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三月,钓鱼的黄金季节又到来了。

几乎每年的三到五月我都会钓一段时间的鱼。近年在广州钓鱼,有一些快乐和心得现与大家一起分享下。

从零四年来到广州开始找工作一直忙着适应广州,把以前的钓鱼爱好忘了个一干二净。直到零五年的三月中旬,有一天傍晚我出门散步,走到条河涌旁停下来抽烟,一阵微风吹来,闻到空气中散发的一股淡淡鱼腥气,让我想起了现在是内地又开始钓鱼的好季节。

往河涌里看了看,下面全是生活污水,显得很脏,但阵阵微风飘送进我嗅觉器官的鱼腥味让我觉得这水中的鱼一定不少。会有些什么鱼呢?我很好奇,心想就算钓上来不吃,娱乐下总可以吧,于是我便开始四下打听哪里有渔具卖。

当晚购买了一套手竿和一套海竿,回到出租屋就开始忙活起来。手竿就如同在内地池塘中垂钓一样,使用了小钩细线和轻坠,在水桶中调试好漂、坠灵敏度;海竿考虑到河涌里是流水,就绑的是粗线、大串钩,还找来两根大螺栓充当渔坠。由于不知该到哪里挖蚯蚓,第二天早上我去到菜场买了两块钱的猪肝,回宿舍切成小指甲盖那么大的丁丁再用塑料袋扎起来,准备等到周末使用。

周六下午三四点,我来到河涌旁找到一处没有多少行人过往的排水口边,把鱼竿调试好开始钓鱼。猪肝丁放在塑料袋里两三天都有些发臭了,也不知在河涌管不管用。海竿打到河涌中间,手竿就在排水口边的回水处垂钓。

河涌岸边的水很浅,大约一尺深,可以看到底部的淤泥。静等了半个小时左右都不见浮漂动一下,我有些失望了,甚至开始怀疑河涌里是否真的有鱼。可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怪,当你兴致勃勃满怀希望去做一件事时,结果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美好;而当你觉得很沮丧很失望的时候,机会却悄悄来了。

岸边的水底这时我忽然看到有一群鱼慢慢游了过来,个头不大,貌似鲫鱼一般,我兴奋起来。很快,这群鱼游到水中浮漂的下面不动了,接着我的鱼漂开始点动。我钓鱼没有等鱼漂完全拖入水中的习惯,见时机成熟,鱼漂再次下探的瞬间我抬手扬竿,水面上立刻出现一尾活蹦乱跳的鱼儿。

提上岸后,我发现这条鱼样子象鲫鱼,也就一二两重,鱼鳞呈暗褐色,可背部的背鳍以及胸鳍都象折扇那样大大的张开,看上去非常怪异。我伸出手去抓,不想手上传来一阵刺痛,这下才知道鱼儿这些鳍不是张开好玩的,是用来防御的。

正当我手提鱼线,后悔只带来个水桶装鱼却忘记带条毛巾用来擦手、包鱼的时候,忽然身边的海竿铃铛发出一阵骤响!我赶紧丢下手中的鱼线跑过去拉住海竿。因为一般的小鱼不可能把海竿弄出这么大动静(杆稍都快弯成九十度了),当我把线轮回收的时候感觉还不是一般的沉,心里那个高兴呀。

不过当鱼线越收越短时才发现我错了——鱼在钩上不假,可鱼线上挂的神马都有!就不说鱼线上那黑黑不知名的脏东西,鱼钩上还有废弃塑料袋、破布片、草根,甚至还挂上来个保险套!我暴汗。

一条线上我绑了六个串钩,每个鱼钩都不落空,那条看着像鲶鱼的家伙倒也不算小,大概有两三斤吧,此刻正挂在底钩不停地扭动着。

既然不是那么大,我又没带抄网,就决定把这条鱼直接甩上岸。线轮越收越快,当鲶鱼距离岸边还有两三米远的时候我用力往上一提——只听“咔嚓”一声,鱼竿的倒数第二节断了!

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会钓鱼,只知道在家时以前买了几根海竿只要钓到三五斤的鱼都是一下甩上岸,除非鱼钩没挂牢才会出现跑鱼现象,断杆的事情却从来没有发生过。我郁闷!

不过最后的结果还行,两条鱼装进水桶后我也没什么心情再钓了,拎回去让隔壁的邻居看了看,他说我钓的小鱼叫“石头鱼”,大鱼叫“埃及鲶鱼”,在广州这边河涌里有很多,因为被污染了,所以没人吃也没人钓。

最终我决定还是把钓到的鱼都放生。从那以后就乘回老家时把鱼竿带到广州,找可以钓鱼的鱼塘休闲,人家用蚯蚓或饲料钓鱼,我则用动物内脏切成丁放臭后钓鱼,效果还不错,最多一次零七年在珠江水产的鱼塘里半天钓了四十二斤福寿鱼。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