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当兵的日子——一方水土(蓝剑军团)

铁血第60军 收藏 26 11242
导读:记得刚当兵时,部队的伙食还可以。每人每天0.92元的伙食费,比在家时差,但比营区周围的老百姓强很多。听老兵讲,当地人吃一种叫米线的东西,说是用大米做的,很好吃。建议我们去吃一下。 有一天机会来了,吃完早饭,连长到团里办事,忽然问几个班长,新兵谁没去过县城的?结果,当兵大半年,就我和另外一个新兵没去过县城。连长看着我俩说:“跟我走,带你们去县城,开开洋荤!”我心里乐了,想我一省城来的,现在混得去一个小县城开洋荤? 县城是个不大的小城,有文庙,有古民居,给人有古朴的感觉。办完事赶上中午吃饭时间了

记得刚当兵时,部队的伙食还可以。每人每天0.92元的伙食费,比在家时差,但比营区周围的老百姓强很多。听老兵讲,当地人吃一种叫米线的东西,说是用大米做的,很好吃。建议我们去吃一下。

有一天机会来了,吃完早饭,连长到团里办事,忽然问几个班长,新兵谁没去过县城的?结果,当兵大半年,就我和另外一个新兵没去过县城。连长看着我俩说:“跟我走,带你们去县城,开开洋荤!”我心里乐了,想我一省城来的,现在混得去一个小县城开洋荤?

县城是个不大的小城,有文庙,有古民居,给人有古朴的感觉。办完事赶上中午吃饭时间了,连长一挥手说:“带你们吃好吃的去。”走过城里的主街道,连长带我们进了一家有二层楼的饭馆。趁连长去开票的时间,我四下看了一下,这饭馆窗子是木头雕花的,楼梯也是木头雕花的,桌子是很有些年头的大方桌,条凳,整个装饰古色古香,连长说这是全城最好的饭馆。一会,连长和服务员来了,连长说:“吃米线啊!”看着连长身后的服务员,我和哪个新兵傻了,服务员盘子里放着一大一小两个碗,小的和我们平常吃饭的碗一样,装着一根根象面条一样的东西。那大碗可不一般,碗径能有20厘米,高有15、6厘米,盛着一大碗汤。我的脑子里闪现出两个字:“海碗!”同来的新兵笑着说:“咦?这碗真大!跟我们哪里的渔民吃的碗一样大。”我们伸手去接,服务员一侧身,说:“烫!”自已把碗放在了桌上。也许是真饿了,同来的新兵看着大碗里的汤没冒热气,张嘴就喝。“嗷!好烫啊!”连长看着他说:“跟你说烫,你不信,烫着了吧!看我的。”说着,连长把小碗里面条样的米线倒入大碗中,然后掏出一根香烟点起抽开了。照连长的样子,我们也把米线放入了大碗中,见连长没吃,我们都没动筷子。一会连长一支烟快抽完了,同来的新兵说:“连长,能吃了吗?”连长说:“等下!”终于,连长的烟抽完了,说:“开吃!”连长动作快稀里呼噜连米线带汤都喝了下去。等了一下,看我们也放了筷子,就说:“吃完了?我们走。”出了饭馆,连长问我们:“感觉如何?好吃吧!”同来的新兵说:“汤好喝,米线不如面条好吃。”我说“汤好象是骨头汤,也没放点菜。”走在前面的连长,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我们说:“不是有肉吗?”“哪里?”我们很诧异地看着连长。连长一挥手:“回去!”于是,我们又跟着连长进到饭馆里,看到一个服务员正准备收我们那桌的碗筷,侧过头跟另一个服务员说:“这两个当兵的,还不如当官的,浪费!”连长说:“等下,让他们吃完。”连长指着大碗说:“去,把里面的肉捞出来吃了,汤也喝了。”我们俩拿起筷子,在碗里一捞,还真是,足有7、8块长约1寸,宽半寸,很薄的肉片,吃起来细嫩。看我们俩吃的欢,连长对服务员说一对土包子,没吃过米线。几个服务员呵呵笑了。一边吃我一边想,我还真当了一回土包子,还是省城牌的土包子!出了门,连长告诉我们,这肉是切好后放在大碗里,然后加入熬了一晚上翻滚的骨头汤烫熟的。米线也是头天晚上泡在清水。我很惊叹这切肉的功夫。问连长,有没有吃拉肚子的,连长说没有。回到连队,我们的故事就成了老兵们的笑柄,好些日子,老兵们早上起来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吃肉了吗?

再往后,吃米线的机会就多了。也知道米线有很多种,象肉(骨)汤的、鸡汤的、牛肉的、酸汤的、海鲜的;地域不同,米线的粗细也不同。更有过桥的,据当地人传,还演绎出状元与妻子的美丽传说。大约5、6年后的一天,我看到了做米线的机器。原理大致跟做面条的机器一样,只是面条一般是扁的,有很多出米线的孔,出来后盘成一个直径约50厘米的圈。白米做出来的是白的,红米做出红的。晒干后能放很久,战友们休假回家都捎上一卷带回去。老兵一致公认,红米线比白米线好,想想,估计是与红糙米中各种微量元素及维生素均衡有关。后来部队搬进城里,炊事班也隔一段时间做一次米线。听战友说城中有一家回民的饭店,其中的牛肉米线很好。慕名去吃了一次,感觉有牛肉的味道却不膻;二次再吃感觉味道很美,于是每个周日都要去吃一次,5元钱一碗,经济实惠。

部队待的时间长了,吃了几年的米线,自以为对米线很了解了。有一天,家在当地的一个战友请我们吃饭,到了饭馆,战友临时叫菜,跟服务员说上四套,我们问:“什么?你不会是请我们吃米线吧?”战友笑笑说:“来了再说话。”一会服务员来了,我们看着在大碗旁边,服务员象穿花一样放下的一碟碟菜,立刻傻了眼。满桌小菜碟放下后,服务员看着那位战友说:“齐了。”看着我们傻傻地望着一桌吃食,战友笑着说:“别看了,动手啊!”我问“这是怎么个吃法?以前好象没见过诶。”战友答:“新发明。这不是最好的。最好的我也请不起,要上小2000元呢!现在什么都讲一个文化、一个上档次。我们这的米线也是一种文化,如今不是改革开放了吗,这吃米线也要上档次、讲文化。将来我们还要把这米线推向全国,推向世界!”没想到这吃着吃着就吃出了文化来了。看着桌上的米线,我忽然又想起第一次吃米线的情景,老连长转业了,不过我这省城级土包子的牌还得继续扛下去。转过年,当我休假回部队的时候,就在城里的商场和超市里看见了包装精美如方便面样的过桥米线。

米线走出了小城,我也喜欢上了米线,经常吃米线来打牙祭。每过一段时间战友们也总要相约去吃一次米线,觉得还是米线解馋。驻地附近的米线吃惯了,就感到其它地方的米线味道不一样。这感觉一直到现在。刚离开部队的一段时间,总觉得不太舒服,吃什么嘴里都没味道,想了很久,估计是很长时间没有吃到米线闹的。上超市去买几包方便米线,回来拿水一泡,本以为可以解馋了,可一吃到嘴里就感到味道不对。于是,满街找米线店。吃了几家,吃得莫名其妙!有点灰心丧气!味道真的不对。细想一下,估计与水有关。此时,又想起第一次吃米线的情景,想起连长骂我们“土包子!”想想这“土包子”也未必就是生长在山里或某个小地方。走过一千座山,趟过一万条水,每一个地方都有每一个地方的文化,每一段文化都有着不同的故事。没有走到,总是不知道这文化的特色,不知道这文化中流淌着的滋味。据说艺术大师卓别林到中国来还为了中国饺子的馅是如何进入饺子皮的,而百思不得其解。看来就是艺术大师这个洋人也免不了“土包子”一回。这就应了哪句话,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唉,正宗的米线,这辈子怕是再难吃到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