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路桥费清理限令剩百天到期 部分大桥照收不误!

122师广播员 收藏 0 277
导读:[B]看——路桥费清理限令剩百天到期 部分大桥照收不误![/B] 新华社北京3月2日专电 距离中央五部委“路桥费”清理“限令”到期仅剩100天时间,但“中国网事”记者最新调查发现,被网民曝光的“路桥费排行榜”上榜几座大桥“买路钱”还在照收不误。全国两会即将开幕,部分代表委员与网民共同聚焦“路桥费”问题,追问“买路钱”到底该如何以及何时终结。 [B]有关大桥“买路钱”照收不误[/B] 2011年6月10日,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路桥费”问题,交通运输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监察部和国务院纠风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看——路桥费清理限令剩百天到期 部分大桥照收不误!

新华社北京3月2日专电 距离中央五部委“路桥费”清理“限令”到期仅剩100天时间,但“中国网事”记者最新调查发现,被网民曝光的“路桥费排行榜”上榜几座大桥“买路钱”还在照收不误。全国两会即将开幕,部分代表委员与网民共同聚焦“路桥费”问题,追问“买路钱”到底该如何以及何时终结。

有关大桥“买路钱”照收不误

2011年6月10日,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路桥费”问题,交通运输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监察部和国务院纠风办等五部委联合下发通知,决定用一年左右时间开展收费公路违规及不合理收费专项清理工作。

截至3月1日,距离“限令”到期仅剩百天,记者再次走访被网民曝光的河南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济南黄河大桥以及浙江台州椒江大桥等三座大桥发现,这些大桥还在收费,有的甚至公开宣称至少再收5年。

——山东济南黄河大桥还将收费5年。收费时间已长达28年这座搭桥,收费已超出建设成本10倍。山东高速近日对外发布消息称,山东省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领导小组确认了济南黄河大桥的收费期限截至2017年11月17日,并不在全国收费公路清理专项活动的取缔名单之列。

——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收费年头达26年,1996年就已经全部还清贷款,却依旧违规收费至今,违规收费愈十几亿元。河南省政协委员张朝祥连续4年在河南省“两会”提交提案,要求尽快取消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收费站。张朝祥告诉记者说,2009年,他首次提出上述提案时,河南省交通运输厅虽然曾给过他一个阐述不取消理由的回复,但该回复既无单位落款、又无单位公章。

——已收费10年的浙江台州椒江大桥对收费做出调整,但仍在收费。这座桥的收费目前虽然在媒体曝光后把收费标准下调为单向每次收取10元钱,也适当对周边群众进行了减免,但因“股东投入资金尚未收回,继续收费是为确保椒江二桥建设”等理由,过桥费还将继续收下去。

“路桥费”为何病灶难除

两会召开在即,针对网络上人人诟病、万民抱怨的“路桥费”泛滥问题,部分代表委员从路桥建设投融资机制、政府公共责任、信息公开等三大方面予以回应。

网民“名人名家姚林”说:物价为什么上涨?物流成本占货品的18%,物流的成本最重要来自油价和路桥费,油价是国际标准,但我们的“路桥费”雁过拔毛却是“举世闻名”。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常委陈万志说,世界上收费公路的70%在中国,这跟我国的修路、修桥的投融资机制有关。随着城市化步伐加快,需要新修建大量桥梁道路,“贷款修路,收费还贷”是一些地方路桥建设融资主要渠道,普遍造成企业资产负债率过高,由于缺乏市场变化的应对能力,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收费来化解债务问题。目前问题在于各地的路桥建设资本账是不透明的、不清晰的,路桥收费管理是比较混乱的,混淆概念、打包收费,无止境的收费好像永远还不清债务。

“目前,我国路桥收费的授权、程序、标准缺乏相关法定依据。”陈万志说,各地在征收“通行费”“道建费”“路桥费”时,必然五花八门,并且受利益驱动出现“还贷任务早已完清却不停止收费”等各种怪现象。因为能从收费中抽税,一些地方政府可能对收费公路的监管“睁只眼闭只眼”,以至于有的收费公路已经过了还贷期却依然照收不误,如山东济南黄河大桥超期收费还振振有词,违反国家法律规定的合同为无效合同是基本常识。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大学教授陈忠林认为,根据我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应当将本行政区域内收费公路及收费站名称、收费单位、收费标准、收费期限等信息向社会公布,接受社会监督。因此,地方路桥费必须依法公开账本。

百天之后,清理工作将向百姓交出怎样的答卷?

目前,距离中央路桥费清理“限令”仅剩下百天时间,众多网民和代表委员对五部委的联合整治效果期望值较高,但从各地透露出的各种信息也让代表委员、网民们甚是忧虑——“买路钱”能否在中央“大限”下肃清、规范?

网民“小菁”说,政府如果在整治路桥乱收费中没有“铁腕”,那么路桥永远都是“摇钱树”和“印钞机”。网民“云溪”说,现在看来清理的寥寥,一些地方甚至不顾民意反对,让新的不合理收费“借壳上市”。

就“路桥费”清理工作进展情况,记者在多地采访时,得到的回答多是“这个事情太敏感,请等待政府的统一发布。”

全国政协委员刘明华说,对五部委清理“路桥费”的联合行动,我们保持期待也相信他们能给群众一个满意的交代。但需要提醒的是,相关工作已经过去大半年了,有关信息几乎没有任何披露,大家看不到你工作的诚意和成效,就难免产生怀疑和忧虑。尤其是近期一些民众关注度高的路桥收费项目纷纷发布信息称,依然要“执行合同”死不降价,公众更会有这样的疑问:是不是一阵风后,一些偏远区县二三级公路收费减了、停了,其他的“买路钱”依然会大行其道或变相收取?

本文来源:新华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