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内建摘肾基地 暴利下的罪恶尴尬了谁

近日因涉嫌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器官贩子、手术医生等互相勾结的16人被海淀区检察院起诉。,在2010年3月至12月间,郑伟等人组成16人团伙,在江苏省徐州市某县医院和北京的临时处所,共手术摘取了51枚活体肾脏,出售给需要换肾手术的尿毒症患者,涉案赃款超过1000万元。(3月1日)

一幢别墅内环境脏乱,设备简单,必备的麻醉、抢救药物,都是后来才买的,倒卖者2万买进20万卖出,一个血粼粼的肾在这里被取出再倒卖,恰似一条冰冷的流水线,流入的是穷人的无奈酸楚,流出的是带着罪恶血腥的钞票。在这里金钱和暴利让人变成了随意宰割他人的魔鬼。

暴利固然让不法商人铤而走险,但那些披着救人天使的医生何以也突破了道德底线成为帮凶不能不叫人颤栗。做一例摘肾手术就有几千元的收入,最多时候一天可摘6个肾,为了钱,把道德和良知都被踩在脚下,没有底线、没有敬畏,剩下的只是没有灵魂的挣钱工具。尽管突破底线的只是少数人,但当底线一再失手,当人人成为这个链条中的一环,这将是多么糟糕可怕的社会。

虽然这个长达一年之久16人的犯罪团伙已被抓获,但那座已人去楼空的别墅似乎在提示我们不得不反思。首先供体者虽是受害者,但却不认为是受害,反而觉得是公平交易,拿自己的健康和生命做赌注换取2万元,如果不是贫穷至极,如果我们有基本的保障制度,有谁会走上这条悲情无助的路。其次这个犯罪团伙都是在网上发布买肾信息,通过QQ群等聊天工具和供体谈价,然后接应供体,再带到医院进行配型检查,这一系列的环节都是暗箱操作,而每个环节都能顺利进行,我们诸多的监管部门都是空白,是制度的漏洞还是不作为,当手握制度的为官者也丧失了底线,罪恶自然会疯狂地滋生。

近几年由于器官供体短缺的矛盾突出,不法分子充当了患者和供体之间的中介,器官黑市也应运而生,如果仅靠道德的说教显然是不够的,应尽快借助于法律对这种行为严厉打击,彻底摧毁人体器官非法买卖的链条,尽快建立起人体器官移植捐献体系,让这些黑市没有生存的空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