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次海战亲历者 常胜将军陈伟文访谈录: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沙海战

1988年3月14日,这是让所有炎黄子孙热血沸腾的一天,时任榆林基地参谋长的陈伟文指挥502、531、556护卫舰编队在赤瓜礁海域痛歼越南侵略者,取得了中国海军自蒸汽舰艇以来抵御外族侵略战斗中最为辉煌的胜利。更为重要的是,南沙海战的胜利收复了9个岛礁,这为我国1992年提出的“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南沙领土争端解决方针提供了现实依据。2011年7月底,《现代舰船》有幸采访了陈伟文将军,听他讲述23年前那场奠定南沙格局的战斗。陈将军一生参加6次海战,全部告捷,国外媒体赠以“常胜将军”称号。


谨以此文向南沙海战中保卫国家主权领土完整、保护国家利益、捍卫国家尊严的民族英雄们致敬!


《现代舰船》:南沙海战爆发前,越南一直在侵占我国南沙岛礁并不断干扰我国在南沙的正常建设活动,对于可能发生的战争,我国有准备吗?


陈:我认为当时中央是有所准备的,考虑得很全面,在政治、外交、军事等方面的应对原则上有指示。


1988年2月22日下午,我出发去南沙之前,南海舰队副司令刘喜中到码头送我,跟我讲,中央首长最近对南沙争端有个讲话,内容是南沙军事斗争问题。我很快就要出发了,这个政策对我来说太重要、太及时了,我马上掏出本子要记。这时,刘副司令赶紧摆手说,“不要记,这是绝密,你看看就行了”。我就接过来看了看,一个口袋大小的笔记本总共6页纸,写得密密麻麻。我看得很仔细,把其中涉及对敌斗争的原则总结成“五不一赶”,“五不”就是不主动惹事、不首先开枪、不示弱、不吃亏、不丢面子,“一赶”就是如果敌人占领我岛屿,要强行把他赶走。这是我自己总结的,不是本子上写的,看完后我把本子还给刘副司令,跟他说了自己的总结,他说,“对,就是这么回事”。当时我理解的,中国这么大个国家要是被越南欺负了那就太不像话了,搞不好就示弱,处理不好就吃亏、丢面子。但我们有个原则就是不首先动武,绝不会开枪,基本的精神就是这样的。


当时,我觉得“五不一赶”这个政策不够具体,不主动惹事我可以掌握,不首先开枪是军委的命令我当然要服从,不示弱、不吃亏、不丢面子,没有具体的措施,赶也没有具体的办法,这个原则很空,执行起来有困难,但是中央的指示必须执行。这么笼统的政策落到我身上感到担子太重了,我认为中央在南沙领土争端上是有所思考、有所准备的,但我认为准备不是很足,很多具体措施跟不上,仗打开后顾虑很多,不准这个不准那个。但是那天那个情况,肯定要打,不打不行了。


《现代舰船》:请您讲述一下南沙海战的详细过程。


陈:1988年2月22日下午,我率领502、503编队离开榆林基地开赴南沙,23日晚上到达。到了以后舰队指示我,“不要休息,第二天一早去南薰礁考察,看能不能建礁”。24日一大早,我就率领502、503两舰去了南薰礁,并指示503舰派考察队登上南薰礁勘察水深、底质。考察队很快报告说可以建礁,然后我上报到基地,当天我们就接到命令,在礁盘上建一个类似北方人看瓜棚一样摇摇晃晃的高脚屋。建好之后由于舰艇还要去其他礁盘巡逻,时间很紧,我们派上去5个兵驻守就走了。


之后十几天,编队先后去东门礁、渚碧礁、奈罗礁、安达礁、牛轭礁、赤瓜礁、琼礁和鬼喊礁等8个岛礁进行了巡逻和考察,看这些礁盘合不合适建设高脚屋。


1988年3月13日,我率领502舰去赤瓜礁海域巡逻,下午2点抵达。


抛锚后,我们放下去一个舢板,上边载着6个人,去赤瓜礁勘察地形,看看水有多深,能不能建高脚屋。刚放下去就发现情况了,雷达兵报告,“西北方向发现2个目标向我驶来”,我赶快下令把放下去的舢板召回来,舰艇起锚迅速机动。一查,是越南满载4000多吨的HQ505登陆舰,带着HQ604运输船。我们马上调整航向向越舰逼过去,想把他们挤出去,不让他们靠近岛礁。到跟前的时候我让舰上越语翻译喊话,“这是中国领土,马上离开”,他们根本不听。到了鬼喊礁附近,HQ505抛锚留在了鬼喊礁,HQ604继续往赤瓜礁开来。


舰队有预案,叫我们一定保卫好赤瓜礁,不能被敌人抢占了,因此我们掉过头继续跟着604挤它走。这期间,我严格执行军委的指示,不主动惹事,不首先开枪,叫舰上的翻译喊话让他们走,但是怎么喊话都不行。逼近后一看,HQ604上装了很多建设器材,有竹竿、木桩,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建高脚屋、抢占赤瓜礁。


到达赤瓜礁时,HQ604运输船由于吃水很浅在礁盘边上抛锚了,502舰吃水深没有靠得很近,502是第一次去,对海域不是很熟悉,搁浅了就麻烦了。这时,我们观察到,HQ604运输船甲板上有很多工兵在活动,一看就来者不善、早有预谋。我们分析越军肯定是要趁着低潮时带器材上礁,潮汐表显示14号早上6点是低潮,我判断他们很可能6点要上礁,而此时,舰队也发来电报指示,HQ505要抢占鬼喊礁、HQ604要抢占赤瓜礁、另有一艘HQ605要抢占7海里外的琼礁,叫我们做好准备。我随即命令王正利带6名战士连夜抢先登上赤瓜礁,并命令531舰和556舰前来支援。


那天晚上风浪很大、夜色很黑、视线很差,根本看不到礁盘,战士们找不准方向。好在我们的雷达兵技术很过硬,捕捉到雷达屏上战士们钢盔的移动位置,给他们当起了向导。最后用了快2个小时才登上赤瓜礁,上去之后在赤瓜礁一艘沉船上插上国旗,此时已经是14日凌晨1点多了。


果然,14日早上6点,越南兵开始登礁了,他们离礁盘近,先是一个兵带着绳子游泳上礁,将绳子固定在礁盘上,然后用绳子将装满器材的舢板拉过去。看到敌人已经开始行动,我们也要增兵保护赤瓜礁,舰上的兵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多余的兵,我就把暂时用不上的比如炊事兵、卫生兵、航海兵都派上礁,机电兵、雷达兵、枪炮兵不能上。与此同时,531舰也赶来往礁上派人,能上的都上了还不够,最后礁盘上我们有58人,他们43人。


在增兵的过程中,502舰的政委李楚群看到敌人舢板是用绳子拉上礁的,随即带领战士接近到HQ604运输船前拿刀将绳子砍断,这个动作是很勇敢的,就在越南船的跟前砍,越南兵一开枪他很可能就牺牲了。但是,越南兵看到这一幕也不敢开枪,他们明白我们的大舰就在旁边,只要一开枪他们就完蛋了,所以不敢轻易动。按照上去的意图,本来南沙就是我们的,我们又先上去插旗,他们14号早上才去,根本没有道理的,理在我方。


越南兵上去之后也插了2面国旗,我就命令李楚群,“礁上58个人听你指挥,要坚决把越南兵赶下礁盘”。


他很聪明,将礁上人员分成几个小组,组成一个弧形往越南方向赶。刚开始距离远,慢慢接近到30米距离,双方看得很清楚了,要硬碰硬地夺旗了。


随即,我方夺旗小组硬冲过去,与越军护旗兵扭打在一起,身材高大的杜祥厚将一名越军护旗兵打倒,随即一把将插有越南国旗的竹杆打倒,用力一折,旗杆断为两截。这时,另一名越军护旗兵打开保险举枪向杜祥厚瞄准,说时迟那时快,杨志亮伸出左手一挡,枪响了,子弹射穿了杨志亮的左臂。


几乎同时,通信兵报告,“敌人开枪了”,紧接着我听到一阵断续的枪声——敌人已经开火了。开枪、开炮的权在军委,还击的权在编队指挥员,就是我了。我随即命令,“立即还击”。随后,礁盘上双方战士进行了激烈的交火,枪声响彻大海。我一看,坏了,刚刚礁盘上还能看到的战士怎么一个都没了,之前敌我双方人员看得很清楚的,是不是双方都牺牲了?原来枪响后,双方都蹲下了,涨潮的海水没过了他们的胸口,让我虚惊一场。


而这时,越南HQ604船上的机枪也开始往礁石上打,我们好在准备非常足,502舰的主炮早就瞄准604了,通信兵报告,“604开火了”,我立即命令,“还击,把604打沉”。战士们准备得很充分,十几秒后,主炮就开火了。25炮先打,37炮、100炮跟着,打了不到4分钟HQ604就着火了,8分钟后就沉了。期间,在琼礁附近的556舰向我报告,“HQ605派出舢板登礁了”,我马上命令556舰,“将占领琼礁的605舰打沉”。当时他们还不太明白,问我“HQ605还没有开枪、打大的还是打小的”,我赶紧说“他们是编队来的,打大的,打母舰”。


打的过程中,距离502舰3000多米的HQ505也向我开火,它装备有8门40炮,但有效射程只有3~4千米,我们的火炮口径大,越军的小,我们就不断机动,始终处于HQ505舰射程之外,而我们能打得到它。


HQ604被打沉之后,HQ605也被556舰打成重伤,我就把炮口转回来跟531舰一起打HQ505,当HQ605被打沉后,我就把556舰也调过来打HQ505。3艘舰一共向HQ505打了100多发炮弹,它开战后没多久就中弹起火了,船上顿时浓烟滚滚,船身也被打烂进水了,然后它就向海上快速逃离,开出去不远突然掉头回来了,高速冲向鬼喊礁,搁浅了。这个舰长还是很有经验的,当时HQ505舰已经进水了,再往海上开肯定是要被打沉的,而登陆舰是平底的,它搁浅了怎么打都打不沉了。


《现代舰船》:我方舰艇的命中率怎么样?


陈:海战开始后,531舰在鬼喊礁对HQ505、502舰在赤瓜礁对HQ604、556舰在琼礁对HQ605,当时跟敌舰的距离很近,不到1海里,可以直接瞄准,命中率都很高,不过531没打几发主炮就故障了,没有很快将HQ505打沉。HQ604和HQ605沉没后,3舰一起围歼HQ505,502舰主炮命中率最高,556舰也不错。


我在现场用望远镜观察,仅502舰就打中HQ505登陆舰13发100炮,其中一发打到他们炮位里了,当场就炸翻了。502舰是服役时间较长的65型火炮护卫舰,没有装备导弹,火炮训练抓得很好,实战检验打得很准。531舰是60年代末建造的防空导弹护卫舰,主要从事海上试验任务,主机、主炮都是已经饱受试验考核后的装备,主机已经要到寿命了,主炮也已膛蚀严重,还没完全修好就急急忙忙出厂了,没打几发就出故障了。


《现代舰船》:南沙海战的战果如何?敌人伤亡多少?


陈:南沙海战我方无人阵亡,仅伤1人,舰艇无损,收复9个岛礁,击沉越南海军舰艇2艘、重伤1艘,越军死伤估计超过300人,俘虏9人。


这么多年来很多媒体报道南沙海战战果时都是写打沉1艘、重伤2艘,其实南沙海战当时打沉2艘,HQ505第2年也沉没了。打的过程中舰队给我发报问战况,当时只有HQ604沉了,我就回复说沉了1艘,过了一会HQ605也沉了,但是外交部已经把消息发出去了,所以一直到现在报道上还有个误区。HQ505是越南侵略柬埔寨时的功臣舰,越南海军一直想拖回去修理,1989年7月12日,苏联派遣拖船,想把它拖回金兰湾修理,拖到大现礁以北10海里处进水沉没了,所以西沙海战中3艘越舰最终都沉没了。


南沙快打完的时候,我接到舰队电报,称越南有3艘苏联建造的“别佳”级护卫舰编队往赤瓜礁海域机动,叫我准备再战。我赶快把礁盘上的50几个人召回来,重新编队、机动,占领有利阵位准备对付这3艘护卫舰,管不了俘虏了。后来机动老半天他们也没有来,我们又回去捞俘虏,这时礁盘上只剩下9个俘虏了,我们就都救上来了,沉船上的水兵没有捞着。


其中有个上士军士长,全身是伤,就穿个小裤头,破破烂烂的,李楚群给了他个水壶,他不要,以为要毒死他,李楚群明白意思,打开水壶喝了几口,他赶紧抢过来大口大口灌,仗打了一天渴死他了。喝完以后说的第一句话,“感谢你们救了我”,第二句话:“希望把我送到香港去”,他知道香港好,也不愿意回越南去了。他还讲,越南的军官教育士兵说中国人怕打仗、怕死、不敢开枪,这种思想灌输得很厉害,所以越南兵刚开始不怕我们,很猖狂的,后来我们一动手他们就怂了。


当时越南很落后,舰艇相互间用明语通信,而我们的通信是加密的,我们发的电波他们接收不到,他们的没有加密,我们能够听得很清楚,HQ505有一个报告,“发现502,赶快走、离开它”,说明他们当时还是很害怕的。


敌人死伤多少,这个只能估计,我们俘虏的那个军士长他了解情况:


打沉的HQ604和HQ605运输船是同型号的船,船上编制36人,为了抢占南沙岛礁,每艘船上了一个工兵连就按100人算,带着器材,2艘共计272人。HQ505编制100多人,船上工兵可能更多,按2个连算,总共300多人,HQ505中弹13发以上,当时烧的很厉害,死伤多少很难估计,就算30人,加上前边的272人,伤亡总数超过300人了,我们最后击沉3艘,胜利很大的了。


有意思的是,南沙海战坐镇河内指挥的黄友泰,曾经指挥部队侵略过我们南沙,这个人就是我在大连舰艇学院念书时候的同学,当时他是越南留学生队队长兼劳动党书记,是我们培养的他,他也到南京指挥学院学习过,对我们国家的国情、军情、海区、部队的装备以及我们的战术特点都有所了解。他毕业的时候给母校写过信,说很感激毛主席、很感激中国共产党、很感谢母校,把中国称为第2个故乡,表示永远跟中国友好,希望后会有期,这封信在南沙打完以后,大连舰艇学院寄给我了。我是1961年毕业,他是1962年毕业,他年纪比我大,按照中国的传统我是师兄他是师弟,没想到师兄弟30年后为了各自国家的利益在南沙打了一仗。这也说明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民族利益,永恒的国家尊严。


《现代舰船》:除了越南的增援舰艇外,您还担心越南其他报复措施吗?


陈:南沙海战,我们最担心的还不是越南的水面舰艇,而是他们的飞机,当时越南装备有苏-22战斗攻击机,具备一定的对舰攻击能力。南沙离三亚很远了,当时西沙也没有机场,飞机从最近的陵水机场起飞,到达南沙的滞空时间也就4-5分钟,这么短的时间解决不了问题就得回去了,要不就没油了。所以我们当时就深刻地感受到,中国非要有航母不可,假如赤瓜礁海战中有我们自己的航母在附近掩护,那根本就不用担心越南空军了。现在西沙有机场了,去就方便多了,如果中国航母早点服役,训练有素,那就解决大问题了,我们夺取了制空权,越南的飞机就不敢起飞了。


《现代舰船》:假如越南飞机来了,我们怎么应对?531舰上的防空导弹就有大展身手的机会了?


陈:当时我们有预案,假如越南飞机来,我们就对空射击,100炮、37炮、25炮,都可以对空,但是命中率肯定不如对海,毕竟飞机速度快得多,但也可以打得中。531由于经费和人力缺乏,当时并没有装备“红旗”-61对空导弹。556的对海导弹“上游”-1号也没有装,当时HQ505高速向海上逃窜,我就命令556发射导弹把它打掉,结果556报告:“没有装弹”。当时那种情况下,生气也没有用了,只能追上去用火炮打,如果带了导弹,它当时重伤进水,再来一枚导弹肯定就沉了。


这个海上编队是临时组织的,2艘东海舰队的、2艘湛江基地的、2艘榆林基地的,因为我职务最高,舰队就任命我为编队总指挥,是临时的,我只在海上见过他们,人没有面对面见过。502、503这2艘舰是榆林基地的,我负责管理,各方面准备的都很好,齐装满员,齐装就是装备很齐全,满员就是不能休假,每个炮位都有人。出发的时候,舰艇油水满载、主副食补齐、弹药补齐。其他两个基地的船我就管不到了,当我接手的时候,他们已经到海上来了,没法管了。战备情况怎么样、装备情况怎么样、有没有故障,都不太清楚,就是临时组个部队归我管理。但是到了海上,打仗的准备就很充分了,这是我的职责了,在南沙海战之前,我跟越南海军已经交过2次手了,对越南军队有所了解,一次是1974年的西沙海战,另一次是1979年的自卫反击战,在中建岛抓了越南3艘船,也是我指挥的。


《现代舰船》:西沙海战中您当时都参与了哪些作战任务?


陈:1974年1月15日,军委命令榆林基地护卫艇42大队和海口水警区44大队各4艘高速护卫艇做好一切准备,停靠在榆林码头,听命令随时开往西沙。我们天天等命令,一直没有指示,直到1月19日海战已经打起来了才叫我们去。我们的任务就是运送并协助陆军一个营收复已被越军占领的珊瑚、金银、甘泉这3个岛,这8艘护卫艇过去从没有去过这3个岛,航道上情况又很复杂,我当时是大队副参谋长,舰队就指派我负责担任编队导航。我当时在653号艇上,负责收复珊瑚岛,最后抓了49个俘虏,其中有个美国中校顾问。西沙海战越南“怒涛”号炮舰被打沉,3艘驱逐舰遭重创逃走,如果我们早一两天到了西沙,那战果就是要重新改写的,越南3艘驱逐舰是回不去的。


《现代舰船》:1979年自卫反击战以陆军为主,海上都有哪些战斗?


陈:1979年自卫反击战中,海上只有4·10战斗这一仗。当时越南海军很弱小,不敢从海上来,而且自卫反击战我们也就是要教训下越南,没想将战争规模扩大,因此也没有从海上对越南实施打击。


1979年春节刚过,我率队去中建岛检查守备队战备训练情况,我当时是西沙群岛水警区航保训练科科长,由于形势紧张上级决定让我留下,其他组员赶回永兴岛西沙本部。后来,为了防止越南的偷袭,岛上来了2个陆军高炮连,又来了支援港口建设的9521号登陆舰和“南驳22”号泥驳船,加上原有的守备队和地方船“红旗086”,这么多个单位没人统管,我当时是副团,职务最高,上级就任命我为西沙前线指挥所的指挥员兼临时党委书记,统管岛上部队的战备情况。


1979年4月10号,越南201、203、205号武装侦察船搭载24人企图抢占和破坏我中建岛,我命令9521号和“南驳22”号出海追击,双方都不是战斗舰艇,航速差不多,泥驳上还装着泥,跑不快。中建岛平均海拔2米,岛上建有一座三层小楼,我在3楼顶上蹲点指挥,看海面一目了然。越军看到我们的船追击,知道打不过,想跑,跑了一会一看跑不了了,又想反抗了,这时我们已经追上来了,靠近越南侦察船时,战士们跳帮过去,一下子把他们都控制了,这些战士都很勇敢的。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追击,最终俘虏越军24人、缴获3艘船及其装载的一批武器,包括40毫米火箭筒。


《现代舰船》:新中国成立后的全部对外海战您都参加了,您还参加过别的海战吗?


陈:我总共参加过6次海战,其余3次都是与国民党海军打的。我是1961年6月从大连舰艇学院毕业的,被分到“扬州”号猎潜艇上当航海长,刚上船1年就参加了战斗。1962年11月29日,国民党特务船“协进8”号载着国民党一个分队的武装特务,由台湾高雄出发,企图在台山县铜鼓岭登陆搞破坏。我们在8级大风浪中追击了19个小时,最终在广州珠江口外海将其击沉,抓获36个俘虏。第二仗是一个星期以后,12月6日,在汕头神泉湾海区,打沉国民党“祥胜1”号特务侦察船。当时我们设下圈套,故意放他们上岸,然后打它的母舰,打沉以后他们都回不去了,上岸的匪特全部被抓获。


第三仗是1964年7月12日,在海南陵水县南50海里,打沉国民党“大金1”号和“大金2”号2艘特务运输船,这2艘船从台湾高雄出发,到越南顺化,找机会登陆反攻大陆,渗透进来搞破坏,干扰我们。后来计划有变,叫他们从顺化撤回去,我们得到情报,这2艘船要路过我们的海区,我们按照毛主席的理论“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实施部署,很快就把他们打沉了,抓了60多个俘虏。我们打的时候,美国海军的2个航母编队就在我们战区外几十海里,形势十分紧张,要速战速决,但是最后美国也没有插手。当时越南战争一触即发,美国航母编队已经开始机动,准备侵略战争了。那个时候我们的装备跟美国差距很大,但是我们的战士很勇敢,现在我们海军的装备比以前进步很大,熟练地掌握这些武器装备以后,打起来胜负很难说,美国有美国的打法,我们有我们的打法。美国人是很嚣张、霸道,但是真要是操家伙打,他们也是要掂量掂量的,跟越南打起来美国人会插手吗?我看未必。


我认为国家越强大,越安全、越没有战争,越弱越有人欺负你。我记得很清楚,上世纪60年代,美国飞机侵犯我领空、领海400多次,每次都警告,没有用,当我们的导弹把U2侦察机打下来,你不用说它都不来了。如果我们“东风”-21导弹可以打美国航母,它就不敢进到黄海演习、示威,不敢这么嚣张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强烈支持这段话---我认为国家越强大,越安全、越没有战争,越弱越有人欺负你。我记得很清楚,上世纪60年代,美国飞机侵犯我领空、领海400多次,每次都警告,没有用,当我们的导弹把U2侦察机打下来,你不用说它都不来了。如果我们“东风”-21导弹可以打美国航母,它就不敢进到黄海演习、示威,不敢这么嚣张了。



我记得很清楚,上世纪60年代,美国飞机侵犯我领空、领海400多次,每次都警告,没有用,当我们的导弹把U2侦察机打下来,你不用说它都不来了。

看看老兵的战争观:抗议顶个屁

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民族利益,永恒的国家尊严。

顶!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