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印将搞护航合作 为各国合作打击海盗作出榜样

waxgaw 收藏 0 226
导读:三则看似矛盾的消息呈现出“世界大国围绕东亚、东南亚海洋竞争的激烈程度”。2月19日,中国海监船驱逐在东海非法调查的日本“调查船”,引发中日“外交口角”。 23日,东盟与对话伙伴国国防高官会议决定不把南海问题列入5月的东盟防长会议议程。23到24日,大国军方汇聚南京,探讨深化海上护航合作的内容和方式,“中国、印度、日本将开展护航合作”很是吸引眼球。 有分析指出,在日趋激烈的海洋争斗中,中国越来越展现出“强硬”与“灵活”相结合的政策取向。 本报专稿 梁汶 各国军方聚首中国南京

三则看似矛盾的消息呈现出“世界大国围绕东亚、东南亚海洋竞争的激烈程度”。2月19日,中国海监船驱逐在东海非法调查的日本“调查船”,引发中日“外交口角”。


23日,东盟与对话伙伴国国防高官会议决定不把南海问题列入5月的东盟防长会议议程。23到24日,大国军方汇聚南京,探讨深化海上护航合作的内容和方式,“中国、印度、日本将开展护航合作”很是吸引眼球。


有分析指出,在日趋激烈的海洋争斗中,中国越来越展现出“强硬”与“灵活”相结合的政策取向。


本报专稿 梁汶


各国军方聚首中国南京召开“护航”会议,一方面显示中国在该领域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也显示该地区大国间争斗的激烈性。由于地区内贸易额的迅速增长,而且其中大多数贸易通过海上航线完成,中国南海已成为连接东北亚、东南亚以及南亚次大陆之间的交通枢纽。


每年,世界上超过一半的商船需要通过马六甲海峡、龙目海峡,该地区每天通过的原油量达1000万桶。在成为重要海上交通枢纽的同时,南海自身也拥有巨大的能源储备,据估计该地区石油储量达70亿桶,天然气储量达25万亿立方米。


令人担忧的是,虽然南海正成为地区经济的生命线,但众多海上领土纠纷却使该地区局势紧张异常。这场斗争不仅关系经济利益,而且与意识形态性目标有关。


前者包括保护所谓自由航行、海底资源,后者则包括通过树立权威、保护势力范围、实现保护主权及领土完整等目标来获取“大国地位”。


对于南海地区来说,所有这些经济与意识形态目标都不是第一次出现。海上贸易的战略重要性逐渐增加,加上该地区各国军事力量的不断增强,区域间的相互联系日渐增多,这些都增加了国家之间爆发激烈冲突的可能性。


一些海上领土争议涉及面比较窄,比如朝鲜与韩国之间关于西边海域的北部分界线问题,这不仅导致2010年3月的“天安舰”事件,而且导致了曾引发该地区极度紧张的2010年11月“炮击延坪岛”事件。

中国与日本存在东海划界纠纷以及钓鱼岛问题;越南同时还是中国西沙群岛的声索国,不过,自1974年开始,中国就掌握了对西沙群岛的控制权。


其他海上争议涉及面要广一些,争议的焦点也不同。比如,中国坚持南海的“九段线”,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则宣称对中国南沙群岛部分拥有主权,在南沙群岛25个岛屿中,处于中国实际控制状态的只有六七个。


除此之外,美国、日本和印度等地区外大国也对蹭进这个地区越来越有兴趣,在此情况下,该地区的争议性问题对于世界和平与稳定的影响也变得空前巨大。


国家间的争夺已成为该地区不稳定的最大潜在因素,而所有的一切都来源于两点:该地区各个国家都迫切需要保护该国迅速增长的海上贸易;各国对获得海上能源的兴趣日益增加。伴生而来的是,由于领海主权在战略上变得日益重要,围绕这个焦点最容易爆发国与国之间的冲突。


东亚、东南亚海上领土问题错综复杂,以至于想在短期内轻易解决几乎不太可能,而存有一线希望的解决办法是,打破传统的固有概念。由于海域领土比陆上领土更加不固定,因此相对于能够被永久占领的陆上领土来说,海上领土争议的空间将会更大一些。


不过,在海域中活动的各种角色也更加多种多样。他们包括渔民、海岸警卫队、警察、省(州)级或市级政府以及海军。这种多层次互动增加了合作的机会,但是由于这些不同行为者追求的利益互相冲突,因此也加重了误解的可能性。


如果缺乏顺畅的双边关系、足够的互信建设以及危机管理机制,相应增加了使该地区紧张局势升级的可能性。


中国海巡船与海军共同守护领海,一方作为非国家行为体,渔民也在引发该地区国家海上冲突方面越来越扮演着不可忽视的角色。这从2010年9月中日钓鱼岛撞船事件就可以看出。中国与菲律宾渔船、军舰在礼乐滩附近发生的几起事件也成为中菲关系紧张的催化剂。


中国与越南间的紧张关系也因为国家与非国家行为体之间的摩擦而升级,这些摩擦包括中国军舰驱逐越南探测船,并割断越南探测船的探测光缆,此外,中国海巡船也扣押过越南渔船和渔民。


香港《亚洲时报》表示,2009年,155名越南渔民因侵入西沙群岛海域被中国扣押,2010年这一数字上升到400名。


在美国人看来,中国在东海和南海争议领土上不断强硬的表态发出的信号是,中国希望挑战该地区的现状,从而放弃在国际关系中不惹事、韬光养晦的低姿态。


与此同时,争议领海的其他声索国也在变得更加强硬,希望通过联合更多的小国家甚至逐渐拉入域外大国来挑战中国的主张。这对于中国来说十分不能接受,因为中国更偏向通过双边的、非国际化的方式来解决这些争端。


迄今为止,日本、越南和菲律宾成为挑战中国大合唱中嗓子扯得最高的三个国家。2011年10月,菲律宾和越南签署了几份双边海事条约,内容涉及信息分享和协调打击海盗、保护海洋资源等。


此前几个月,旨在强化地区海上协调与合作的东南亚联盟(东盟)10国海军首长第五次会议召开。


此时,美国也在采取更加进攻性的行动,声称自己是南海争议问题的一方。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曾宣布,和平解决这些争端是“美国的国家利益”。在介入南海问题上,美国也越来越站在菲律宾一面。

在字面上,美国也使用将中国南海的一部分称为“西菲律宾海”。2011年美国还与菲律宾和越南在争议地区附近玩火搞军演,并与菲律宾达成提升其海军能力的协议。


不过,现在战略上的模糊空间是,不知道南沙群岛与礼乐滩的领土争议问题是否属于美菲1951年互防条约的防卫范围内。其他区域外大国趁机凑了进来,密切与向中国叫板的周边小国的海军联系。


去年10月底,越南和日本的国防部长达成一项加强双边防务合作的谅解协议。一个月后,菲律宾与日本也达成一项协议,加强两国海军与海岸警卫队合作。


俄罗斯也在重新恢复与越南在海军上的战略合作关系。俄罗斯向越南出售基洛级潜艇,并帮助越南升级金兰湾深水港的海军设施,同时,俄罗斯与越南合资进行海上石油开采。


通过将域外大国拉进地区领海纠纷,这些周边小国希望获得与中国叫板时的有力筹码。这种动作要么使中国态度软化,要么刺激中国采取更加激烈的动作。


“目前来看,中国似乎采取的是后一种态度”,《亚洲时报》说。2011年7月,完成对越南港口访问的印度海军军舰在返航中,据说收到中国海军要求其立刻驶离争议水域的信号。“这显示,对域外大国海军在该地区越来越多地出现,中国不可能坐视。”《亚洲时报》说。


此外,中国反对印度公司与越南合作在争议海洋开采石油。如今,域外大国“只承认声索国在争议海域实际控制的主权权利”,这无疑告诉中国,大国承认越南等所占的中国领土,显然是偏向菲律宾等国,纵容它们向中国发难,把水彻底搅浑,域外大国才有机可乘。

就目前来看,东亚、东南亚地区合作的领域仍然很多,各个国家可以在海上共同开发油气资源,共同巡视海航交通线,共同打击海盗,但现在由于地区各国间缺乏信任,特别是日本等国家的胡搅蛮缠,这方面的合作并没有多大进展。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2011年7月第18次东盟地区论坛上达成的旨在落实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八点指导方针并没有平息南海各方口水仗以及爆发小冲突的原因。


如果没有解决地区对立与冲突(比如历史、文化、实力等因素)的实质性措施,那么紧张局势很可能会持续下去。


这就要求各方从不规范的行为规则走向制度化的机制,但是,这种机制不应该是美国与菲律宾等所说的国际机制,而是通过双边对话,逐渐形成一种更利于解决问题、有利于该地区争端的非军事解决、各方都信服的机制。


印度智库维维卡南达国际基金会副研究员巴杰帕伊表示,所有各方特别是中国也应该承认,单纯要求双边对话的立场也不太切合实际。


这些争端本身的战略重要性需要多边的解决方式,也需要考虑非声索国的利益关系方(比如日本、印度和美国)的意见。如何说服美国、日本、印度相信南海通航自由,打消它们的疑虑,现在还是个困难问题。


不过,巴杰帕伊表示,在可预见的将来,该地区国家间的对峙不可能以区域主要大国间的军事冲突形式出现。由于美国仍然是亚太地区最大的军事强国以及海上“制衡者”,没有一个主要地区大国能在亚太地区推行单边海权。

此外,由于大多数国家的注意力集中在国内发展上,相互之间的对峙将表现为外交语言方面的攻击、经济上的竞争、军备上的竞赛以及盟友的争夺。


亚洲海洋安全局势变化的一个背景是美国对该区域的战略重心转移。无论是希拉里还是奥巴马,最近几年一直宣布美国要重回亚洲,并在亚太-印度洋地区推动所谓“前置外交”。


几个最新动作显示,美国正在拉帮结派遏制重新构建的以中国为中心的新亚洲秩序。其中包括:2011年11月,美国拉拢8个国家构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多边贸易协议(TPP);美国向澳大利亚驻军,并计划到2016年在澳形成一支超过2500人的海军部队;


2011年11月,第六届东亚峰会上,美国获得该峰会“入场券”;美国加紧对与中国发生领土争端国家的支持力度,比如日本和菲律宾,并积极改善态度拉拢与中国关系“不稳定”的国家,比如越南和缅甸;


2010年国防报告提出空海联合作战概念,旨在形成统一的远程打击能力,压制中国的反介入战能力;计划向新加坡部署先进的战舰。


美国在亚洲的“中心辐射”式双边联盟模式正逐渐被多边安全体系所取代。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地区大国在经济上将越来越依赖中国,而在军事上则继续依赖美国,亚洲地区安全构架将越来越复杂。


不过,由于该地区在战略上越来越重要,地区大国在保证该地区安全与稳定上有着共同利益。在海上持续合作将需要各国建立超越海上纠纷的互信机制,并解决互不信任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中国、日本、印度进行护航协调合作”为各国合作打击海盗、保证航道安全作出了榜样,要防止东亚、东南亚地区争议各国之间矛盾的升级,现在更需要一个类似的多边、包容与多层次信任机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