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穿衣为耻的神秘部落

对于巴拿马,中国人最熟悉巴拿马运河,也只熟悉巴拿马运河。很少有人知道,巴拿马运河区其实是一个热带雨林风景区,而在离运河区不远的地方,还生活着一群恩贝拉族印第安原住民。


以穿衣为耻的神秘部落


以穿衣为耻的神秘部落

在查格雷斯河畔,记者第一次见到恩贝拉族人。他们在腰间围一块遮羞布,露出上身棕红色的皮肤,撑着3米长的树杆站在船头。用一叶独木舟,他们把记者带到查格雷斯河上游的恩贝拉族印第安人部落,让记者认识了这群一脚踏在原始社会、一脚踏在现代社会的印第安原住民。


以穿衣为耻的神秘部落


以穿衣为耻的神秘部落


见到客人来访,恩贝拉人敲起椰子壳,打起小鼓,赤脚跳起了印第安舞蹈。有的恩贝拉族老妇上身不穿衣服,仅在腰间围一块彩布。青年女子大多会在脖子上挂一件用串珠和金属亮片做成的胸衣,头上戴一个花环。至于男子,则用串珠做成的“超短裙”围住臀部,正前方再挂一块长方形遮羞布。但这里并非“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世外桃源。准确说来,恩贝拉人一脚踏在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但另一脚已踏入科技发达的现代社会。


以穿衣为耻的神秘部落


以穿衣为耻的神秘部落


不多时船靠了岸。岸边高坡上,一群男子吹着竹笛,敲着木鼓、竹筒、龟和椰子壳,一群妇女呐喊着,合成一曲高亢的欢歌在河两岸回响。这个小小的恩贝拉部落很美,二十多幢精致的茅草屋,还有美丽的恩贝拉族女子和花草点缀其间。有的吊脚屋之间用天桥相连。每户人家都有一幢属于自己的屋子,悬上吊床,日子过得惬意。忙时外出捕鱼,闲时躺在吊床上听雨,每日击鼓跳舞,没有压力。


以穿衣为耻的神秘部落


以穿衣为耻的神秘部落


初见酋长埃尔内多,并不觉威严,甚至觉得滑稽。因为当时埃尔内多正打算前往巴拿马城,商谈保护印第安人权益一事。虽然他一身酋长打扮,头戴王冠,赤膊,却提着一个公文包。埃尔内多头上戴的酋长王冠,他脖子上挂着五颜六色的串珠,却竟是从中国进口的小商品。“以前我们身上裹的‘遮羞布’用树皮做,戴的配饰用植物种子、动物骨头和牙齿做。后来在巴拿马城发现了这种中国产的小珠子,便串成印第安人的图案,”埃尔内多说。


以穿衣为耻的神秘部落


以穿衣为耻的神秘部落

部落里唯一的固定电话坏了之后,酋长埃尔内多买了一个便宜的手机。而恩贝拉部落所在的地方没有信号,一旦埃尔内多要打电话,他只能坐独木舟顺水而下10公里,才能在查格雷斯国家公园入口处找到信号。为了保护这里的自然环境,1984年10月,巴拿马把查格雷斯河流域确定为国家公园,保护区面积12.9万公顷,是巴拿马最大和最重要的自然保护区。从此,恩贝拉人的生活改变了,旅游业逐渐成为他们收入的主要来源。


以穿衣为耻的神秘部落


以穿衣为耻的神秘部落

部落现在108个人,共24户人家。如今这里的旅游项目既有水上泛舟、瀑布下戏水,也有恩贝拉人音乐舞蹈表演和美食品尝等。安东尼奥高兴地说:“我们部落每年接待近6000名游客,收入完全可以满足部落的需求,日子过得比过去好多了。”



以穿衣为耻的神秘部落


以穿衣为耻的神秘部落


以穿衣为耻的神秘部落


以穿衣为耻的神秘部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