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心更痛的眼眸

自由的凝天 收藏 2 39
导读:旭日东升,几丝阳光突破黑夜的漫长阵线,把整个世界带向了光明。而黑夜做着垂死的挣扎,依然拿起武器抵抗正义的到来。最后,黑夜一败涂地,再也无翻身之日。黑夜拖着疲惫的身躯向那间小屋里跑去,准备把那间满是黑暗的房间作为自己最后的阵地。它要依靠那间房里的黑暗,把自己伤痕累累的身躯恢复如初。它想像以前一样健壮,再现黑夜的辉煌。可是这只是天方夜谭,因为现在已是夜尽天明之时。黑夜大口的喘着气,带有腐臭味的口气扑在了他的脸上,熟睡中的他恋恋不舍的走出了梦。他睁开惺忪的睡眼,满屋子的黑和他眼里的黑狼狈为奸,出卖了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旭日东升,几丝阳光突破黑夜的漫长阵线,把整个世界带向了光明。而黑夜做着垂死的挣扎,依然拿起武器抵抗正义的到来。最后,黑夜一败涂地,再也无翻身之日。黑夜拖着疲惫的身躯向那间小屋里跑去,准备把那间满是黑暗的房间作为自己最后的阵地。它要依靠那间房里的黑暗,把自己伤痕累累的身躯恢复如初。它想像以前一样健壮,再现黑夜的辉煌。可是这只是天方夜谭,因为现在已是夜尽天明之时。黑夜大口的喘着气,带有腐臭味的口气扑在了他的脸上,熟睡中的他恋恋不舍的走出了梦。他睁开惺忪的睡眼,满屋子的黑和他眼里的黑狼狈为奸,出卖了他的光明。他正准备起身打开灯的开关,正当他用力的时候他才想起自己已是一个没有腿的人了。他注定了这辈子不能再站直身子,俯仰这个给了他希望的天空。他憎恨命运,命运在他风华正茂的时候,无情的把他的自由给带走了。他很清楚,自此生不能再奔跑在辽阔的草原上了,他也不能再骑那些雄壮的骏马了。他多想再骑上那些马,以光年的速度穿越时空,回到那个命运的十字路口。他要再次做决定,誓与命运抗争到底,他要成为最终的胜利者,这是一直支撑他活到现在的想法。半年前,他像往常一样穿过马路,一辆失控的轿车直接向他装来。敏捷的他迅速避让,可是还是把他的两条腿给夺了去。当他醒来时,看见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的两条腿已被截掉。他看着那两个空空的裤管,他在母亲怀里失声痛哭。情绪镇定后,他看见了一个陌生的女孩,他觉得有些眼熟。

他苦思良久,他记得这张熟悉的面孔曾经出现在那辆轿车里。他眼里愤怒的火焰燃烧着他的理智,他破口大骂。无论他怎样的辱骂,女孩总是低着头,默不作声。当那个女孩抬起头的时候,他才看见那张俊美的脸上挂满了泪花,女孩一直在低声抽泣着。他看了一眼母亲后,撕心裂肺的哭喊着,他要把自己满腔的愤怒都发泄在这声声呐喊中。他不知该怎样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横祸,他认为这是老天在和他开玩笑。他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越想越悲愤。几天后,他的埋怨声在现实的坑道里安静了下来,他拿起了枪,站在战壕里,瞄准命运的影子,准备给它一个真实的忠告。这几天他都睡不着,他整日在想,自己到底该不该继续活着。自己活着是亲人的累赘,他觉得活着应该是件痛苦的事。母亲和那个女孩整日整夜陪伴在他的身旁,他开始厌恶见到这两个身影。静静地躺在床上,不吃饭,不喝水,睡了又吃,吃了又睡。他觉得一个残废人就只能躺在床上睡觉,他希望自己最好在梦中一直不醒,永远的停留在梦里。只有在梦里,他才能找回自己,才能奔跑在辽阔的草原上。如今这一切都和他没有了直接的联系,他就像一棵被霜冻死的小草一样,等待命运唱挽歌的那一刻。他渴望这一刻快点到来,这样活着,对他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折磨。他想死,他的万念已在自己残废的那刻化为了灰。

半月已去,他感觉空间里少了些什么。他回过头,看见女孩正坐在一张椅子上睡觉。女孩脸上满是憔悴之色,一张脸白的足以照亮他黑暗的世界。猛然想起,母亲的身影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消失了。他忐忑的心久久难以平静下来,难道母亲病倒了。这些日子,我的任性让这两个人彻夜不眠,母亲脸上的憔悴之色恐怕比女孩脸上的还浓。母亲可能病倒了,他伤痕累累的心再次碎裂。这些日子,我一直寻思觅活,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儿子。他轻声叫醒女孩,女孩立马从椅子上坐起,脸上的笑容覆盖在了忧伤之色。她马上关心的问他需要什么?他铁青着脸,问女孩,我母亲去哪儿了?女孩想了一下,阿姨说家里有事,要暂时离开一阵子,叫我一个人照顾你。他怀疑的看着她,然后蒙头又睡去。

两个月后,他大腿处开始慢慢愈合,他渐渐感觉不到痛了。他想看看自己的腿,但是他鼓不起勇气,他无法面对自己已残废了命运。他只能默默承受着,至少他还拥有母亲。母亲是他现在唯一的希望,为了母亲,他也要继续活下去。他渐渐接受了自己残废的人生,他开始和女孩闲聊一些故事。女孩经常讲些笑话给她听,他为了不扫她的兴,勉强的笑笑。他知道他脸上的笑容瞒不过她的双眼,不过这也没办法,事实也只能发展下去。他还是无法完全的接受自己的命运,他叫她买了本史铁生的书。他也想像他一样,在轮椅上站起来。即使没有脚,我也可以在人生路上奔跑。他换了一个角度想,至少自己还有一双手,还有一个不笨的脑袋。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度过这个难关。

三个月后,他的腿基本上好了,他现在可以自由的挪动自己只剩下半截的腿了。他坐上了轮椅,女孩推着到花园里散步。他不认为这是散步,应该是遛轮椅,遛他不健全的人生。这些日子,女孩一个人形影不离的照顾他,甚至能从他的一个表情就能猜出他所想的什么。对于女孩的关怀备至,他打心底感谢她。每当看到女孩的脸庞时,他就想起了自己的未来。我这样的一个残废人,此生将注定孑然一身,在孤独中死去。每当他想到这里时,他就把目光迅速的从女孩脸上挪开。他不想把自己不成熟的想法强加在她的身上,这是一个现实,就像人鬼有别,注定没有结局。况且他和她的情况更糟,他只是单相思。他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的,他觉得这种感觉很微妙,模模糊糊,与现实没有具体的界限,所以他还是义无返顾的喜欢上了女孩。他依然对她时而冷漠,时而热情。女孩知道他的痛苦,她只想分担些他的烦恼。自那天起,她就注定了要与他发生些不明的暧昧关系。一开始,她只是想用自己的付出去偿,去弥补自己的罪过。

那天,女孩驾车准备去民政局和男友相会,然后一起去拿那个用三年恋爱换来的结婚证。可是,天意弄人,她的车在转弯的时候,突然失灵,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撞倒,她的婚礼不得不推迟半年。如今女孩看着他,她发现自己的眼神中掺杂了几丝爱意。当她发现的时候,她吓了一跳,赶紧终止了这种荒谬想法。在这三个月里,面对他时,她都非常的愧疚。她想为自己的过失做些有意义的事,她要像姐姐一样照顾他一生。终于,有一天,他的手触碰到了她的手,他尴尬的伸回了手,杯子掉落在地。他非常清楚,这是根本不可能,他一直在竭力压制自己的不现实的想法。

四个月后,女孩对他的那种感觉日渐成形。女孩带着惭愧的心,走向他,向他示爱。他的心砰砰直跳,如果有双健全的腿,他会满口答应。可是如今,他是一个残疾人,想到这里,他就觉得自卑。人家是千金小姐,我是什么,只是一个被命运摆布的人罢了!他今生是无法拥有恋爱的,他要断绝自己幼稚的想法。他笑着拒绝了她,他在猜想,她对我的情只是出于愧疚之心,并非出于本意。如果她对我是真心的,或许我倒可以冲破世俗的眼光,拥有自己的爱情。又过了数日,她再次红着脸对他说,这次他还是拒绝了。女孩脸上的红晕在片刻间失色,化为一丝丝淡淡的忧伤。他看见了,但这是现实,他不能退缩,他要坚守自己的阵地,让自己永远的保持清醒。即使自己失去了爱又怎样,至少我还有时间,我可以挥霍着自己的时间,畅游在人生的海洋里,冷眼看人情冷暖。他想,也许我可以再次站立起来,我要拥有自己的自由,我要把命运捏的粉碎,然后堵住人生的缺口,书写自己辉煌的一页。

五个月后,女孩还是在他的身边照顾着他,只是两人之间明显隔着一条线。他不愿去碰触,也不愿用自己自卑的感情去把它剪断。他觉得一切都应该顺其自然,不能强求。她对于他来说,只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而他手中的线太短了,无法抓住她,他也不愿毁了她的一生。他要让她明白,他不需要她用自己一生的幸福来偿还。他不想自私,他觉得她应该拥有自己的幸福。一天,她坐在他的身前,认真的再次向他表白。他突然发火,像第一次那样辱骂她。不要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原谅你。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不需要你的可怜,不需要你假惺惺的示爱。现在你可以走了,我已经不需要你照顾。说完,他又蒙头睡去。她流着泪,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原地。所有的喧闹声都在她的眼里安静了下来,她擦干自己的眼泪,继续坐在椅子上,守护着他。他在被子里默默地流着泪,他希望她幸福,他相信她会明白的。

他已经完全康复了,他坐在轮椅上,和她一起办理了出院手续。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头脑中似乎确实了什么,是母亲的身影。这段时间,女孩总是以各种理由掩盖过去。一直以来,女孩告诉他,他母亲是在他睡着后来看他的,而且每天都来,每次带来一盅汤。时间过得太快了,一晃便是五个月了,他已经有三个月没看见母亲了。在他一再的追问下,女孩把真相告诉了他。他母亲在他车祸的两个月后,由于伤心过度,突发脑血栓,因抢救无效而死亡。他抱头痛哭,恨命运的无常。女孩在旁边掩面哭泣,医院门口的行人好奇的看着他们。

回到家后,他看见母亲母亲的遗像高挂在墙上。他目不转睛的与母亲的眼神对视,他想知道母亲的心里到底有多苦。他不是一个称职的儿子,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他的心情跌入了低谷,他又开始考虑死亡的事。他看着在眼前晃动的身影,他更加确定,她不应该留在这里。她应该有自己的幸福,有自己的人生。他故意对她发火,说些讨厌她的话。每次都是她默默地承受着,然后一个人躲在厕所里低声哭泣。每次看她红的像桃子的眼睛时,他的心像挣扎般疼痛。长痛不如短痛,他决定对她更凶一些,他甚至叫她滚。然而她依然用沉默来应对他的无名火,她十分清楚,他心里在想什么。

一个星期后,在她出去买生活必须品时,他在她手机里翻到了她爸的电话,然后拨通,把她在这里的信息透露给她爸。在与他爸的通话中,他才知道,原来她一直背着家人做的,他的家人极力反对她这样做。他非常的感动,眼里开始湿润了。他把手机放回包里,装作无事的看着她。她看着他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她以为他的心情得到好转了,她高兴地躲在厕所里流泪。第二日,他爸爸和男友强行把她带走,她男友走时还不忘狠狠地的踹了他一脚,他倒在地上,哈哈大笑,等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时,他关上门,失声痛哭。她终于可以自由了,他为她即将到来的幸福感到高兴。他想,他已再无牵挂,可以从轮椅上站起来了。

三个星期后,他收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她和她男友,他隐约看见了她脸上的忧伤之色。他觉得就算是忧伤之色也是幸福的,至少比他这个残废人好上百倍。他的希望终于可以失落了,他放下自己的希望,套上假脚,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天黑了,太阳从天上摔下,落在了西山上,摔得粉碎。满地都是太阳的碎片,一片不小心飞进他房间的的碎片照亮了他的房间。他不喜欢太阳,他把碎片压在了枕头下,房间又黑了。他不清楚屋外现在是否已黑,但他知道现在他的世界将要永远的黑暗了。已是傍晚时分,潜藏在屋里的黑夜突然从梦里醒来,站起来身。他发现黑夜的身躯原来是那么的魁梧,那么的高大,如果黑夜愿意和他交换,他就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黑夜,然后获得一双健全的腿。可是,这个夜太黑了,他看不清。他哭累的心开始睡去,他慢慢的向自己的梦走去。梦里,他看见了母亲,母亲缓缓地走进这间房,突然打开了灯的开关,他的眼眸被强光刺得发痛。他从床上跃起,猛然他睁开了眼,看见母亲在他的心里哭泣,看见女孩在浴缸里割腕自杀了。他和母亲紧紧地拥抱,然后来到浴缸前,抚摸着女孩僵硬的脸庞。他从脸上撕下来自己的笑容,印在了女孩的脸上。他端着母亲的遗像,背起女孩的尸体向比心更痛的眼眸深处走去。

他走进了自己的眼眸,看到了自己黑夜里的心痛。他用黑夜为自己照明,他看到了自己那双腿,那双腿慢慢腐烂,爬满了蛆虫。他伸手拿出了自己的心脏,扔向那双腿,他要让那些蛆虫长得又肥又大,然后让它们吃掉自己这一身臭皮囊。没有心脏,他还是感觉到了心痛。他用手捂住眼睛,他的眼眸从眼眶里滚落而出。他踩着自己两个会心痛的眼眸,向死亡的深处前进,向旭日东升的地方前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