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企业为什么遭遇妖魔化

不要二分法 收藏 3 508
导读:国有企业为什么遭遇妖魔化 大众民主 国有企业现在承受着左右两边的非议。 来自左翼的非议主要是指责国有绑架了公有,让公有制企业的工人主人翁变成国有企业的雇佣工人,国营企业的民主化管理机制的丧失导致国有企业腐败,腐败导致亏损为私有化积极创造条件。但是左翼非议国有企业的原因不是让国有企业私有化,而是希望国有企业回归到它本来的全民所有制形式,左翼认为国有企业参照西方的经营管理制度是不可能解决国有企业问题的。左翼认为鞍钢宪法为代表的国营企业民主化管理制度,优于西方私有制企业的所谓的先进管理经

国有企业为什么遭遇妖魔化

大众民主


国有企业现在承受着左右两边的非议。


来自左翼的非议主要是指责国有绑架了公有,让公有制企业的工人主人翁变成国有企业的雇佣工人,国营企业的民主化管理机制的丧失导致国有企业腐败,腐败导致亏损为私有化积极创造条件。但是左翼非议国有企业的原因不是让国有企业私有化,而是希望国有企业回归到它本来的全民所有制形式,左翼认为国有企业参照西方的经营管理制度是不可能解决国有企业问题的。左翼认为鞍钢宪法为代表的国营企业民主化管理制度,优于西方私有制企业的所谓的先进管理经验和所谓的现代企业制度;认为国有企业的腐败问题和激励问题都是因为丢弃了国营企业的先进管理制度。在国有企业开始私有化之后,千万劳动者被迫下岗失业,少数人一夜暴富之后,左翼对国有企业的非议声音开始加大的。但是左翼对国有企业的质疑目的是希望国有企业回归国营企业的本来面目。


开始的国营企业和后来的国有企业一直处于中国右翼质疑和攻击当中。中国的右翼,也就是积极主张新自由经济思潮和推动新自由经济政策的改革派。新自由主义思潮的西风东渐乃至蔚然变成思潮,背后是西方垄断资本财团和中国既得利益集团两股复辟实力在推动。右翼利用掌握的话语权,对公有制和国有企业的抹黑从未消停过。公开承认为少数富人和既得利益集团说话的主流精英们是抹黑公有制和国有企业的主力军。抹黑公有制和国有企业的目的是为了在中国推行全面的私有化。改革精英们最近三十年代表既得利益集团设计和推销的的各种理论、概念和方案,万变不离其宗,其实质只有一个,那就是实行经济的全面私有化和市场化。他们这么做,是因为私有化最符合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最大化,能够以最快速度实现社会财富向少数人的集中,同时也最有利于外国资本财团控制中国经济命脉。


而且,更为关键的是,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动摇了公有制的经济基础,社会主义这个大厦也就摇摇欲坠了。在中国搞经济私有化最终结果只能有两个:社会主义制度复辟为资本主义,中国沦为帝国主义的经济殖民地。



关于国有企业的批评反映了对中国两种方向、两条道路的尖锐斗争。


国有企业的私有化给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的并不是促进和推动作用,而是更多的体现为对经济的绞杀作用。大规模的私有化伴随着新自由经济思潮在苏东和拉美地区展开,结下的苦果至今还在品尝。私有化导致了俄罗斯经济倒退几十年。仅以俄罗斯为例,相比较1990年经济总量下降了一半。以私有化和自由市场为核心的“休克疗法”的实行,导致1992年俄罗斯年通货膨胀率高达2000%,大部分俄罗斯人多年积蓄被人为制造的通货膨胀洗劫一空。更能说明问题的是俄罗斯人民的人均寿命也出现明显的下降,这个现象通常只有在大规模的战争中才能出现。时至今日,俄罗斯的经济结构单一,昔日的工业门类齐全的工业强国沦为主要依靠出卖资源为主要收入的国家。私有化成了推行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的西方资本财团的盛宴,苏联人民积攒70年、价值28万亿美元的财富被西方资本财团以很小的代价席卷而走。俄罗斯的私有化的结果是西方资本财团和俄罗斯国内精英联手攫取了苏联的财富,而苏联当时的八大金融寡头竟然都是犹太人。苏联经历过二战洗劫,也不过用了三五年就恢复至战前水平,而私有化威力和杀伤力远超过二次世界大战,让俄罗斯用了二十年时间都没有恢复到前苏联时期的经济发展水平。私有化在拉美地区推行的结果也基本相差不多。典型的例子就是阿根廷。大规模私有化的结果就是贫富悬殊,腐败滋生,最后导致经济的被殖民化,至今阿根廷的经济都萎靡不振,阿根廷沦为一个“灾难国家“。以私有化为核心的新自由经济政策大规模实施的共同结果就是经济倒退、经济部门被外资控制,经济的增长缺乏内在动力。因为私有化,俄罗斯经济倒退几十年,让阿根廷人均收入还不如一个世纪之前。这是血的历史教训。


国有企业的大规模退出,还有一个更为关键的作用。那就是让该国经济多年的发展成果成为外资的囊中之物。中国国有企业重点退出的行业,最终为外资所占领,这是中国经济主权和西方垄断资本财团控制中国的图谋之间的斗争。迄今为止实行大规模私有化得非发达国家,无一不出现经济殖民化,经济主权也因此被严重扭曲的严重倾向。


当一个国家已经在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忽悠之下实行了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就融入了西方垄断资本财团制定的全球化规则体系之中,国有企业就成了抗击外资全面入侵、防止本国经济命脉系数为外资控制的最后一道防线。


一个国家的经济主权是国家主权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经济主权的丧失也必然会造成政治主权的不完整。经济的深度外资化,其结果就是经济殖民化,外资控制了中国的经济部门和经济命脉,必然会通过政治的影响力去影响中国的政策制定,也因此就影响了中国的政治主权完整性。任何国家经济主权的丧失都必然带来政治主权的不完整,最终结果就是国家主权在一定程度上沦为西方垄断资本财团的掌中物。通过军事手段很难让中国这样的大国屈服,而通过经济的渗透却可以曲线突破一个国家的主权防线,控制这个国家的经济和政治资源,从而也就最终控制了这个国家。通过经济渗透,进而政治渗透结合文化渗透,就可以突破一个大国的主权防线,这是帝国主义新殖民主义的主要手段。当然,军事威慑先是为经济和政治渗透提供支持,而当政治和经济手段无法真正控制一个国家的时候,军事行动就是最终选项了。今天隐蔽在美国背后的西方资本财团就是采取的这个组合战术。



私有制就是最大的独裁,私有化就是最大的腐败。


至少到目前而言,从苏联到俄罗斯的苏东地区国家,到阿根廷等拉美国家,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的核心内容之一就是私有化。中国打着各种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现代制度、西方先进经验各种旗号和包装的改革精英们,炒的还是新自由经济理论的剩饭。所谓万变不离其中,无论怎么绕,就是绕不开私有化。


私有制的本质就是专制独裁。私有制社会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少数人富有多数人贫穷,即便发展到大机器工业的资本主义阶段,这个基本特征不但没有改变,反而更加严重。资本主义私有制发展几百年至今的结果,也不过是少数国家发达大多数国家贫穷,少数人富有大多数人贫穷。私有制的整个过程财富集中于少数人,体现了私有制社会剥削自始至终的存在。一个社会的少数人占有了大部分社会财富,这本身就是独裁专制的集中体现。


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私有制企业的产权大多数表现出强烈的家族性质,资本家的财产也基本是按照血缘关系进行继承。容纳社会化大生产的现代资本,采取的私有方式跟封建世袭制并无本质区别,当今控制世界主要金融和产业资本的金融寡头财团的实际控制者还是以家族和血缘关系为纽带。私有制的发展结果,就是财富日益集中于少数金融寡头的家族手中,然后巨大的财富再按照血缘继承关系进行传承。


随着资本的日益集中,资本主义垄断倾向更为显著,生产的日益社会化的另一面却是资本向少数财团的日益集中,资本的这种集中趋势又必然导致财富的日益集中。集中的最终结果就是10%的人口占有90%的社会财富,而10%的国家又控制了世界90%的资源和市场。这种财富的历史上空前的集中,体现的也是空前的独裁,而这种空前的独裁正是来自资本主义私有制。


资本向少数人集中到一定程度,让资本财团们最终有实力来控制权力。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最终结果,是经济、政治、文化资源的全面资本私有制,其核心就是政权的私有化,即政权被私人资本控制。以美国为例,美国的主流媒体、教育结构、研究机构均控制在资本财团手中,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而美国货币发行权则同样垄断在几个资本财团手中。私人股东的美联储不是美国的政府机构,却控制着不受政府也不受国会约束的货币政策和经济管理职能,美国的税收权作为政府向美联储借款的抵押,也基本沦为垄断资本财团的囊中之物。这真是一个奇迹,税收权和货币发行权是一个主权国家的最重要的经济权力,在号称自由民主的美国却均被美联储控制,也就是实际为控制美联储的几个垄断资本财团控制。而资本财团对美国权力的控制还不仅仅限于此,资本财团还通过对金钱和媒体的控制,来影响和操纵选举结果,从而来控制政治权力。这就是民主美国的真实独裁面目。


资本的唯一使命就是利润最大化,资本私有制导致了财富的日益集中,为了掩盖这个不断增强的独裁倾向和历史上空前的独裁现象,实现这种空前独裁的资本财团们,却正在通过他们控制的媒体、学术机构,日复一日的宣传选票就是民主,力图给公众灌输一个“选票等同于民主”的民主理念和一个“美国政府是民选政府”的假象。而资本通过媒体和选举资金对选举的操控无处不在。甚至在选举规则和美国政治体制的设计上,资本的利益至上原则已经得到确认。如果说社会主义国家是国家控制资本,那么资本主义国家是资本控制国家,不仅仅控制经济还控制政治和文化。


正是资本控制国家的这种风光无限,让私有化的受益者和支持者们为之心动。社会主义制度本身无法容忍贫富悬殊,更无法容忍资本控制国家,而资本主义制度则提供了这样的可能。在社会主义国家,贪污受贿就是腐败,即便是修正主义上台,腐败也不敢给予合法化。而在资本主义国家,则把最大的腐败形式都给予合法化了。最大的腐败是什么?还有比公共权力私有化更大的腐败吗?还有比货币发行权让私人资本占有,让税收权成为私人资本的抵押物更大的腐败吗?这样的腐败竟然是合法的。而腐败合法化是腐败的最高形式。从这个意义上,私有制就是最大的腐败。


从公有走向私有的过程就是腐败不断加重的过程,也是大规模的腐败形式。一个企业的私有化就可能造成几百亿资产的流逝,在这种腐败规模面前,几万的,几十万的,几百万的贪污受贿那都是毛毛雨而已。


现在砖家们和逗士们,大谈国企腐败,却避而不谈私有化才是最大的腐败,可见其反腐败是假,打着反腐败的旗号推销最大的腐败才是真正目的。说人话不办人事,历来就是砖家和逗士的特点。西方的民主先驱们先是念圣经杀人抢劫,后来又打着民主人权旗号来杀人抢劫,口号变了,包装变了,抢劫的隐蔽性增强了,但是强盗的本质从未改变过。打着新自由市场经济的旗号搞私有化就是精心设计的一种抢劫手法。正是凭借这样一个抢劫新手段,苏联几十年的积累通过大规模的私有化就让全民的财富集中到了少数人手中,这种腐败规模和效率是其他任何腐败都无法匹敌的。


国有企业已经没有退路,保卫国企,就是捍卫仅存的回归社会主义的希望。


从私有制向公有制的跨越,是人类从野蛮迈向文明,从极端不公平走向逐渐公平的关键一跳。不逐步限制乃至最终消灭私有制,人类就无法实现真正的公平。当资本掌控在少数人之手,这些人就取得了对人的劳动成果甚至人的尊严的支配权。只有通过建立公有制,让生产资料不再归属少数人,才能在这个基础上通过按劳分配等方式来实现社会财富的公平分配,告别极端不公平的私有制财富分配模式。公有的经济基础是实现平等和公正的基础,也是实现民主的前提条件。只有了公有制才有可能建成民主社会,而没有公有制的基础不可能建设真正体现和符合多数人利益的民主。


中国的国有企业所占经济的比重已经很低,并且从大多数经济领域中退出。国有企业已经退无可退,也无法再退。


国有企业虽然不是纯粹的公有制经济,但是毕竟是从国营企业改过来得,也是距离公有制企业最近的组织形式。回归社会主义,离不开经济基础的支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必须保卫国有企业。


国有企业成为阻碍中国全面私有化的绊脚石,所以才让那些主流精英们如此敌视。一旦国有企业被私有化了,那么回归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也就不存在了。当资本一统经济,上层建筑也必然迅速实现全面私有化,社会主义就会被全面的复辟成资本主义。为了防止中国的全面资本主义化,必须保卫国有企业。


国有企业成为阻挡外资一统中国经济,防止中国经济完全殖民化的屏障。根据前面的分析,国有企业退出的领域就成为外资企业主导的阵地,国有企业如果实现全面私有化,那么关系中国国计民生和经济安全的领域也势必被外资严重渗透,最终被外资取得垄断地位。那样中国就彻底成为西方资本主义的经济附庸了。为了不让中国变成经济殖民地,必须保卫国有企业。


国有企业也是捍卫中国经济主权和民族利益的最后一道屏障。国有企业是中国能够抗衡强大外资侵蚀的唯一经济力量,中国的私营企业还不具备跟西方垄断资本较量的实力。经济领域如果悉数被外资占领,中国经济主权也就摇摇欲坠。经济主权动摇了,民族利益也就无法保障了。为了捍卫经济主权,必须保卫国有企业。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