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罗竖一



据中国经济网报道,2012年3月2日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赵启正在回答中国经济网记者提问时表示,很多人反对国企私有化,是因为担心国有资产流失,而我国大多数国企已经上市实现股权多元化,这不等于私有制。



诚然如此。而据媒体报道,2012年2月28日,世界银行于北京召开媒体见面会,在其介绍《2030年的中国》时遭到独立学者杜建国的现场抗议。杜建国高呼国企不能私有化,痛斥华尔街都是骗子。



对杜建国先生之见,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予以反驳,其认为国企做得好是个别现象,做不好是普遍现象。他分析说,从经济学理论来看,公有制不行,应该私有化。公有制企业没有最后监督人。私有制企业,老板就是最后的监督人,不需要别人监督。此外,从历史经验看,也应该私有化。从来没有一个以公有制企业为主的国家能搞成功的,成功的国家都是以私有制为主。以公有制为主的国家,苏联、东欧、改革前的中国、现在的古巴、北朝鲜,全部都是失败的例子。而中国很严重的特权问题,茅于轼先生认为最终也是和公有制有关系。所以,要消灭特权,也必须得实行私有制。



客观而论,“华尔街都是骗子”的说法当属偏激。但事实上,茅于轼先生神话私有化更是走了极端。



众所周知,新中国成立几十年来,国有企业为我们这个社会的健康发展,以及中华民族的日益强大,做出了巨大无比的贡献。即使在私有化经济飞速发展的最近这些年里,国有企业的功劳也是无法否认的。也就是说,茅于轼先生所称的“国企做得好是个别现象,做不好是普遍现象”跟事实不符。尽管中国国有企业确实有过艰难期,而今也有国有企业反正缓慢,甚至举步维艰。



面对同一经济现象,不同的专家学者,可能提出不同的经济学理论。如此,何来“从经济学理论来看,公有制不行,应该私有化”?难道主张公有制的就不是经济学理论?抑或惟有茅于轼先生认可的才是经济学理论?显然,茅于轼先生可能将其视为真理的化身了。当然,茅于轼先生是否有别的“深意”,目前笔者尚无法下定论。



其次,无论是公有制企业,还是私有制企业,事实上在中国社会普遍面临着多方的监督。



譬如,中石油、中石化这样的国企之大哥大,不也照样在接受很多新闻人和数亿网民等群体的监督吗?何况,纪检等有关部门的监督也是客观存在的。当然,就整体而言,目前中国社会对国企的监督比较有限,甚至有些乏力。但是,日益走向开放和透明的中国社会,对国企的监督正在逐步强化。



至于茅于轼先生所讲的“私有制企业,老板就是最后的监督人,不需要别人监督”,其实就是极端自由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的具体表现。



家喻户晓,中国社会有大量的伪劣食品、药物,以及多种假冒产品等,就是来自私有制企业。换言之,正由于“私有制企业,老板就是最后的监督人”,所以才会导致不少的中国私有制企业向社会提供大量的伪劣食品、药物,以及多种假冒产品等。



何况,“不需要别人监督”事实上恰恰是茅于轼先生自己所反对的“特权问题”。也就是说,私有制企业凭什么享有特权而“不需要别人监督”呢?难道真是无法无天了?



稍有点相关常识者,都清楚曾经的苏联,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军事等多方面都是成功的,且其当年是世界上惟一可以跟美国相抗衡的国家。而支持苏联成功的,毫无疑问是公有制。对此,茅于轼先生难道一无所知?



是的,苏联存在了69年之后寿终正寝了——社会发展规律使然。但是,如此就能否定其曾经的诸多成功吗?其实,这就像面对一个活了69岁的人,我们不能因为其去世了,就否认人家生前的一切成功。



当下,中国经济总量已经居于世界第二位。但是,大凡了解中国改革开放30余年来的经济发展史者,十之八九都不会抹杀公有制企业为此所做的巨大贡献。当然,某些别有用心者,抑或真的无知者,则会予以一定程度上的否认,甚至将中国现今之世界经济地位全部归结于私有化之功。



实事求是地讲,当年的国企改制,造成了国有资产的大量流失,而“催生”了不少的私有化企业。仅就此意义而言,公有制对私有化也是有“特殊贡献”的。何况,这些年,在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的过程当中,公有制对私有化的扶持也是有目共睹的。尽管有时二者也有冲突。



如果没有中国公有制企业提供的各种资源,西方私有化企业,乃至西方经济,会有其现在的成就吗?



诚然,像美国这样的私有化程度很高的国家,现在属于发达国家。但是,自1825年英国第一次爆发普遍的经济危机以来,以私有化为主体的西方国家多次出现经济危机,尤其是近几年来爆发的次贷危机、金融危机等,不但给其自身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而且对世界也造成了日益严重的危害。



近年来,西方国家具有远见卓识的不少专家学者日益关注,甚至痴迷于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式,而在解决次贷危机等问题中,包括美国和英国等在内的私有化程度很高的国家,都纷纷采取了公有化的方式。另外,举世比较公认的是,中国之所以在次贷危机中“受伤”较轻,正是由于没有像美国等国家那样地高度私有化。



私有化程度很高的美国,以及全球近百个与之相似的西方国家,不是照样在2011年爆发了“占领华尔街运动”。导致出现此运动的重要因素就是:“我们共同的特点是占总人口99%的普通大众,对于仅占总数1%的人贪婪和腐败,我们再也无法忍受。”而据2012年3月2日中国新闻网消息,当地时间3月1日,美国多个城市爆发了不同规模的“占领教育”抗议示威运动。这是继“占领华尔街”把目标定向大银行、大企业以及政府之后,示威者首次向公立教育开火。他们的诉求是:要求政府向1%富有者增加税收,增加公立教育拨款,停止上涨学费,停止裁减教师。换言之,私有化程度很高的美国等国家,也并没有尽善尽美地解决好就业、教育等民生问题,以及社会分配等问题。



何况,有个历史事实是,曾经的大英帝国,其私有化程度并不低,但其世界霸主地位照样为美国所取代。其实,此为社会发展规律使然,而不是私有化程度高低的问题。这就像封建社会(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专制社会”)时期私有化程度日益提高,但封建制的国家照样完蛋了。



概而言之,如今的很多专家,基本都是在某一个领域内可能有些真知灼见,但世界是一体的,而任何领域之间都是息息相关的。也就说,就世界整体而言,很多专家通常多是一知半解,即“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其往往不能站在历史、全球和综合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解析世界,所以其理论多是仅在巴掌大的地方具有一定的现实指导意义。



无论是私有化,还是公有化,都有其优缺点,这就像白天和黑夜各有优缺点的道理一样。但悲哀的是,百年来由于受到西方分立思想的影响,不少中国学人和普通民众,以及某些决策者,多不再依照中华智慧宝典《易经》和《道德经》等所揭示的“系统论”、“整体论”、“阴阳论”、“自然论”等真正的大道去研究世界了。所以,中国的专家之中不乏“砖家”。尽管不少学人研究得非常辛苦,但其理论成果往往都是一拍即碎,或者就是井底之蛙,甚至是无法自圆其说。



茅于轼先生所讲的特权与公有制的问题,其实又是一个贻笑大方的问题,因为特权是存在于任何经济形态中的人类社会之普遍问题。事实上,这是一个常识问题。而中华阴阳学等学说讲得非常清楚,然茅于轼先生可能并不知道这门学问是什么。



至于某些国人所称的“公有制是反人性的”之类的言论,其实既是一种无知,也是一种自私。这就像一个人不相信谁会无私地帮助他人的道理一样。限于篇幅,在此不再展开。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解决中国问题不能全靠私有化,因为无数的事实证明,私有化和公有化各有优缺点。故此,希望中国在国有企业实现股权多元化的发展道路上越走越好。同时,建议真心渴望中华民族日益强大,以及志在建设人人安享生命之乐的全球羲黄子孙,都能理性地反对以茅于轼先生为代表的那股子神话私有化的言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