制”政策,钻石能以时尚的方式增加能见度;在英国,首相张伯伦和纳粹德国元首希特勒的玩具人偶在伦敦公开发售,成为畅销礼物,“当人偶动起来的时候,张伯伦会用手中的伞敲打希特勒”;在纽约,迪士尼公司拍摄的新电影《匹诺曹》首映,人们排起长队前往观看。当时的《纽约时报》评论,“从欧战的紧张气氛中放松一下总是受人欢迎的。”

1936年,蒋介石在南京与龙云会面。在“直播‘二战’”时,英国人科林森很少涉及中国战场。 (美联社/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