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谎言进行到底的四个原因

粹宣传部长戈培尔曾说过一句名言,所谓:“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可惜,戈培尔错了,而且犯了两个错误。第一,谎言一般不需要重复一千遍,甚至刚说出来就会被人们当作真理,因为谎言往往美丽,而真理却是可怕的。第二,谎言就是重复一千万遍,也不会成为真理,谎言就是谎言,重复多少遍也改变不了它的性质,哪怕这谎言被人们一时、一代、一朝接受了,但总有一天,真理的光芒依然会射穿它的外壳,现出它的原形。

可当谎言的外壳眼看就要被揭穿时,也总会跳出一些人来,看似疯狂地要将它进行到底,这真令人感到奇怪,不过再奇怪的事情也有原因,哪怕这原因藏得很隐密。因此,对于这疯狂行径背后的原因,不妨先粗粗地考察它一番,权且举出四条,如果有人能找出更多的理由,甚好,甚好,欢迎,欢迎。

第一种原因:迷信使然。迷信是走错了路的激情,就象是有些天主教徒,你不能在他们面前说历代教皇一个不字,尽管历史上明明白白地记录着不少教皇可谓十足的混蛋、无耻之极的恶棍,可他们仍旧坚定地相信所有教皇都是人世间最善良、最善良的大好人。

不光中了邪的个别天主教徒如此,生活中不少人也如此,比如看到一个皮白肉嫩、举止轻浮的小混混儿,一些多情女子就控制不住激情了,你说他是天才也好,你说他是超人也罢,她们都信。同样的情况也会发生在一些男人身上,不过对象可能得换成花容月貌、风骚娇媚的小MM吧。

对于这些人,无论事实的耳光怎么狠狠地打在他们的脸上,都会拒不醒悟。面对这群被自己错误的激情烧晕了头的盲信之徒,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呢?恐怕也只好摇摇头,随他们去吧,毕竟他们说到底是可怜的。

第二种原因:面子使然。开头说过:谎言是美丽的。面对这美丽的伪装,人们难免上当。比如说,有一个人说,那个皮白肉嫩、举止轻浮的小混混儿是个天才,是当代的谁谁谁,你不信;有一万个人这么说,你可能就会有点动摇;当有一亿个人同样这么说时,你八成就会相信;后来连洋人也跟着说:耶丝,耶丝,天才的家伙!于是你信了,这本是情有可原的。

然而,在这些上当者中,有那么一些人在社会上名气很大,在行当里资历很老,甚至还拥有着高级中国人的地位。那么当他们被忽悠之后回过味来,发现坏了、上当了,那又该怎么办呢?这时一张面子使得他们选择了死撑,且是地位越高、名气越大、资历越老,就越是要扛着,不然落了面怎生可好?

于是,聪明一点的选择沉默不语,好象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傻一点的则开始“错误升级”的恶性循环,事实愈现出那个“天才”实际不过混混儿一个,这边就越强调他是天才,而且是百年一出,五百年一出,甚至自盘古开天地一出的天才。可谎言总有一天要破,为了面子死撑到底,结果丢了面子不说,估计还得露出屁股。这样的人,说到底可笑。

第三种原因:利益使然。有一些人本来就是谎言的制造者,无缘无故地撒谎干嘛?吃饱了撑得没事干吧!如此无聊的人倒是有,但很多谎言却不是消解无聊才造的,撒谎是因为有钱好骗,撒得谎越大,钱得骗越多,这路人能不把谎言坚持到底吗?当然要坚持,坚持不住时,脚底一抹油,那些上了当的上穷碧落下黄泉,找来找去也找不到。

可是除了这些人,还有那么一路人物,要么是和这伙骗子有利益上的瓜葛,而这瓜葛与骗局可能并无关联,要么是要仰仗这些骗子,为自己办这事、办那事。于是,在骗局上也就昧着良心,替骗子说起话来。到头来,八成会坏了自己曾经积起来的清名。或许,这些人心里并不在乎这清名,至少比起骗子偷偷塞到他们口袋里沉甸甸的银子来说,清名太轻了些。如此人等是可恨的、可鄙的。

最后一种原因,威胁使然。尽管有些大的“骗局”会有神圣的理由,就象是中世纪那本很有名的著作:《神秘神学》,作者标着是:伪狄奥尼修斯,还有笛卡尔、斯宾诺莎等等伟大人物生前也用假名、匿名发表过他们重要的著作。这些个人厉害啊,因为他们不在乎自己的声名,只在乎真理能否为世人所知。

可彼“骗局”非此骗局,真正的骗子无论用多么神圣的理由也掩不住卑鄙的本意,这些人才不为了什么真理、公正,他们有时可能会顺着民意说些话,但绝不会做任何真正有担当、有风险的事业,他们只是在做秀而已。每到关键时候,更会露出他们原本的奴性,以期强权能够赐以颜色,保护他们顺利地行骗。

在参与这骗局制造的过程中,并不是所有人都良心泯灭,很多人可能一边干,一边不痛快着。但他们不敢站出来承认,因为如果他们在网络之类虚拟的空间里承认了,后台的那些个猛主儿们可能就会在现实的物理空间里让他们好看!除非,除非有一张绿卡之类的护身符罩着,胆子或能大些。可那有绿卡的,不是曾经也被人甩过铁锤吗?于是,不得不继续难过着,沉默着,把谎言坚持到底吧。这样的人,确是可悲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