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研究反狙击战术 列装“狙击手探测系统”


解放军研究反狙击战术 列装“狙击手探测系统”

徐占峰在潜伏训练中 潘宏浩摄


“本次比武时间为72小时,以单兵为作战单位,没有敌情通报,没有后方支援,没有地点以及其他条件限制,以消灭人数多少为胜,看谁能笑到最后一刻!”


比武总指挥宣布完基本上是没有规则的规则后,由济南军区所属20多支部队选拔出的50名狙击高手就被“抛”到了大别山腹地绵延100多公里的深山峡谷里。


稍后,枪声在各个方向响起。


隐蔽伪装、狩猎射击、转移位置、侦察新目标、设置假目标……每一名狙击手的神经都绷紧了。


72小时里,一名下士的表现分外引人注目:他克服了地形生疏复杂、天气恶劣、处处危情陷阱、高强度消耗、长时间饥饿潜伏等极端条件,一举消灭了18名狙击手,以超过第2名20多分的成绩拔得头筹。


这名下士叫徐占锋,来自某步兵旅。


徐占锋2006年年底入伍,因为勤快、机灵,下连后被挑到营部当通信员。可呆了不到一星期,他就找到营长撂挑子:“班排摸枪时间多,我的愿望是当一名狙击手!”


当如愿分到战斗班后,徐占锋却因身材瘦弱,训练有些跟不上趟,射击时常“剃光头”。他羞愧难当,私下去找被军区评为“十大猎人”的孟祥玉讨教。


先是在枪头挂上水壶、砖块,等力量上去后又加上弹壳,渐渐地掌握了各种射击要领。在年底师组织的狙击手比武考核中,竟然以一个第一年兵的身份取得第三名。


“狙击手,小菜嘛!”徐占锋有些发飘了。



“报应”很快就来了。在翌年集团军组织的狙击手集训中,教官班长在对抗训练中,凭借神出鬼没的战术行动、犀利精准的攻击,独自一人就把包括徐占锋在内的15名狙击手“全灭了”。


最后,还用“蔑视”的目光瞅着大家,伸出右手食指左右摆晃着说:“狙击,你们不行!反狙击,你们更不行!”


教官班长的激将法很管用。从那一刻起,徐占锋就暗下决心,不但要当一名优秀的狙击手,还要当一名能干掉狙击手的“反狙击手”。


狙击手号称“战场幽灵”。在战场上,指挥官、重火力控制手、通信节点操作手,甚至是空中旋停的直升机等一些要害部位、特殊点位,往往在不经意间就成了他们的“盘中餐”,因此,狙击作战常常能用较小的代价影响甚至赢得一场战斗。


与此同时,狙击手在战场上还要防止自己成为对方狙击手的“靶子”,以及要想方设法消灭对方的狙击手。这就是反狙击作战。

“驻伊美军受到狙击手重创,伤亡人数占总死亡人数近一半!五角大楼向国会申请10亿美元研究反狙击作战。”一条报纸上的小消息引起徐占锋极大的关注:反狙击作战究竟有哪些“道道”呢?


一深入研究,徐占锋就发现,目前国内外对反狙击训练及作战还没有比较完善系统的教材,可供借鉴参考的经验非常之少。


徐占锋不甘心,几年来,他利用休息之机广泛搜集、研究世界各国狙击名人、反狙击经典战例资料,甚至还在休假期间,带着家乡的土特产,专门到一些军校拜访专家教授,寻找答案。


反狙击作战的一般方法有:设置假目标诱敌;快速转移位置,以快制快歼敌;利用装备现代化的声波、红外、紫外线探测仪器侦察敌狙击手位置等。


“我们要有逆向思维,多站在敌人的角度看敌人。”“狙击镜、红外系统等装备或多或少都会受到视界、气候环境等的局限,搜寻和反制‘敌’狙击手还是要靠脑子。”通过潜心琢磨和训练实践,徐占锋对“反狙击”逐渐有了自己的思考和心得。


在一次反狙击作战演练中,徐占锋得以把自己的思考和心得用于实践。


“1号点射界小;3号点不利撤退……对方狙击手在2、6号区域设点概率最大,我方应以此布防。”


在选择潜伏点时,徐占锋力排众议,选择“这一点”作为己方潜伏点。


3个小时、5个小时……“战场”平静似水,战友心里都打起了退堂鼓,而徐占锋坚信自己的侦察判断。


果然,7个多小时后,“敌”狙击手露出了狐狸尾巴。徐占锋果断出手,一枪毙“敌”,而蹲守在其它点位的战友却扑了个空。


“狭路相逢,智者胜!狙击与反狙击,比拼的不仅是射击技能,更重要的是谋略!徐占锋能够占‘狙’上风,凭的就是脑壳!”教官在总结时给徐占锋予高度褒奖。


“山不动我动。下雨,有雨天的打法,刮风,有修风的巧门儿!”在徐占锋看来,射击机会稍纵即逝,面对恶劣环境,反狙击更有要善变的思维,才能在强手中给“敌”致命一击,保存自己。


为了提高在各种复杂条件下的反狙击技能,徐占锋坚持利用逆向思维进行反狙击的摸索和创新,要求自己比一般狙击手多想一步、多练一招,把隐蔽伪装、观察搜寻、识别袭击、射击保护等内容作为重点强化训练。


他还反复观察不同风速下的草木动态、水波纹路、尘土变化等特征,以便更加精准地校正自己的反击精度。


钻研反狙击作战3年来,徐占锋写下了3万多字的训练笔记,记录射击数据1000余组,绘制训练图表60多张,总结出了快速转移法、隐真示假法、目标诱杀法、潜伏隐蔽法等20多种在各种气候、环境、风向风速中的反狙击战法。


从2007年开始,徐占锋先后参加了10多次狙击手的比武竞赛,被他“干掉”的狙击手近50余人,以至于在模拟对抗划分小组时,战友都希望跟他当队友而不当对手,教官们总是以他的反狙击行动为蓝本进行教学示范,他也由此获得了军区“侦察兵特级技术能手”、“十大狙击手”等证书,先后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

2011年5月,“全军狙击手集训比武”在广西某基地拉开帷幕,参加这次集训比武的既有国际知名的外籍教员,也有兄弟单位的各路好手,徐占锋是其中之一。一次代号为“猎杀行动”的反狙击综合演练,让大家见识到了他的厉害。


演练中,蓝军因装备了先进的“反狙击手探测系统”,导致红方重要目标接连失守,众多小组损兵折将,败下阵来。


轮到徐占锋所在小组前出时,他冷静地进行分析:蓝军探测系统无论是利用声音探测还是红外线探测,都是趁红军火力暴露之机对其实施快速定位后再袭击,而红军可以隐真示假引诱其打击,从而令蓝军暴露火力部署,然后再予以反击。


经过缜密侦察,他设定了7个假狩猎点,利用手雷、枪弹的火药及引信制成遥控炸点,然后和小组成员分散隐蔽。


战机一到,徐占锋引爆炸点。蓝军果然中计,对假狩猎点进行还击。在蓝军火力到来的瞬间,徐占锋带领队友迅速出击,并呼唤上级火力对蓝军观侦探测系统进行覆盖,终于拔掉了这颗“毒牙”。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任何高科技武器都是由人制造、由人操作的,人,才是获胜的关键!”徐占锋简短的获胜感言,赢得一片叫好。


最终,徐占锋以857.5的总分被评为“全军优秀狙击手”。


来自哥伦比亚的教官汤博评价徐占锋说:“如果大家武器一样精良,射击技术不相上下,那比的就是头脑!下士徐,你的办法很有创意!你是名副其实的狙击终结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