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16人团伙租别墅建摘肾基地...

122师广播员 收藏 0 131
导读:[B]看——16人团伙租别墅建摘肾基地...[/B] [img]http://img9.itiexue.net/1451/14518473.jpg[/img] 摘肾基地的别墅已被重新装修 16名犯罪嫌疑人摘取51枚肾脏器官,出卖后获利1000多万元。近日,因涉嫌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器官贩子、手术医生等互相勾结的16人被海淀区检察院起诉。办案人员介绍,本案系我国目前最大的一起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案件。 [B]租别墅“改建”医院[/B]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团伙中的犯罪嫌疑人郑伟,曾做过居间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看——16人团伙租别墅建摘肾基地...

看——16人团伙租别墅建摘肾基地...

摘肾基地的别墅已被重新装修

16名犯罪嫌疑人摘取51枚肾脏器官,出卖后获利1000多万元。近日,因涉嫌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器官贩子、手术医生等互相勾结的16人被海淀区检察院起诉。办案人员介绍,本案系我国目前最大的一起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案件。

租别墅“改建”医院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团伙中的犯罪嫌疑人郑伟,曾做过居间介绍,对于将“供体”介绍给“受者”,自己从中获利的方式较为熟悉。郑伟交代,他于2010年春节通过朋友与安徽省萧县某医院医生周鹏相识,又通过周鹏认识了外科手术医生赵健、杨国忠,麻醉医生赵辉等人。郑伟以北京知名医院的名义给团伙中的几名医生发了假聘书,带领团伙,在北京颐和山庄一栋医疗条件欠缺的别墅中进行摘肾手术。“环境脏乱,设备简单,必要的麻醉、抢救药物,都是后来才买的。”团伙成员交代。

2010年12月,海淀分局刑侦支队在侦查中发现了郑伟犯罪团伙长期在海淀区倒卖人体器官(肾脏)获利,先后将团伙成员控制。根据警方调查和检方审查,在2010年3月至12月间,郑伟等人组成16人团伙,在江苏省徐州市某县医院和北京的临时处所,共手术摘取了51枚活体肾脏,出售给需要换肾手术的尿毒症患者,涉案赃款超过1000万元。

卖肾者只得两万五

据检方介绍,肾脏器官供体张某,高中辍学后,他离家外出打工却依旧经常向家人要钱,后来家人就不再给张某日常花销。张某说,他通过网络搜索卖肾信息,并在网上和郑伟团伙成员联系,以2.5万元出卖自己的一枚肾脏。他回忆,他从外地来京的当天,被一个男子接到海淀区肖家河一个出租房内,后被带到医院进行肾脏配型检查,并与一名急需换肾手术的尿毒症患者配型成功。但张某2.5万元卖掉的一枚肾脏,到了患者王某手中,价钱翻了8倍。中间利润被郑伟团伙获取。

肾源受者王某是尿毒症患者,据他介绍,他在京治疗期间,在医院里认识了郑伟,二人经商谈,王某以22万元的价格购买一枚肾脏。据郑伟交代,与他联系卖肾、手术的“供体”均为自愿,每人可领取2万元至2.5万元不等的报酬。

“供体”不知器官去向

据“供体”张某介绍,他被带到出租房后,暂时生活在那里,与他一起生活的还有很多供体,被郑伟“供养”,“都在等着配型。”据介绍,部分供体手术后,从麻醉中醒来,自己的一枚肾脏已经被取出,“不知去了哪里。”办案方介绍,在审查过程中,很多“供体”文化水平不高,出于经济上的需求而卖肾,大多都不认为自己是“受害者”,而感觉是公平交易。

另据了解,郑某从“供体”处取得的肾脏,用于与供体配型成功的买家进行移植手术,多由本市正规医院完成。

[名词解释] 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 指在征得被害人同意或者承诺,组织出卖人体器官以获得非法利益。

组织卖肾流程 在网上发布买肾信息,通过QQ群等聊天工具和供体谈价

谈好价钱后,接应供体安顿在暂住地“供养”,后带到医院进行肾脏配型检查,同时,联系受者(买家)谈价

联系团伙中的外地正规医护人员,准备手术。将供体带到租用的手术室或位于别墅改建的摘肾基地进行手术摘肾,新鲜肾脏被送往医院用于病人移植。团伙领取卖肾的钱款,完成交易

探访 邻居从未怀疑“黑医院”

案件材料显示,郑伟的摘肾基地,一层是医生宿舍和药房,二层是配药室、病房和护士宿舍,三层是手术室和观察室,四层则是餐厅生活区。

案发后,警方将别墅查封进行调查。昨日下午,记者在别墅区发现,此处已恢复正常,四层楼的窗户都被换上了崭新的隔离栏,院落的门口也贴上了鲜红的“福”字,据邻居介绍,这栋别墅已经重新租给他人居住。

一位住在该楼前排的女住户称,涉案的别墅周围外观上与周围无异,别墅区的邻居之间很少往来,因此虽然看到有人进出,但也没有注意到异常人群,也没有闻到有药品的味道,直至案发后警方到现场从别墅中拘走了嫌疑人,他们才知道。该小区物业办公室工作人员称,案发前没有发现异常,不清楚此事。

回放 医生别墅内一天摘6肾

手术当天早上外地医生来京,晚上离京。案发前,没有稳定工作的被告人郑伟,最初曾经靠在网上居间介绍人体器官买卖为生,但是由于介绍成功后需要受、供双方自行协调手术等后期事宜,成功率较低,且每次介绍成功最多只能获利1万元,后开始通过朋友等筹划建立一条龙的买卖链条。

县医院手术室用于摘肾

一开始,郑伟于2010年春节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安徽省萧县某医院的医生周鹏,口供显示他当时承诺周鹏每促成一次换肾手术就可以获利三四万元,同时每做一个摘肾手术就为周鹏另外报销2.5万人工费用等。于是周鹏很快就出面承租了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县某医院的手术室,同时找来了外科手术医生赵健、当地某医院业务副院长杨国忠、麻醉医生赵辉等。

根据相关材料,医生赵健等人当时曾起过疑心,认为自己只是小地方的医院大夫,而自称是北京某大医院文职人员的郑伟不可能来找自己做手术,但是考虑到每次做手术都有几千元的报酬,赵健等还是在该乡镇医院的手术室内频繁进行摘肾手术。

交通事故后转战北京

据指控,从2010年3月至2010年6月间,在郑伟的组织下周鹏、赵健等人在铜山县某医院,共实施手术摘取了二十余个活体肾脏运往北京出售给需要换肾手术的尿毒症患者。为了方便运输肾脏,郑伟还专门以每个690元的价格从医疗器械销售机构购买了6个运输肾脏的箱子。

2010年6月间,郑伟运肾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车上的三个肾脏无法使用而且车辆损失严重,郑伟开始筹划直接在北京建立一个摘肾基地进行摘肾手术,以方便将摘取的肾脏及时送到相关医院供受体做换肾手术。

投50万建摘肾基地

2010年9月,海淀区颐和山庄小区的一幢四层楼别墅成为该团伙耗资50万在北京成立的摘肾基地。该别墅是郑伟通过房屋中介以每月7000元的价格租下,此外又通过徐州当地团伙中的医生运来了所有摘肾手术所需的医疗器械,还请来了专门负责护理的“护士长”樊海雁等。

每次做手术之前郑伟都会通知周鹏联系医生早上来京,由郑伟的女友王英去车站或飞机场接医生直接赶到颐和山庄,一天摘除三到六枚肾脏不等,晚上手术完成之后再由王英开车送医生回车站、飞机场离京。

专家说法 规范捐肾需多种手段

解放军309医院泌尿一科李州利副主任表示,目前肾移植手术有包括活体、尸体、脑死亡三种供体来源。李州利介绍,活体来源主要是患者直系亲属之间进行捐赠,比如父母、夫妻、兄弟姐妹等,在直系亲属自愿供肾的前提下,当地公安机关要出具亲属关系证明,并公证。进行手术的医院在得到这些材料后,进一步对供体进行各项配型、查传染病等移植前期准备。李州利说,在进行手术前,供体和受体双方任何一方提出异议,都必须立即停止手术移植程序。但因为患者急需移植,供体短缺的矛盾突出,不法分子充当了患者和供体之间的中介。李州利说,只靠法律尚不能完全禁止人体器官买卖,禁止人体器官买卖需要依赖法律、伦理以及行政调控等多方面的手段。

新闻回顾:全国最大出卖人体器官案16人被公诉

近日,堪称中国目前最大的一起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件16名嫌犯被公诉。目前核实涉案的有51枚肾脏器官、一千余万赃款。多数卖肾者为年轻人,因经济压力在这些人的安排下走上手术台,换来的仅仅是两万到两万五的报酬。而一枚肾脏经组织者转手却可卖到20多万元。

来源:新京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