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又一抗战遗址或被拆 数年前曾为洗脚城

蒋介石重庆行营的复修方案迟迟不见公开,而同在重庆渝中区、曾见证国共第二次合作的又一重要抗战遗址——“国民参政会”也面临被拆后平移重建的命运。


近日,重庆市文化广播电视局(即重庆市文物局,以下简称重庆市文广局)官网上一份《关于国民参政会旧址保护方案审批的请示》(以下简称《请示》)的批示引起社会关注。


这一文件透露,国民参政会的拆除或与一墙之隔的新世纪(002280)百货扩建有关。但重庆市文广局相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保护方案还没有定论。


记者走访调查发现,这个重要的抗战遗址数年前曾因变身洗脚城,一度备受争议。


繁华商圈中的“异类”


重庆解放碑商圈,中华路168号。


川流不息的人群,几乎没有谁会注意这个号牌。一位以杂活为生的妇女百无聊赖地坐在通道口。在“国际商务中心消防通道”两行大字的右下方,有一个“国民参政会旧址”的小牌子,提醒着人们这是一处文物旧址。


挤过不锈钢栅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看到,过道两边挂着几幅国共合作的黑白照片。


历史资料显示,重庆国民参政会为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的产物。国民参政会从1938年成立,1947年6月结束,一共召开13次会议。除第一次成立大会在汉口举行和最后一次大会在南京召开外,其余11次均在重庆召开。


国民参政会成立、发展到最后消亡,重庆国民参政会旧址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2000年9月,该旧址被重庆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走过通道,一栋写有“国民参政会旧址”的别致西式小洋楼映入眼帘。大门有铁将军把守,里面正在进行抗战时期的展览。


“这些展览的东西是去年10月份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搞的,不过现在还没有装好,也没有正式对外开放。”守门大爷说,“具体什么时候对外开放我也不好说,况且现在楼上还有一部分宾馆的东西没有撤走。”


大爷指着国民参政会前一小块尚算干净的空地说:“没有开始搞这些展览前,车子随便停,卫生也不是很好。”大爷还透露,提到的宾馆和此前在这里办公的重庆市交委也有一定关系。不过这一说法未能得到重庆市交委的回复。


顺着守门大爷手指方向看去,记者看到,虽然国民参政会修起了围墙,但是在小楼周围,一条快餐店的员工通道,一个临时搭建的裁缝铺子,和周围堆积零星杂物的环境,很难让人想象这一市级保护文物之前是什么样的生存现状。


“这个地方现在很少有人来了。”裁缝铺老板说,“之前还是洗脚城的时候倒还有些人气。”


曾变身洗脚城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生存环境不佳?


2012年1月13日,重庆市文广局对渝中区文广新局提交的一份 《请示》作出批复称:“原则同意采取整体落架方式对国民参政会旧址实施原址就近迁建保护。同时强调,就近迁建的国民参政会旧址应保持原有尺寸、体量和外观,尽可能使用原建筑的材料;室内空间结构可根据陈列布展和使用功能的需要做适当调整。”


这个一度沦为“洗脚城”的重要遗址,将遭遇“就近迁建”的命运,可能还要从其所在的地理位置说起。


翻开重庆市地图,中华路168号位于重庆市重要商圈——解放碑商圈的核心地带,商圈汇集了包括金鹰财富中心、新世纪百货、太平洋(601099)百货等多家大型商场。寸土寸金的渝中区,发展用地本身不足,而城市功能又不断复杂化,原有商圈内的商场范围自然也在不同程度地发生改变。


面对四周林立的建筑,这栋西式小楼显得格格不入,一墙之隔就是新世纪百货。


身为重庆百货(600729)和新世纪百货的大股东,重庆商社集团早就定下了扩张计划。该集团高层早在2009年底就曾对外透露:“解放碑新世纪现在只有1万多平方米,下一步将扩建到5万平方米,为引进国际品牌打下基础。”


无独有偶,上述《请示》中,除了提到原则同意以“落架方式”“就近迁建”国民参政会之外,还提到“请尽快提交新世纪百货改扩建商业建筑设计方案,以便进一步评估新建筑色调、型制及体量与文物建筑的协调性,确定文物保护范围”。


国民参政会会不会因商场扩建,面临和蒋介石行营类似的命运呢?“目前对于国民参政会的这个保护方案尚在讨论之中,还没有一个最终的定论。”重庆市文广局相关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透露。


新世纪百货解放碑店相关负责人只表示,“改扩建目前还没有定论。”


不过,重庆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陈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对于类似情况,一般还是要以文物为优先考虑。”


实际上,对于国民参政会的使用一直饱受争议。2008年之前,国民参政会一度为重庆市交委办公用房。市交委搬离后,一家当地有名的保健服务公司进驻该址,定名“富侨会馆”,主要经营洗脚保健业务。


这一举动所产生的影响是交委没有想到的。网上掀起关于“抗战遗址是否应该变身洗脚城”的大范围讨论,一时间让国民参政会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


“富侨进驻之后,有不少来自人大和政协方面的声音。从2010年之后,富侨会馆就逐渐从国民参政会旧址撤出。”上述重庆市文广局相关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的采访时透露,“目前该旧址主要是负责相关抗战方面的展览。”

重庆抗战遗址消失近半


短时间内,重庆渝中区集中出现了文物保护问题,排除巧合因素,背后亦凸显了城市发展和文物保护之间的平衡问题。


据一份来自重庆市文广局的资料显示,重庆全市共有抗战遗址767处。其中,现存395处,占51.5%;消失372处,占48.5%。据了解,重庆是目前国内保存抗战遗址数量最多的城市,现存的抗战遗址主要集中在 “一岛”(渝中半岛)、“三山”(歌乐山、南山、缙云山)、“三坝”(沙坪坝、江津白沙坝、北碚夏坝)。


此前,重庆市社科院历史文化所所长张凤琦表示:“当前,我市对抗战遗址的保护多集中在政治、经济类建筑及设施,而对抗战文化类遗址的保护利用还比较欠缺。”


她举例说,设在青木关中学的原国民政府教育部旧址、在南山黄桷垭重庆中药研究院的原中央工业实验所,以及在佛图关的原中英科学合作馆,许多市民都不了解,这些遗址有的连保护牌都没有。


“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文物给城市发展带来的压力肯定是有的。”重庆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陈蔚指出,结合不少专家的意见,对这些抗战遗址最好不要大范围拆建或迁建,“文物建筑和经济发展本身是不矛盾的,一些经济建设还要依托于文物建筑的保护和发掘。从城市景观来讲,新旧建筑的共存可使一座历史城市具有历史感。”


同时,有关迁建还需多方协调和论证,不能只顾及一方的利益,还要更多地尊重公众利益。相关方案规划需要专业人员或专家参与。


陈蔚称:“有时专家的意见也很难在一些利益方得到完全的落实,而在当前也只有专家有一定渠道和甲方或利益方进行沟通,也希望民众能给专家支持。”


同步播报


蒋介石重庆行营已“落架”重建方案尚未出炉


一度因“保护性拆除”而备受诟病的蒋介石重庆行营当下如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2月28日再次探访时,看到这里已剩一片废墟。


从2月初开始实行“落架”至今整整一个月,令人意外的是,关于行营的重建方案迟迟不见公开。


二度实地探访


2月28日,记者来到位于渝中区凯旋路复旦中学旁的蒋介石行营,目前该建筑已基本被拆除。复旦中学和解放西路之间空出了一大片空地。《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将来在这片空地上,复旦中学新的操场和篮球场或与复建后的蒋介石行营一起亮相。


据了解,作为重庆市重要的抗战遗址,“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重庆行营”旧址于2009年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11年4月24日,重庆市文广局的一纸批复让其命运发生了改变,“根据市委、市政府审议通过的《重庆抗战遗址保护利用总体规划》,同意对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旧址重庆行营实施就地迁建保护,将文物建筑迁移至该地块西侧,正立面与解放西路平行。”


重修方案疑云


拆除措施施行后,拆掉行营的做法即引来质疑。当地官员几度修改,此前曾表示这是“保护性拆除”,后改为“落架大修”。不过,国家文物局新闻发言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所谓“维修性拆除”、“保护性拆除”等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违背了文物保护的基本原则。


对于国家文物局的说法,重庆市方面也给出了自己的说法。“鉴于重庆行营周边危旧房已拆除,环境已发生变化,”重庆市文广局相关负责人士解释,“同时,专家对蒋介石行营的保护方案进行了多次论证,由于其房屋建于抗战时期,质量并不高,目前经鉴定已系危房,构建不安全,木材等由于受潮、虫蛀等原因,失去了承载力,需要替换,很难再使用。”


同时,该建筑未来的重建方案尚未最终敲定。目前蒋介石行营的规划成了重庆市文广局文物处的重要任务之一。记者在重庆市文广局负责该项目人士的办公室发现,桌上正摆着一本厚厚的有关蒋介石行营保护的计划方案。


该旧址为何是拆建而不是修复?蒋介石行营将如何重建?


“可以确定的是,因为目前重庆市一些学校的合并和以教育为重,该地块计划将修建学校的一个操场和两个篮球场,但是绝不会出现商业开发的情况。”上述重庆市文广局相关人士介绍,“不过对于蒋介石行营是在原址上重建,还是偏转90度正立面与解放西路平行,尚未得到最终确认。”


不过陈蔚指出,不论何种方案,都应被视作原址重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