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兄弟,对付玩“调包记”的毛贼,用不着动用“56式”冲锋枪吧?

上一篇帖子,老海说到了大斌在亮子的饭店里赫然亮出了一支“56式”冲锋枪,当场吓唬住了企图“吃白食”和耍无赖的“西霸天”等一伙流氓的故事。

从这一篇帖子开始,老海就讲讲我这位具有一定传奇色彩的好友——大斌其人的几件与枪支有关系的真实故事。

我认识大斌的过程其实非常偶然,也可以说完全是基于工作。

当时,我受市公安局二科指派,带队前往大别山深处的XX机械厂,协助大斌他们单位完成搬迁之际日趋混乱的治安秩序维护工作。于是乎,我便在这个过程中和该机械厂安排配合我们这个小队工作的保卫科(兼企业派出所)干事大斌在逐渐接触中成为了志趣相投的好友。

(关于我和大斌以及各种武器之间发生的故事,将在我的《我与武器亲密接触之——大别山兵工厂》系列里详细介绍。)

大斌的单位搬迁到我所居住和工作的这座城市之后,我和大斌之间建立的个人友谊便继续保持和发扬了下来。工作闲暇之时,我常常到他所在的XX机械厂串门闲聊,同时,也为了顺便把玩一下他们保卫科配备和收管的各种枪支。(因为支援工作的缘故,他们单位的领导同我也很熟识。)

而好客贪杯的大斌也常常让老婆在家中准备上几个拿手好菜后,便给我发个传呼或给我单位打个电话,邀请我和几个当初一同进山支援搬迁工作兄弟到他府上去畅饮和小叙一番。

在大斌持“56式”冲锋枪吓跑了企图“吃白食”讹诈亮子的“西霸天”一伙这件事情发生之后一个多月时间的一天,大约在下午五点多钟,忙碌了一天正准备下班的我突然接到了大斌发来的一个传呼留言:“老海,晚上叫上杨子和小刚来我家喝酒。大斌。”

既然是好友大斌开口相邀,爱热闹、重结交的老海焉有拒绝不去的道理呢。于是,我在向妻子打了个招呼之后,便汇同二位同事兼好友骑着自行车向大斌所居住的小区出发了。

来到大斌家,只见,热情贤惠的斌嫂已经为我们的到来备好了几道热气腾腾的美味。当下,常来常去的我们三人也就不再虚假的和斌嫂以及大斌客套和推辞什么了,当即,各自大咧咧地选好位子开酒取食开始了猛餐和豪饮。

由于全厂搬迁来到我们这座城市太过于匆忙,于是,在新厂设备安装尚未到位的情况下,大斌所在的这家由军转民的XX机械厂便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实施全员放休,而仅留少部分负责设备安装和企业保卫的人员留厂担负筹备安装以及安全保卫的工作。

鉴于这种临时性情况,有着商业头脑又闲不下来的斌嫂便动脑筋在自己那位于本厂居民区出入口一楼临街的自家阳台上稍加了一番改造,从而使其变成了一个小型的烟酒百货店。这样做的好处,我想:一来,可以充实一下工厂开工前空闲的时间;二来,也可以增添一些额外收入贴补家用。

见我们几个人在餐桌前落座,斌嫂在寒暄几句后,便一边照看着厨房还在烹煮的菜肴,一边负责着阳台小卖部里的百货售卖。

开喝后约有二十多分钟时间,正当斌嫂将一道美味飘香的红烧土鸡端至我们所在的桌前并寻找台面上的放置时,突然,从他们家那半封闭的阳台方向传来了一名男子的清晰叫喊声:“哎——,有人没有呀?老板,我要买烟。”

见屋外有顾客在招呼购卖东西而妻子又正在忙碌着上菜一时间腾不出手,于是,大斌就赶紧放下手中的酒杯起身向传来吆喝之声的阳台小卖部赶了过去。

因为在座三人都是大斌的好朋友兼好兄弟,所以,在大斌起身出外忙碌生意的过程中,我们并没有礼节性地停筷等待他归来,而是继续相互间推杯换盏,各自旁若无人地豪饮海吃。

就在我们甩开了腮帮子、瞄准了热气腾腾的红烧土鸡而拼命猛造的过程中,谁也没有注意到,临时披了件大衣在阳台处忙着售货的大斌返身又回到了屋里。在没有和我们任何人打招呼的情况下,他好像从卧室取了件什么东西,接着,就又返回到了正在卖货的南阳台。

“哒、哒、哒哒哒、、、”

连续的、急促的、仿若军用冲锋枪发出的那有节奏的、充满震撼力的点射声突然特别异常地从大斌所在的阳台处响起,让距离阳台仅隔一道暖帘屋里正在把盏干杯的我们三个酒友都猛吃一惊!

因为在场的三个人都是退伍军人出身,所以,这熟悉且亲切并伴随了自己最少三年军旅生涯的由子弹击发后所发出的爆响声让我们几个人一下子便从半醉的状态中陡然惊醒了过来。

当丢下了筷子、碰倒了酒瓶也无暇顾及的我们急匆匆从客厅餐桌前快步冲到大斌家那还算宽大的大阳台之上时,我们立刻就被呈现在自己眼前的一幕情景给惊呆了:

只见,身边阳台正中站立着的大斌用双手平端着一支折叠式枪托的“56式”冲锋枪,二眼冷酷地面对着阳台外的灯影处。在他脚下那由廉价白色地砖临时铺就的地面之上则散落着三、四枚犹自在散发着热量的红铜色7.62毫米机步枪弹壳。

兄弟,对付玩“调包记”的毛贼,用不着动用“56式”冲锋枪吧?

当我注目向大斌怒目凝视着的阳台矮墙外观看,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瘦削男子一脸惊恐、面色死灰地跌坐在未曾完全融雪的地面上。而在他身体右侧的一堆坟头状的黄沙包上,则有二个新形成的弹孔还在那渺渺地飘荡着淡淡的烟尘、、、

“看我们山里来的人好欺负是不是?睁开你的狗眼给老子看清楚了,这就是真正的军用冲锋枪。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这大院里的六栋楼上,可以说每一家都有枪。怎么,还敢不相信我说的话?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把你的狗腿给打断!”

“哎、哎呦呦,我、、我、、我信、我信!我也不是存心想骗你呀!别、、别再开枪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保证、、保证再也不敢来你们这个大院里了。我的妈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这是跌坐在地上的那位发出的已然是语无伦次的话语。

“妈的,老子我今天心情特别好,就饶了你狗日的了。今后,别再让我看见你。现在,把你身上的那个挎包给老子留下,然后,赶快滚!”见自己没有吃亏、遭受损失,又怕事情由此搞大,同时,也怕影响请来的几个兄弟喝酒的心情,所以,豪爽的大斌决定就此放这名骗子一马。

“我滚、、我立刻就走。我保证、、我再也不来了,谢谢、、谢谢!那个、、嘿嘿,那个,大、大哥,我刚才给你的那二百块钱,你看、、你看能不能还给我呀、、、”

“还想要钱?你、、你TMD,我看你今天真的是不想活了!”大斌在说话间,又故意如作秀般地“哗啦”一声猛地推拉了一下正在手持的冲锋枪枪栓。在一颗子弹猛地从弹仓中跃出、旋转着在空中飞舞间他大声喝骂道。

就这么一下动作,再看阳台外的那位骗子,在大斌完成拉枪栓这个骇人动作后的话语尚未说完之际,他就已经如丧家之犬般地从地面上翻滚而起,快速甩掉身上那只鼓鼓囊囊不知装有何物的挎包,然后,如丢命一样地快速消失在了XX机械厂的家属院大门处、、、

、、、

众人重新在桌前坐下后,狠狠地咽下了一大口白酒的大斌才对困惑不解、一头雾水的我们几人详细的讲述了刚才这件事情发生的前后经过。

原来,刚才被大斌吓得屁滚尿流的这个家伙,是一个专门利用假香烟玩“调包计”的骗子。可让他做梦也不会想到的是,今天,身手不凡的他会栽在曾经吃过同样亏目前正在高度防范的大斌手里。

这件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刚才,正在同我们开心喝酒的大斌,在听闻到阳台处有人发出“哎——,有人没有?老板,买烟”的叫喊声之后,便连忙放下酒杯、赶到了与客厅一墙之隔的门外阳台上。

“老板,有进口成条的‘长箭’香烟没有?有,好,那就给我拿二条。”这是一名身材瘦削的三十多岁男人在灯影下发出的声音。

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二百块钱,大斌在仔细验看了手中的这二张大钞后,便返身从阳台里侧靠墙的柜子深处取出了二条进口的“长箭”香烟。然后,在递给对方之后他回转身准备找零。

可就在这时,阳台外已经收了香烟的那名男子却又说话了:“哎——,我说老板,我看,你还是给我换成二条‘红塔山’吧。我这是准备送人的,也不知道人家领导喜不喜欢这种外烟。”说罢,他便又从自己刚才装进香烟的牛津布包里很熟练的拿出了刚刚放进去的那二条进口“长箭”香烟。

大斌伸手拿起对方递回来放置在阳台矮墙上的二条 “长箭”香烟后,貌似很正常地说了句:“那你等一下,我从屋里给你拿‘红塔山’”

说完,大斌便转身走进了我们正在喝酒喧哗的客厅之中。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细节是那瘦削男子所没有注意到的,那就是:大斌看似随意地带着他退回的二条“长箭”烟一起进了屋里。

走进屋里的光亮处,大斌快速地查看了一下二条外烟的侧边条形码所在处。当即,他就完全可以断定:自己刚才递给对方的那二条真烟在转瞬之间已经被对方给掉包了。

原来,基于前期已经上过的一次当和被骗子造成的损失,大斌便在自己店里所售的每条高档香烟的侧边条形码所在处都做了暗记。其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借机掉包、换货而一时又无法查明。

认定了门外之人是骗子之后,酒劲上冲、大脑发热的大斌便借着五分的酒意从卧室床下的一个木头箱子中取出了自己的那支“56式”冲锋枪。

他熟练地把该枪挂在自己大衣内的专用挂环上,然后,空着手快步返回到了阳台上。

、、、

面对大斌证据确凿的指责,老练成精的骗子自然是不肯轻易承认。于是,他便跟一脸怒气的大斌打起了嘴官司、耍起了无赖。直到大斌从大衣中拽出了那支冒着金属冷光的“56式”冲锋枪,将枪口阴森森地对准了他的脑袋,他居然还在想着如何跟大斌打着马虎。

“兄弟,拿只玩具枪出来吓唬谁呢?哥们我可是‘上过上、下过海’的,什么样的阵势我没遇过。嘿嘿、、、我警告你,要么,就把钱还给我,要么,你就对我的头上开枪!哼,都多大的人了,还玩小孩子家家的把戏、、、”

一头冒火的大斌哪里愿意听他一个劲地在那里瞎白话,也知道不玩点真格的恐怕很快逼对方就范,于是,他就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手中这支冲锋枪的扳机。

当然,射出的子弹并没有打向骗子那可恶的脑袋,而是打在了骗子身侧一米多远处的一堆黄沙上。

就这么骇然而起的一连串枪声响过之后,那个原本牛逼朝天、口若悬河的骗子便一下子就被吓得跌坐在了雪地里。估计,此时此刻,见识了大斌手段的他,其人的三魂已经都少了二魄!

、、、

听完大斌的一番讲述,性情豪爽的我们在一阵开怀大笑之后,愈发升腾起了满腔的豪情和十分的酒意。于是,这顿兄弟之间的平常聚餐,竟在我们兄弟四人的酩酊大醉中才宣告了结束。

、、、

在同骗子对话中,大斌所说的:“在我们这个小区里家家都拥有枪支”这句话,虽则只是一个非常夸大的玩笑,但并不是完全的捕风捉影。

因为,就在此时发生一年之后,大斌便因为私藏枪支并外借给不淑之人参与了团伙火并(幸而当时未使用伤及人命)而遭到了公安机关的逮捕。从那之后,受过专政机关处理的大斌便走上了另一条完全不同以往的人生道路。

而引发大斌出事判刑的罪魁祸首,居然是一支军用的“56式”班用机枪!


想了解真实的部队和真实的从军经历吗,请关注以本人在海军航空兵军事院校里的亲身经历所撰写的纪实性小说——《好男当兵》http://book.tiexue.net/Book17766/


中华铁血军团热诚欢迎您的加入 http://group.tiexue.net/hai/

兄弟,对付玩“调包记”的毛贼,用不着动用“56式”冲锋枪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秦皇岛外打渔船 在第21楼的发言:
就70年代 我们这里的农村社员家里都有56半的

走进堂屋,我惊喜地看到:大哥那位身为生产队民兵连长的战友家中,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一支沉甸甸、虽很老旧但却擦拭得油光锃亮的“56式”半自动步枪。

三个人来到旷野处的芦苇荡水泊前,大哥熟练地操枪在手,拉枪栓、压弹夹、上膛、开保险。他呈无依托立姿,向着距离五、六十米开外、水中漂浮着的一段枯木桩瞄准射击:

“砰、砰、砰、、、”十发子弹有节奏地连续速射,弹无虚发,全部命中目标。

重新装弹并且关上保险后,他把“56式”半自动步枪小心翼翼地递到了我的手上。

握着手中这支实实在在的真枪,我心里顿时高兴得像是开了花。一时间,曾经看过的所有经典战争影片的场景全都浮现在眼前,心中充满了上阵打仗的豪情。

大哥也没教授我更多的射击技术和要领,只要求我压低枪口、打开保险,闭上眼睛、扣动扳机,对着眼前的水里猛搂,过一下枪瘾就好。

我极力按捺住自己难以平复的激动和兴奋,颤抖着端起枪,煞有介事地对着前方不远处的水面开始了射击。

“砰—、砰—、砰—!”枪声浑厚悦耳,枪体带动身体有节奏和强有力地震动。枪弹入水激起数米高的水花,顶风一吹便落了我一身。

我在枪体的振颤、枪声的震耳、硝烟的刺鼻、水花的激荡和从未经历过的紧张、刺激中兴奋得大叫和大笑。

继而,处在高度兴奋中的我竟鬼使神差地停止了射击,操着弹夹中还有一半子弹未发的步枪,忘形地大笑着调转身,无意识地把那黑洞洞还散发着硝烟的枪口指向了大哥和民兵连长二人。

正在我身后站立着抽烟闲聊的大哥和他战友,突然间看到我这个异常危险的举动和杀气腾腾的枪口,二人脸上的笑容霎时间就都不见了。

他俩非常惊恐地、狼狈地,不停地窜跳着向我连连摆手,口中发出已经变了腔调的大喊:“枪、、、你的枪口不能对人!”

“哎——,李冰,你在干什么?赶紧把枪口对地!”

从他们二人夸张的表情、尖声的呼喊和变形的动作中,我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赶紧连人带枪都转了回去。

我正要调整操枪姿势继续向水中射击时,手中的步枪却被大哥一把从身后抄了过去。紧接着,我的后脖颈被他狠狠地煽了一巴掌、、、

这就是我第一次进行实弹射击时的经历。也就是那次刺激而难忘的感受和险些惹出天大麻烦的插曲,更加坚定了我立志当兵的决心。

——《好男当兵》

 以下是引用军迷1996 在第27楼的发言:
果然很霸气,对付骗子就得这样,要不这些骗子飞扬跋扈,吓吓他,以后就不敢嚣张了·~ 话说海哥的每篇文章几乎都涉及到了酒,可以看出海哥是个性情中人!!对否,哥~~~

性情中人是肯定的啦!

兄弟,看看我的这一篇帖子,你就知道我是怎样的人啦——

[原创]为了一群普通军人!今天,我做了一回恶人!

http://bbs.tiexue.net/post_5468303_1.html

大斌性格决定命运。


枪支管理松懈的年代。

 以下是引用huazhiqiao 在第26楼的发言:

搬个小板凳坐着听故事。

中将谦虚啦!

哈哈哈、、、

老海在班门弄斧而已、、、

 以下是引用noring 在第30楼的发言:
牛啊,

楼主的帖子

感觉就是在枪林弹雨的战争年代发生的故事

看的让人惊心动魄

不过,70年代,枪真的是比较常见的

尤其是文革时期的工会

呵呵

偶家里的沙发下面还有过一只步枪

只不过枪栓被老爷子藏起来了,呵呵

文革结束后就上交了

因为职业的原因,身边一群退伍军人和部队人员,所以,整日里少不了枪!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