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伙计,可千万别惹玩过“56式”的人呀!

好兵海东青 收藏 67 1494
导读:九十年代初,为响应国家关于“搞活经济、全民经商”的号召,我的战友亮子便在他那效益不算太好的单位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然后,他们夫妻俩就在位于我所居住的家属区不远处的一条繁华马路边开了一家中等规模、名曰“老地方”的风味饭店。 考虑到是好战友兼好兄弟开了饭店,在当地朋友交际还算不错的老海自然是义不容辞地就担负起了推荐介绍身边“好酒、好食”之士前往亮子饭店就餐、招待和工余时间前往“老地方”帮助照应和打理饭店事物的职责。 既然是开酒店、做“勤行”,接触到的客人之中自然就免不了鱼龙混杂的三教九流之士。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九十年代初,为响应国家关于“搞活经济、全民经商”的号召,我的战友亮子便在他那效益不算太好的单位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然后,他们夫妻俩就在位于我所居住的家属区不远处的一条繁华马路边开了一家中等规模、名曰“老地方”的风味饭店。

考虑到是好战友兼好兄弟开了饭店,在当地朋友交际还算不错的老海自然是义不容辞地就担负起了推荐介绍身边“好酒、好食”之士前往亮子饭店就餐、招待和工余时间前往“老地方”帮助照应和打理饭店事物的职责。

既然是开酒店、做“勤行”,接触到的客人之中自然就免不了鱼龙混杂的三教九流之士。于是,亮子夫妻在经营饭店小有盈利的喜悦之余当然也免不了饱受“吃白食”和“耍无赖”者的烦心之痛。这可能也是当时乃至现在的各地餐饮经营行业中普遍存在的一种特有现象和文化吧。

因为单位在一段时间里连续发生了二起失窃案件,所以,身为保卫处夜巡队长的老海便格外地忙碌了起来。从晚上七点开始到凌晨六点钟结束,我和手下的五个弟兄一直都在厂区的重点要害部位布置和担负着“蹲点守候”的任务。

在这种情况下,我对亮子的饭店自然也就疏于了照应。于是乎,一些无赖之徒借酒发威、企图赖账和敲诈勒索的现象便开始出现了。(以前也曾发生过数起,都被我和其他兄弟们及时给制止了!)

入冬第一场大雪下过的那个晚上,大概在九点多钟,刚刚在“蹲点守候”中抓获了二名偷盗原料的窃贼,正在保卫处办公室将此蟊贼向处里值班人员办理交接和记录讯问笔录过程中的我,忽然,就听到别在自己腰间的传呼机猛然间发出了“滴、滴、滴滴滴、、、”的急促呼叫声。

我急忙停笔从腰间拔出传呼机一看,只见,在摩托罗拉传呼机的汉字显示屏上显示出:“海哥,有急事,请速来饭店。亮急”

不用说,看这传呼机上的简短留言我就知道:是亮子的饭店又出什么麻烦事了!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这么急迫地向正在上夜班的我求助。

无奈于正在配合副处长做着讯问笔录的我一时抽不开身,又考虑到亮子所面临的事情着实有点紧急,恐时间延误后亮子兄弟那里会吃亏。于是,我便拿起桌上的外线电话要通了传呼台,快速地给我的另一位也是在其他单位从事保卫工作的好友大斌发了一个留言:“亮子饭店有人闹事,速去。老海”

、、、

二十分钟后,心中有事的我草草结束了突击审讯盗贼和对其进行的讯问笔录工作,在向夜巡队里的另外几位兄弟简单地交待了下一步的工作任务之后,我便披上大衣快步走出保卫处大院,冒着飞舞的雪花、踏着脚下已经积蓄达半尺深的积雪,向亮子的饭店匆匆赶了过去。

由于人急脚忙,虽则路面上有大雪阻步,我还是仅用了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便来到了亮子夫妻所经营的那间“老地方”风味饭店。

走进大堂,循着隔壁包房发出的喧哗声我对站在吧台里正在盘账且一脸疲惫的亮子悄悄地递了一个眼色,示意他装作同我素不相识。然后,便在亮子的用手指点下,来到了位于大堂北侧的一个拥有二张台子的大包间之中。

推开房门,迎着浓烈的烟、酒气味袭脑,我看见,正对门位置的那张大台子上,东倒西歪地斜倚着五个已经喝得是面红耳赤还在不停举杯互敬的貌似江湖之流的人士。而在门开之处左侧的一张中号台子上,则默不作声地坐着正在独自喝酒的大斌。

走到大斌对面的椅子处坐下,我端起大斌已经为我斟满的那只一两一杯的玻璃酒杯,昂脖一口便喝了下去。天实在太冷,我需要赶紧暖暖身子。此外,也需要借助酒精的帮助激发起自己满腔的战斗激情。三个对五个,这敌我力量确实有点悬殊呀!

“老海,看清正席位置上坐着的正在牛B朝天一个劲瞎吹的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没有?前几天,他已经来亮子这里吃过一次‘白食’了。听他自己说,好像是刚从‘山上’下来的,自称自己是什么‘西霸天’,嘿嘿,我还真没看出来他哪里有霸气。亮子看你这几天太忙,就没把这件事告诉你。”大斌悄声对我说道,脸上还满带着对那“西霸天”不屑的神情。

“先不管他们,我们俩先喝酒谈天,看他GRD下一步怎么表演。”我不以为然地说道,并且,还悄悄用手拍了拍腰间的枪套向大斌示意。

本来,在进屋一打照面后我就给马上给这位自封“西霸天”的家伙以及围绕着他阿谀奉承的这一帮人作出了判断——他们绝对不是什么道上的江湖大哥级人物,而只是一群不入流的鸡鸣狗盗之徒。所以,谅他们今天在这里也翻不起什么样的大浪来。更何况我还有枪在手呢。

坐定之后,看大斌在这温暖的房间里居然还穿着件厚厚的连扣子都扣得很严实的军大衣,我便又提高了声音冲他说道:“哎——,大斌,你小子怎么还穿着件大衣呀?租来的、不舍得脱?这屋里这么热,你也不拍待会出去时再受凉了。来来来,赶紧把它脱掉放在一边,咱哥俩好好喝上它几盅。”

不知为何,面对我好心提出的建议,大斌却没有作出任何回应。不仅如此,他还用目光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暗示。那意思好像是在说:老海,不要再说脱大衣这件事了。

见此情形,我当即就是心领神会,也估计出大斌那里有什么暂时不宜公开的名堂。于是,便把话头赶紧打住。端起酒杯来继续和大斌推杯换盏、、、

又过了半个小时,就在我和大斌二人都已经是四两多白酒下肚,全身燥热、心里也有点开始发急之时,只听到隔壁大桌上的那位“西霸天”突然站起身,在撸胳膊、挽袖子一番之后,嘴里咬了根牙签的他故作霸道地对着半开的门外高声喊道:“老板、、老板呀——,过来算账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接着侧脸又用稍低一点的语调对着自己的一帮兄弟说道:“哎——,在座的各、、各位兄弟,我说了。这顿,是、、是我的,你们谁、、谁也不许跟我争。我估计呀,这、、这顿饭也就七、八十块钱吧。哈哈哈、、、”

亏这家伙好意思说出口,看他们那桌上已经吃空的十几个菜盘,外加上四瓶白酒,怎么也得二、三百块钱呀。他现在居然说这顿饭也就七、八十块钱,摆明了就是想要吃白食、讹诈人呀。看来,他这种货色真的是需要好好教训一顿才能解恨呀。

就在我和大斌互递了个眼色,把手中的餐具放下,大斌解开大衣衣扣准备伺机而动时,只见,门口处走进了亮子那矮小敦实的身影。

“哈哈哈、、是哪位老板算账呀?嘿嘿、、这个,连酒带菜一共是、、、”

“好、、好了。这里有100块钱,你拿去、、拿去不用找了。”没等亮子把话说完,那位自封“西霸天”的家伙就已经开口语气蛮横地打断了他的话头,而且,还自作主张地把这顿他们五个人吃了近五个小时的晚餐企图用100块钱给打发掉。看来,今天晚上,他是想再次吃定亮子了。

“100块钱?大哥,那、、那绝对不行,我这、、我这连酒钱都不够呀。一共是320块钱,看你们几位大哥是熟客,就给我300块钱吧。我们这是小本经营,请你们多多理解、多多理解。”亮子压住心中已然升起的怒火,故作笑颜的好言说道。

“什、、什么?320块钱,你、、你TMD是要抢钱是吧?你知道老子是谁吗?我看,你TMD是活够了、不想在这一片混了、不想再开饭店了是吧?”“西霸天”打了一个饱嗝,把嘴中的牙签一下吐出,脏话也从他那满是油污的大嘴之中随之而出。

“哎——,小子,你是想自找麻烦是不是?信不信,我们马上就把你这破饭店给砸掉!还敢要钱,我们不找你要赔偿费就不错了。你TMD也去买二斤棉花来纺纺(访访)我们老大是谁、、、”“西霸天”的一个喽罗也开始用脏话威胁起了亮子。

闻此嚣张的语言,我当即就要起身发作。但是,早有准备的大斌却是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悄声说道:“老海,别急呀,后面还有好戏看啊。”

“你不要骂人呀,我虽然是开饭店的,但也不是谁想骂就骂的。我告诉你,今天,你们不掏出320块钱来,你们谁都别想离开这里!”亮子听见“西霸天”竟然开口骂他,早也包不住心中压抑很久的怒火了,又看见我和大斌这二个帮手在侧,于是,这个当年在部队新兵连的“打架王”便要原形毕露了。

“哎呦,你TMD还很有脾气嘛?还敢跟老子犯横,我看你是真的不想好了。”“西霸天”见亮子胆敢出言顶撞他,使他的面子在一群狐朋狗友眼前丢尽,于是,便开始发威了。

只见他“腾”地一下从座位间站起,在掀翻身后的椅子、开口高声训骂亮子的同时,竟然猛然从皮夹克下的腰间抽出了一物,然后,狠狠地将此物拍在了桌上:“嘿嘿嘿、、、小子,看清楚了没有?你TMD还想不想要命了!唵——!”

出于好奇和困惑,我和大斌以及站在桌前的亮子都注目向桌上“西霸天”的面前看去。只见,一支由发令枪改造而成的可以发射小口径步枪子弹的丑陋自制手枪赫然出现在我们三人的眼前。

“哈、哈、哈哈哈、、、”

我身畔的大斌突然发出了一阵肆无忌惮的开心大笑。继而,只见大斌快速掀开自己那早已打开衣扣的军大衣,从中拎出了一件原本悬挂在大衣内侧袖掖处的“大杀器”。

然后,他高声向着“西霸天”和他的一群党羽叫道:“NND,就你那破‘喷子’还好意思拿出来现眼!现在,让你们看看爷爷手里玩的这是什么?”

出现在在场所有人眼前、大斌手中的、他双手平端的,是一支着泛着金属色冷光的7.62毫米“56式”军用冲锋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等我随后再把自己枪套中的“54式”手枪也拔出来、哗啦一下上膛,继而亮在“西霸天”等人的眼前之时,这帮原本张扬至极的家伙就已经彻底地都蔫了!

在“西霸天”哭丧着个脸赶**钱向亮子付账之余,他手下的二个“会来事”的小喽罗也簇拥上前向亮子掏烟递烟,并一个劲地为“西霸天”和他们自己说好话、找理由、、、

、、、

大斌,原本是大别山区XX机械厂(作为军工骨干企业的该厂,专门生产“56式”班用机枪)的一名保卫干事,九十年代初随工厂整体搬迁至我所在的这座城市。

我在该厂前期的搬迁工作进行中,曾被市公安局二科委派前往大别山腹地协助该厂搬迁,于是,就在那段整日玩枪的时间里和大斌结识并成为了好友。

由于所在工厂前身是军工单位,所以,在整体搬迁到我市之后,已转型生产民用产品的该工厂仍库存有相当数量的“56式”班用机枪。于是,大斌他们在单位担负值班任务的时间里,手中所持有的都是装满子弹随时可以击发的“56式”冲锋枪。

那晚,收到我呼机留言的大斌当时正好在单位值班(这个情况事先我就知道),于是乎,他就在没有找到手枪的情况下(持有手枪的值班副科长到外面去喝酒了),就把自己的这支具有一定杀伤力的自动武器给携带了过来。

就这一下还算谦虚的显摆,就差点把那牛逼朝天的“西霸天”一下子给吓了个半死!

(关于大斌和我之间以及“56式”枪族之间的故事,在后面的帖子中,老海还有十几篇的述说,敬请各位关注!谢谢!)

、、、

如今的亮子业已发达,目前,他早已不再是那个开着十几个台子小饭店的小老板了。而是在江苏的几个城市都开了规模很大的餐饮娱乐中心的大老板啦。据说,他们夫妻俩的身家目前已经有好几千万了。我们之间,目前仅仅是每年春节期间的一次聚会,其他,再也没啥联络。

而当年那个一身侠气的大斌,目前却是因伤害他人而负案在逃。春节前,他突然用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给我来了一个电话问好。听他只言片语的叙说中,好像当时他正在西双版纳的边境一带做着走私越南黄花梨的勾当、、、

、、、

不管如何,老海衷心希望这二位同是退伍军人、目前走着不同道路的好友都能前途珍重、一路走好吧!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好友——“玩过‘56式’”和“玩过‘五六式’”兄弟!哈哈哈、、、


下一篇:《兄弟,对付玩“调包记”的毛贼,用不着动用“56式”冲锋枪吧?》敬请关注!


想了解真实的部队和真实的从军经历吗,请关注以本人在海军航空兵军事院校里的亲身经历所撰写的纪实性小说——《好男当兵》http://book.tiexue.net/Book17766/


中华铁血军团热诚欢迎您的加入 http://group.tiexue.net/hai/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2/3/2 19:31:01 被好兵海东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klkl200999 在第17楼的发言:
呵呵 写得 还真的不错。

等待楼主的下一篇大作。

好,大家的支持,就是老海的动力!

 以下是引用好兵海东青 在第6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吸烟有害but健康 在第6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ts1gsdm 在第47楼的发言:
图没错吧?我怎么好像看到AK呢?

就算看不清准星的护罩,这么明显的刺刀也看不到??

兄弟是专家呀!

辨别“56”自和AK47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枪刺!

海哥过奖了!兄弟哪里敢称什么专家,只不过对军事有点爱好,在铁血潜水多年,从各位高人前辈那里学到点皮毛知识在这里卖弄而已。作为铁血新人,还望论坛里的各位兄弟前辈们多多关照!

 以下是引用吸烟有害but健康 在第6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好兵海东青 在第61楼的发言:
......

兄弟是专家呀!

辨别“56”自和AK47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枪刺!

海哥过奖了!兄弟哪里敢称什么专家,只不过对军事有点爱好,在铁血潜水多年,从各位高人前辈那里学到点皮毛知识在这里卖弄而已。作为铁血新人,还望论坛里的各位兄弟前辈们多多关照!

哈哈哈、、、

兄弟太过谦啦!

关注细节,其实是最重要的!

 以下是引用好兵海东青 在第6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慢慢地欺骗 在第16楼的发言:
海哥真是好文采!厉害厉害啊!1

别这样夸人,老海有点拿不住!

嘻嘻嘻、、、

谦虚啥啊!莫谦虚!!真的佩服你的文采!你的故事我很喜欢

 以下是引用慢慢地欺骗 在第6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好兵海东青 在第6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慢慢地欺骗 在第16楼的发言:
海哥真是好文采!厉害厉害啊!1

别这样夸人,老海有点拿不住!

嘻嘻嘻、、、

谦虚啥啊!莫谦虚!!真的佩服你的文采!你的故事我很喜欢

好,没有不喜欢观众的演员!

谢谢大家支持、、、

6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