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工砍死一对母子庭上求死 面带笑容

fengyimin 收藏 2 840
导读: [img]http://img0.itiexue.net/1452/14520876.jpg[/img] 马金库在法庭上面带笑容,他身后的被害人家属手举遗像。 摄影:本报记者 蒲东峰   20岁的搬运工马金库被指控因不满尹女士让他帮忙照看孩子,持斧子将她及其2岁儿子砍死。昨天,马金库在市二中院受审。死者家属手举遗像,极度悲愤,但马金库满不在乎,甚至面带笑容。他称早已轻生,只求法院速判他死刑。   因琐事起争执抡斧猛砸   昨天上午9点50分,马金库被带进法庭,坐在旁听席


搬运工砍死一对母子庭上求死 面带笑容

马金库在法庭上面带笑容,他身后的被害人家属手举遗像。

摄影:本报记者 蒲东峰


20岁的搬运工马金库被指控因不满尹女士让他帮忙照看孩子,持斧子将她及其2岁儿子砍死。昨天,马金库在市二中院受审。死者家属手举遗像,极度悲愤,但马金库满不在乎,甚至面带笑容。他称早已轻生,只求法院速判他死刑。


因琐事起争执抡斧猛砸


昨天上午9点50分,马金库被带进法庭,坐在旁听席上的死者家属迅速拿出被害母子的生前照片,情绪激动。但马金库对此满不在乎,他歪坐在椅子上,摇头晃脑,时而冷笑。公诉人和法官几次提醒他坐好。


马金库1991年出生,是黑龙江省人。案发前在朝阳区的一家商贸公司当搬运工。被害人尹女士是公司会计、老板的儿媳妇。马金库说,他与尹女士并无矛盾。去年5月22日是一个周日,他本想睡懒觉,结果早晨6点多就被老板叫起来卸货。“我平时没那么大气,那天不知道怎么,就是特别生气。”上午8点多,他来到公司厨房,往一锅粥里放了二三十片安眠药。“我想大家吃完都会想睡觉,就不用干活了。”约一个小时后,老板和几个员工都出现头晕、恶心等症状,遂去就医。


马金库说,到了晚上他想睡觉,可正在洗衣服的尹女士又让他修电灯,又让他哄孩子。“我当时特别来气,说不愿意哄。她说你是打工的,让你哄你就哄。”两人先是争吵,后来就你推我、我推你地动起手来。“我抄起墙角的斧子向她头上砸过去,想教育教育她就完事了”。他说,没想到尹女士抱着孩子喊:“杀人了,救命啊”,孩子也在哭,“我当时害怕了,就下了死手。”


杀人后现学驾驶飙车逃离


马金库说,当时黑灯瞎火的,他闭着眼睛砍了约20下,母子俩都没声了,斧子也砍断了。因怕同事出来看到,他把尹女士向另一个院子拖,其间他听到尹女士重复说:“为什么?”“我说我哪知道为什么啊,我腿都打战了,我这辈子都毁了。”马金库将尹女士拽到一个货车底下,之后想发动货车将尹女士轧死,但因不会开车而放弃。他随后向宿舍走,看到尹女士的儿子时,他将孩子拎起来扔到一间仓库里。换完衣服,他到公司办公室、老板及尹女士的房间盗窃了3000余元钱、手机、银行卡等财物。之后,他开着老板的别克轿车离开。


马金库说,“我不会开车,是现学的”。他一直向老家的方向开,在高速上他还和别人玩飙车,“没玩明白,撞到护栏上了”。之后他丢下别克车,花2000余元打车到了黑龙江五常市。他想回家看看亲朋好友,然后自杀,但翌日下午就被警方抓获。


向法官鞠躬求死


昨天,尹女士的丈夫及父母分别向马金库提出民事索赔139万余元及87万余元。其丈夫向法官下跪请求判处马金库死刑,立即执行。公诉人称,马金库经鉴定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且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极大,无任何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应该严惩,判处死刑。


马金库的辩护律师则提出,马金库幼年父母离异,跟随父亲生活。4岁时父亲因杀人被判死刑,马金库遭受过后母虐待。这些非同常人的遭遇造成了他的人格缺陷和偏激性格,也使其人生观偏离了常态。虽然鉴定显示马金库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但希望法院考虑他的成长经历对他判刑时留有余地。马金库放弃了自我辩护。对于童年,他不愿多谈,只说小时候的经历让他经常失眠,他自幼就有轻生念头。公诉人认为,马金库当庭对其行为漠不关心,漠视他人生命权利,甚至有藐视法庭的表现,不足以轻判。


整个庭审过程,马金库都没有向死者及死者家属表达任何歉意和悔意。最后陈述时,他说:“我希望法官能尽快判决本人死刑立即执行,谢谢!”并向法官鞠躬。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搬运工砍死一对母子庭上求死 面带笑容

被害人家属给法官跪下求重判杀人者。

摄影:本报记者 蒲东峰


20岁的搬运工马金库被指控因不满尹女士让他帮忙照看孩子,持斧子将她及其2岁儿子砍死。昨天,马金库在市二中院受审。死者家属手举遗像,极度悲愤,但马金库满不在乎,甚至面带笑容。他称早已轻生,只求法院速判他死刑。


因琐事起争执抡斧猛砸


昨天上午9点50分,马金库被带进法庭,坐在旁听席上的死者家属迅速拿出被害母子的生前照片,情绪激动。但马金库对此满不在乎,他歪坐在椅子上,摇头晃脑,时而冷笑。公诉人和法官几次提醒他坐好。


马金库1991年出生,是黑龙江省人。案发前在朝阳区的一家商贸公司当搬运工。被害人尹女士是公司会计、老板的儿媳妇。马金库说,他与尹女士并无矛盾。去年5月22日是一个周日,他本想睡懒觉,结果早晨6点多就被老板叫起来卸货。“我平时没那么大气,那天不知道怎么,就是特别生气。”上午8点多,他来到公司厨房,往一锅粥里放了二三十片安眠药。“我想大家吃完都会想睡觉,就不用干活了。”约一个小时后,老板和几个员工都出现头晕、恶心等症状,遂去就医。


马金库说,到了晚上他想睡觉,可正在洗衣服的尹女士又让他修电灯,又让他哄孩子。“我当时特别来气,说不愿意哄。她说你是打工的,让你哄你就哄。”两人先是争吵,后来就你推我、我推你地动起手来。“我抄起墙角的斧子向她头上砸过去,想教育教育她就完事了”。他说,没想到尹女士抱着孩子喊:“杀人了,救命啊”,孩子也在哭,“我当时害怕了,就下了死手。”


杀人后现学驾驶飙车逃离


马金库说,当时黑灯瞎火的,他闭着眼睛砍了约20下,母子俩都没声了,斧子也砍断了。因怕同事出来看到,他把尹女士向另一个院子拖,其间他听到尹女士重复说:“为什么?”“我说我哪知道为什么啊,我腿都打战了,我这辈子都毁了。”马金库将尹女士拽到一个货车底下,之后想发动货车将尹女士轧死,但因不会开车而放弃。他随后向宿舍走,看到尹女士的儿子时,他将孩子拎起来扔到一间仓库里。换完衣服,他到公司办公室、老板及尹女士的房间盗窃了3000余元钱、手机、银行卡等财物。之后,他开着老板的别克轿车离开。


马金库说,“我不会开车,是现学的”。他一直向老家的方向开,在高速上他还和别人玩飙车,“没玩明白,撞到护栏上了”。之后他丢下别克车,花2000余元打车到了黑龙江五常市。他想回家看看亲朋好友,然后自杀,但翌日下午就被警方抓获。


向法官鞠躬求死


昨天,尹女士的丈夫及父母分别向马金库提出民事索赔139万余元及87万余元。其丈夫向法官下跪请求判处马金库死刑,立即执行。公诉人称,马金库经鉴定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且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极大,无任何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应该严惩,判处死刑。


马金库的辩护律师则提出,马金库幼年父母离异,跟随父亲生活。4岁时父亲因杀人被判死刑,马金库遭受过后母虐待。这些非同常人的遭遇造成了他的人格缺陷和偏激性格,也使其人生观偏离了常态。虽然鉴定显示马金库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但希望法院考虑他的成长经历对他判刑时留有余地。马金库放弃了自我辩护。对于童年,他不愿多谈,只说小时候的经历让他经常失眠,他自幼就有轻生念头。公诉人认为,马金库当庭对其行为漠不关心,漠视他人生命权利,甚至有藐视法庭的表现,不足以轻判。


整个庭审过程,马金库都没有向死者及死者家属表达任何歉意和悔意。最后陈述时,他说:“我希望法官能尽快判决本人死刑立即执行,谢谢!”并向法官鞠躬。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