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外眼中的《环球时报》 李成贤

海油工程14 收藏 4 1127
导读:一个老外眼中的《环球时报》 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成贤 为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稿 2012-03-01 (www.ftchinese.com) 日前在一次圆桌会议讨论中国的公共外交与国际形象时,我坐在后排,本来不想发言,但还是被要求“代表老外”说一句。 中国人不怕老外,只是怕老外说中文。由于使用的中文单词有限,老外的中文比较简单、直接,发音也不标准,在公开场合说话时,缺乏中国人的含蓄,比较随意,想什么就说什么,很容易犯“政治错误”。我也不例外。 我没有提前准备好

一个老外眼中的《环球时报》

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成贤 为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稿 2012-03-01 (www.ftchinese.com)

日前在一次圆桌会议讨论中国的公共外交与国际形象时,我坐在后排,本来不想发言,但还是被要求“代表老外”说一句。

中国人不怕老外,只是怕老外说中文。由于使用的中文单词有限,老外的中文比较简单、直接,发音也不标准,在公开场合说话时,缺乏中国人的含蓄,比较随意,想什么就说什么,很容易犯“政治错误”。我也不例外。

我没有提前准备好,但作为媒体人,还是简短地分享了我对在中国具有影响力的《环球时报》如何伤害国家形象的看法。

我说: “《环球时报》是中国公共外交最大的敌人之一,中国不再需要《环球时报》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说完,我感觉我就完蛋了,后悔莫及,很容易被看成“挑战”在中国这么有名气的报纸。一些学者已经举手准备反驳我的看法,一些学者默默地笑着。幸亏,时间到了,会议结束。

我当天那样说的原因是,过去的中国和现在的中国很不一样,《环球时报》也应该与时俱进。中国过去受到西方近100年的欺辱,当时中国是受害者,但现在中国是胜利者,中国的媒体也应该反映这一点,引导老百姓从自卑心态转移到自豪心态。

以前中国需要《环球时报》来弘扬民族主义、爱国主义,以维系国家团结。当时中国有这个需求。但是现在那个需求终结了,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名副其实的亚洲领头羊,成功举办了奥运会、世博会,并且已经进入了“G2时代”,老百姓也更开放了。

《环球时报》以前在中国脆弱时,为维系团结做出了很大贡献,但中国的自身力量和它在世界的地位改变了,《环球时报》也要改变。这对世界也好,因为世界需要的是自信的中国,而非脆弱的中国。

特别是,在各个国家都认识到推广公共外交重要性的今天,《环球时报》在中国内外的作用都很重要。在国内,它有广大的读者群,有大量“忠诚”的大众支持者,有话语权,在外国,很多观察者也关注它。

其实,现在懂中文的外国人非常多,外国人往往“瞄准”《环球时报》,把它看成中国执政党的“内心表达”——这是《环球时报》处于《人民日报》旗下的特殊身份所决定的。很自然,在老外群体里,最有名的中国报纸就是《环球时报》。国外的“中国通”经常看《环球时报》,试图以此透视中国。《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新浪开通微博时也写道,《环球时报》“展现了一个真实的中国”。

但问题是,我觉得,大部分看了《环球时报》的外国人,都会对中国产生负面印象。这值得思考,因为这伤害了中国的国际形象,损害了中国的国家利益。国内外关注度如此之高的《环球时报》应当“管理”好自己的声誉与公信力。这才是爱国。

《环球时报》也应该通过它自身的力量来增进外国人对中国的理解和认可,发挥中国的软实力,改善中国国际形象。这样它才能发挥胡锡进在微博上公开阐述的那种维护“国家利益”的作用。

然而,事实上,《环球时报》却把中国描述为一个似乎被外部世界围攻的、处于困境的国家。《环球时报》里的中国是一个很孤独的国家,它没有很多朋友,它的善意往往被误解,它一直辛苦地奋力寻求“出路”,但“美国”、“西方”、“反华势力”、“外国媒体”不给它轻松的空间。

举个简单的例子,在《环球时报》经常出现的一个词是“渲染”。按照它的报道,中国的负面事件往往被“美媒渲染”,“英媒渲染”,“达赖渲染”,“美国政府渲染”,“蒙媒体渲染”,“美专家又渲染”,“末代港督渲染”,“西方媒体渲染”,“日本报告渲染”,“韩媒渲染”。西方媒体经常渲染“中国威胁”,甚至台湾渲染炒作“大陆威胁”。《环球时报》有一次刊登了题为“西方掀反华舆论狂潮,我们需要擦亮眼睛”的文章。

结果,《环球时报》创造的世界是充满诡计、危险的世界。看了《环球时报》的读者可能会形成“围城心态”,对外部保持防范心理。从心理学角度看,像这样经常“被误解”的人士气低落,缺乏自信,反复受这样的“误解”熏陶的人,会逐渐产生对外部世界的防范与对抗心理。

正因为这个原因,我认为,对西方的“中国威胁论”不要渲染地过分,因为这对中国其实没有起到预期作用,反而使得中国真被视为西方的威胁。同时,我认为《环球时报》往往瞄准中国与西方之间的矛盾和视差,介绍给中国读者。这在全球化时代是不必要的,因为中国已经是这个世界的最主要参与者,不是旁观者(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大胆步伐也是一个例子)。《环球时报》应该符合于自己的名字,通过它的报道来帮助中国人开阔对世界的视野,成为中国和外部世界的友好桥梁,特别是在中国非常需要提高软实力来改善国际形象的今天,更是如此。

不过,近日《环球时报》刊登“媒体应是国家利益的看门狗”一文,听起来像是文革时代的口号。我认为考虑到中国突飞猛进的发展,这非常不适合现代中国。外国人看了这样的《环球时报》也很不舒服,这篇文章已经引起一些国外中国分析者的讨论,这值得思考。《环球时报》要帮助中国人跟世界打交道,进行交流,而不是敌对。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新浪开通微博时说,该报展现了一个真实的中国。问题是,《环球时报》展现的中国,外国人看起来有一点可怕。有人说《环球时报》非常聪明,因为在中国国情下,它选择了最安全的市场战略,就是戴爱国主义帽子。在中国与西方在发展模式、价值观等方面交锋的今天,戴爱国主义帽子,加一点“愤青”色彩,这样的组合,很容易吸引读者的眼球,增加报纸销售量和广告收入, 但它可以问自己,它是真的爱国,还是“爱国商业主义”?在中国突飞猛进发展、变化的今天,她更需要的是冷静思考,排除“愤青”水分的理性分析。在媒体市场竞争激烈的今天,选择走这一条路不容易,但目前为止《环球时报》是走了最容易的路。在我看来,这是问题。

中国一直在改革开放,走在不断更新、改善的路上。也许《环球时报》不应该例外,它也要与时俱进。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4楼qfb123

一看就是胡说八道,亏楼主还把它写出来。《环球时报》整天在吹中国有多强大,哪里说中国被孤立了。我看《环球时报》总觉得以为中国已经成了世界第一了。说白了,我觉得这个韩国人对环球时报总是站在中国人的角度而不是西方的角度不满罢了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