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那么一首歌让你想起我

zifengcai 收藏 0 329
导读:小时候,听着碟片里放的《外婆的澎湖湾》,拉着外婆的手让她给我讲童话故事…… 外婆的故乡没有海,只有许多的田坡和茶园,还有一片大森林。记忆里总是拉着外婆的手到田野里捡田螺,捉泥鳅。年幼的我总是沾着一身泥巴。而外婆常常是那慈祥的脸,故作严肃地责备我:“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像男孩似的贪玩。” 那片茶园是外婆的命根子,每每春天来临的时候,外婆总是不分昼夜地背着竹篓上山,而那时的我,只会跟着后面的一颠一颠地跑。 外婆年轻时一定很调皮吧,要不,她怎么会爬树呢?在那片森林里,你可以找到许多的野果。那时,微

小时候,听着碟片里放的《外婆的澎湖湾》,拉着外婆的手让她给我讲童话故事……

外婆的故乡没有海,只有许多的田坡和茶园,还有一片大森林。记忆里总是拉着外婆的手到田野里捡田螺,捉泥鳅。年幼的我总是沾着一身泥巴。而外婆常常是那慈祥的脸,故作严肃地责备我:“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像男孩似的贪玩。”

那片茶园是外婆的命根子,每每春天来临的时候,外婆总是不分昼夜地背着竹篓上山,而那时的我,只会跟着后面的一颠一颠地跑。

外婆年轻时一定很调皮吧,要不,她怎么会爬树呢?在那片森林里,你可以找到许多的野果。那时,微胖的外婆总能爬到很高的树上给我们摘野果。而我,总是傻傻地昂着头,期待着外婆把果子扔下来。外婆老了,却还是经常到山里采野生的弥猴桃,然后送给我们。

离开了故乡,到远方,偶然间听到那首熟悉的《外婆的澎湖湾》 ,不经意间想起外婆的那慈祥的面孔,如今已让皱占据了许多空间。是啊,当我们会唱儿时的歌的时候,外婆老了。


二、

还记不记得我们一起演过的《姐妹》?昏暗的灯光下,我转身,听你唱着那首改过歌词的《美丽心情》,泪水不自觉地滑下。舞台下鸦雀无声,只听到一位小女生说:“哦,真的哭了!”

我们是那样的投入,你哽咽的歌声,还有我脸上的泪水,印证了我们投入的感情,最后的结果也证明了我们的成功。

在我的同学录里,你说,你不会忘记曾与我演绎的姐妹情。“眼泪有时候并不代表哀伤,而是一种幸福。”哦,是的,每一次听到那首《美丽心情》,我的眼里总会闪现幸福的泪水,因为,我想起,生命中还有你这么一位可爱的妹妹。


三、

“折子戏,不过全剧的几分之一,通常不会上演开始和结局……”不知道为什么要去那首歌,听着听着却哭了。

我告诉你,我喜欢《折子戏》。你就把它下载到MP3里,然后不厌其烦地听,然后终于学会了唱歌。

那佼洁的月光,淡淡地映在水里。江畔那样的安静。我忘记了为什么哭,哭得那样撕心裂肺……后来因为你的劝说与安慰,终于渐渐地静下来。

城市里,道路两旁的灯光,洒在路人的身上。那辆单车,单车后座上的我安静地坐着。你说:“我教你唱《折子戏》吧!”

“……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别人的生命里……“

后来的后来,是我们的离别。你说:“让我再为你唱一次折子戏吧。”你动情的唱着,我静静地听着,却似乎没有任何感觉了。

原来,我们之间就是一出折子戏。


《外婆的澎湖湾》、《美丽心情》、《折子戏》……许许多多的歌曲里都有不同的故事。曾遇见的人,唱过的歌在心中慢慢地变成回忆。记忆还能走多远?许多年以后,会不会也有那么一首哥,让你突然想起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