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Scott Ostrom,27岁,曾两次被派遣伊拉克服役,患上严重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PTSD)后回到美国,“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已经发生,再也没有任何事能与我做过的那些相比,我现在只想平静。”退役以来,他一直想努力正常生活、找工作、维持健康的人际关系,同时他要努力克服自己易暴怒的情绪,试图忘记关于伊拉克的一切记忆。然而5年过去了,Scott仍被这场战争所困扰,虽然他以能为国家效力骄傲,但Scott仍为他所做的、以及没做的事感到内疚。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2011年4月30日,Scott开车去见他的女友,这周早些时候这对情侣发生了一次争吵,之后他试图自杀,脖子上的伤痕仍清晰可见。“一切失去了控制,我突然就充满愤怒和怨恨,我疯了,进入了战争中的状态,它让我去杀、杀、杀。而我并不想杀死她。”Scott说每一位患上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的人都有自杀倾向,“我们都知道如何杀戮,我们都有一个杀死自己的计划。”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酒吧中,Scott摸着手腕上的缝合伤口,他常说自己早应死在战场上。“我拿起一把剪刀,试图插进自己的脖子,但失败了。后来我拿起一把漂亮的餐刀,切进手腕里。”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2011年5月2日,又一次情绪失控,Scott用力捶打房门。他说他的愤怒来自她女友刚将所有东西搬出了他的公寓,他说她还带走了一些属于他的东西,包括他的抗焦虑药物和安眠药。“她带走了我所有的药,和一些军队时的东西——那些是我的一切”,他说,“我今晚睡不着了,我要努力平静下来。”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2011年5月2日,又一次情绪失控,Scott用力捶打房门。他说他的愤怒来自她女友刚将所有东西搬出了他的公寓,他说她还带走了一些属于他的东西,包括他的抗焦虑药物和安眠药。“她带走了我所有的药,和一些军队时的东西——那些是我的一切”,他说,“我今晚睡不着了,我要努力平静下来。”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第四次打烂自己的房门后,Scott站在房间中央。“我想PTSD来自一个事实:我活了下来。这并不是我想要的,为国家而死是种荣耀,但我却回到了家里。”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2011年5月6日,Scott申请入住新公寓被拒绝了,租赁经理说他非常抱歉,但在做背景调查时发现Scott有攻击倾向。之前Scott的说想离开现在居住的地方,重新开始,希望租赁经理会给他带来好消息,带他远离一切。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租赁经理离开房间后,Scott翻看他的服役记录和在部队中获得的各种荣誉证明,他说这什么都没用,“我不是个罪犯,你也许会认为这些文件会表明一些什么,但它们毫无用处。”离开房间时,租赁经理道歉并说“谢谢你为国家所付出的”,Scott低声重复“谢谢你所付出……谢谢你所付出”。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Scott在一次恐慌症状发作后服用药物,今天他和他的狗Jibby前往佛吉尼亚医疗中心治疗在柔术课程中扭伤的手腕。在去拥挤的急症中心登记后,他被告之至少需要等待3-4小时。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香烟在手,Scott坐在他卡车的后面,准备离开急症中心,他决定去另一家医院,在那里等待的时间会短一些。他还在想租赁经理跟他说的话,“谢谢你为国家所做的”,去死吧,真正该说的话应是“欢迎回家”,他说。不用谢我,我并没有保护你们免受袭击,我只是在保护那些领导人的安全和他们孩子的信托基金,战争使那些人更富有。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2011年5月11日,Scott和他的狗搬入了新公寓。“过去的公寓里有太多不好的回忆,在那里我被捕过两次,浴室地板上都是血迹,那座公寓太小,也太吵”,他坐在新公寓的地板上,觉得很放松,“而在这里我给自己制定了规矩,我要决定谁可以来这里,我觉得我有了一个新的开始,这里很安静,这是我所需要的。”他说在加入陆战队之前他只是个普通的小孩,“在海军陆战队我学了很多东西,我需要去适应环境,开始抽大麻,留长发……”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这张照片拍摄于2003年7月,Scott从新兵训练营结业,抱着他的弟弟。“训练结业让我很高兴,我知道我将要去做些什么了,我的父母为我骄傲。”在谈到为什么要入伍时他说,“我不想过着每天工作每小时挣10美元的日子,于是我去了征兵站。”他当时并不知道伊拉克正在发生什么,“我只有18岁,我不看新闻……当时我什么都不在乎,只想做点什么。”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Scott在新公寓中抽烟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2011年5月15日,Scott回到他的老公寓收邮件,然后坐在车里拆开阅读,“没法付的账单……又一张没法付的账单……哦,黄色信封,黄色信封一直都装着坏消息”,打开后发现是医院寄来的,上面说他的症状正在加重。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2011年5月24日,经过一个无眠之夜,Scott站在窗前等女友来取回属于她的东西。在第二次被派去伊拉克之前,他结了婚,“我想在死之前结婚,于是我找到了这个姑娘,并爱上了她”,但这次婚姻却让他在伊拉克压力更大,“我发现我所爱上并与之结婚的这个姑娘睡在了一位教授的床上。”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Scott看着女友将床垫搬出屋子,她带走了所有的东西,也想带走这张床垫,因为她说她为之付了钱。在跟沉重的床垫折腾了15分钟后,她放弃了,离开了屋子。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2011年5月26日,Scott在野外露营圣火,整个周末他都在野外度过。“阵亡将士纪念日周末对我来说总是美好的,因为这意味着我不在服役了。开阔的空间会让我感到安全,野外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都知道如何去应对,而在正常的日常生活里我却做不到这样。”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Scott在入睡前看着夜空,他回忆起在伊拉克最糟的一天。“有个步兵排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其中有个家伙,我想我应该能和他成为很好的朋友。那天他所乘坐的悍马遭到一个**的炸弹袭击,他被困在车里,我看着他在燃烧,听到他的尖叫。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失去了一个还没有得到的朋友。”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2011年5月27日,Scott跟他的狗Jibby一起玩耍。“她就像我的女儿”,Scott每天花很多时间跟它玩,他说Jibby救了他的命,“它对我的病症很有疗效,有时我会对朋友们发泄情绪,但Jibby永远在那,无论我处于什么情绪之中。它是一只非常快乐的狗,她的快乐能让我保持清醒。”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躺在吊床上,Scott在读《麦田里的守望者》,他说这是一本完美的书,他看过无数遍。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2011年5月28日,Scott和狗在路边等着搭便车。结束露营回到正常的社会关系并不让他感到快乐,“社会关系让我想起战争。而在野外的感觉很好,只要负责自己命运的感觉很好。”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Scott看着他的鱼缸,照顾这群鱼给了他一个生活的理由。“他们需要关爱,这给了我一些责任感,让我不能走向自我毁灭。我可以给他们喂食,改变他们生活的环境,试图让他们生活得快乐。我有了自己的小世界,我想他们有一天会报答我的。”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2011年7月16日,一次开庭后Scott在跟他的律师交谈,Scott被控斗殴,最终判决认定他当时行为能力受损。他的律师Griffin说他能理解这些从战场回来的士兵们,“我们把孩子们送去战场,我们让他们看到永远不该看到的东西,却又希望他们回来很好的融入我们。”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2011年7月27日,Scott看着闪电划过夜空。“我为做过的事感到内疚。我是一个凶残的杀手,当时我很快乐,我被培育成一名杀手,我做到了。现在我想重新成为普通人,去感受人类的情绪,但这样我就感到了内疚。我做了非常恐怖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我吃不下东西,我感到内疚,我觉得难过。”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2011年8月12日,Scott和他的狗躺在公寓地板上,他说他很累不想动。“我讨厌噩梦,我不想睡觉,因为那样我会感觉更糟。人们总是说,随着时间过去慢慢会好起来,所以我在等。”他爬起来,抽烟,喝咖啡,开始清洗脏了的盘子和混乱的房间,但刚洗了几个盘子,他说我没理由做这些。于是走回房间,开始抽大麻,拿出在伊拉克时的日记读。突然他大笑,随后开始痛哭。他把日记收起来重新躺下,他的狗Jibby陪在身边。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2011年10月24日,Scott翻看在伊拉克时拍摄的照片。“我后悔平安的回到了家中,后悔没有严重受伤或被杀死。有时无辜的人会被杀死,但这是他们自己的错……我在那做的事没让我觉得痛苦,我痛苦的是那些我没做的事。”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一张照片让他想起了他们的一次行动,某天他们受命去袭击一个叛乱分子的据点,他们凌晨2点到达,战斗一直持续了15个小时。“最后所有敌人都被击毙,我们把他们的尸体拖到马路上,拍下照片然后离开,就任由尸体留在那。我们都觉得这是不是有点古怪?……这就好像是个工作。”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2011年10月25日深夜,被邻居家的狗吵醒,Scott摸索着打电话给动物控制中心。他的体重已比通常值减少了45磅,他发现自己的食欲和压力有直接联系,他已经几个月没想好好吃东西了。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Scott焦虑的站在厨房,他的一天开始于另一次突然袭来的惊恐。他说他的PTSD症状已经无法控制,“我不知道我需要什么,我需要有人来告诉我怎么办。”他说症状会刺激到他的手脚,“我会呼吸急促,胸口受到压迫,非常痛苦。”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在进入退伍军人医疗中心之前,Scott在路边抽烟,他希望参加一个PTSD的治疗计划,“我必须去,否则我可能只能流浪街头了”,他自言自语,“我们结束了在伊拉克的战争,40000人回到了家里,这意味着有大量PTSD患者和无家可归者,我想要平静的生活”,他停顿了下,接着说,“然后找个人相爱,我是个不错的人。”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Scott坐在椅子上看他的名字是否显示出来。在跟大夫谈过之后,他的医生认为他不能参加PTSD的治疗计划,但给他开了处方,进行抗精神病的药物治疗。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Scott的狗迎接他回家,虽然没能参加PTSD的治疗计划,但他已经逐渐学会了接受一切。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2011年11月4日,Scott坐在急诊中心外,过去一周他一直受关于战争的噩梦困扰,他觉得他有自杀或者伤害人的倾向。Scott在医院住院治疗一周,“前72小时是强制性的,剩下的时间是我自愿留下的,因为我觉得我还没准备好离开。”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Scott每年会用海军陆战队营旗装饰他的卡车两次——退伍军人节和阵亡将士纪念日。他时常纠结于是否应该为曾经加入海军陆战队而感到骄傲。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2011年12月23日,Scott被通知他被接纳参加他一直希望加入的PTSD治疗计划。“我非常高兴可以参与这个计划”,他说。他正在整理需要带去医院的东西,“我会从中学到很多技能,我的余生将受益于此。”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在跟朋友聚会之后,2011年12月26日,Scott抵达开展PTSD治疗计划的医学中心。“最终你会达到一个让你崩溃的临界点”,他说,“唯一的选择就是放开手,接受帮助。”

心灵创伤!美军大兵深受战争罪行煎熬(组图)

完成加入PTSD治疗计划的手续之后,Scott深吸一口气。“这可能听起来肤浅,但我希望摆脱我的噩梦。我厌倦了曾经梦寐以求的伊拉克……我现在宁可幻想……女人和游乐场。伊拉克太可怕了,但至少我还有我的家人在我身边。接下来的一年一切都会好起来,新生活就在眼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战争创伤综合征,归根结底就是无法适应战争和和平。战争里每一个人都以活着回家为唯一理由,一上火线疑神疑鬼,老是怀疑某个地方会钻出来一个人杀了自己,自己应该杀了可能威胁自己的任何人,特别是在战友受伤或者牺牲的时候达到顶点,自制力差一点的可能就会杀了任何会移动的物体。战争把军队变成一只怪兽,绝不存在温情脉脉,效率就是一切,如果这个地区有很多武装份子,也有许多平民,贸然派部队进攻可能造成大量伤亡,但是又不能让这地区长期混乱,如果不紧急可能会慢慢的磨,如果这些人挡在你的退路上会怎么办?格杀勿论可能是一个比较现实和理智的选择,没人想死,就算要死,也是别人死。每个人做任何事情都会有选择但是军人不同,军人能选择的就是你死或者自己死。战况如果胶着,牺牲如果在所难免,人性最深处的底线就会浮现,圣人还是恶魔就表现出来了,朝不保夕还矜持什么,想做就做了可能下一秒一颗子弹或者炮弹就会击中我。残暴,欲望,贪婪无限制放大,军队管理层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压制太狠就会伤到自己影响自己的战斗力,有时候或者为了自己的军事或者政治目标会逼迫军人做出某些事情。这些战俘跪在我的脚下瑟瑟发抖,这一刻我就是上帝;和自己亲兄弟一般的战友被冷枪击中,杀死他的只是一个孩子,这个孩子的父母被这群禽兽打死了,误伤?刻意?谁知道?面对这双幼稚中带着刻骨铭心的仇恨的双眼,旁边是自己死不瞑目的兄弟,手中的枪前所未有的沉重;衣衫不整的女人哀求放了自己的家人,管他呢,反正下一刻我就死了;抵抗激烈,己方伤亡惨重,怒火中烧的士兵清理每一个看得到的活动物体,指挥官欲言又止,转过了头。

不管怎样,胜利了,可以回家了,奖章、奖金、为了种种目的把自己描绘成天使的政府。走在大街上突然的汽车轮胎爆炸,条件反射的钻到座子底下,抬起头,一片异样的目光;可爱的孩子牵着风筝的绳子,眼睛那么漂亮可爱纯净突然想起那双仇恨的眼睛,她或许比这个孩子还小;酒馆里一言不合打断了一个混混的胳膊,报纸热卖:昔日英雄暴力殴打他人入狱。每晚都被噩梦惊醒,牺牲的战友,误伤在自己手下的平民一个个张大那双泛白的眼睛在漆黑的夜里围在自己床前,到最后只要一闭上眼这些人都浮现在自己眼前。报纸又在大肆揭秘某排残杀平民,揭秘某军官指使属下屠杀战俘。邻居异样的目光,孩子害怕的目光,妻子女友躲闪的眼神。这个世界这么不公平,我杀了那么多无辜之人,这些人什么都没做错唯一做错的就是站在我的对面,拿着枪,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参加着该死的战争,我是为了这个国家,现在这个国家的公民在谴责我;我一心想活着回来,为了我的妻儿,现在她们与我形同陌路;那些人跪在我的脚下哀求,我毫无怜悯毫无人性杀了他们。我为了这个国家,我的人民说我残暴无人性,各个都想要我死,要标榜自己的高尚人格,政府表示绝不掩盖事实,公正公平,自由公正民主的审判,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想我死。每一个人都想杀死我,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的敌人,我要保护自己。

子弹一颗颗装进弹夹,黑洞洞的枪口通向另一个世界,亲如兄弟的战友在呼唤我,我们相信彼此,能为彼此挡子弹,分享最后一滴水。这个世界不是我的世界,我的兄弟在召唤我,好熟悉和亲切的硝烟味啊这才是我的世界.........


(电视机里新闻:一群义愤填膺的公民正在抗议某某政府纵容军队残杀平民,总统表示为了民主自由公正,我决定派遣.......)

怎么成了这副神经病德行,连尼玛账单也付不起,你丫让在中国日夜期盼你们去解放的JY美狗何去何从?

可见这厮在伊拉克是多么的残忍。。强奸屠杀伊拉克妇女儿童为乐~~回美国就干不了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