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武直-10载弹量有限并非我军最佳选择


专家称武直-10载弹量有限并非我军最佳选择


从越南战争到海湾战争,从AH-1“眼镜蛇”到AH-64“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几乎一夜之间就让坦克“陆战之王”的光环不再,并在全球范围内引发坦克是否终结的争论。



有着“天空猛虎”美誉的武装直升机成为陆军作战能力的标志,成了立体陆战的支撑,也成了新世纪陆军的一张重要名片。而我国武直-10的低空咆哮出场,送出的正是这样一张中国陆军的名片。



20年一剑,开启专武时代



海湾战争中,美军“眼镜蛇”、“阿帕奇”武装直升机横扫号称世界前十的伊拉克陆军。此后,中国军队开展了包括打武装直升机在内的“新三打三防”练兵活动,外军武装直升机显然已经成为中国军队未来战争中的强劲对手,否则它也没有资格成为“三打”中对应的“三害”之一。



武装直升机“享受”的这种待遇,一方面反映了中国军队对海湾战争后陆战转型的深入思考,另一方面也折射出中国陆军武装直升机发展的窘境。因为自南昌起义诞生以来战无不胜的中国陆军,“一树之高”的能力还严重缺位,专用武装直升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仍是空白。



中国陆军最早装备的直升机是20世纪50年代初引进苏联的米-4直升机,仿制后称为直-5。上世纪70年代,我们曾尝试在直-5上加装机枪、航空火箭等机载武器,但由于缺乏配套的火控及瞄准系统,加之发动机功率没有提升空间,因而作战能力有限,在地面防空火力面前犹如靶机,生存能力也十分有限。米-4解决了直升机有无问题,但基本与武装直升机无缘。



我国陆军装备的首款武装直升机也不是自己制造的。上世纪80年代我们引进了法国航宇公司的SA342“小羚羊”轻型武装直升机,成为我国陆军头顶上飞行的小蜻蜓。



这款最大起飞重量为两吨的轻型武装直升机,虽然可以挂载反坦克导弹、航空火箭及航炮/机枪吊舱等武器,但综合作战能力还是较低,过轻过小的平台,让“小羚羊”成了中国陆军这位壮汉身上一件不太起眼的装饰。




专家称武直-10载弹量有限并非我军最佳选择




发展隐身武装直升机是今后解放军的必然追求。图为美国隐形武装直升机。






专家称武直-10载弹量有限并非我军最佳选择





中国地域辽阔需要发展快速武装/运输直升机迅速投递战力。图为美军“鱼鹰”直升机。




面对未来以局部战争为主的作战样式,武直-10有这样的尴尬吗?



与美国不同,中国虽然没有面临世界级坦克大战的压力,但三军能力水平不均衡,特别在非陆战能力方面与强国差距明显,美国可以把陆战的部分能力通过海、空、天力量替代或者强化,中国陆军无法这样奢望,其他军种支援不到的地方,仍要在少联合的情况下独立支撑,强化陆战能力仍然十分重要,武直-10的到来无疑是喜讯。但从武直-10综合作战能力上观察,似乎仍有发展余地。



一是发展重型武直-10A,以8~10吨级攻击直升机为目标,以面对周边不落后为前提,大幅度提高武直-10的综合作战能力;



二是发展隐声武直-10B,提高直升机突防能力需要直升机版的隐身措施,在雷达、红外隐身已经有了成熟经验后,对直升机噪声的处理应当成为隐身的首选目标,武直-10B应当是一种安静的直升机,通过采用先进桨形、特殊尾桨等措施控制如雷的噪声,应当是下一步重要目标;



三是发展快速武直-20,美国的V-22“鱼鹰”偏转翼机集成了直升机与飞机的优势,最大平飞速度远超直升机,而直升机由于动力和气动技术影响,机动能力相当于天上的蜗牛,旋翼倾转、旋翼+水平推进动力组合技术应当是中国武装直升机未来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