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军事素质使得近代骑兵远胜古代骑兵——骑兵的近代化发展[参赛]

hy8598088 收藏 10 7072


从17世纪后期一直到20世纪前期,西方列强利用其军事优势逐渐瓜分了世界,西方军队的组织、训练、装备、战术改变了全球的军事形态。某些沦为殖民地的地区,本有着优秀的骑兵传统,在被欧洲人打败后也很快接受了欧式的骑兵改组,甚至连波斯这样有着悠久历史的传统骑兵强国都在19世纪主动模仿欧洲,建立了胸甲骑兵团和哥萨克骑兵卫队等。这说明,如同步兵和炮兵一样,近代的军制给骑兵这一兵种也带来了很大的变化,这一变化使得世界各地的骑兵传统往往不再适用,西方的骑兵体系在近代成为了骑兵发展的主导。


为了系统阐述骑兵的这一进化,需要从骑兵的职能说起,骑兵的职能一般可归结为两大类:一是主战职能,即冲锋陷阵;二是辅助职能,包括侦查,巡逻,骚扰,偷袭,追击等等。这两类职能要求的是完全不同的训练方式和战术使用。在近代,专精于前者的骑兵一般被称之为“正规骑兵”,主要擅长后者的骑兵一般被成为“非正规骑兵”。两种情况要分开讨论。



正规骑兵的演化:


近代早期的西欧骑兵首先经历的是一次大退化。在16世纪,西方君主集权王国和雇佣兵的兴起,使得骑士阶层日薄西山。这些武艺精湛的旧骑士在征服美洲、非洲沿海和东南亚沿海的土著居民时尚能大展拳脚,但在欧洲战场上,在密集的长矛-火枪混合步兵方阵面前,他们的豪勇的冲锋已经不复中世纪的辉煌。由于在战场上越来越低效,更由于社会体制的变革,使得骑士阶层和他们的武艺在一个世纪的时间内迅速的衰落了,大规模的新兴雇佣骑兵们不具备旧骑士常年艰苦训练得来的高超身手,他们的作战方式更多的表现为利用新式火器进行齐射,尽可能的利用整体合作的方式,尽可能的利用火药武器的威力来作战。这是骑兵的衰落期,因为早期的火器效能很低,这种作战方式远远不如冲锋带来的效果那么巨大,过度依赖火器是骑兵技能没落时不得已而出现的情况。在波兰,由于社会体制的变革不像西欧国家那么剧烈,骑士贵族阶层一直比较兴盛,波兰的骑兵成了这一时期的欧洲战场上最善于冲锋陷阵的骑兵,他们身披铁甲,持5米长矛,冲锋起来既迅速又充满力量,并且深谙战术,不像以前的欧洲骑士那样鲁莽。波兰骑兵不仅击败了那些用手枪进行半回旋射击的西欧骑兵,也击败了素来以善骑著称并且曾经压制欧洲的土耳其人和鞑靼人。因此波兰骑兵被很多人认为是传统骑兵最巅峰的模式。


在17世纪的三十年战争中,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二世从波兰骑兵的成功中吸取了经验,认为白刃冲锋是最适合骑兵的作战职能。他采用了一种新的部署方式,在骑兵编队中夹杂部署一些手持滑膛枪的骑马步兵,遇到其他骑兵时,步兵下马射击,以步枪火力压制敌人骑兵的手枪,然后己方骑兵趁机拔出马刀进行白刃冲锋。这一做法获得了巨大成功,打败了西欧所有的骑兵对手们。但是当新式的瑞典骑兵面对东欧的波兰骑兵时,依然吃了大亏,一分钟发射1~2次的老式火枪完全无法限制波兰骑兵冲锋,白刃战时从平民中征召的瑞典骑兵又远非出身贵族骑士阶层的波兰骑兵的对手。所以这个时代的欧洲人越来越倾向于得出这样的结论:骑兵的主导地位虽然已经永远被步兵取代,但骑兵若想在战场上发挥更大和更合适的作用,就必须回到古典式的冲锋中去,必须以严格的纪律和大强度的训练来提升骑兵的总体素质,让他们像先辈那样作战。



事实上后来的西方骑兵只是在某些方面回归了骑士时代的传统,而更多的层面上却远远超过了他们的祖先。近代的军队最本质的特点之一就是绝对严明的纪律,这一纪律的效果很快便被应用到了骑兵身上。17世纪中后期的英国内战,鲁伯特亲王明令禁止手下的骑兵开枪,让他们排成整齐密集的队列,先是慢跑,然后逐渐加速到大步,最后飞驰着冲向敌人,用冲击力而非用火力去发挥骑兵应有的功效。著名的克伦威尔“铁骑军”在训练和纪律上比鲁伯特亲王的骑兵更进一步,是新式骑兵的典范。铁骑军身披胸甲,手持长剑,有时还带有一柄战斧,他们的名称并非由于是否身披铁甲,而是由于他们的纪律像铁一般坚强。铁骑军中的骑兵在个人的骑术和武艺方面并非旧骑士的对手,但他们能在严明纪律的约束下整齐划一的行动,集体冲锋时时刻保持马挨着马,肩并着肩,就像一堵快速移动的“铁墙”。这堵铁墙时刻保持着集体力量,避免散阵后各自为战的混乱厮杀,所以整体战斗力要远远大于旧骑士的军队。在奔跑冲锋中保持密集队列,是比个人马背武艺要高难得多的整体战术行为,近代军制下科学系统的大强度训练是其出现的基石。


英国新式骑兵的成功经验立刻被西欧各国所重视,到了18世纪,西欧各国都组建了自己的正规骑兵团,在这些骑兵团的密集队列中,纪律至高无上,个人骑术不再重要,单个骑手无需手拉缰绳,紧挨在身旁两边的队友马匹就会带着他向前行进。这样每个骑兵都可以释放出两只手来战斗,一手持剑,一手持手枪。如墙行进的骑兵队列并不需要太高的奔驰速度,那样反而会打乱阵型,影响冲击力,所以他们使用的是整齐的慢跑冲锋。俄国的军事观察家观察了奥地利与亚洲的土耳其帝国之间的战争,发现双方骑兵白刃战时,总是会出现一把土耳其弯刀同时面对2~3把奥地利骑兵剑的局面,土耳其骑兵以优良的武技硬拼奥地利骑兵团结的纪律,结果总是被毫无悬念的击溃。而奥地利的骑兵即使在冲散了土耳其人之后也依然能够保持整齐队列,始终集体作战。随后他向沙皇建议到:“奥地利对于土耳其军队的最大优势莫过于他们的胸甲骑兵,这一兵种令所有土耳其人闻风丧胆,我国也应该引入这一兵种的训练方式”。土耳其是传统的骑兵强国之一,在18世纪和西欧国家的战争中,其传统骑兵却成了最大的劣势,优良的土耳其骑手们竟然总是被不擅骑术的西欧骑兵打败,表明骑兵的进化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一个纪律比骑术更重要的时代。



卡宾枪和手枪的普及逐渐带来了弊端,18世纪的欧洲指挥官们发现骑兵越来越容易对火枪产生依赖,只有训练最精的骑兵团可以做到开枪的时候保持冲锋,而大多数的骑兵团一旦开枪,就影响了冲锋过程的连贯性,冲击力大打折扣。如果对方骑兵团坚决冲锋,并且是同样的密集整齐冲锋,那么依赖手枪的一方容易被整体冲垮,所以马背火枪射击被逐渐取消,骑兵队列冲锋只允许用剑或马刀。7年战争时期,普鲁士的骑兵一律禁止开枪,用最大的冲击力撞向对手,总是能击溃那些还没有完全放弃射击的其他各国骑兵。同时,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大帝还鼓励个人骑术的重新训练,认为骑兵应该能够面对多种情况,而非只会靠着密集队列作战。普鲁士的骑兵素质达到了史上前所未有的高度,他们无需像以前的骑兵一样始终慢跑来保持队形的连贯性,而是在慢跑逐渐加速到敌人的100步距离时,开始纵马飞奔,而且依然保持队形,形成“飞驰的骑兵墙”。随着普军骑兵的素质在训练和战争中磨练的越来越高,飞奔的距离从100步增到200步,最后甚至增到1800码。


最终,在18世纪后期,欧洲各国都采用了完全的冷兵器冲锋,手枪只在散开队列的混战中才会见机使用,而卡宾枪虽然配发,更多时候只是摆设,只是有时会用来狙击对方的军官们。只有在面对东方式轻骑兵游走骚扰时,卡宾枪才会比较多的使用。卡宾枪和密集冲锋队列的组合在7年战争中遇到了纯正的亚洲骑射手:俄国人从西伯利亚深处带来的蒙古卡尔梅克部落骑兵。他们的弓箭骑射无法对使用卡宾枪的西欧骑兵造成任何威胁,而他们轻骑兵式的自由冲锋又不能对抗西欧骑兵纪律严明的持剑骑兵队列。7年战争以后,亚洲草原民族的轻骑兵永久性的消失在欧洲战场上。


事实上,近代西欧骑兵密集整齐的线列冲锋理念并非史上首创,中世纪东亚的女真骑兵和西方的圣殿骑士团等都有过这样训练和使用骑兵的记载。但是,近代的绝对化纪律培养,军官阶层教育程度的提升,战术的系统归纳和研究,都使得骑兵队列的密集整齐程度以及骑兵的战术部署和使用时机达到了史上前所未有的高度。按照瑞士军事家约米尼送给俄国沙皇的著作《战争艺术概论》中的骑兵理论,更加密集整齐的骑兵队列必然会打败相对松散的骑兵队列。无数的战例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在“铁墙式”队列冲锋面前,散阵的一方即使有更高强的个人武艺和甲胄防护,也只能被瞬间冲的人仰马翻。无论是欧洲军队之间的战争,还是其他各地的战争,世界上发生过的所有骑兵战都符合这一定律。


图为近代法国骑兵的密集整齐队列冲锋:

[转载]军事素质使得近代骑兵远胜古代骑兵——骑兵的近代化发展[参赛]


到了18世纪末19世纪初,各种不同版本的骑兵训练手册流行于欧洲大陆,骑兵的作战方式也变得越来越多样化和系统化,18世纪中前期单一的密集线列冲锋又衍生出了横队、纵队、大步、快步、散阵飞驰等多种变形,其中每一种都有专门对应的冲锋时机,需要指挥官看形势把握。同步兵和炮兵一样,越到比较晚的时期,西方骑兵对于世界其他骑兵的优势就越大,因为军队的组织结构、训练方式和战术指导是在不停进化的,而且越来越快。埃及马木鲁克骑兵在拿破仑军队中服役的情况是一个很好的诠释:


1798年,拿破仑远征埃及,当地的马木鲁克骑兵在几百年前曾经数次打败过西征的蒙古骑兵和东征的十字军骑士,称霸北非和西亚,到了18世纪也依然保持着数百年传承的彪悍尚武的作战传统,他们可以称得上是世上最好的传统骑兵之一。拿破仑的炮兵和步兵主力数次粉碎了马木鲁克骑兵的大规模冲锋,拿破仑的骑兵也在追击战和前沿遭遇战中和马木鲁克骑兵交过手。其中有一次,600名马木鲁克骑兵歼灭了法军的3个骑兵连(300余人);另一次,900名法国骑兵冲锋,将数千名土耳其-马木鲁克联军击溃并赶入大海。拿破仑曾在一则日记中描述过马木鲁克骑兵与法国骑兵之间的战斗情形:“两个马木鲁克兵绝对能打赢3个法国兵;100个法国兵与100个马木鲁克兵势均力敌;300个法国兵大都能战胜300个马木鲁克兵,而1000个法国兵总能打败1500个马木鲁克兵。”


这段话的主要意思是在讲法国骑兵的总体纪律战胜了马穆鲁克骑兵的个人勇武,越是小规模的战斗中,个人勇武就越重要,越是大规模的作战,集体纪律就越居主导性。尽管如此,拿破仑确实对战技非凡的马木鲁克骑兵印象颇深。后来,他专门在自己的近卫骑兵军团中征召了一个马木鲁克卫队。这些来自北非和西亚的武士装备精良,每个人都装备有各式各样的长枪,手枪,弯刀,战锤,短斧,匕首等武器,每一种都能熟练使用,这和一般只配统一量产型武器的欧洲骑兵形成鲜明对比。遗憾的是,法军很快发现这些马木鲁克骑兵并不能被立刻投入战场,因为他们都是自由的沙漠战士,很难适应欧洲军队的严酷纪律和集体划一的军营生活。在面对欧洲军队时,骑兵必须排成密集整齐的线列队形去冲锋,才能撼动敌人坚固的步兵阵和其他骑兵,而让来自非洲的“武技大师”们像欧洲骑兵一样在统一命令下执行整齐队列冲锋是不可能的,他们没有受过专门的协同训练,骑手们跑起来保持不了高度严格的阵型。所以这支马木鲁克骑兵虽然装备昂贵,但不能让他们直接投入欧洲战场去当无用的炮灰。


波兰枪骑兵在拿破仑战争中的出色表现使欧洲将领们重新认识了长矛这种武器的作用。在17、18世纪,由于骑士阶层的消失,使得长矛这种难于在马背掌握的武器遭到冷落,新兴的骑兵需要量产和速成,他们在有限时间内要受到极为艰苦的训练,科目主要是队列作战。这种情况下,骑兵个人使用什么武器对于将领来说是无关紧要的,将领们关心的不是骑兵们是否有更好的武器来保护自己,而是自己手下的骑兵队是否能做到更标准的密集整齐,从而去用集体的动量冲垮对手。这一时期亚洲和非洲的骑兵还在广泛的使用长矛,但由于在团级规模以上的战斗中(即300~400人以上),亚非骑兵的传统作战方式无法匹敌近代欧洲骑兵的整齐队列,所以表面看起来是亚洲长矛被欧洲马刀打败了,就连拿破仑也曾经认为长矛是应该被淘汰的骑兵武器。普鲁士和奥地利等国组建过东欧-亚洲模式的枪骑兵团,在战斗中表现平庸,于是被逐渐解散废止。而在波兰,由于骑士阶层一直没有真正的消亡,优秀的个人马背武艺依然在传承,同时,波兰在很大程度上接受了西欧传来的新式骑兵的训练和作战方式,这就使得波兰枪骑兵能以西欧式的严格队列冲锋,而且还是以传统的长矛进行冲锋。这样的波兰枪骑兵在拿破仑战争中大放异彩,战后许多欧洲国家纷纷将他们的骑兵重新用长矛武装。近代的欧洲正规骑兵在纪律和战术进化到高峰时,又重新捡回了曾经退化掉的武器。在整个19世纪以及20世纪初,我们都能看到欧洲国家大量组建和使用的枪骑兵团。


图为英国第16“女王”枪骑兵团在南亚殖民战争中的战斗,他们的装备和装束都是波兰式的:

[转载]军事素质使得近代骑兵远胜古代骑兵——骑兵的近代化发展[参赛]



可以概括性的说,近代欧洲军事体系的最大优势是以近代西方步兵为核心的,步骑炮三军的有机协同,而其中近代骑兵对于世界各地传统骑兵的主要优点就是他们纪律极高的“正规骑兵”。传统的骑兵无论是重甲近战的,还是轻装骑射的,在正面战阵中都无法抗衡西方正规骑兵的整齐密集队列。欧洲已经有了系统化的骑兵操典,使骑兵能在最适当的时机采用最适当的阵型和冲击方式,而世界其他地区的骑兵却依然在凭借经验和直觉。西方的正规骑兵总能保证两点:1.抓住更好的冲锋机会,争取冲击敌骑兵的侧翼或是冲击静止中的敌骑兵。2.总是能保证冲锋时更为密集整齐,所以正面冲锋中也往往一次就将各种传统骑兵撞的七零八落,溃不成军。这在世界各地的殖民战争中都有诸多体现,有兴趣的可以去仔细研究殖民战争中骑兵的运用。


非正规骑兵的演化


在近代战争中,步兵已经雄居战场的核心地位,骑兵和炮兵都是辅助兵种。在这种环境下,骑兵的“非正规”职能完全不比“正规”职能显得次要,甚至有时更加重要。我们可以说近代西方的“正规骑兵”在战场的冲锋陷阵和使用时机方面,对于各种传统骑兵有了很大的优势,但是却远不能说西方骑兵在其他职能上也超越了传统骑兵。这些职能包括侦查、巡逻、警戒、骚扰、追击等等。


近代的非正规骑兵基本等同于古代的轻骑兵。在古典时代和中世纪,欧洲的轻骑兵不太发达,因为轻骑兵比起重骑兵而言是更为原始的兵种,他们需要的主要是高超的个人马术和灵活性,欧洲的地理环境决定了大多数欧洲人都不是善骑的民族。最好的轻骑兵一般出自亚洲草原带和北非沙漠。在16世纪,横跨亚欧非三大陆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践踏了东欧,东欧人在反抗土耳其入侵时需要和许多土耳其骑兵、鞑靼骑兵作战,在这些战斗中,东欧人不得不学会同亚洲人一样的机动灵活的轻骑兵战术。由于这个时期的东欧战乱不断,使得东欧的轻骑兵有着优良的培养土壤,迅速发展,甚至赶超了其老师。在17~18世纪,土耳其帝国的战争中反而常常要从东欧雇佣优秀的轻骑兵。


最好的东欧轻骑兵来自匈牙利,他们被称作骠骑兵,手持东方风格的马刀,身穿华丽衣装。18世纪的奥地利帝国开始雇佣和使用匈牙利骠骑兵,当时的奥地利正规骑兵(胸甲骑兵和龙骑兵)将领们对骠骑兵非常鄙视,认为骠骑兵们只是一群徒具个人之勇,纪律涣散,完全无法上战场的废物。但是骠骑兵们在战场之外表现出了自己的价值,他们为奥地利军队做侦察,提供情报,并且经常偷袭敌军,打劫粮草,消灭敌人的掉队士兵等等。所以骠骑兵的建制非但没因为正规骑兵将领们的抵触而消失,反而越扩越大。


18世纪中期的七年战争中,普鲁士的腓特烈大帝深刻认识到了骠骑兵的作用,认为他们不止能够做战场外的事情,认真加以训练的话,他们也能和正规骑兵一起发动标准的线列冲锋。几年训练之后,腓特烈大帝的设想实现了,普鲁士的战场骑兵力量瞬间加强,大批的骠骑兵像重骑兵一样,排成标准的阵型向敌军发动冲锋。骠骑兵们天性自由,所以他们的队形一直不像正规骑兵那么严整,但是他们确实学会了正规骑兵的作战方式,成为了战场冲锋力量的极大补充。七年战争中普鲁士骑兵雷霆万钧的大规模冲锋给所有的敌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像第5“骷髅”骠骑兵团这样战功卓著的部队被奉为传奇。欧洲各国纷纷效仿普鲁士,将他们的骠骑兵团像正规骑兵一样训练。自此,骠骑兵、猎骑兵等非正规骑兵完成了正规化,他们成为了正规骑兵的一部分,既能在战场外处理小冲突和执行辅助功能,又能在战场内发动协同冲锋。轻骑兵和非正规骑兵不再是同义词。


但是非正规骑兵依然存在,他们主要来自民间的骑兵团体。典型例子是俄国的哥萨克骑兵,哥萨克人是早先不满沙皇统治的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他们迁居到顿河、乌拉尔山、西伯利亚等地,自己过起了部落式的生活。由于长期和蒙古、切尔克斯等东方游牧民族接触,哥萨克人学会了游牧民族的马背战术,机动灵活是其主要特点。他们骑术高超,在战斗中经常采用分散包围,然后边绕敌转圈边攻击的方式拖死敌人。在欧洲的战争中,哥萨克骑兵无法在战场上对抗欧洲列强的正规骑兵。1812年9月7日的博罗迪诺战役中,法军和俄军前线呈现出胶着的火力对峙状态,俄军的大批哥萨克骑兵机动迂回,从侧面绕了一个大圈子,然后利用速度直接奔袭拿破仑的指挥部,这一亚洲骑兵式的灵活作战一度造成了法军后方的恐慌。危急时刻中,法军的龙骑兵和卡宾枪骑兵赶了过来,发动了密集冲锋,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大批哥萨克骑兵打的大败,法军骑兵的损失微乎其微,地上却留下了许多哥萨克骑兵的被砍杀后的尸体。


虽然哥萨克骑兵在战场上的效能低,但是战场外他们却是一流的战士,就如以前的匈牙利骠骑兵一样。侦查、巡逻、骚扰、追击等任务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因为这些任务中需要的不是严明纪律约束下的密集整齐冲锋,而是机动灵活的快速作战,常常以小规模混战为主,这种混战中个人的骑术和武艺最为重要,哥萨克骑兵在这些方面深得东方草原民族的真传。他们在混战时能在马背上将其招牌性的四米长矛舞动如飞,令敌人防不胜防。拿破仑在远征俄国失败时,撤军路上遭到了哥萨克骑兵无休止的追击和骚扰,损伤无数,这些哥萨克骑兵在遇到法军正面抵抗时就利用机动性迅速撤离,当法军松懈时他们又突然出现进行攻击。在哥萨克骑兵的一路偷袭和追击之下,法军不仅蒙受了巨大的人员伤亡,更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拿破仑感叹道:“哥萨克骑兵是世上最好的轻骑兵,如果我手里有哥萨克骑兵,我将用他们横扫全世界!”。约米尼在其战争艺术概论里也提过:即使是西欧最好的骠骑兵,也无法具有哥萨克那种天生的马背本能。


在19世纪沙俄吞并中亚各国的过程中,哥萨克骑兵起了重要作用。面对哈萨克人,乌兹别克人,畏兀儿人等传统善骑民族时,哥萨克骑兵以同样的轻骑分散的灵活方式作战,并且在大多数时候能够战胜中亚骑兵。如果遇到草原骑兵的游走骑射,哥萨克们就用火枪还击;而马刀近战中,哥萨克们又总是显得更为骁勇。值得注意的是,在中亚,哥萨克骑兵不再使用长矛,而倾向于使用马刀,因为哥萨克骑兵和草原骑兵都是非正规骑兵,他们经常在完全没有阵型的情况下进行快速的马背混战,这时马刀要比长矛灵活的多。


但是到了中亚南部的土库曼斯坦,当地民风彪悍之极,哥萨克骑兵遇到了真正的对手。土库曼是全世界最干旱的地区之一,生存条件异常恶劣,以至于许多部落全族都是职业奴隶贩子,每年去各个邻国劫掠人口,贩奴为生。土库曼骑兵在骑术和骁勇程度上全面压制哥萨克,对恶劣天候的忍耐力方面更是哥萨克无法企及的。几经接触之后,哥萨克骑兵被打的灰头土脸,最后不再敢于和对方在马背上作战,俄国人惊呼土库曼人是世上“最好的轻骑兵”。在这种条件下,俄国远征军司令斯科别列夫明确规定:“哥萨克骑兵不得按照传统方式和敌人进行马背战斗,因为这正是敌人所希望的,敌人显然精于此道。在遇到敌人骑兵时,哥萨克骑兵应当像正规骑兵一样排成密集的连级至团级纵队进行冲击,用集体一致的整齐进攻打败敌人的武艺。”这个条例说明了两个事实:一是再好的非正规骑兵也无法对抗正规骑兵的队列攻击,二是最好的欧洲非正规骑兵也战胜不了一些善骑民族的传统骑兵。


图为持矛的顿河哥萨克骑兵以西欧式的密集队列冲锋:

http://imgsrc.baidu.com/forum/pic/item/7b5bc490e6537e67d8f9fd74.jpg


所以近代欧洲骑兵的优势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并非绝对的,在侦查、骚扰、追击等多种任务中,一些善骑民族的传统骑兵依然保持着自身的优势。19世纪的英国人深刻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在大战场上用来主导冲锋的是训练有素的英国正规骑兵,而负责各种小冲突遭遇战和其他辅助任务的骑兵,全部从各殖民地的善骑民族中征召。


到了19世纪中期,最好的非正规骑兵作战手段却由西方人主导,传统马背天赋的最后优势也被赶超。1830年~1847年法国征服阿尔及利亚的过程中,当地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组成的沙漠轻骑兵来去如风,无休止的骚扰令法军头痛不已。于是法军针对性的组建了一支骑兵队伍,后来举世闻名的“非洲猎骑兵”团,这支法军骑兵骑乘北非的阿拉伯战马,使用北非骑兵的方式作战,以偷袭和分散冲锋为主,这支”特种”军团的组建受到法国的高度重视,他们的训练极为精良。几年内,法军的非洲猎骑兵团变成了比当地骑兵更好的轻骑兵,他们经常利用起伏的沙漠隐蔽自己的行踪,突然猎杀当地的轻骑兵游击队,偷袭阿尔及利亚人的营地。1843年5月16日,500名非洲猎骑兵偷袭了一个驻扎在斯马拉的3万人的穆斯林联军营地,由于来势过于突然,营地中的所有守军猝不及防,以至于一片大乱,互相践踏。非洲猎骑兵们趁机左冲右杀,最终营地中的3万人全面崩溃,投降者达5500人,其余人溃逃。


可以概括性的说,某些优秀的传统骑兵在非正规骑兵方面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优势,这是因为非正规骑兵主要要求的是个人技巧。个人的骑术和武艺正是马背民族固有的天赋。但是到了19世纪,西方人在非正规骑兵方面也主宰了战场,骑术、马背刀法、马背枪法在系统的研究和练习下提升到了新的高度。科学的训练和战术指导最终战胜了传统的经验和天赋。


骑兵武器的演化:


在近代的大部分时间内,同步兵和炮兵的进步不同,武器的演化在骑兵身上作用很小,尤其是对于正规骑兵而言,装备何种武器,是否有火器,是否有盔甲,都不是重要因素。在18世纪末,骑炮兵被应用于西方战场,两匹马可以拉着特殊的轻型火炮飞奔,随时跟随骑兵作战,骑兵在冲锋前可以得到一些炮火支持,这在对抗纪律和组织欠佳的亚洲骑兵时效果最为明显,俄国的哥萨克骑兵在突袭游牧部落时,总是带着一两门骑炮,通过火力让对方陷入混乱,然后再趁机大肆冲杀。


前文提到,正规骑兵的作用就是在大规模战斗中最大化的发挥集体的冲击力。多条战线形成大纵深的骑兵冲锋中,集体士气、严格纪律、整齐阵型、马匹质量都是被高度重视的,武器配备则次要的多。如果在冲锋中施放火力,就会大大的影响骑兵冲锋时的连贯性和冲击效率,所以18世纪中期以后,各国的骑兵操典中明令禁止正规骑兵在冲锋的过程中放枪,只有冲击完毕,陷入混战时才允许卡宾枪和手枪的使用。在混战中,马刀的被一再证明是最优秀的武器,那个年代的火枪装填极慢,在马刀混战中很难有机会打完一发子弹再去花半分钟装填火枪。许多骑兵会配备一把马刀,一把卡宾枪,两把手枪。卡宾枪用来处理极偶尔情况下可能会出现的骑兵远距离射击,一般持刀冲锋完毕后,如果有机会拔出手枪,便在近战时打完一发子弹就换另一把,所以偶尔能用到手枪的骑兵也只可能打两发。手枪对于击破铠甲作用极大,但大多数骑兵在持刃冲锋完之后并没有拔枪机会,主要的战斗和杀伤是由马匹冲撞和马刀劈刺来完成的,枪械对于正规骑兵而言是附属品。


对于非正规骑兵而言,武器的进化要显得作用明显一些。因为非正规骑兵经常处理的是遭遇战和小冲突,在这种小规模的战斗中,骑兵大纵深集团冲锋的威力无从体现,枪战有着很重要的地位,个人的枪法就如同个人骑术和武艺一样显得非常重要,哥萨克骑兵不仅以善使四米长矛和恰西克军刀出名,亦以精准的枪法著称。18世纪的欧洲骑兵使用的是燧发滑膛枪,到了19世纪,逐渐变成了后装线膛枪,随着枪械的发展,火力的频率越来越快,骑兵们也越来越倾向于利用热兵器取代冷兵器的地位。19世纪中期,哥萨克骑兵在沙俄殖民亚洲的过程中还常常持矛冲锋,而19世纪末期,哥萨克骑兵们在绝大多数殖民地都下马用步枪射击。


19世纪30年代,美国人柯尔特发明了现代意义的左轮手枪,这一武器的流行使美国骑兵的作战方式产生了**性变化。左轮手枪可以实现六连发射击,比以前每发射击都需要繁琐装填的单发手枪战斗力提升了数倍。美国骑兵在长期和西部荒原的印第安人角逐中练就了高超的骑术,左轮手枪的装备使他们如虎添翼,成了当时世上单兵战斗力最强的骑兵。1846~1848年的美墨战争,墨西哥在骑兵规模上具有绝对优势,墨西哥骑兵全部采用欧式训练和战术,纪律严明,训练有素,本是美洲最强大的骑兵力量,但是美国左轮手枪骑兵的出现彻底颠覆了他们美洲王者的地位。1846年在帕洛阿尔托,第2美国龙骑兵团的两个连与一伙德克萨斯游骑兵(共300余人),遇到了800名墨西哥枪骑兵的冲击,左轮手枪立刻打败了长矛,墨西哥枪骑兵有257人阵亡,而美国骑兵只损失了55人。这一战宣告了一个新的时代,柯尔特左轮手枪成为了世上第一种能在骑兵混战中打败长矛和马刀的热兵器。自此以后,美国的骑兵无论在面对墨西哥人还是印第安人的时候,都常常显示了一种不对等的优势。手持六响手枪--纵马飞奔在西部荒原的骑手,成为了美国战士的一个标志形象。


图为德克萨斯游骑兵:


[转载]军事素质使得近代骑兵远胜古代骑兵——骑兵的近代化发展[参赛]


如果说六响左轮枪的出现给美国骑兵带来了巨大的活力优势,在世界其他地方却并非如此。欧洲的骑兵体系在近代获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功,使得欧洲人非常执迷于自己的传统,而较少考虑来自“乡巴佬”国度的变革。左轮手枪在19世纪中期的欧洲已经很常见,但是骑兵战中一般只有军官才会装备,广大的士兵依然被训练使用马刀和长矛作战。其中最典型的是英国人,岛国只需要保持6~7万的陆军,所以很容易就能花大成本把这支小规模军队训练的无比精锐,相对于常年需要保持上百万陆军的欧陆国家,19世纪英军的普通部队就能达到这些国家的近卫军水准,英国的皇家骑兵无论是训练强度、马匹质量还是薪水收入,都是世界第一的。所以英军的指挥官们在世界各地的殖民战争中也要比其他列强的指挥官豪放的多,他们对自己的部队素质无比自信,常常在火力准备不充足的情况下直接发动鲁莽的白刃冲锋,英军骑兵和步兵高强度的职业训练保证了这些白刃战的成功,过度的自满使他们忽视了19世纪后期新时代的变革。1860年8月22日,英国第1近卫龙骑兵团在八里桥之战的战场最左侧,用一次刻板但标准整齐的队列冲锋打垮了清廷最精锐的蒙古骑兵,英国人过分自豪的将这一情形归结为英军骑兵有着比蒙古骑兵更好的“传统”,这在当时或许还符合时宜。但1898年征服苏丹的恩图曼之战中,英军第21枪骑兵旅依然以“光荣的”持矛冲锋打败了苏丹穆斯林军队而名声大作,这样充满英雄主义色彩的战斗却在欧陆战争中已经销声匿迹20多年了。


图为英国骑兵和英属印度骑兵在1879年的卡尔登山谷,以冲杀击败了阿富汗的军队:


[转载]军事素质使得近代骑兵远胜古代骑兵——骑兵的近代化发展[参赛]



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各国的骑兵比例急剧降低,骑兵数量常常不到步兵的1/10。当第一次世界大战来临时,骑兵面对的是机关枪、速射炮、铁丝网、堑壕和碉堡。对着钢铁和火的雨幕进行大无畏的冲锋已经变成了自杀行为。英国人发现他们在全世界各殖民地能够纵横驰突的精锐骑兵早已不再适用于欧洲战场了,其他欧洲国家也一样,那些精神抖擞的法国胸甲骑兵不得不和步兵一起躲在堑壕里,忍受着无休止的炮轰。只有东线战场的骑兵们偶尔能在平原上进行大战,美国骑兵早在几十年前就在普遍使用的左轮手枪也终于普及到了欧洲骑兵战中,而且是比美国的骑兵规模大得多的骑兵战,这也是骑兵这一兵种在西方最后的表演。在亚洲,由于军事环境相对落后,很多国家在一战后还在使用骑兵,他们中的大部分已经完全改组成了欧式的骑兵,日本、中国、波斯、土耳其的骑兵都在采用欧式的骑兵队列操练,欧式的马刀和步枪使用方式。只有极少数的亚洲传统骑兵被保留,但已经很少能在战场发挥作用了。二战后,在装甲车、摩托化步兵广泛使用的环境下,骑兵这一兵种在世界各地的战争中被淘汰,只在某些地方保留有小分队,或作为象征性的荣誉称号。



主要参考资料:

约米尼《战争艺术概论》

恩格斯《论骑兵》

蒙特派尔出版社《图解世界战争战法-近代早期(1500~1763)》

Osprey出版社《Men-at-Arms.#298.Russian.Army.of.the.Seven.Years.War.(2)》

Osprey出版社《Men-at-Arms.#429.Napoleonx's.Mamelukes》

蒙特派尔出版社《图解世界战争战法-拿破仑时代(1792~1815)》

福特斯克《History of the British Army》

Marquis of Angelsey 《History of British Cavalry》

Osprey出版社 《Men-at-Arms.#236.-.Frederick.the.Great's.Army.(1).Cavalry》

Osprey出版社 《Men-at-Arms.#013.The.Cossacks》

捷连季耶夫 《征服中亚史》

卡塞尔 《Cavalry - The History of a Fighting Elite》

霍普•格兰特/诺利斯 《格兰特私人日记选》

J•H•邓恩 《From_Calcutta_to_Pekin》

布隆戴尔 《1860年征战中国记》

布里安•罗伯森 《The Road to Kabul - the Second Afghan War 1878 to 1881》

格兰特 《Recent British Battles》

Abun-Nasr, Jamil 《A history of the Maghrib in the Islamic period》

袁世凯《训练操法详细图说-马队教练、操刀用法》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